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规矩从来我制定【一更】
    魔窟的魔族们,觉得自己这两天真的非常倒霉!

    昨天刚刚有个疯子张狂在这里杀了一夜!整整杀了一夜啊!把他们魔族驻扎在这里的大半人马全都砍死了!

    要知道他们现在的这个魔域都很长时间不出去主动惹事了,虽然大家是势不两立的敌人,但是也不能事发突然的冲进来就杀啊!

    不过幸好那家伙天一亮就走了,这才多久啊,怎么又冲进来一个疯子!

    祁玥的确有些疯狂,一想到自己的师父就是在这里被打成重伤,她心中的杀意就如同一头猛兽般要破体而出!

    轰!

    纵然祁玥现在还只是仙叶境的弟子,可是她符龙在手,杀意如海,双眼弥漫着血丝,面上却冷得仿佛黄泉来使!

    “你们都要死!”

    轰!

    祁玥双臂一震,无边灵气轰然涌入她身前的符龙之上!原本遍体雪白的符龙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光,龙爪锋锐,龙身刚硬如铁,摇首摆尾之间,便是数个魔族的惨叫!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这次没杀人啊……我们也没进攻,没得罪你们啊……”已经战斗一夜,好不容易活下来的魔族们也觉得自己要疯了,大声吼道。

    就算是死,也得让魔死个明白啊!

    祁玥声音都带着杀意,带着一股无法排解只能用杀戮冲淡的恨意“你们伤我师父,难道不该死吗?把伤我师父的魔物交出来,不然我就跟你们拼了!”

    伤你师父?

    这些魔物更加抓狂,它们怒吼“昨天是你师父来杀的我们好不好!是张狂跟疯子一样砍了我们很多兄弟好不好?怎么到你嘴里成了我们伤了他了!”

    更有魔物在心里吐槽,就你师父那个样子,我们谁能伤了他?

    祁玥此时几近癫狂,她根本不听这些话,一剑荡开身前的魔物,整个人如同地狱的修罗“我师父昨夜被你们的打成重伤,修为尽散!你们竟然敢!我要伤他的人去死!”

    “什么?张狂被废了?”

    祁玥的如同平地惊雷,惊得在场所有魔族都呆了!

    但是这些魔族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然后哈哈大笑!

    “张狂那个家伙活该被废,平时嚣张成那个样子,老子早就看他不爽了!”

    “哈哈哈,天道好轮回啊!”

    ……

    听着那些魔族口中不逊的话语,祁玥心头恨意更甚,出手愈发凌厉,直接将刚刚说话的两人击成了黑色的粉末!

    刷刷刷,又是三道剑光劈出,带着令人心惊的力量,直接将前面的魔族掀翻!

    “你这个疯子!跟你师父一样!”自己的兄弟被砍死,被砍伤,这些魔族再也无法容忍,咆哮着攻了上来!

    “就是我们杀的张狂,怎么样?他就是该死!”

    “我还砍了他一刀呢!”

    “他的肋骨是我打断的!”

    ……

    虽然这些魔族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大杀一通的张狂会被废,但是张狂被废的消息只会让他们更加兴奋!

    听着这些魔族口中的污言秽语,祁玥心中的怒火恨意喷薄而出,她出手愈发狠辣疾速,刹那间将两个叫嚣的魔族击成重伤!

    这一片的魔族彻底怒了!

    被你师父欺负打压也就算了,你个臭丫头竟然还敢跑这里来嚣张,真当我们是软柿子吗?!

    “上!张狂已经废了,难道我们还怕这个小东西吗?!”

    “弄死她!”

    后面大片的魔族围了上来,将祁玥团团围在中心,无数术法朝祁玥攻去!

    纵然胸中有怒火与恨意支撑,祁玥毕竟只是仙叶境的修为,体力、灵力渐渐跟不上,她之所以还能有如此凌厉的攻伐,不露一点破绽,完全靠毅力支撑!

    但是,面对围上来的越来越多的魔族,祁玥被打败也只是时间问题。

    ……

    祁玥冲出去之后,孙薇护法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这时候,她身后走出来一人,正是张狂。

    张狂身上还穿着特意弄成血污一片的衣服,他看着空荡荡的院门,沉默了一瞬。

    孙薇转身看向张狂,无奈的苦笑一声,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狂也苦笑一声,他撇了撇嘴,道“看来我真是没有道侣的命。”

    孙薇看着难得露出孩子气的张狂,心也是软了一下,她摇了摇头“不,他们肯定会后悔的,但是你不用,你还是年轻,根本不用着急……”

    孙薇护法还没说完,便有弟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张副掌教!刚刚祁玥师姐夺了令牌就冲出去了,而且是提着剑出去的!”

    “什么?”张狂浓黑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孙薇护法这时候也皱起眉头,沉声道“祁玥这丫头出门前,还问了我你是在哪被打伤的,这丫头不会是……”

    张狂一下子就名字了,二话没说,直接腾空而起,化作一道极光,刹那远去!

    孙薇想了想,然后对身边的人道“带上一些人,跟上去。”

    “是,孙护法。”

    ……

    张狂刚刚落到魔域,就闻到了一丝血腥气,不是魔族,而是修仙者的!

    他面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身上带着一股仿佛来自修罗地狱的杀意,速度更快,瞬间来到深处!

    祁玥觉得自己可能要支撑不住了,她的后背左臂都被砍伤,她甚至能够感觉到血流出身体,一滴滴在脚下汇成一片深红!

    但是她感觉不到疼,只是对自己说“再杀一个,再杀一个,我一定要让这群魔物付出代价!”

    额前散落碎发,又被汗水打湿,祁玥连气息都变得沉重,符龙早被打碎,可是她硬撑着不倒下!

    “去死吧!”有魔族突然从侧面袭来!

    祁玥看到了,但是她根本没力气躲避了!

    生死一瞬,祁玥想到的不是害怕,而是担心,担心她的师父没人照顾!

    轰!

    飓风刹那而至,祁玥微微闭上眼睛,可是下一瞬,她却落入一个宽厚温暖的胸膛。

    蓦然睁眼,祁玥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师父,双手不自觉的抓紧了他的衣袍,这一刻,她的眼中只有张狂“师父……师父……”

    暴怒中的张狂单手揽着祁玥,另一只手挥舞着骨剑,一道道剑光散出,便是一片魔族的覆灭!

    张狂的黑发拂过祁玥,让原本有些恍惚的祁玥顿时激动起来,这是她的师父,是活生生的师父,她的师父没有受伤!

    相比较祁玥的惊喜,张狂的出现,带给此地魔族的,却是绝望的恐惧以及出离的愤怒!

    “你不是说你的师父废了吗?废了还能这么凶!”有人的魔族崩溃的大叫“你们人类讲不讲信用啊?”

    张狂根本没有被废,甚至好好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些魔族看着黑发黑袍,神色冷峻,杀意滔天的张狂,只觉得双腿发软,遍体生寒!

    张狂没有被废,他好好的,而且还看到我们欺负她徒弟了……

    魔族的眼睛落到祁玥身上,此时的祁玥一身白衣已经遍染血迹,面色更是苍白……

    完了完了,这是在场所有魔族的心声,它们在心中怒骂“谁说的张狂废了?玩我们吗?早知道他没事,我们早就退到更远的地方了!”

    张狂没有说话,骨剑带起一片血腥,三两下就将早已失去战意的魔族灭光了!

    随着最后一个魔族惨叫的消失,这片魔域只剩下祁玥大哭的声音。

    祁玥扑在张狂身上,温热的泪水的将张狂的前襟打湿,令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是淡然处之的张狂,第一次有了手足无措的样子。

    将祁玥拦在怀里,张狂轻轻叹息一声,破天荒的说道“行了,我没事,别哭了。”

    祁玥一听这话,噗的一声又笑了,她的眼泪还挂在脸上,甚至还没停止掉落,但是声音中也带了笑意“师父你吓死我了知道吗?我还以为你……”

    说到这里,祁玥又委屈的撇开嘴,哭了“你怎么这样啊,就知道欺负我……”

    张狂“……”

    “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了,我要被你吓死了,我也要快伤心死了……”祁玥把脸埋在张狂身上,狠狠的蹭了蹭,将面上的泪水蹭掉。

    张狂看着自己的徒弟,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也亮了,他拉开一点祁玥,然后看着她红彤彤的眼睛说道“只有你关心我,那我们就结成道侣吧。”

    祁玥好像没听懂似的抬起脑袋,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张狂。

    活了几百年,从来都觉得天老大我老二的张狂,看着这样的徒弟,心跳第一次快了一些。

    “还有点可爱……”张狂默默的想。

    “师父!”祁玥摸了摸自己的脸蛋,不敢置信的说道,“你是不是收我为徒的时候,就开始贪恋我的美貌了?”

    啪。

    “哎哟。”祁玥捂着刚刚被张狂敲打的额头,很是哀怨的看着张狂。

    张狂板着脸,很严肃的说道“你想什么呢。”

    “扑哧。”祁玥看着张狂一下子笑了,她眼睛转了转,认真的想了想,然后重重的点头道,“好!反正我也觉得其他人都配不上你,让我去嫁给别人我也看不上他们,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张狂嘴角一勾,面上露出了明显的高兴与得意之色,比之以前见那些什么仙子的时候更真实。

    两人还在傻笑着,身后就传来了很是纠结的声音“张副掌教……你们……这不太合适吧……”

    张狂与祁玥同时皱着眉头看去,来人是护法李浩。

    李浩被他们二人看的头皮发紧,但还是强撑着艰难的说道“你们……是师徒啊……哪里有师徒成亲的……这不合规矩啊……”

    祁玥撇了撇嘴,张狂则是单手将祁玥提起来,另一手负在身后,他淡淡的看了李浩护法一眼,然后冷笑道“规矩?我就是规矩。”

    “师父好帅!”祁玥偷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