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五十步来笑百步【四更】
    黄龙看着张狂,只是笑,没说话。

    张狂:“……”

    黄龙笑够了,才道:“是,你徒弟家里的确是祖传的媒婆世家,可是这又如何?”

    “她是媒婆……”

    张狂还没说完,黄龙就摇了摇头:“你徒弟家里是媒婆世家,但是她却不是。祁玥进太初的时候不过一个小娃娃,她懂什么?就算是一个媒婆世家,也断不可能会让一个小娃娃去做媒婆吧?”

    张狂愣了愣,觉得,掌教说的有道理啊……

    “就算是现在的祁玥,也只是一个小丫头,你让她帮你选道侣,一点都不靠谱啊。”

    张狂垂眸想了想,然后问黄龙:“那,掌教您觉得应该怎么办?离十日之期已经不远了。”

    黄龙看了看张狂,然后问道:“你想找个什么样的道侣?”

    找个什么样的道侣?

    祁玥曾经问过,现在掌教又问……

    张狂认真的想了想,然后低声回答道:“弟子不知。”

    黄龙轻轻叹了口气:“你连自己想要与什么样的人在一起都不知道,又何苦非要找这个道侣呢?”

    张狂抿唇没有说话,他的下巴微微绷着,漆黑的双眸中是一片坚毅之色,没有半分放弃的样子。

    见张狂如此坚决的非要找个道侣,黄龙扶额,感觉自己脑子有点疼,他暗暗的想道:“这又不是比武,张狂竟然还能跟秦浩轩杠上?”

    又想起罗金花曾经开玩笑说过这冰山一样的副掌教张狂,如此热衷于跟秦浩轩比试,不会是喜欢秦浩轩吧,黄龙的脑子就更疼了。

    大殿中陷入沉默,黄龙见张狂没有丝毫退步的意思,无奈的一笑:“真是搞不懂你们年轻人都在想什么。”

    张狂面上表情未变,就那么杵在大殿中。

    黄龙拗不过他,想了想,就说:“既然是找道侣,自然不能马虎,怎么着也得找一个对你好的人吧。”

    张狂很是同意的点点头:“那是自然。”

    黄龙:“……”

    这小子,也不是太傻啊,还知道找个对自己好的。

    “那这样,你装死。”黄龙一拍自己座椅的把手,说道。

    张狂:“啊?”

    黄龙微微一抬下巴,很有把握的说道:“听我的,你假装受了重伤,严重到修为尽废,再不能修炼,想要嫁给你的人现在不是都在咱们太初教吗?一旦你重伤的消息传了出去,如果那些女人还想嫁给你,那肯定是真心对你好,到时候你就娶她!”

    张狂把黄龙的话一琢磨,眼睛顿时亮了,他万年冰山一般的脸上也少见的出现了笑意:“掌教不愧是掌教,出的主意的确比弟子的徒弟好,弟子现在就去办。”

    说完那句话,张狂朝黄龙一拱手就出门了。

    掌教笑骂一句,也随他去了。

    罗金花看着掌教那因为出了主意而很是一脸得意的掌教,自己心中暗笑:掌教……您这个也不怎么高明啊……跟张狂半斤八两吧?听说……您也就谈过一次道侣?还在这里装有经验的?哎……还好太初的副掌教还有徐羽这个女子,不然……真要被这帮老爷们给带偏了。

    ……

    张狂才一出门,就碰到了徒弟祁玥。

    祁玥紧跟上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她精心刻录的玉简,一边紧跟在张狂身后一边快速的说道:“师父,你刚刚去见掌教的功夫已经耽误了与石岚仙子的会面,接下来与雪柔仙子的会面也要推迟了,还有……”

    张狂蓦然停住脚步,祁玥一个没注意,就撞了上来,然后眼冒金星!

    一边揉着自己的额头,祁玥一边抱怨:“师父你怎么停下来了,赶紧去见石岚仙子吧……”

    处于时间紧迫一定要帮师父尽快选好道侣状态的祁玥,根本没有注意到此时她的师父张狂,对待她的态度已经变了。

    听了掌教一席话,现在的张狂越看自己的徒弟越觉得这小丫头根本不会选道侣,已经有了法子的张狂,很是冷傲的吐出几个字:“不见了。”

    “什么?!”祁玥瞪着眼睛问道。

    张狂腾跃而起,瞬间消失在空中,同时给自己徒弟留下一句话:“掌教命令我去办事,你别跟着。”

    眼看着师父快要消失在眼前,祁玥气得挥舞着自己手里的玉简大声道:“时间这么紧迫,还去办什么事啊!”

    “唉!”看着张狂彻底消失了,祁玥重重叹息一声,只能自己去通知今天还在等着张狂接见的仙子们,改日再约吧。

    一直到第二天清晨,张狂才回来。

    而且是一身暗红血迹,陷入重度昏迷,被太初教的三位护法抬回来的!

    太初教副掌教张狂,在魔域与魔族战斗之时,中了魔族圈套,被打成重伤,差点就死了消息,不到半刻钟就传遍了整个太初教!

    对于前来太初教求亲的其他教派的人而言,这无异于晴天霹雳!

    张狂的院门再次被重重包围,十数个教派的人在门口苦苦等待,气氛焦急而不安。

    “吱……”

    张狂的院门被打开,护法孙薇带着两个弟,面子难看,脚步沉重的走了出来。

    围着的人一窝蜂就冲了上去。

    “张副掌教伤的怎么样?”

    “我们能不能进去看看他啊?”

    ……

    面对这些七嘴八舌的问题,孙薇一个字都没有回答,只是眉宇间一片忧愁痛惜之色。

    其他教派的人看到孙薇护法这个神情,心都是咯噔一声,就渐渐的消声了。

    “我觉得以张副掌教的能耐,不至于……”青墨派的堂主王珂试探的问道。

    孙薇护法闭了闭眼睛,然后面上带了几分悲意:“张副掌教是我们太初教的顶梁柱,可惜,那些魔族人实在狡诈,手段下作,张副掌教才会中计……”

    “那张副掌教现在……”

    有人焦急的问道。

    孙薇护法抬眼看了看他们,然后沉重的摇了摇头:“他,他现在修为尽散,经脉尽断,便是仙种都被打裂,日后在修道之路上,再无可能……”

    孙薇护法没有把话说全,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了。

    张狂,太初教的张副掌教彻底废了。

    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谁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孙薇偷偷观察了一下他们这些人,然后再次带着悲伤的开口:“虽然张副掌教修为毁了,修仙之路也断了,但是还好有你们!”

    面对孙薇护法热切期盼的眼神,在场的那些人都觉得压力很大,不自觉的低下头,不敢与孙薇护法对视。

    孙薇护法好像没看到他们逃避的模样,继续说道:“你们不是来求亲的吗?我也看了,你们门派的这些仙子个个出挑,都是好孩子,以后一定能够好好照顾我们张狂长老的。”

    张狂长老。

    有心人一下子就听出,张狂的名头都变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变成废物一样的张狂已经是太初教的弃子了啊!

    “那个,其实我这次过来,是为了向张狂道兄说一句抱歉的!”最先转过脑子来的是青墨派的堂主王珂,他语速极快的说道,“是这样的,我们的秋枫仙子昨日修炼的时候出了一些差错,急需闭关,看来是无法与张狂道兄结成道侣了,真的很抱歉,我们先行一步!”

    王珂朝孙薇一拱手,直接带着自己的人就走了,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不过修仙界谁不是这样?利益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既然你已经没有价值,而且是一个连修炼都不能的废物,又有谁会留恋呢?

    青墨派走的迅速,根本没看到孙薇护法眸中一闪而过的不屑。

    随着青墨派的离去,其他人也纷纷回神,争着抢着找各种理由推卸这婚事。

    “真的很抱歉啊,我们若柳仙子昨天才告诉我们她有一个爱人……”

    “我们掌教好像不同意这婚事……”

    “对不起啊……”

    ……

    孙薇护法很有耐性的听着他们的理由,直到所有人都非常明确的表明,他们带来的这些仙子,因为事出有因,都无法与张狂成亲了。

    “真是一群见风使舵的小人!”带着怒气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祁玥一身短打大半,头发高高挽起,面上一片寒意,她黑亮的眼睛带着厌恶之色扫过围在张狂门口的一群人。

    祁玥身上气势太盛,以至于她走过来的时候,其他人不自觉的为她让出一条路。

    来到这些人身边,祁玥嘴角勾出一抹讥讽的冷笑:“不是你们巴望着来求着喊着想与我师父结成亲家的时候了?你们以为自己带来的是什么好货色,哪里轮得到你们说不!”

    “现在,我正式的告诉你们,哪来的回哪去,就你们那些什么仙子,没有一个能配上我师父的!”祁玥声音冷得仿佛带了刀子,将在场所有人的脸都打出了血!

    那些人脸色青白交加,但是在这个时候,又是在太初教的地盘上,他们又敢说什么?一个个甩袖离去。

    祁玥看着这些人的身影,拳头攥的咯咯响,她眼眶终于变得微红,却努力做出一副狠辣的表情:“孙师叔,你告诉我,我师父是在哪里被打的!”

    孙薇看着眼前的祁玥,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随口就将张狂昨晚去的地方告诉了祁玥。

    得到了地点,祁玥提着剑转身就走。

    一直等祁玥的身影消失在眼中,孙薇才突然回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