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最是另类相亲会【五更】
    此时这秘境中太初教的管事葛爱生却不淡定了,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副掌教是仙婴道果境的高手,但是此处秘境压制修仙者的修为,纵然外面再逆天,到了这空间碎缝中也不过仙叶境的修为。

    葛爱生听了手下来报,说张副掌教已经深入秘境,赶忙点了十多个弟子,也往深处跑去。

    张狂一路走,一路收割不知死活冒出头的魔族,他甚至没用武器,单手一点,便是一个魔族丧命。

    此时的张狂面容冷峻,眉峰高耸,一张如同寒冰般的脸上,尽是肃杀之意,而他的双眸才因为几次出手平添了一抹亮色,周身气势都变了,仿佛有什么潜伏很久的东西从他体内苏醒了。

    白萍跟在张狂身后,有些心惊,但更多的是一种心安,纵然这里是她完全陌生的地方,是一个处处危机的秘境,但是她毫无来由的相信,跟着张狂,自己就是安全的。

    强大!白萍听说过张狂强大,却没想到强大到这种地步,那绝对是碾压的存在!白萍自负也是天才,可面对张狂的战力,她估算了一下,张狂怕是只用二十片叶子,就能灭杀四十九叶自己全力的存在。

    一时间,白萍又有点泄气,大家都是天才,相差也太大了吧?

    而就在张狂往里面走的时候,一些魔族的探子已经将张狂身份来路都探清了,报告了他们这一带的强者。

    张狂再次前进深入了数里,突然停下,淡漠的抬头看向虚空中的一处。

    白萍还纳闷怎么不走了,过了会突然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从不远处传来。

    一个满脸狰狞,足足有两头牛高的魔物窜了出来,而他的来处,正是张狂刚刚所看的地方!

    那个魔物头生双角,体壮如山,两只臂膀粗如老树,更令人心惊的是,他体表遍覆黑色的鳞片,看起来坚硬无比!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自不量力的蠢货!”首先落地的魔物看到张狂与白萍两人的时候,大笑出声,极其嘶哑难听,但是声大如雷,“听说来了个大人物,原来是太初教的副掌教,果然够大!”

    张狂面色没变,闻言抬眸看了他们一眼,只是眸中光芒闪动,仿佛猎人盯上了自己的猎物,隐约间带着让人心惊肉跳的火焰。

    可是那些魔族根本没有意识到,反而朝张狂走了两步,极其嚣张的说道:“现在修仙界的蠢货们都这么自大了?敢一个人来到这里?任你在外面修为再高,到了这里也是仙叶境!”

    这里有五个魔族,每一个都是仙叶境巅峰的修为,自然有嚣张的本钱,在他们眼中,张狂已经被自动的化为他们口中的食物了。

    而那个魔族的话语间,是完全将白萍给忽略了。

    但是他身后的魔族却淫笑出声:“大哥你眼睛瞎了啊,没看到那娇滴滴的小女子?”

    说着那魔族舔了舔自己嘴巴,面上露出让白萍作呕的猥琐:“话说我上一次吃到这么极品的女修是多少年前了?这一次把这小女子抓了,先玩够了再……”

    白萍跟在张狂身后,听到这些人的话,一张娇俏的面容因为愤怒而通红,仿佛两朵红晕飘在脸上,更惹得那些魔族秽语两篇!

    “聒噪……”

    就在此时,疾风徒然而起,一道黑色的影子仿佛迅雷般射出,雷霆万钧,恍若万山倾轧!那恐怖的威压令虚空的碎片都在微微晃动,整个秘境的灵气疯了般朝他涌去!

    白萍双眸蓦然睁大,不由自主的看着已经与五个仙叶境巅峰魔族战斗起来的张狂!

    是张狂!也只有张狂才能够一出手便是那样滔天的气势,纵然他现在只是仙叶境的修为!

    站在最前面的魔族在张狂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瞬间,脑中竟然有片刻的空白!完全被恐惧所占据,忘记了思考!

    砰!

    张狂一拳打出,带着无尽的杀意与战力,掀起惊天涛浪,连周身的虚空都被震得扭曲!

    轰!

    最前面的魔族竟是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顷刻间化成了一片黑雾!

    死亡来的如此之快,让其他魔族瞬间回神,狂吼着迎了上去!

    张狂黑发狂舞,一身如墨的衣袍都沾染上近乎疯狂的战意,明明是在一片暗黑的空间中打斗,他整个人却仿佛比那黑暗的颜色更重!

    轰轰轰!

    张狂好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打过一场,他没有祭出任何一种武器,连符龙都没有召唤出来,完全是凭借自己的肉身在狂打!

    魔族肉身之强大向来是修仙者的数倍!可是此刻,这些魔族不禁心中惊骇,这个张狂到底是什么人?!一个拳头好似带着能够将天地捅破的威力!

    他才仙叶境啊!

    张狂打的兴起,每一拳落下都带起一片地动山摇,恍如星辰坠落地面,充满力感!

    张狂的拳头附着金色的光芒,横贯虚空而去,一拳下去,竟是将碎裂的虚空打的再次裂开!

    魔族终于慌了神,放出他们的信号,无数黑色影子从虚空裂缝中落下!

    葛爱生带人赶来的时候,便是看到的这样一个场景。

    他们的副掌教张狂,宛如上古战神,黑发黑袍绝世无双,全身都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气势,遇佛杀佛遇神杀神,无可阻挡!

    满身的杀意将张狂眉眼渲染的愈发浓烈,一双入鬓的剑眉带着惊人的冷冽,眼睛恍如黑色的漩涡,酝酿着无边的风暴,狂风在他周身舞动,卷起漫天的碎石,却没有什么能够接近他的身体!

    原本葛爱生还在担心自家的副掌教会受伤,可是看到这一幕,他只觉得那些赶来的魔族死的实在太惨烈!

    而白萍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张狂,脸颊带着热恋少女见到情人的红晕,一颗心扑腾扑腾大力的跳着,她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都不是自己的了。

    白萍嘴巴微微张着,她想冲着打斗中的张狂大喊,一颗心快要飞了出来,那种感觉让她完全无法控制!

    好帅,太帅了,怎么能这么帅!我要嫁给他,我要嫁给他!

    白萍的眼睛里闪动着热烈的爱慕,她的世界只剩下那黑衣黑发的男人,心甘情愿为之沉沦。

    张狂打的兴起,偶尔眼睛撇到站在一旁的白萍才想起自己是带着人来,便微皱着眉头传音过去:“你站远点。”

    张狂声音冷冽低沉,乍然响起在耳边,令白萍心中一阵酥麻,一颗心跳的愈发剧烈,可是她舍不得站远,她要一直这么看着张狂!

    这场战斗持续了一夜,看的葛爱生目瞪口呆,他知道自己副掌教能打,却没想到这么能打!

    一夜的时间,愣是将这深处的魔族杀了个精光,一直到再也没有魔族敢出来,张狂才意犹未尽的收手。

    张狂大步朝白萍走去,他的黑发散落在身后,一双眼睛仿佛散落了星辰,亮的惊人,此时的他,身上带着一股天地王者的气势,令其他人忍不住想要跪拜臣服。

    来到白萍身边,感觉到白萍完全的注视,张狂微微挑了挑眉头:“走。”

    只一个字,却让白萍忍不住长久的回忆,她面上娇羞之色尽显,真真如同一个跟着心上人的二八少女,怀揣满满的悸动与热烈的爱慕,跟着张狂回了太初。

    白萍舍不得张狂,想要继续跟着他,但是却被其他几个教派的使者拦住并劝回了客居的地方,毕竟大家都在等着排队呢。

    临走之时,白萍仙子一双眼睛缠绵的落在张狂身上,欲语还羞。

    张狂倒是不在意,摆了摆手,说了句:“我去看看我徒弟。”

    便带着一身战斗之后的爽快,回了自己的院落。

    等了一夜的祁玥瞬间凑了上来,一双眼睛中闪动着激动的八卦之色,叠声问道:“师父怎么样怎么样?”

    张狂冷淡着一张脸,但是祁玥看到他眉梢轻轻扬起,眸中光彩惊人。

    轻轻扫了祁玥一眼,张狂大刀阔斧的坐在椅子上。

    祁玥着急了:“怎么样到底怎么样啊?”

    张狂这才点了点头,说了四个字:“表现不错。”

    祁玥眼睛一亮:“表现不错?谁表现不错?那仙子表现不错还是师父你表现不错啊?”

    “啥?!砍人?”祁玥声音都高了不少,“师父你昨天去哪了?”

    张狂嘴角带着满意的弧度,想起作业酣畅淋漓的战斗,语调也比平日里轻快了一些:“去的幽泉秘境,我将幽泉深处一个魔族据点摧毁了,而且杀了他们数十个首领,杀了一夜,想必短时间内,那些魔物不敢再出来了。”

    祁玥呆愣的看着张狂眉宇间的小得意,瞬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半天,祁玥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瞪着眼睛看张狂,一字一句的问道:“师傅……你是说……你在秘境砍了一夜魔族?”

    张狂点了点头。

    祁玥:“你没跟人家聊点什么?”

    张狂再次点了点头,随后又摇头说道:“我让她退后站一边,别妨碍我……”

    “哦……还说过话啊……好厉害好厉害……”祁玥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无语了。

    “还好,正常表现。”张狂随口的应道:“魔族还是那么不抗揍。”

    祁玥扶额哀叹一声,挥舞着拳头说:“师父你怎么能带着人去秘境呢?还砍了一夜魔族?还就只说了这么几句话?”

    张狂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的确没说几句。

    祁玥连哀嚎都做不出来了,她原地转了三圈,然后立在张狂身前,很认真的说道:“师父你这样不行!你是去做什么的你知道吗?”

    张狂看着祁玥没说话,这还用说嘛?相亲啊!

    祁玥道:“你这是相亲啊!相亲不应该是两个人牵牵小手说一晚上的风花雪月吗?!”

    祁玥觉得自己真的要被张狂的不解风情给打败了,她摆了摆手:“不行不行,你那样不行!人家怕是没看上你!幸好还有四个美人,你再去找一个,但是师父,记得千万不要再去秘境了!”

    张狂无所谓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不就是不去战场斩魔吗?不就是聊天说话吗?不难不难。

    请记住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