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二章 袁山有虎排山力
    落座的秦浩轩没几个呼吸的时间便睡了过去,楚长老更是见怪不怪,在他微微鼾声伴随下,一直讲到午饭时间。

    “行了,记住我所说的重点,现在吃饭去吧!”讲了一上午,有些口干舌燥的楚长老也不欲多言,下课,临走时瞟了一眼熟睡的秦浩轩。

    仿佛是受了某种感应,秦浩轩迷迷糊糊的醒过来,那双睡眼惺胧的眼睛偶尔和楚长老对上,登时将楚长老吓了一跳。

    人刚睡醒时眼神往往是浑浊无神,而秦浩轩的双眼却灵气四溢,逼人耀眼至极。犹如一颗璀璨明珠,令人不敢直视,隐约还闪烁着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

    此时的秦浩轩浑身燥热,有些心烦意乱,也没注意楚长老在打量自己,径直往食堂走去,一路走一路敞开衣襟,让山风吹在身上,这样能缓解浑身燥热。徐羽则跟在他后面不远处,一双美目连连闪烁,她想不透秦浩轩这么坚定刻苦的一个人,连续两天都在课堂上睡觉,还大摇大摆的光着膀子出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变得这么不顾形象、自暴自弃?

    此时除了徐羽在关注秦浩轩外,张狂也在热切的牵挂着他。

    几名灵田谷的仙苗境弟子围在张狂周围,人人脸上都挂着谄媚的笑容。

    “袁山虎师兄,还有其他几位师兄,我同乡秦浩轩来灵田谷也有两天了,可你们还没为他准备点节目,要不就今天中午好好的为他接风洗尘吧?”

    “好,好咧!”这几名杂役师兄点头哈腰着,难得有无上紫种弟子有求于己,哪能不兢兢业业办好?再说收拾一个修为浅薄的无色弱种,还不是手到擒来么?

    张狂脸上的微笑带着几分满意,微微拱手跟几名早入山几年的杂役弟子算是行了个礼,他知道这些人这辈子没什么大出息,但这些没什么大出息的人,毕竟修仙数载,收拾秦浩轩依然足够用了。

    学舍走到食堂不远不近,大约五分钟距离,敞开膀子走路的秦浩轩引来许多关注,在一个拐弯的角落,那几名灵田谷的杂役师兄看到秦浩轩走过来,互相间交换了一个眼神,便径直走上去,故意和魂游天外的秦浩轩撞在一起。

    “小崽子,你瞎了眼吧?竟敢故意撞我!”

    秦浩轩抬头望了这几人一眼,见他们一脸恶意,已然知道这是来故意找事的,不论是否道歉恐怕都免不了一番纠缠,既然是这般情况,还倒什么歉?只是,为何这人要故意找事?

    秦浩轩张目四顾,不远处的张狂正微笑着冲他打着不怀好意的招呼,便是傻子也能知道幕后是谁主使这事了。

    秦浩轩在看张狂时,感觉也有人在打量自己,用眼角余光看到一个满脸胡茬,一身青色衣衫的汉子在观察自己,可能也是被张狂拉拢的人,秦浩轩转过头去观察时,那汉子已经转身离去,只留给秦浩轩一个背影,传来孤独冷傲的气质,迥异于其他杂役弟子。

    “喂,瞎了么?撞到师兄连句道歉话都没有?”一名杂役师兄一把推在秦浩轩身上,却没想到秦浩轩身体结实下盘稳健,这一推居然完全没有推动,反而是让自己上身摇晃的差点倒退半步。

    秦浩轩双眉紧锁,暗想是不是干脆去跟张狂认个怂算了!自己是来修仙求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当秦浩轩抬头看到张狂得意的模样,读书人的臭脾气又一下子涌上心头,若真是给这样的人低头认怂,那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还修什么仙,问什么道?

    “师兄在上,浩轩整个人有些沉乏,不小心冲撞了师兄,还请师兄宽宏原谅则个。”秦浩轩双手抱拳礼把腰一弯,把礼数做的很是到位,计算好了若是待会真动手打起来,无论走到那里评理,自己都不理亏。

    ‘理’字!先给占住了再说!

    几名杂役弟子被秦浩轩的回应给弄得都呆愣住了,心说这小子不按套路来啊!张狂师弟不是说这小子脾气又臭又硬?若是猜到是故意找茬,绝对正面硬刚到底吗?怎么突然这么赔礼?那这戏该怎么往下唱?

    “咳……”袁山虎干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把脸一沉的说道:“你撞坏了我一颗丹药,跪下道歉还差不多……”

    跪?秦浩轩眉毛挑起,自小读书的他只知道跪苍天,跪父母,跪官员,如今修仙入道,便是见了官员也不需要跪了,何来下跪道歉之说?

    袁山虎看到秦浩轩的表情,算是放下心来,这小子果然脾气又臭又硬,这下子找到动手的由头了。

    “你们想对浩轩哥哥作甚?”

    徐羽的话从围观的人群外传来,众人下意识的给这位紫种弟子让开了一条通道,她很自然的站在了秦浩轩跟袁山虎两人的中间,一双漂亮的杏仁眼睛带着几分怒意跟威势,盯着闹事的几名杂役弟子师兄。

    怎么回事?袁山虎看到徐羽也是吓了一跳,怎么收拾个弱种而已,来了个紫种撑腰?

    秦浩轩跟徐羽的好关系,在整个太初教并没有太多人知道,张狂也以为当日便是秦浩轩帮过还没出头的徐羽,也不会被这个小女孩记在心中,毕竟她如今在太初教也是天之骄女,未来虽然比不上自己,好歹也是个副掌教的苗子,怎么会在意一个弱种那点点恩惠帮助呢。

    可偏偏徐羽就是记得,不但记得,对秦浩轩那一夜搂着睡过之后,还有了少女对男孩产生的异样情感。

    袁山虎看到徐羽出头,心中打起了退堂鼓,可他有心想退,却看到不远处的张狂一脸不善,今日答应了帮忙张狂找秦浩轩的麻烦,若此时退了,那就把张狂给彻底得罪了。

    干他娘的!袁山虎心中暗骂自己倒霉,如今这情况真是骑龙难下,便是饶过秦浩轩也不会结好徐羽,还不如一条道走到黑算了!至少还可以结交张狂这颗紫种弟子!

    袁山虎把心一横,他不敢惹徐羽,却敢惹秦浩轩,干脆把话题饶过徐羽对秦浩轩说道:“秦师弟,你好运气啊!有女人护着,这软饭吃的师兄我都羡慕了。”

    秦浩轩全身被灵气撑烧的难受,情绪本就有些烦躁,听到这话脑门上也有些冒火,可他也知道若真动手,自己九成九不是这几位师兄的对手,挨揍几乎是肯定的事情了,既然如此……还是忍一下子的好。

    徐羽脸色已经很是阴沉,迈步上前便要抬手打人!

    紫种打人?那被打的便是再有理,也只能白白挨打,若是敢还手……掌门都能亲自出手把碰到紫种一根汗毛的人给打成齑粉!

    袁山虎心中这次真是倒了八辈子邪霉了!为怕徐羽受伤,他连体内仙苗之力都不敢催动,而且还连连将仙苗之力全部收起,生怕那力量反震伤到徐羽,自己便是有一百条舌头,也辩不过啊。

    张狂在徐羽插手之后便开始来到人群中心,提防着这位师妹出手逼退袁山虎等人,这时间一见到徐羽要动手,连忙一步跨出挡住了徐羽的去路说道:“徐师妹,人家的事情你掺和什么?我虽与秦浩轩是同乡,这次也必须主持公道,刚刚确实是秦浩轩的不对。”

    别人怕紫种,张狂本身便是紫种,自然有所依仗,凭借着身高力大,抓住徐羽的胳膊就往人群外面扯,丝毫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一丝,将徐羽的莲藕白臂捏出了几道淤紫,徐羽想要挣脱却也挣脱不得。

    秦浩轩看到徐羽吃亏迈步便追,嘴里说道:“张狂,你欠揍了是吧?”

    这话一出,把围观的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一个弱种弟子要揍一个紫种弟子?那紫种弟子可是掌门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疙瘩,你这是不想活了吧?

    张狂虽验证紫种,却还是本能的有些怵秦浩轩,一听到往日同乡张嘴就说要揍自己,后退的脚步不由加快,随即才在众人的注视下反应过来,自己何必怕他?

    可这仓皇的样子,大家都已经看到了眼中,张狂顿觉面子难看的紧,直拿狠戾的眼睛去瞪袁山虎几人,他怕秦浩轩去不怕这几位师兄,令远处看戏的李靖感觉有些像是在下斗兽棋的感觉,大象吃老虎,老虎吃豹子,豹子吃老鼠,老鼠秦浩轩吃大象张狂。

    袁山虎感应到张狂的眼神命令,迈步便去追秦浩轩,嘴里同时喊道:“张伞!李斯!动手!”

    秦浩轩听到身后有追来脚步,也知张狂不会真的伤徐羽,倒是自己如今陷入挨揍的危险境地,他把追人的脚步突然一个急停,调转运气术,用沸腾燥热的金莲灵气护住身体,一个大回转身,拳头从腰眼的位置就捅了出来!直奔袁山虎的鼻梁!

    自小读书的秦浩轩很是明白,打人不过先下手,先下手者容易占先机!

    袁山虎冷笑一声,身上闪过一阵灵光,双手捏动法诀,只见一道黄色毫光从他手中冲出,直印在距离自己十步之外的秦浩轩身上,将他击飞数米远:“排山掌!”

    围观的众人一惊!这出手也太狠了吧?排山掌虽然只是太初教最初级的战斗灵法,但秦浩轩凡胎受这一掌,势必断掉几根肋骨爬不起来了。

    “袁师哥的排山掌又精进了,恭喜恭喜!”张伞和李斯溜须拍马的功夫也日渐增长:“这小子竟敢跟您叫板,真是活腻味了!”

    旁观者扼腕叹息,这小子恐怕仙路要断了!刚刚那一掌下去,秦浩轩最少也要修养上月余时间,失去了一个月的修炼时间,到考核时便是有紫种撑腰,最好结果也仅仅是个杂役笛子了。

    舒服……前所未有的舒服啊!刚才那一掌打在身上,秦浩轩趴在地上,非但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反而感受到体内那股燥热在被打的一瞬间全部消失,大量躁动的灵气,好像化为了琼浆玉液,入侵到了骨骼,还有五脏六腑之中,全身更有充满了力量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