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十一章 不为黄白迷遮眼
    看到张狂跌落悬崖,蒲汉忠一惊,但已然挽救不及!

    他走到悬崖悬崖边朝下看了看,云雾飘渺,根本看不到底下是什么模样,但这悬崖高有千丈是毋庸置疑的,于是对秦浩轩道:“这悬崖高有千丈,摔下去必定粉身碎骨必死无疑……”

    秦浩轩望着万丈悬崖也是沉默,两人同出大田镇,小时虽然摩擦不断,却从未想过真的能够走到这生死厮杀的境地。

    “太初的紫种……”蒲汉忠眼里闪动着泪光,那是对太初失去紫种的痛心。

    秦浩轩只是沉默的看着悬崖,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张狂也在成长,不知不觉间,这位同乡……比自己还有作为太初弟子的觉悟,若易地而处……自己能否向他已经临别前对师傅方向磕头呢?

    “将这里收拾一番吧……”蒲汉忠沉默半响说道:“紫种突然消失,必然会在不久惊动太初高层,到时太初高层定然会四处搜索,这里也定会被发现,现在我们要将自己的痕迹全部抹去才是。

    秦浩轩点头要有动作,蒲汉忠又说道:“不着急这一时,先调养身体。身体不在巅峰状态,很可能在打扫时出现纰漏。”

    这时,蒲汉忠自己也盘腿打坐,开始修补体内损伤的经脉。

    一个时辰后,蒲汉忠和秦浩轩先后睁开眼睛。

    秦浩轩凝聚全身灵力施展无形剑,将无形剑的威力发挥到最大,差点伤了仙苗,但所幸并无大碍,恢复一些灵力供应仙苗便无大碍,而蒲汉忠虽然伤及经脉,但吞食了一枚丹药,再汲取了一个时辰的灵气,也恢复了一些,至于经脉的损伤,那还得旷日长久的恢复才行。

    蒲汉忠望着秦浩轩,发自肺腑的道了一声谢,同时他也愈发的看不明白秦浩轩的底细,就连仙苗境二十叶的高手都能击杀,他手里还有多少底牌?不过蒲汉忠也没准备细究,他只要知道,秦浩轩也是自然堂的人,是他蒲汉忠的师弟就行。

    他并没有问秦浩轩用什么手段击杀耶律齐,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想让你知道时自然会告诉你!

    两人的元气恢复部分之后,再次陷入了沉默,蒲汉忠沉思的是紫种非同小可,便是太初教的盟主霄云阁那万载大教都不曾出过一名紫种!

    如今,太初三紫之一,便这么折损了进去。

    秦浩轩心下黯然,大田镇出来了三个人,以张狂资质最好,如今却这般折损,日后只有张扬还是同乡,回去之后若不是过分的情况,能缓和还是缓和吧,真的需要闹到最后只剩一个大田镇出来的人才能罢休吗?

    蒲汉忠走到秦浩轩面前,表情严肃语气郑重的对他说道:“师弟,我们今天杀死了一个无上紫种,这个事情千万不能传出去,不然我们两必死无疑,便是整个自然堂都会受到牵连。我们快将这里清理一下,然后赶紧下山去吧!”

    无上紫种在哪个门派都是抢手的香饽饽,上万年都不一定能碰到一个,虽然太初教这一次就捞了三个,但每一个都是至关紧要的宝贝啊!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哪怕是秦浩轩正当防卫,但杀死一个无上紫种可不是一件小事,若是传出去,门派一定会杀死他们两以儆效尤。

    秦浩轩心情依然有些沉闷,点头回应道:“知道了师兄……”

    秦浩轩走到树林那边捡起无形剑,看到耶律齐的尸体还躺在原地,走过去想将他的尸体也丢下悬崖,这时蒲汉忠制止道:“秦师弟别忙,耶律齐的身上肯定有些灵石财物,你找找。”

    秦浩轩依言在耶律齐的身上找了起来,在他身上找出几颗普通的补气丹外,就只有二十两下三品灵石。

    这时蒲汉忠也将战场打扫了一番,他将地上原本属于耶律齐的符虎捡起来,递给秦浩轩道:“这符虎是好东西,只可惜太多人知道这是耶律齐之物……”

    秦浩轩摇摇头,道:“蒲师兄,这符虎我还用不上,谁知道得什么时候才能出叶,再说你不是说,没有精神的驭兽术,驾驭这种壮年时期斩杀抽取魂魄的符兽,有可能会出现反主的情况么?还是也丢掉吧……”

    说罢,秦浩轩还要分十两下三品灵石给蒲汉忠,但被蒲汉忠坚决严词拒绝,板起脸道:“灵石,我还是有点的。这符虎……哎……”

    蒲汉忠叹了口气,将符虎丢到了悬崖之下,虽然这符虎不是凡品,但若真的被他人发现是耶律齐之物,也是大麻烦。

    秦浩轩见蒲汉忠这么说,也只好将这两颗下三品灵石揣入怀里了。

    蒲汉忠对秦浩轩的评价有提高了几分,那符虎很是不错,很多人难以抑制贪心,这秦浩轩却可以保持清醒头脑,而非只是搜寻战利品。

    “这十几只大力猿猴怎么弄回去?”秦浩轩将目光望到那十几只大力猿猴身上,头疼的说道:“一只足有两百多斤重,山路又崎岖难走,一只只搬的话,只怕走不了两趟它们就醒来跑了。”

    蒲汉忠神秘一笑,道:“这有何难,我让它们自己走回去!”

    说罢,蒲汉忠从怀中掏出十几张黄色符纸,一一贴在每个大力猿猴的额头上,而后捏动手诀念动符咒,这十几只大力猿猴便毫无意识的站起来,在蒲汉忠的指挥下开始打扫起了战场。

    耶律齐的尸体很快被扔到了山涧之中,四周的战斗痕迹也在一点点的消除着,秦浩轩连连感叹这术法的神奇。

    二人带着大力猿猴正要下山,那只暗金色小猴也从树上跳下来,用畏惧中略带崇敬的眼神望着秦浩轩。

    秦浩轩微微一笑,感觉这暗金色小猴有些意思,竟然还通灵性,便道:“你留在这里反正也被大力猿猴欺负,不如跟我走吧?”

    这暗金色的小猴虽然不会说话,而且看向秦浩轩的眼神也充满了畏惧,但还是坚定不移的跟在他们身后。

    秦浩轩的仙苗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刚才驱动无形剑时用尽了体内所有的灵力,导致仙苗一度枯萎了许多,仙根也有些动摇。

    在这种情况下,秦浩轩只能走一段时间就坐下来打坐练气,以确保自己体内有充足的灵力,免得再次伤了仙苗。

    秦浩轩走不了多远便要打坐一会,百兽山到灵田谷这一段不算短的距离,秦浩轩足足打坐了二十多回,吞食七星菌积攒在体内的药力也因此消耗得一干二净,但好在透支的灵力也渐渐恢复了。

    想到体内七星菌的药力被消耗干净,秦浩轩就暗暗可惜,他原本估量着吃了七星菌的这些灵力,足够让他在一个月内就长出第一片仙叶,却没想到因为击杀耶律齐而消耗干净了,为了不被其他人拉大距离,看来又要去绝仙毒谷走一趟,寻寻其他灵药了。

    这一路走走停停,回到灵田谷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在灵田谷通往百兽山方向的那个岔路口,几道身影迎着冬夜冰冷刺骨的寒风站立着,站立在最前方的那个娇小身影正翘首以盼,神情中流露出几分焦急,当远远看到秦浩轩和蒲汉忠平安归来,尤其是看他身后还跟着十几只身强体健的大力猿猴,脸上的担忧才褪去。

    娇小身影快走几步迎了上来,秦浩轩的脸上露出笑意,远处跑来的不是徐羽是谁?在她身后还有罗金花和慕容超。

    “恭喜浩轩哥哥,一次弄来这么多大力猿猴,只要将它们驯服好了,往后你的地就不用再自己耕啦!可以有更多时间修炼!”徐羽的祝福发自真心,简单又实在,而一旁的慕容超虽然勉强含笑,但心里却始终开心不起来,羡慕且嫉妒着。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秦浩轩每次都能在徐羽面前出风头,而自己明明是灰色仙种,却处处弱于秦浩轩这个弱种!

    慕容超用眼馋和嫉妒的眼神,望着秦浩轩和他身后的大力猿猴,毕竟他也只招了两个随从,距离十个名额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呢!而秦浩轩却一次弄了十多只大力猿猴,这些大力猿猴只要驯服了,干起活来比人还厉害。

    看着显然在这里等了一宿徐羽那一脸的倦容,秦浩轩的心房瞬间被感动占领,看向徐羽的眼神也更加柔和。

    这时罗金花道:“傻站着吹风干什么?回住处吧,入仙道这三个月很珍贵,别浪费了才好。”

    他们一行五人刚刚回到宿舍,蒲汉忠关切的对秦浩轩道:“秦师弟,你现在出苗了,再修炼灵田谷的灵法道术已经不合适了,我带你去见师父,求他老人家传你一些高深的灵法道术吧!”

    秦浩轩想想自己的道心种魔也是需要道门正法才能进步,当下点头应允,道:“那就劳烦师兄了!”

    虽然蒲汉忠也会灵法道术,但太初教门规森严,弟子之间私相传授可是很大的罪,轻则被关三五十年禁闭,重则被废去修为逐出山门。

    古云、夏云、碧竹、百花四大堂都在黄帝峰上,但自然堂因为势弱,被排挤到了黄帝峰附近一个小山峰上。

    蒲汉忠带着秦浩轩走了足足两个时辰,才来到距离灵田谷有些距离的这座没有名字的小山峰,一道窄窄的石梯通往峰顶,石梯两边只有一些粗浅的灌木丛,甚至连一棵大树都没有,显得生机凋零。

    按照风水学来说,这座山峰坐北朝南,又有黄帝峰作为靠山,应当是大屿山的运势极好的地方才是,怎么荒芜到连一颗高大点的树都没有呢?

    看出秦浩轩的疑惑,蒲汉忠叹息一声对秦浩轩解释道:“当年太初教刚刚开山立派时,也将位置定在这座无名峰上,那时无名峰上灵气浓郁,远比黄帝峰要浓郁,但后来也不知什么原因,在开宗立派一百多年后竟然变得荒凉如斯,于是开宗祖师又将宗门迁往黄帝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