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煮豆相煎何太急
    吞下这颗万灵丹的张扬感觉一股股雄浑的灵力从丹田中滋生出来,运行引气术的效率也比以前要强很多倍,他不知道自己在运转引气术的时候,他附近的灵力就如三名紫种弟子修炼一般沸腾起来!

    古云子看得眼冒精光,暗赞夏云子炼丹术果然是一绝,不枉花费血本换来这颗万灵丹!

    张扬不断汲取灵力灌输在裂开一条小缝的仙种里面,里面仙苗的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并升出仙种,片刻后,汲取了一阵子的张扬感觉差不多了,停止运行引气术,将全身灵力一股脑灌进仙种。

    在海量灵力的灌输下,仙根再度长长一些,最终在灵力的引领下,扎入张扬的丹田!

    一股很微弱的灵力波荡了下,张扬身上气势微微一扬,古云子那原本就不大的眼睛顿时笑得只剩一条。

    “师父,我成功了,我扎根成功了!我比李靖和徐羽还要先扎根成功!”

    古云子激动得也想放声大笑,但在弟子面前还要顾及点师尊形象,他敛去心中激荡,颔首道:“灰种本来就不弱,只要赢在起步线上,灰种也不见得会输给紫种!”

    这一番话说得张扬激动不已,他的心中也有一个小算盘!

    张狂虽然是紫种,但在秦浩轩这个弱种面前都连连碰壁,处处吃瘪,在他的小弟中威望已经大减,只要自己能加紧修炼,赶在他们之前出苗,然后压制秦浩轩,那些忠于张狂的墙头草肯定会投奔自己,只要能在这些师门长辈表现出不逊色紫种弟子的潜力,未来一定能获得更多关注,说不定能创造出灰种力压紫种的传奇故事!

    比李靖和徐羽还先扎根的张扬自信心无比膨胀,经过这件事,他相信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在人为并不是一句空话!

    躲在灌木丛里修炼了一夜的秦浩轩,这一夜疯狂的汲取灵力,中和一叶金莲的药力注入仙种中,他能感觉到仙种里面那棵小仙苗的根,又长长了一些。

    眼看天色渐亮,这里距离灵田谷不远,为了避免骇人听闻,他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抖了抖被寒霜冻得发硬的衣衫穿上,朝学堂走去。

    在经过李靖的房子前,他感觉到一阵轻微的灵气激荡,一脸春风得意的李靖从房间里出来,从他眼中的疲惫可以看出,他必定是卯了一晚上的劲冲击扎根,总算在天亮时分成功了!

    这是第二个紫种弟子扎根成功,感受到这阵灵力波动的弟子,连忙涌出宿舍来到李靖门外,纷纷恭贺他扎根成功!

    在众多马屁包围中,李靖看到那边路过的秦浩轩,得意的笑着打着招呼,道:“秦师弟,早上好。”

    秦浩轩也回复一个礼貌的笑容,拱了拱手,道:“恭喜李师兄扎根成功。”

    这么一句简单的祝贺,让李靖心里微微不爽,但想到还要借秦浩轩拉拢徐羽,加上扎根的喜悦让他心情大好,大踏步走上来,道:“我刚刚扎根成功,徐师妹还没扎根成功吧,走,我们一起去徐师妹的房间,我要将扎根的心得感受,与徐师妹分享!”

    李靖的慷慨惹得一干弱种弟子艳羡万分,但秦浩轩还是不咸不淡的微微一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若不是觉得徐羽没甚野心,对他未来不存在什么威胁,于是借传授扎根经验,一面显示自己的能力,一面将徐羽拉上他的贼船,否则他会这么好心么?

    李靖扎根成功的灵力波动,自然惊动了张狂,他从房间里走出来,站在门口,望着那边洋洋得意的李靖,嘴角闪过一丝不屑的笑容。

    看到李靖脸上的得意,以及李靖的小弟们那股扬眉吐气的神情,张狂这边的人不高兴了,不过是扎根而已,足足比张狂师兄晚了整整一天,有什么好得意的,于是新一轮的冷嘲热讽,唇枪舌剑又开始了。

    “同样是紫种,同样的起点,慢一天扎根就弱一个等级,不知道有什么好高兴的,难道他们连这个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么?”

    “还好我们老大扎根在前,不然就某些人的这副德行,还真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了。”

    张狂这边小弟还没说几句,李靖的兄弟们受不了了,纷纷反击。

    “听说过什么叫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么?”

    “第一个出苗再说这种话吧,扎根算什么?”

    这种唇枪舌剑听起来实在躁耳,李靖扬了扬手,阻止了小弟们驳嘴,道:“不必多说,正如秦师弟所说,不争一日之长短,出苗再见分晓!”

    李靖故意用上秦浩轩的话,然后朝他微微一笑,拉拢示好的意思极为明显,见李靖提到自己,秦浩轩只是礼貌一笑,心里对李靖这种拉拢人心的手段佩服不已,如果用在其他人身上,必定更加死心塌地了。

    李靖的小弟们却不像秦浩轩这么斯文,他们纷纷附和和喝彩,诸如“老大英明,老大心境宽广实乃我教之福”的马屁话不绝于耳。

    望着一直沉默不语的秦浩轩,被几句马屁拍得笑容洋溢的李靖再次提道:“走吧,我们去徐师妹那,我想将扎根的一些经验告诉徐师妹,助她也早日扎根!”

    但既然李靖主动提出了,秦浩轩当然不能替徐羽回绝,既然他想示这个好,而且对徐羽有益无害,那也就随他去了。

    他们刚走近女弟子宿舍区时,又感觉到一阵熟悉的灵力波动从徐羽房间内传出,赫然是徐羽也扎根成功了!

    感觉到这阵灵力波动,原本想拿扎根经验示好的李靖脸色大变,暗叹道自己还没来得及示好,徐羽怎么就能扎根成功呢!心中惋惜不已,又错失了一个拉拢徐羽的大好机会。

    但在徐羽走出房门时,李靖还是换上一脸亲和的笑容,拱手祝贺:“恭喜徐师妹也扎根成功!”

    徐羽只是微微一笑,道了声谢谢,至于李靖手下那些人送上的马屁,她一概无视了,径直走到秦浩轩身边,道:“浩轩哥哥,我们去吃早饭,然后上课去吧?”

    “一起吧。”李靖哈哈一笑,插了句嘴,努力做出同他们两个很熟稔的样子,也不顾秦浩轩和徐羽是否同意,便和他们两并排走去食堂。

    食堂在男弟子宿舍区的后面,在他们去往食堂,经过男弟子宿舍区张狂住所时,听闻那边又传来了一阵惊呼声。

    “张扬……张扬也扎根成功了!”

    “天,灰种和紫种同时扎根成功!”

    ……

    即便是秦浩轩,也不由得停下脚步望了过去,正好看到正在招收小弟的张扬。

    此时的张扬哪还有往日里跟着张狂身后那副小弟样子,神情倨傲,自信笑容洋溢于表,气势外放,故意将自己扎根的事实展示出来。

    张扬的表现让张狂很不爽,这人刚回来便大肆挖自个墙角,让自己的小弟认他当老大,而且更让张狂不爽的是,竟然真的有几个人,围绕在张扬身边,认可他做老大!

    就算你八天扎根成功了又怎么样?还不是区区一个灰种而已么,竟然想骑到自己头上来,还大肆挖自己的墙角,这种行为无疑狠狠扇了张狂一个耳光。

    看到张狂愤怒的眼神,张扬露出一本正经的笑着,抱拳说道:“狂哥,从今日起,小弟就自立门户了。不再跟在您屁股后面让您心烦了。太初掌教之位,小弟也想在未来争上一争。”

    张狂听得牙齿都要咬碎了,却发现张扬的话还没说完,这位刚刚彻底完成扎根的灰种弟子继续着他的挑衅:“狂哥,做弟弟的便是自立门户也还是要劝你两句,你同李靖为掌教位暗斗不止,却没人敢挑到明处,这份气魄连我都不如。便是紫种又能如何?咱太初上下的未来,岂能让没有雄心壮志,没有气量胆魄的人统领?况且,你身为紫种弟子,连秦浩轩这个弱种都摆不平,昨天还被他骑到头上羞辱,懦弱如你,既没手段又没胸襟,太初掌教我看你还是死心吧。”

    若是没有昨夜掌教叫张狂去潜龙观说的那番话,让他心性有了很大提高,今天听到张扬的这些话,张狂就算不气死也气炸了,现在虽然的气是免不了要生上一番,但却很快恢复了平静,淡定而骄傲的回答道:“呵呵,我说扬师弟,你只是区区一介灰种,紫种的境界岂是你能懂得的?我不管你有什么奇遇,但未来的无上掌教之位,你连角逐的资格都没有,我劝你及早打消这个想法,尽早给我跪地磕头道歉,念在兄弟一场的份上,我既往不咎,否则你往后的日子恐怕不会很好过的。”

    张狂说罢,再看秦浩轩身旁的李靖,李靖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一直噙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在张扬说张狂和他没有气魄时,他依旧没有反驳,但眼中精芒连闪,整个人随意站在这里,气定神闲,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与张扬跋扈嚣张的暴发户形象截然不同,孰高孰下立判。

    表面上看起来,李靖不屑与张扬争抢,但他表现出的气势直白的告诉所有人——我看不起张扬,你不配和我争,甚至不配让我跟你说话。

    看了张狂、张扬的这场闹剧,秦浩轩只是摇头,曾经在镇子上两个联手欺负人的兄弟,如今居然闹到反目的地步,这张狂的心倒是静了很多,张扬如此出头,那相当于在同时挑战三名紫种,这样的心态……未来恐怕要吃大亏。

    刚入门才八天,刚刚扎根而已,就为还距离十万八千里的掌教之位开始争斗拌嘴,真搞不懂他们现在有什么好争的?争的是谁强谁弱?那也不是这八天就能看出来的,先一步扎根又怎么样,修仙路上际遇万千,哪怕天资再好,际遇不同也会导致未来成就高低有别。

    而且在无上大道面前,众人皆是蝼蚁,就算是紫种,也不过是天地间的一颗尘埃而已!修仙之人不向天争命,以图长生不老羽化飞升,却为一个掌教之位争来抢去,实在是鼠目寸光,肤浅之极!

    秦浩轩转过头,对一声不吭的徐羽道:“修道修的是成仙得道,争掌教之位有什么用?在我眼里,做上掌教只能让自己心里多一份凡心,更被繁杂事务牵绊住修炼的时间和心境,也会让你错过可能有的许多际遇!他们争夺掌教之位简直是本末倒置,妹子,日后哪怕你再有怎样强大的修为,也不要参合他们的争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