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游子离家乡音思【三更】
    被刑说破的蓝烟脸上笑容渐渐褪去,原本她以为秦浩轩不会知道什么叫异种,却没想到刑这家伙博闻广识,竟然知道异种。

    看到秦浩轩一脸讶异,刑滔滔不绝的继续为他补课:“而且拥有异种的修仙者,对普通的修仙者来说是大补啊!比如你是弱种,如果有高手用特殊的手法将一名异种修仙者丹田中的异种取出,和你的仙种融合,你的无色弱种就会变成饱满仙种,甚至很有可能变为有色仙种!”

    “那弱种和紫种融合呢?会不会诞生比紫种更强的仙种?”秦浩轩惊讶的张大嘴,异种修仙者竟然还有这个作用,那在人吃人的修仙界,拥有异种的修仙者该有多惨啊!

    刑冷笑一声:“不可能成功,而且那个紫种也会爆体而亡,上天有时候还是很公平的,不可能看着所有的好东西都聚集在一个人身上。不过异种还有一种作用就是,仙树境修仙者修炼到仙树境大圆满境界,始终无法突破仙婴道果境,这时候只要抓一个异种修仙者,布一个特殊大阵,就有机会突破到仙婴道果境,不过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那个大阵是如何布的,自从仙魔大战之后就失传了。”

    “那个大阵失传了,而且异种很少,不可能抓一大批异种慢慢研究。但是异种还有一个十分实在的用处,就是修仙者受了重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布法阵将异种的鲜血汲取到自己体内,便能快速恢复伤势。”

    秦浩轩眼睛都瞪圆了,异种修仙者竟然还有这么多用处,对修仙界许多修仙者来说,无异于天材地宝啊!难怪云鹤山人抓住蓝烟,那天摆法阵,原来是想用蓝烟为自己疗伤。

    由此可以想象,异种修仙者在修仙界是多危险。

    蓝烟的脸色愈发难看,甚至冷哼一声!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秦浩轩看到蓝烟难看的脸色后,忙朝刑投去一个制止的眼神,止住了他的话头,以免进一步刺激蓝烟。

    刑识趣的闭上嘴。

    秦浩轩嘴唇懦懦着,好不容易组织了几句安慰的话:“蓝烟,别难过……以前的人没找到让异种修仙者活过百岁的办法,但以后肯定能找到,你现在还不到二十岁,还有时间呢!”

    蓝烟冷哼一声,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似乎毫不在乎,但秦浩轩从她眼中隐隐闪烁的泪光,以及隐约哀伤的眼神看出,她的不屑是装出来的。

    如果她只是一个凡人,活不过百岁是很正常的,可她是一个修仙者,而且修仙潜力远超过自己的异种修仙者,常人只要达到一定境界后可以活几百岁,现在她却活不过一百岁,这是多么残忍。

    修仙者一旦修炼到仙婴道果境,寿命可长达数百岁,可拥有异种的修仙者却不管如何努力,寿命都不会超过百岁,这对渴望长生的修仙者来说,是多么的残酷。

    蓝烟是个倔强的女孩,听到秦浩轩的安慰后,她十分不屑的冷哼一声:“命不过百岁又如何?我只要活得自在精彩就好,活那么久有什么用?”

    说罢,蓝烟转过身,朝营帐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有点气闷,我出去走走!”

    蓝烟娇俏的背影在秦浩轩眼里,却是无比黯然,只怪刚才听刑说异种的种种神奇,而忘了蓝烟的感受,惹起了她的伤心事。

    平时蓝烟是一个刁蛮可爱,看似无忧无虑的姑娘,秦浩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的命运竟然如此坎坷,在蓝烟走出去后,他问刑:“真的没办法让异种活过百岁吗?”

    刑十分肯定的点头:“没有!”

    秦浩轩轻叹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的自己也只是一个小小的修仙者而已,从蓝烟偶尔透露出的信息得知,蓝烟的家族宗门很厉害,可他们都没办法救蓝烟,自己一个小小的修仙者又能做什么呢?

    秦浩轩追了出去,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干巴巴的语言,安慰这个外表倔强内心脆弱的女孩,毕竟她是自己惹伤心的。

    今晚的天气很好,月朗星稀,大地撒上一层薄薄的月光,就像罩着一层轻纱,别有一种浪漫。

    山风阴凉,不过对秦浩轩这些修仙者来说并不算什么。

    蓝烟走出营帐后,一直朝西面走着,她知道秦浩轩跟在后面,可这个倔强的女孩却连头都不愿意回,在月下的影子拖得长长的,偶尔经过一个营帐,被营帐中透出的灯光打乱了影子的节奏,和秦浩轩的影子短暂交织,又飞快的分开。

    她一直走到一个山坡,这个山坡就是太初教弟子平时交易的小市场,白日里热闹,现在却一个人也没有,两相对比,别有荒凉。

    蓝烟找了块草地坐下,仰望着天上皎洁的弯月。

    秦浩轩一言不发,坐在她身边。

    蓝烟轻叹一声,似是对秦浩轩说话,又似是自言自语:“我以前一直想离家闯荡,我以为离开家之后我不会想家,可是现在我真的很想家。”

    说着,她认真的望着秦浩轩,月光下的秦浩轩脸庞线条依然坚毅,但却有种格外的柔和,本想说话的蓝烟短暂的出神了。

    这几个月,经历了无数次杀戮,经历了无数次死亡的秦浩轩身上自然透出一股出尘的气质,是看透红尘,看破生死的淡然,也是珍惜生命,珍爱亲情友情的炙热。

    秦浩轩默默点头,蓝烟的话落在他耳里有一种额外的凄凉,自己的家就在翔龙国,而她的家却在星海的那一边,以蓝烟目前的实力境界,根本没有可能横渡星海,不可能回家。

    “我现在的实力还很弱,根本没有送你回家的办法。”秦浩轩缓缓说道:“你是怎么从星海那边过来的呢?”

    “我是坐星云车过来的,不过我的星云车坏了,现在飞不起来。”

    蓝烟说话时,一股冰凉的山风吹来,她不禁朝秦浩轩靠近一些。

    “星云车?”秦浩轩愣了愣,他根本没听说过这种东西,他道:“可以修复吗?”

    蓝烟点点头:“修复要不少灵石。”

    秦浩轩眼睛一亮,如果灵石可以修复星云车,他不介意拿些灵石给蓝烟,帮助她回家:“多少?多少灵石可以修复?”

    “一千万颗下三品灵石。”蓝烟期待的说出这个数字,但当她看到秦浩轩微微涩起的脸,眼神重新灰暗:“一千万颗下三品灵石对你是笔很大的数字,不给我也很正常,你不要多想,我不会怪你。”

    一千万颗下三品灵石!秦浩轩吓了一跳,他原本以为自己有二十万颗下三品灵石已经很富有了,可没想到蓝烟修个星云车就要一千万颗!

    看到蓝烟黯淡下去的眼睛,秦浩轩忙摇头,道:“我不是舍不得,而是我现在没有这么多,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尽力去赚灵石,让你能修复星云车,不过要多久我就不知道了。”

    蓝烟微微诧异的看了秦浩轩一眼,这段时间相处,她也知道秦浩轩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一千万颗下三品灵石对秦浩轩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她原本以为秦浩轩不会帮自己,却没想到他一口就应承下来。

    “谢谢。”蓝烟的声音罕见的温柔,她看秦浩轩的眼神里也有一丝依赖:“我有点累,可以借你的肩膀靠靠吗?”

    没等秦浩轩回答,蓝烟便直接靠在秦浩轩的肩膀上,一股淡淡的女孩体香传到秦浩轩鼻子里,一时间秦浩轩心如鹿撞。

    在秦浩轩的肩膀靠着的蓝烟闭上眼睛,静静享受着清冷的月光,幽静的山景,她靠了一会儿,似乎觉得秦浩轩的肩膀太硬不舒服,直接将秦浩轩的手臂抬起,然后躺在他的怀里。

    “砰砰砰……”

    秦浩轩能够听到蓝烟的心跳,这一刻……并非是男女之情,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更多的可能还是怜悯吧……修仙之人若无论如何努力,如何突破境界都不可能寿过百岁……那已经不能用可怜来形容了。

    不过,秦浩轩很快发现,蓝烟竟然在无声的缀泣,小肩膀一耸一耸,尽管她已经很小心了,但又如何能瞒得过抱着她的秦浩轩?

    也不知哭了多久,蓝烟渐渐入眠,秦浩轩的怀抱很温暖,让她这个思乡的游子得到一份短暂的慰藉。

    时间流逝,秦浩轩看着怀里的蓝烟,想起她思乡时眼神中透出的哀伤,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家乡,自己的父母。

    游子的情绪很容易传染,刚才还只有蓝烟一个人思乡,现在却传染给了秦浩轩,让原本埋在他心底深处的思乡情结汹涌的爆发。

    “我也该回家看看了,看看爹,看看娘……”这个模糊的想法在秦浩轩心里生出了,立刻变得坚定,让秦浩轩迫不及待的想去实现!

    第二天,秦浩轩直接走往登记处。

    这个时候登记处只有那名长老在,他看到秦浩轩到来十分惊异,现在不应该是外出狩杀散修的时间吗?

    “长老,我想请假外出一段时间。”秦浩轩十分恳切的望着长老,说道:“请长老批准。”

    太初教弟子不能随意离开,即便是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能私自离开,必须向宗门长辈报告,否则很可能当成叛逃弟子,不但在门派除名,还可能被通缉。

    当然,当初秦浩轩被赤炼子迫害和大部队失散的情况是例外,毕竟那天晚上赤炼子发动的【百鬼夜行】,即便西门胜副堂主都措手不及,这种情况下走散也可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