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小小冤家来聚首【一更】
    忆蓝却不管,只觉得青虹怜与秦浩轩反应很有趣,以为自己明白了什么,当下拍着胸脯道:“青虹姑姑别怕,虽然我刚刚在大殿中说了,只认徐姑姑一人是我娘亲,那是因为我把青虹姑姑你给忘了,青虹姑姑你也可以成为我娘亲的!”

    青虹怜只觉得两颊犹如火烧一般炽热,她心跳疾速,很是紧张与无措,她本就因为心中压抑多年的念想刹那被拆穿而有些惶恐,现在忆蓝又用他清亮的童音噼里啪啦说了这么多,更令青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无边的紧张中,青虹听着忆蓝的话,甚至有些期待,有些她自己都说不清的偷偷的喜悦……

    “忆蓝你胡说什么呢?”秦浩轩有些气急的将这个满口胡言的小崽子拉到自己身后。

    忆蓝却像泥鳅一般滑不留手,一下子又从他另一层钻了出来,站在二人之间,瞪着秦浩轩,很大声的说道:“怎么了?既然青虹姑姑也喜欢你,你就娶两个啊!”

    青虹面上红晕更甚,手指紧紧的绞着,这时候她听到秦浩轩严词厉色的说道:“荒唐!”

    “怎么荒唐了!你看看人家张狂叔叔,那可是一下子娶四五个啊!”忆蓝一天内接连被训斥,只觉得非常委屈,大声说道,“爹,你不过是娶两个,就连这点胆气都没有吗?你如果怕徐姑姑生气,我可以去给你说说,她最疼我……”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大人的事你懂什么?!”秦浩轩一把将忆蓝拽到身边,皱紧了眉头呵斥。

    青虹听着秦浩轩的训斥声,脸上的红晕一点点褪去,逐渐变得苍白,她嘴角漫起一丝苦笑,笑自己实在可悲,青虹怜,你到底在想什么?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娶了别人还想娶我师姐,痴心妄想!”随着一声脆生生娇叱,一个稚嫩的女娃娃刹那飞了过来!

    青虹怜与秦浩轩都是微微一怔。

    “玲珑,你怎么来了?”青虹怜皱眉说道。

    可是此时气愤难当的玲珑却根本没有理会自己的师姐,只是用看仇人一样的眼光盯着忆蓝,怒声道:“你小小一个太初教,还想迎娶我们青云宗的圣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自量力!”

    忆蓝自从出生到现在,见到的不是大人就是老头,还从未见过自己的同龄人,乍见玲珑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眼中一片惊奇,很有兴趣的样子。

    可是这女娃娃说出的话,却很不中听,忆蓝微微皱起眉头。

    玲珑鼓着小脸,瞪着大眼睛,一歇不歇的继续说道:“无上大教的圣女,以后那是要统领我们无上大教,是有可能成为仙王的人,便是这整个修仙界能够配得上我师姐的都没几个,怎么可能跟别人共侍一夫,而且嫁的还是一个小小太初教的副掌教!”

    忆蓝被玲珑喷的脑袋都是一空,还在怔忪间,玲珑抬头就看向秦浩轩,怒气更冲的说道:“枉我师姐对你一往情深,念念不忘,便是明知你可能成为她的情劫也甘之如饴!可是你这个无耻之徒竟然要成亲要娶别人!你还有良心吗?!你不会愧疚吗?”

    “住口!哪里来的小崽子敢在这里这么说话?我告诉你,不管你是什么大教的人,这可是我们的地盘,你吵吵什么?!”忆蓝看着玲珑那么对自己的父亲说话,再也忍不住,直接站到了玲珑对面。

    他们两个,都是乳臭未干的小孩子,但是当真的对上的时候,却自有一股剑拔弩张在里面,论气势,谁也不输给谁!

    玲珑自出生到现在何曾被人喊过小崽子?一下子被气得脸色涨红:“你是哪里来的山野小子,敢这么对我说话!”

    忆蓝一副拽拽的样子,自从出生他都是最小的,都是被训斥的那个,现在有个看起来比他还小的,还是一个女的,想要欺负欺负她的心思本来就有,更何况这玲珑还是个刁蛮的人,当下下巴微微抬着:“警告你啊小丫头片子……”

    “警告我什么?”玲珑一点都不甘示弱的又走近了一步。

    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气氛紧张到极点,好像下一瞬就会打起来。

    轰!

    秦浩轩看着已经吵起来,甚至想要动手的两个小孩,眼中有了一层薄怒,这补天阁是刑修养的地方,秦浩轩怎么能忍受两个孩子在这里吵?

    左手微微一动,一股浑厚的力量突然而出,直接将两个孩子给弹了出去。

    “病人修养之处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将两人轰出去的时候,秦浩轩凌厉的声音也在二人耳边响起。

    门一开一关,补天阁中喧哗的源头就没有了。

    青虹怜与秦浩轩也得以真正两人相处。

    “抱歉……”秦浩轩低声对青虹怜说道。

    青虹怜眸中神色复杂,她自然知道,秦浩轩这一声抱歉,不仅仅是指间玲珑赶了出去,更是对……

    青虹怜缓缓摇了摇头:“没关系,没关系。”

    我喜欢你,一直是我一个人的事,所以你不喜欢我,没关系,你要娶别人,也没关系……

    可是心里真的太痛了,青虹怜微微弯下腰,然后顺势缓缓的坐到了地上,她有些恍惚的说道:“我坐一会,你陪我坐一会,坐一会我就走。”

    秦浩轩仰了仰头,并没有坐下,只是以一种守护的姿势,站在青虹身边,良久,良久。

    ……

    猝不及防的被赶了出来,玲珑气的牙根都痒痒,还从未有谁敢这么对她!

    “你们太初教就是这样的为人吗?大人欺负小孩子是不是?仗着你们修为高就欺负人是不是?”玲珑声音清脆,如同黄鹂鸟一般悦耳,可是再悦耳的声音说着嘲讽的话,都会让人不爽。

    忆蓝也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当下也把声音一提:“行了行了,你还没完了是不是?又不是只把你一个人轰了出来!”

    “你被轰出来是活该!”玲珑当即呛了回去,“我是你们的客人,这就是太初教的待客之道吗?也不怕被别人看了笑话!”

    “哎你个小丫头片子!”忆蓝虽然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太初教的弟子,但是他父亲是,而且是把太初教当家的,自然是不喜别人说太初的坏话,“再这么嚣张,信不信我替你长辈教训你!”

    “教训我?!”玲珑的怒气一下子达到了顶峰,她怒极反笑,“就凭你也敢说教训我,我还要替你爹教训你呢!”

    两人身未动,却好像已经交手,周身空气都紧绷到顶点!

    “擂台见!”

    “擂台见!”

    忆蓝与玲珑都是行动派,决定动手之后,直接飞去了太初教比武所用的擂台。

    一个是无上大教青云宗最受宠的幼女,一个是太初教传奇一样存在的秦浩轩的天才儿子,两人都是无比瞩目的存在,才刚刚来到擂台,便被看到的弟子,飞速的传遍了太初,不过几瞬的功夫,好多弟子都围了过来。

    “怎么回事啊?他们怎么对上了?”

    “真要打啊?怎么没人拦着点?两个都是孩子,伤了谁都不行啊。”

    “谁敢拦啊……”

    ……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就连几个堂主跟长老都来了。

    忆蓝非常兴奋,这还是他睡醒了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便是正正经经的出手,这也是第一次。

    站在擂台上的忆蓝与玲珑,虽然外形都不过是十几岁的小孩子,可是那股临危不惧气势,却是擂台之下数目众多的围观之众都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