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伤疤好了忘却痛
    此时的秦浩轩个和徐羽、慕容超一起在食堂吃饭,得到消息的古小云立马赶了过来,一脸骄狂的指着他道:“秦师弟,我说的换地的建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秦浩轩很不爽的停下扒饭的动作:“不可能。”

    古小云胸口剧烈起伏了半响,给你这些日子,是让你四处打听一下我的名头,结果你竟然敢这样回答我?

    “好你个秦浩轩,若非我叔叔悉心指点你,你区区一个弱种又有什么能耐在二十天内扎根!现在老子跟你换块地,那是给你面子,你忘恩负义惹毛了老子,没你好果子吃!”

    秦浩轩冷笑着瞪着古小云,古云子心肠歹毒,给自己吃腐蚀丹练炼尸,怕事情暴露只好跑来灵田谷,说自己是他调教出来的,好处和名声全被他沾了,在古小云这混帐嘴里倒成了大恩大惠,自己就活该用一块上好的灵泉地换他一块一等灵地。

    “古堂主看的起我,那是我的造化。与你何干?换地之事还是请师兄休要在提了。”

    秦浩轩毫不客气的赶人,将个古小云气得半死,但碍于徐羽和慕容超在,一旦打起来肯定会将他们两人牵连进来,这两个特殊仙种弟子,尤其是徐羽这个紫种他自忖得罪不起,否则早动粗了!

    一张脸胀成猪肝色的古小云气急败坏道:“好,好,秦浩轩,你等着瞧,有你后悔的时候!”

    秦浩轩扎根以及在食堂和徐羽慕容超一道逼退古小云的消息传来,李靖立刻警觉起来,之前徐羽扎根他还觉得很正常,但秦浩轩一个弱种弟子二十天扎根,这种逆天的速度他就觉得很不正常,而且秦浩轩还将他阵营中除去他之外,资质最好的慕容超挖走了,现在他们三人组成了一个小团体,就连古小云这种灵田谷一霸都不敢与之冲突。

    莫非秦浩轩也想拉起一支力量?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不论是在太初教形成一个属于他秦浩轩的团体,还是以后支持徐羽争夺掌教之位,都是他李靖所不能容忍的。

    如果说李靖只是担心秦浩轩别有野心的话,张狂就已经被秦浩轩的扎根震惊得寝食难安了。

    他不止一次两次想将秦浩轩置之死地,虽然没有成功,但是秦浩轩也早有察觉,现在秦浩轩得到了古云子的赏识,私相传授并且二十天扎根成功,又有徐羽这个紫种弟子和慕容超这个灰种的倾力支持,在他们三人小团体中隐隐还是龙头老大,徐羽和慕容超一切以秦浩轩马首是瞻。

    如果秦浩轩真的拉起一个小团队专门和自己作对的话,就凭着他小团体里的一个紫种和一个灰种,就能够让自己疲于应付了,而且张狂也有和李靖一样的担忧,害怕他真的拉起一支小团队,为以后徐羽争夺掌教之位做打算。

    就算秦浩轩只是一个弱种,这次二十天扎根表明他不但不是废物,而且还很出色,也藉此进入了宗门高层的视野,往后想要对付他就难上加难了。

    虽然黄龙真人将张狂叫去潜龙阁一番训话,但这番训话并没有让张狂断绝对付秦浩轩的心思,只是让他学会了如何隐忍,待实力和势力成熟时再下手。

    在秦浩轩扎根消息传来时,张狂也将自己阵营的人,甚至几个仙苗境五叶的杂役师兄叫到一起商讨。

    “秦浩轩不能留,否则他坐大了和李靖联手,最先倒霉的是我们!”

    “张师弟,何必在乎一个弱种。便是二十日扎根又如何?修仙之路漫长,你乃紫种之姿,来日修为定将他甩到云泥之别的地步。”

    “不如找一个由头,请几位仙苗境五叶的师兄出手,把他给废了?”

    这个点子一被提出来,几名仙苗境五叶的强者立刻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立刻出声断然拒绝:“不行!秦浩轩有古云堂主撑腰,腰杆硬底气足,没来得找个由头对付他,万一传到古云堂主耳朵里,我们还怎么在太初教立足?更何况古云堂主是张扬的师父,而张扬又和老大不合,我看如果硬来的话,将他们两伙人逼得组成联盟,我们往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他嘴里说得大义凛然,但心下却打着小鼓,秦浩轩的赫赫威名他们都听说过,早前就和仙苗境五叶的袁山象拼个两败俱伤,更何况他现在还扎根了,要是自己这几个仙苗境五叶拿不下他,反被他打伤了,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太初教立足。如果若真是把他收拾了,那他们又会担心古云子报复的话,张狂肯定会将他们几个人推出来顶罪,到时候好处尽被张狂占了,自己却要被逐出宗门或者在禁闭山关个三年五载,这一辈子不就毁了么?

    张狂冷冷扫了那名仙苗境五叶师兄一眼,他哪里会瞧不出他们心里的那点小算盘,当即道:“不必多说,我自有打算!”

    说罢,张狂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出去,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默默思量。

    “一定不能逼得秦浩轩和张扬,甚至和李靖联盟对付我!”张狂默默思量着,正不知如何对付秦浩轩,又要不被古云子嫉恨,还要不让他和张扬结成同盟对付自己,这时一个小弟敲门走进来,在他耳边耳语几句,刚才还愁眉苦脸的张狂顿时乐了。

    遣走报信小弟,张狂又自言自语道:“今天早上在饭堂,古云子那不成器的侄子又找秦浩轩换地,差点和他们几个起冲突,看来挑拨他们关系的突破口,还在古云子那个不成器的侄子身上!”

    想到此处,张狂微微一笑,立刻起身去找古小云。

    张狂找到古小云时,那古小云正在生闷气,他堂堂一个仙苗境七叶修仙者,又是古云堂堂主古云子的亲侄子,在灵田谷中就算楚长老也要给三分薄面,那个叫秦浩轩的家伙仗着自己有两个特殊仙种,尤其是那紫种徐羽的庇护,肆无惮忌,毫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是可忍孰不可忍!

    “古师兄!早上好。”

    张狂装出一副偶遇的样子笑着作揖,他的主动打招呼让还在生气中的古小云感觉很有面子,也强拉出笑脸,回了一个礼。

    “一大清早的,古师兄一脸晦气。怎么?谁惹您不高兴了?”

    古小云并不是傻痴,听着张狂的话只是冷笑,对方这态度显然是知道了自己在秦浩轩那里落了面子丢了人,才跑来撺掇自己的。

    张狂自嘲的笑了笑,反省自己装的过头,但依然厚着脸皮的继续说道:“听说古堂主帮秦浩轩扎根,师兄想借着这份天大的恩情,去换他手中的那块地,却被他当着众人的面给拒绝了?”

    古小云眉头锁死的轻微点头,二十天扎根这种事情,便是对于一颗灰种都异常难得,算得上是大喜讯了,对他一个弱种,堪比再生父母的恩情了。

    一想到这些,古小云顾不上嘲讽张狂自作聪明的跑来撺掇自己,心中对秦浩轩的无名火蹭蹭上涨个不停。

    “有点忘恩负义了。”张狂的声音不高,随意点评的口吻反而助长着古小云心中的怒火:“若古堂主如此帮我,我手中若是有灵泉地,确实愿意同古师兄一换。”

    古小云顾不上张狂话里的虚假成分,单单只是一个紫种这样对自己,心中早已经受用无穷,对比起弱种秦浩轩的姿态……

    再次想到秦浩轩,古小云恨得牙根痒痒,指关节因为握拳过度用力发出嘎嘣嘎嘣的脆响。

    “张师弟,若有机会我定会向叔叔力荐,求他将你收入门下好生培养。”古小云一边恨着秦浩轩,一边不忘跟紫种,未来的太初大权者之一送顺水人情。

    听了古小云这句话,张狂心里嗤笑,暗道谁稀罕你那叔叔,当初四大堂主抢着收我做徒弟,现在倒好像我没人要似的,送我这种连白水都不如的人情?难怪入门好几年了才仙苗境七叶,就你这智商,活该被秦浩轩欺负。

    张狂心中嗤笑,但眼下还用得上这家伙,脸上还是保持着感谢的微笑:“既然古师兄看得起我,那我也为古师兄出个能教训秦浩轩一下的计策,您看如何?”

    古小云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明知道张狂这是在利用自己,却也还是想要借着对方的计策收拾收拾秦浩轩,不然自己在这块地的名声都被搞臭了。

    “那个秦浩轩不是不肯跟你换地么?对这种不知好歹的家伙,我看就该给点教训,让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张狂坏笑一声,凑到古小云耳边道:“古师兄你今晚就去他田里,把他庄稼都给拔了!让他白忙活一场,往后他田里种啥拔啥,一直到他跟你换地为止。”

    听到张狂的这个建议,古小云冷笑一声,道:“张师弟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了,我今天晚上就准备去拔的,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对,对!英雄所见略同!”张狂陪着笑,心头却是狂骂:真要跟你个狗熊略同,那我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既然你我投缘,以后也别叫师兄师兄的怪生疏的,你就叫我一声古哥吧!”古小云灵机一动,看着张狂那副善良真诚的模样,忽然想起何不收他做个小弟呢?收个紫种弟子做小弟,说出去都威风呀!

    张狂面色一滞,但很快反应过来:“那小弟就多谢古哥看得起我了!不过小弟还有一个事要跟古哥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