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天子呼来不上船【九更】
    “浩轩哥哥,你的手真巧!”徐羽让宫女取来一面铜镜子,左右照看,眉眼带笑,却看都不看被她摘下来的符簪。

    徐羽的举动让白展跃看傻了,尤其当那个价值两千颗下三品灵石的符簪子,被徐羽弃之敝屣般丢在桌子上发出叮当的声响时,他的心脏就狠狠抽搐了一下,这可是价值两千颗下三品灵石,由一整块羊脂白玉雕刻出来的珍贵符簪啊,徐羽这样丢,不怕摔断了么?

    “怎么能用一只毫无价值的木簪子换下这支价值连城的符簪?徐羽师妹糊涂了么?”白展跃心中像打翻五味瓶似的,怎么也不是滋味,同时在心中揣测缘由,不过他很快便想到:“是了,徐羽师妹心地善良,她肯定是为了照顾秦浩轩的面子,所以将木簪戴在头上,将珍贵的符簪丢在一边,其实只是为了不伤秦师弟的自尊罢了,哎,毕竟是刚修仙不久的小女孩啊。”

    白展跃深深凝望了秦浩轩一眼,看到秦浩轩因徐羽高兴而高兴的神情,心中想道:“徐羽师妹只是为了照顾你面子而故意装出来的罢了,真是个傻小子,莫非你真以为自己手工做个木簪子,就比我送的珍贵符簪还要讨徐羽师妹喜欢?我得将徐羽师妹换下来的符簪好好收起来,说不定下一刻她就会悄悄取下木簪重新戴上符簪。”

    在白展跃的眼里,秦浩轩就是一个土鳖,竟然敢送这么没档次的礼物,他对争取徐羽师妹欢心的把握也更大了!

    “一个弱种弟子,凭什么跟我争?”白展跃心里如是想,脸上却儒雅的笑着,并且对徐羽道:“徐羽师妹,你不是很早就想去俗世集市区看看了吗?正好秦师弟可以陪你去逛逛,你还等什么呢?”

    “对啊,都怪浩轩哥哥,他送的礼物我太喜欢了,都忘了这事了!”徐羽假嗔,摸着头上的木簪子,看都不看桌上符簪一眼,仿佛也忘了秦浩轩写来的情书的尴尬,喜滋滋的一把拉着秦浩轩就往外面走,在秦浩轩面前,她那份沉稳彻底不见了,只剩下小儿女般神态。

    秦浩轩被徐羽拉着就要走出伏枥阁大门,忽然发现在红漆殿门前,还站着于四海这个老太监呢。

    “羽妹妹,等等。”秦浩轩停住脚步,叫住徐羽,对徐羽介绍道:“这位是宣武门达事房的于四海公公,要不是于公公带我们进皇城,又领我们到这个清华殿,要不是他我还进不来呢!”

    徐羽浅笑嫣然,甜甜的对老太监道:“于公公,谢谢你领浩轩哥哥来见我。”

    一直垂着头,其实却偷眼悄悄观察徐羽和秦浩轩的于四海,受到帝师徐羽的感受后激动得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

    帝师是什么身份?权柄比皇帝陛下还大,就连皇帝见到她,都要恭恭敬敬称一声老师。

    自己是什么身份?一个幼年进宫,在皇宫里混迹了几十年却还是任人欺负由人使唤,连狗都不如的老太监罢了,就连一个进宫几年,稍微得主子信任的小太监小宫女都敢叱喝自己,可今天先是得到秦浩轩的尊重,现在更得到帝师徐羽仙人的感谢。

    天呐!老太监感觉自己要晕过去了,皇宫里数万太监宫女里,自己绝对是垫底的货色,可就是时来运转给仙人带了下路,却得到帝师徐羽仙人的感谢,就算帝师徐羽仙人不提拔自己为大内总管,就凭自己曾得到过帝师的感谢,别说那些在自己面前张横跋扈的小太监小宫女,就算皇子……不,就算皇帝陛下也要对自己和颜悦色了吧?

    秦浩轩看着徐羽,道:“我觉得于公公人还不错,所以替你承诺封他为大内总管,我想他应该不会仗势欺人草菅人命的。”

    徐羽想都不想,挥挥手道:“既然浩轩哥哥答应封他为大内总管,那我就下诏。”

    听到帝师徐羽仙人的话,跪在地上的于四海浑身激动得发抖,浑浊的眼泪流出,心里狂呼:“没想到我这个老太监还有这个命数,一辈子卑贱,老来却得到仙人赏识,提拔为大内总管,没想到我这条贱命,竟然有当大内总管的机会……”

    当即,徐羽招手叫来一个太监,拟了一份诏书,然后盖上自己印绶,将这份诏书交给于四海。

    于四海三跪九叩,手忙脚乱语无伦次:“老奴叩谢天恩……不,叩谢仙恩,叩谢仙恩……”

    于四海抬头,感激的看着秦浩轩,又要磕头。

    秦浩轩微笑,伸手虚虚一扶,于四海感觉一股大力托着自己,不由自主的站起来了,秦浩轩说道:“于公公,你年纪大了,以后就不要久跪了。”

    秦浩轩的话刚落音,徐羽歪着脑袋想了下,道:“既然浩轩哥哥说你年纪大了不能跪,那我便准你见天子不跪。”

    徐羽随口一说的话,落在于四海耳里却像惊雷炸响,身形踉跄差点站立不稳。

    见天子不跪?

    皇帝陛下可是世俗间地位最高的人,连皇帝都不跪,那自己只需要跪天跪地跪仙人。

    整个皇城里除了地位超人的仙人们外,就只有皇太后见天子不必跪,她是天子的母亲,不跪天子是理所当然的,除此之外,就算被封为亲王的皇帝的叔叔伯伯们,甚至叔祖辈亲王,见到皇帝都要老老实实三跪九叩首,更别提七皇子之类皇帝的儿子们。

    原本还担心七皇子会弄死自己的于四海,此刻彻底放心了,别说不受皇帝喜爱的七皇子,就算皇帝想杀自己也不得不顾忌仙人的感受,也就是说,除非自己正常老死,否则没人敢害自己——就算暗害也不可能,仙人那么神通广大,暗杀不过骗骗凡人,能瞒过仙人么?

    解决完于四海的问题,秦浩轩终于可以放心和徐羽去玩了,毕竟于四海也是因为自己得罪了七皇子。

    封赏于四海成为大内总管的事,在秦浩轩心里连一丝涟漪都没荡起,入红尘几个月来,经历过的生死都这么多,仙凡之别也看了许多,这种对于四海来说改变命运,对凡人来说踩了天大狗屎运的事,在秦浩轩眼里并不算什么。

    凡人终生奋斗而不可得的目标,修仙者只要一句话便能助其实现,仙凡之别大过天。

    秦浩轩和徐羽这般胡闹,在他们身后的白展跃没有阻拦,只是暗暗摇头:“太过胡闹了,没有一点修仙者的风范,仗着手里权柄就乱来,等日后徐羽师妹明白这个秦浩轩仗着她的权柄来满足自己私欲,在他心里,封赏一个新的大内总管肯定很爽吧?现在就让你爽吧,日后徐羽师妹醒悟过来,更能认清他真面目,也就会更疏远他了。”

    封赏大内总管这一幕落在刑眼里,刑答吧答吧嘴,眼睛放光,心里暗暗想道:“有机会我也要当个皇帝或者帝师玩玩,一天封一天大内总管,被人感激的滋味肯定很不错。”

    当秦浩轩和徐羽走出伏枥阁,离开清华殿,白展跃和刑也远远跟出去后,伏枥阁中只剩拿着徐羽亲笔书写,并盖着印绶诏书的于四海是站着的,其余太监宫女都整齐的跪在于四海面前,口中齐颂:“拜见总管大人!”

    这些宫女太监们都知道,这个诏书虽然不是皇帝亲下,但比皇帝亲下还要管用,因为这是比皇帝权柄还大的帝师徐羽仙人的意思,就连皇帝本人也必须承认,而且除非于四海自然老死,否则皇帝都不会用其他人撤换大内总管的位置。

    仙人的意思,就算皇帝也不敢违逆。

    ……

    一路从紫霄皇城走出,路上见到徐羽的宫女太监,或者经过的皇子公主,或者贵人嫔妃都恭敬的朝徐羽行礼,可见徐羽在皇宫中地位之高。

    从这些模样各异,但不论是宫女太监,皇子公主还是贵人嫔妃,对徐羽流露出讨好意图,秦浩轻声感叹:“皇宫,一个可怕的染缸,我算是知道李靖城府为什么这么深,为人这么阴毒了,在皇宫这个大染缸里,难免不沾染这些习气。”

    徐羽显然不想说起李靖,她对秦浩轩的经历更有兴趣,当即拉着秦浩轩的胳膊,问道:“浩轩哥哥,几个月不见,我在皇宫里入红尘闷都快闷死了,你在战场上和散修作战应该比我有趣一些吧?跟我说说你的一些经历呗?”

    说着,徐羽忧心忡忡:“赤炼子肯定不会放过你吧?他有没有趁你下山入红尘为难你呢?我写信时本来想问的,但这事关你的秘密,万一信被别人中途截住,那就会流传出去,所以我没敢在信里问你,不过每次都能看到你的回信,我就心安不少。”

    秦浩轩见徐羽脸上流露出来的忧色,心中感动,以他和徐羽的关系,这些告诉她自然也没关系。

    他回头看了看远远跟在后面的白展跃,计算了下距离,估计他和自己相距这么远,就算他有仙苗境四十叶的实力,可毕竟走的是修仙道路不是修魔,五感敏锐远不及修魔者,相距这么远他根本无法听清自己说话,除非他想施展灵法手段偷听,可刑正和白展跃并排走在一起,远远跟在后面呢!

    白展跃若是想施展灵法手段偷听,刑那家伙肯定不会让他得逞的。

    所以秦浩轩也无所顾忌,不过考虑徐羽的情绪,他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起来:“我刚入红尘的时候,就被赤炼子袭击了。”

    徐羽抓着秦浩轩胳膊的手猛然一紧,轻而急的问道:“赤炼子怎么这样?浩轩哥哥没事吧?如果你有什么事,日后我修仙有成一定将他挫骨扬灰。”

    徐羽这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却说出这样狠的话,让秦浩轩着实感动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