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求知之欲惹人怕【十更】
    “这不好好的?”秦浩轩俏皮一笑,刮了下徐羽的小鼻子,徐羽感觉到自己失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拉着秦浩轩胳膊的手没有松开。

    秦浩轩这才开始说起自己被赤炼子追踪后,为了隐藏气息,躲在一支军队里,连杀了叛军好几个散修,然后又说到云鹤山人几个徒弟一起来杀自己,被自己一个个在半路截杀,然后又引来拥有飞剑的云鹤山人……

    这一路的经历说出来,惊得徐羽不时紧张抓住秦浩轩的手,时而为秦浩轩的机智勇敢所高兴,时而又为秦浩轩突破新境界而开心。

    可惜秦浩轩正如蓝烟所说,是一个呆瓜,他十分自然的说出将蓝烟救出来,然后让蓝烟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甚至还跟到王都来的事,毕竟是一个不通男女情爱的少年,秦浩轩还无法理解女人心海底针,更想不到再优秀的女孩也喜欢吃醋。

    听到秦浩轩描述蓝烟模样十分漂亮讨巧,并且来自星海的那一边,身上有不少秘密,在阵之一道上有不浅的研究,甚至布置【识海幻境】让他模拟战斗,快速提升战斗力时,徐羽的神色黯然了一些,不过秦浩轩并没察觉出来,他以为徐羽是因为自己受的苦而影响了情绪。

    接着,秦浩轩又说了回家去见父母的事。

    徐羽认真的问道:“蓝烟姑娘也去了吗?”

    “去了呀?”秦浩轩轻叹一声,这个道心坚固,执着修行的聪明少年,却因为没经历过男女情爱,没有察觉出徐羽此时的不同:“蓝烟挺可怜的,一个人在异乡外地,而且她的命运坎坷,相遇即是有缘,我也想尽量帮她凑齐一千万颗下三品灵石,让她回家,她如果不跟着我,日后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她呢。”

    徐羽哦了一声,尽量让自己的情绪显得不那么低落。

    秦浩轩继续讲述起来,讲他探完父母后,又去探望蒲汉忠师兄的后人。

    徐羽听着秦浩轩精彩的讲述,一颗心却渐渐沉了下去,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是本能的想:“这个蓝烟姑娘和浩轩哥哥同甘共苦,还帮浩轩哥哥这么多,可是我却在皇宫里享福,都没有帮到浩轩哥哥什么……咦,我情绪为什么这么低落,我是不是吃蓝烟姑娘的醋了?”

    当徐羽再抬起头,听到秦浩轩感叹:“哎,蒲师兄那么好的人,没想到他的后人却鱼肉乡里……羽妹妹,说起蒲师兄,我有些想他了,蒲师兄走得太早了。”

    徐羽毕竟是无上紫种,资质悟性都极为惊人,她听出秦浩轩语气里的低落,心头猛然一震,低落的情绪登时烟消云散,忽然想道:“浩轩哥哥心地善良,他对蓝烟姑娘只是同情,就算喜欢又怎么样……虽然我吃醋,但是我一定要更加努力修仙证道,未来帮助浩轩哥哥在修仙路上走得更远!绝对不能让浩轩哥哥步蒲师兄的后尘!”

    一时间,徐羽想通了,她虽然还有些醋味,但情绪不再那么低落。

    如果让徐羽师父苏百花知道,一定会欣喜无比,这种感情上的事,凡人一辈子都看不破,许多修仙者也沉溺其中不可自拔,但徐羽却分得清轻重缓急,不愧是无上紫种,资质悟性惊人!

    接下来,继续听秦浩轩讲述的徐羽情绪不再低落,当秦浩轩说到自己立了功,得到掌教赏赐,得到镇派之宝龙鳞仙剑时,徐羽惊喜无比,连连恭喜秦浩轩:“恭喜浩轩哥哥,竟然得到镇派之宝。”

    “可惜啊,这镇派之宝能看不能用!”秦浩轩当即又把龙鳞仙剑不能用的原因说出来。

    但徐羽神情凝重,十分认真的对秦浩轩说道:“浩轩哥哥,这把龙鳞仙剑落在别人手里,肯定是明珠蒙尘,但在你手里,我相信一定会恢复当初开山祖师的荣光!”

    秦浩轩看着徐羽坚信自己一定行的表情,无比感动,嘴里却叹息一声:“难啊!现在在我手里只能用来切西瓜。”

    确实很难,绝仙毒谷这么大,自己神识还很弱,谁知道龙鳞仙剑其他部分遗落在哪里,若在绝仙毒谷最深腹地,那得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

    “浩轩哥哥,我相信你一定行的!”徐羽被秦浩轩切西瓜的言论逗笑了,如果掌教知道浩轩哥哥这么调侃镇派之宝龙鳞仙剑,肯定会把鼻子都气歪吧?徐羽歪着脑袋想了想,又说道:“只要你喜欢这柄龙鳞仙剑,我日后修炼有成,一定会想办法将其他残部找来,合成真正的龙鳞仙剑,到时候不但可以切西瓜,还可以切冬瓜哦!”

    “哈哈……”秦浩轩也不禁为徐羽的调皮逗笑了。

    远处看到徐羽调皮模样的宫女太监们彻底愣住了,这真的是批阅奏折决断国事时果断决绝的帝师徐羽仙人吗?

    笑完之后,徐羽又让秦浩轩继续说,她虽然依旧为秦浩轩的经历时而欣喜,时而担忧,但眼神中的那一抹坚毅却是从所未有的!

    若是苏百花看到了,一定会高兴——徐羽的道心更强了。

    可如果苏百花知道徐羽的道心变得更强是因为想努力修炼,不让秦浩轩步蒲汉忠后尘时,不知该作何感想。

    当秦浩轩说到蓝烟也跟来王都了,不过却死活不肯跟自己来皇城,说要逛逛凡俗的繁华。

    徐羽再听到蓝烟的名字,心中还是有些微醋意,但心里却不再有涟漪,她认真的说道:“蓝烟姑娘真是一个奇人,竟然是来自星海那边,还会这么多东西,她的【识海幻境】帮助浩轩哥哥你实力大增,有机会见面的话,我一定要好好谢谢她!”

    远远跟在后面的白展跃,看到徐羽和秦浩轩亲密的走在一起,心里满不是滋味,他本想施展灵法秘术,偷听秦浩轩和徐羽的对话,但眼前这个花劳,简直就是个话痨啊!根本让他无法沉心施法。

    “白师兄,您学识广博,一定知道为什么皇宫只要太监,您跟我解释解释呗?”刑一脸真挚诚恳的求教。

    这个最没学问见识的山野农夫都能解答的问题,一时难住白展跃了,他毕竟是仙苗境四十叶的修仙者,名声口碑都是上好,一贯又表现得儒雅有礼,这种情况下,他总不能说出“皇帝怕其他男人进宫,和他那些寂寞锁深闺的嫔妃们偷情,必须要阉割了才放心”这等粗俗不堪的话语吧?

    白展跃含糊解释道:“也许皇帝嫌别的男人污秽,净身之后就少很多吧。”

    刑做出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忽然又想到什么:“白师兄,那皇帝为什么不嫌女人污秽呢?”

    白展跃哑口无言。

    刑一脸萌样,举一反三:“白师兄,皇帝为什么不把王公大臣们给阉割了,这样岂不是少了很多麻烦?那些王公大臣们没有,用他们治理国家时,就不用担心他们贪赃枉法草菅人命了。”

    白展跃还没回答,刑又连珠炮似的问道:“而且为什么不把他的皇子们也给阉了,皇帝老儿的儿子们没有,这样就不用愁自己死后皇子夺位骨肉相残?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刑又问道:“白师兄……”

    听着刑一个接一个,似乎永远也问不完的问题,白展跃一脸无语,他恨不得揪着好奇宝宝似的刑,狠狠掐着他的脖子,大声吼:“为什么你妹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才把你的儿子们都阉割,你子孙后代都当太监!”

    不过在太初教弟子中有着人品模范道德楷模之美誉的白展跃,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做这等失态事,说这等失态话的,尽管他真的很想拍死苍蝇一样嗡嗡不休的刑。

    有了刑的掩护,秦浩轩和徐羽的聊天十分愉快,既没人打扰也没人偷听,只是秦浩轩五感敏锐的暗暗偷笑,真是委屈白展跃师兄了……

    秦浩轩不会读心术,从目前的感觉来说,这位白展跃师兄人还不错,儒雅和气,彬彬有礼,极会做人,不过在识海幻境中死过几百回,尝尽了白眼、算计的秦浩轩也不会这么快就认定一个人为好人——李靖表现得那么礼贤下士温和有礼,可背后恨不得杀死自己而后快,古云子一副前辈高人关怀后辈弟子的模样,暗地里却给自己吃毒丹。

    当秦浩轩说完自己的经历,他们也走到紫霄皇城宣武门附近了,徐羽道:“浩轩哥哥,我想听的故事也听完了,现在我们逛街去吧!”

    秦浩轩点头,看着徐羽开心的笑容,别说陪她逛街,哪怕刀山火海也不会皱眉头。

    徐羽招了招手,一个小太监将早已准备好的两匹骏马牵来,秦浩轩和徐羽翻身上马,朝王都西城集市区而去。

    王都西城是翔龙国最繁华的集市区,这里有数以万计的铺子,山珍海味、绫罗绸缎、古董书画、家奴买卖、刀枪剑弩、奇珍异宝可谓是应有尽有。

    他们二人驱马来到西城区,入目全是黑压压的人头,各种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好一番热闹景象。

    徐羽对秦浩轩说道:“浩轩哥哥,你在战场杀散修肯定捞了不少好处,我可要狠狠的宰你啦!”

    秦浩轩豪气的挥了挥手,道:“我来就做好了被你敲诈的准备,去吧!”他斩杀了不少散修,身上有不少凡人的银钱,倒不愁徐羽吃穷自己。

    在人流较多的地方,白展跃想凑近一些,但他身旁的刑拉着他,喋喋不休:“白师兄,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皇帝不把王公大臣们阉割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