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散碎仙人偷军营【三更】
    秦浩轩闻言后陷入沉思,自己不知道对方阵营中的修仙者实力如何,如果他们请的是有仙树境级别的散修,那自己出头帮忙,岂不是被人轻松碾死?可是苏武已经找上门来求援,那自己该如何回答呢?

    秦浩轩正在头疼该如何回答,他身旁的刑冷声呵斥道:“何时出手帮忙是上仙的事,上仙自然有上仙的决断,你们凡人安心等着就是!”

    被刑呵斥了几句的苏武连连称是,但脸色很不好看,表面上一句话也不敢说,但他心中肯定在担忧这两个年轻的上仙是否能抵挡住敌人那些强悍的帮手,他们现在拒不出手,是不是胆怯在推脱呢?还是说他们一点本事都没有,护国神教胡乱派了两个弟子来敷衍皇朝呢?

    种种念头浮现在苏武脑海,但苏武也只敢揣测,不敢说出来,连忙退出营帐。

    苏武退出营帐后,刑对秦浩轩道:“天道无情,修仙也一定要做到无情,除非你明确得知敌军阵营里的修仙者比你弱,否则一定不要为他们出头,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刑这番话说完后,秦浩轩觉得刑过于自私了,若不是躲在这军营中,冲淡了追踪仙法的气息,自己现在很可能用完所有灵石被赤炼子抓住了,说起来自己还是受了这苏武的恩惠才能隐藏起来。

    看着秦浩轩脸上露出的犹豫之色,刑道:“你就是这点不好,心肠这么软怎么在修仙界立足?必须学会绝情!”

    秦浩轩道:“你说我心软?你呢?”

    被秦浩轩一堵,刑无语,自己一个纵横幽泉的大魔,面对这秦浩轩时,确实很是心软……不然刚刚那赤炼子出剑,自己也有万里符……丢下他逃跑便是。

    不对!老子是因为还没有拿到道心种魔!老子对这小子才不会有什么心软!刑发现自己忽然找打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于是越发的得意开心。

    刑暗暗叹息一声,他也说不上秦浩轩这是对是错,但是他想来,帮助凡人总归是不对的。

    秦浩轩微微一笑,神情淡定自若道:“虽然我是修仙者,但曾经也是一个凡人,人类有一句话,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咱们不说涌泉相报,但平心做事吧!你帮我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探知敌方阵营里修仙者的修为。”

    刑见说服不了秦浩轩,也就放弃了说服他的办法,想了想道:“探知敌方阵营修仙者的话,我们可以就地取材收集战场阴魂,制作一个特殊的侦查性质的鬼卒。”

    刑顿了顿,忽然像想到什么似的,脸色一喜道:“对了,我们还可以收集大量战场阴魂,炼制一个实力强悍的阴神,如果那个赤炼子还追上来的话,我们可以趁机用阴神偷袭他!”

    秦浩轩点点头,刑这家伙虽然吊儿郎当没正型,但是稀奇古怪的办法总有不少,自己没有别的途径探知对方修仙者的实力,那就只能听他的办法了。

    “我们需要准备些什么?”

    刑道:“炼制一张收阴魂的符就行,这个东西比较简单,我教你做。”

    秦浩轩身上还有不少制符的材料,在刑的指点下,他很快做了一张收集阴魂的符,现在就等夜深人静时收集战场阴魂了!

    营帐之外大旗被风吹的猎猎作响,营帐之中……

    秦浩轩摸着手中的引魂符,细细感受着炼制好的引魂符和万里符的不同之处。

    引魂符的符体只是普通的青玉,上面只有寥寥数个铭文,不像万里符这种高级符箓,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各种铭文,引魂符透出一股阴森的气息,令人很不舒服。

    制作好引魂符后,秦浩轩和刑又盘腿打坐了一会,期间秦浩轩数次用千里镜观察赤炼子的现状,发现赤炼子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到处寻找自己,果然找不到自己的行踪。

    又过了一段时间,除了巡逻的士兵外,其他士兵都已经睡下,秦浩轩和刑正准备从营帐中出来,去不远处的战场搜集阴魂时,忽然听到一阵示警的锣鼓声。

    “袭营,有人袭营!”

    原来一道人影闯入营帐区,这道人影大摇大摆的闯了进来,丝毫不将负责警戒的士兵放在眼里,因为敌军有上仙助阵,所以苏武早有准备,在自己帐外布了重重警戒。

    在那人闯进来后,巡逻的士兵敲起锣鼓示警,久经训练的士兵们立刻反应过来,苏武一直很小心,谨慎防备敌军可能的偷袭,所以自己枕戈待旦不说,还要求所有兵士鞍不离马甲不离身,一旦有什么变故也能及时反应过来。

    苏武的亲卫长一招手,早就待命的士兵们直接放箭,这个不速之客大摇大摆突破外围警戒线,又毫不避讳的闯入营帐区,显然很不简单。

    亲卫长一脸凝重,一个恐怖的念头在他心头升起:“这袭营者如此厉害,该不会是敌军请的上仙吧?”

    那闯营者冷笑一声,对这些兵丁将勇不屑之至,他右手探入怀中,取了一枚灵符并发动。

    这枚灵符发动后,他的身上浮现出一层淡黄色的光幕,在这光幕的保护下,他脸上的神情更是肆无忌惮。

    亲卫长看到这一幕,顿时面无人色心如死灰,这袭营者果然是上仙!

    “弓箭手射箭!弓弩手速速上弩!长枪队准备进攻,刀盾手防守!”

    一连串命令从亲卫长口中吐出后,这些士兵十分认真的执行了,整个营中顿时刀光剑影,箭矢如雨。

    箭矢犹如漫天的蝗虫般扑向闯营者,但是这些蝗虫般箭矢本可吞噬任何敌人的生命,但它们射在闯营者身上时,却发出一阵叮叮咚咚如打到钢板上的声音,箭矢锋锐的箭头都歪了,但闯营者毫发无伤。

    要知道这些强劲的箭矢一次性打击下来,就连铁盾牌都能变成筛子!

    亲卫长再次下令:“弓弩手射击,长枪手准备!”

    若说箭矢能射穿钢板还有夸张的成分,那么弓弩射穿钢板则毫不浮夸,一支支婴儿臂膀般的弩箭呼啸而出,发出尖锐的破空声,狠狠射向闯营者。

    闯营者冷笑一声,像看待小孩玩物一样看着电闪雷鸣般射向自己的弩箭,道:“这种把戏也想伤到本座!”

    他伸出手,一把抓住一根弩箭,双手轻轻一折,这支弩箭哗啦一声被折断,毫不费力。

    其余十几支弩箭相继射在他的身上!

    弩箭,战场上的生命收割机,就像雨点一般温柔的打在他的身上,然后落在地上。

    别说伤到闯营者,就连他身上那层似乎极淡的淡黄色光幕都没有撼动。

    弩箭射完后,

    看着弩箭都不能伤到闯营者的这一幕,亲卫长知道这些上仙果然不是凡人能打赢的,匆匆下令:“长枪队攻击,誓死保护将军!”

    亲卫长下令后,自己则悄悄溜到苏武营帐中,准备叫苏将军一起逃命了。

    上百个手持长枪的士兵则组成一面人墙,这长枪队是苏武精心竭力锤炼出来的一支百战之师,长枪队和普通士兵不同,他们是苏武一手调教出来的变态,每个人身上都有个百十条刀疤,仿佛身上没百十条刀疤都不好意思见人,说他们是士兵不如说是亡命之徒更贴切,而且他们个个都有千钧之力,徒手斗牛毙虎不在话下。

    尽管他们也猜到了闯营者是上仙,在凡人口耳相传中,上仙是无可战胜的存在。

    这个上仙的出现将其余士兵吓得面无人色,但这些长枪队的士兵则不同,闯营者是上仙似乎更能激起他们心头的血性,不知谁吆喝了一声:“兄弟们,人!我们杀多了,今天就斩个神仙看看!”

    长枪队的士兵们轰然应是,刚才低迷下来的士气再度炙热高昂!

    上百条明晃晃的枪尖犹如点点寒星,在这些身强力壮气势如虹的兵勇手上,仿佛一切敌人都是不堪一击纸老虎。

    无数长枪刺在闯营者身上,但只是让他身上浮现的淡黄色光幕微微一晃。

    “你们表演完了?”闯营者轻蔑的问道,然后施展【开天斩】,他的手臂化作一柄大刀,他是仙苗境十四叶境的修仙者,他施展起【开天斩】来,威势浩荡,这些凡人哪里见过,即便是身经百战的长枪队的士兵,也感觉到一阵扑面而来的刀气刮在脸上生生作疼。

    “哗啦!”

    闯营者挥动手刀,这些通体精钢所铸的长枪落了一地枪头。

    他一挥衣袖,一道灵力甩出,将挡在他身前,个个有着斗牛毙虎之力的长枪队士兵打飞,这些壮实的汉子犹如纸扎的一般轻巧……

    长枪队的士兵都被打飞了,那些作为最后防线的刀盾兵毫无骨气的丢兵弃甲,恨不得爹妈多生两条腿,好跑得更快一些。

    闯营者冷眼瞥了一眼这些溃散的散兵败勇,也不追击,径直冲向苏武的营帐中。

    苏武和他的亲卫长正准备逃离,看到闯营者忽然进来了,吓得一脸惨白,长枪队加刀盾手一触即溃,难道今天真是自己的死期?

    这时,苏武想到隔壁营帐的两名上仙,犹如落水者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嘴里大呼:“上仙救命,上仙救命啊!”

    他的亲卫长深深凝望苏武一眼,眼神透出决绝之色,十分忠心的喊道:“将军快跑,我来拖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