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老人家有孩童心【三更】
    正如这几个师兄弟所说,秦浩轩虽然是最不被看好的弱种,但是他的修练速度,除了几个有色仙种之外几乎没人能盖过他,一路遥遥领先。但经过两年的停滞期,秦浩轩已经完全落后了。

    心里虽这么感叹着,不过秦浩轩脸上却没表现出来,他真挚地露出为这些师兄弟修为进步而高兴的笑容,说道:“修练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浩轩恭喜几位师兄弟修为进步。”

    那几位师兄弟见秦浩轩如此豁达,不禁又想起他在七丈渊的烜赫威名,对比现在停滞不前的状态,更是为他感到惋惜。

    秦浩轩笑了笑,反而安慰他们:“修仙之路总是如此崎区坎坷,哪能有一帆风顺呢?我辈修仙之人,又岂能被区区挫折所打倒?几位师兄可要努力了,不然很快就会被我追上了!”

    听见秦浩轩这么说,似乎也被他的自信所感染,这几名师兄弟亲热地搂着他的肩膀,几人爽朗地笑了起来:“现在七丈渊战场上还流传着秦师兄你的传闻,不知秦师兄何时再回战场,咱们一同并肩作战呢?”

    “我现在作为入道师兄,在带刚入门的新弟子,大约等这些弟子们也入红尘,就是我回七丈渊战场的时候了。”

    “当年我们入门后选择入道师兄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彷若昨日,现在就轮到我们带新弟子了。”那名师兄不禁感叹道:”我们这次受伤回来,推测不用多久,门派也会安排我们带弟子入红尘。时间过得可真快,际遇也真是奇妙。”

    秦浩轩颔首赞同:”一个奇妙的宿命轮回,新弟子入红尘时我们又能在战场再见了。”

    “真是期待秦师兄重回战场,用你血衣煞神的威名,再度震慑那些愈来愈无法无天的散修们!现在七丈渊战场上,战事越来越残酷激烈,那些散修在战斗中成长也很快,没死的低级散修都培养出很强横的战力,而且加入战局的高叶境散修也越来越多,近年来咱们太初教已经是越来越吃紧了。”

    听这位师兄说起战场形势,这几人脸色渐沉,气氛渐渐变得有些微妙。

    看到师兄弟的脸色低沉,秦浩轩用轻鬆的语气缓解气氛:”正巧我为了养伤已耗费大量的灵石,现在手上灵石又不多了,赶明儿去七丈渊转转,那些高级散修身上可都带了不少灵石啊!”

    受秦浩轩的乐观影响,这几名师兄弟又恢复了笑意:”真期待秦师兄去赚取那些散修的灵石,哈哈!秦师兄,咱们师兄弟阔别两年未见,难得碰到一起,不如我们做东,请秦师兄喝上两杯。”

    “唔,感谢几位师兄的盛情,今天浩轩还有些事,得去参加为大元教举办的接风宴。”秦浩轩神情诚恳,朝这几名师兄弟拱手致歉,态度亲和,丝毫没有能参加这种级别接风宴而有的骄气。

    那几名师兄弟这才想起,现在秦浩轩已经被内定为自然堂的接班人。自然堂虽然弱小,但毕竟是太初教一个堂,作为准堂主的秦浩轩,自然要去参加大元教的接风宴。

    “如此,便不耽误秦师兄的时间了,回头咱们再喝几杯。”

    辞别了这几位师兄弟,秦浩轩匆忙赶到太初宝殿,带着一脸歉意微笑朝在座的人拱拱手,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在秦浩轩座位的旁边,是古云堂的赤炼子,他看到秦浩轩时,眼神中透出一股愤恨的杀气。

    秦浩轩无视于他,毕竟这里是太初宝殿,当着掌教和诸多高手的面,赤炼子还能拿自己怎么样?

    然而秦浩轩没料到的是,他刚一坐下,四方的古怪目光似乎全都落在他身上,看得秦浩轩好不自在。

    秦浩轩并不知道,在他来之前,尚晨雪已经将他打败吕施的事宣传开来了,所以当秦浩轩到场之后,在座的人都不禁好奇地打量着他,想看看能打败吕施这个仙苗境四十一叶的秦浩轩是什么模样。

    大家饶富兴味的古怪目光可苦了秦浩轩,将他这位战场上赫赫有名的血衣煞神弄得如坐针毡。

    原因是这样的,尚晨雪和吕施赶到时,已经有不少人到了,黄龙真人和大元教的两位掌教正开心地聊天。

    看到孙女一脸笑意地来了,惠阳真人笑呵呵地询问一句:”晨雪啊,干嘛去了?这么开心。”

    “爷爷,你不知道,刚刚我看了一场很有意思的大战呢!”

    惠阳真人笑呵呵地看着天真烂漫的孙女,打趣说:”什么有意思的大战,是猫和狗打,还是鸡和鸭斗?”

    “呸,才不是呢!”爷爷一问话,无甚心机的尚晨雪立刻雀跃地将秦浩轩打败吕施,包括细节到赌注一五一十地都说出来:”今天秦师叔和吕师兄两人约战,秦师叔打败了吕师兄呢!”

    惠阳真人愣了愣,秦浩轩的实力他知道,不过区区仙苗境十叶而已,怎么可能打败吕施呢?惠阳真人瞥了一眼一脸忽青忽白的吕施,心里已经信个七、八成了,但在这种双方高层聚集的接风宴上,怎么能当众说出来堕了大元教的名头?可他又不便明着阻拦,只好迂回问道:”吕施是仙苗四十一叶境,秦浩轩才仙苗十叶境,怎么可能秦浩轩会赢呢?别说傻话了,快坐快坐,马上要开宴了。”

    见爷爷不相信自己,尚晨雪急了,忙解释道:”真的,秦师叔真的打败了吕师兄。事情是这样,在开打之前,吕师兄已先将自身修为压缩到仙苗八叶境。”

    尚晨雪的话,将太初宝殿大部分的目光都吸引过来,站在尚晨雪旁边的吕施闹了个大红脸,迅速灰溜溜地跑到一个不甚起眼的角落坐下,心中对秦浩轩的怨毒强烈到无以复加。

    眼看事情是掩不住了,而且孙女显然没有要止住话匣子的意思,惠阳真人只得硬着头皮,好奇地问道:”哦,就算吕施压缩到仙苗境八叶,也不是秦浩轩能赢的嘛!没记错的话,秦浩轩似乎是仙苗境十叶。”

    惠阳真人身边的黄龙真人配合地点点头。

    尚晨雪鼓起可爱的腮帮子,说道:”那可不见得!秦师兄好厉害的,他画了个战圈,在战圈里一直把吕师兄打到仙苗二十五叶境,吕师兄才狼狈逃出战圈认输呢!”

    可怜的吕施好不容易在前往黄帝峰的途中调整好心态,顿时又被尚晨雪揭穿,一张脸顿时胀得跟猪肝似的。

    若非说话的是尚晨雪,况且还有惠阳真人以及太初教诸位前辈在,吕施早就一巴掌将这个多嘴的人打死了。

    惠阳真人看到吕施那死了没埋的倒霉表情,便知道自己这孙女看来是没有说谎了,同时也大体猜出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小吕在教中自恃资质比旁人高出许多,平日里也确实看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的,有些傲慢心态,恐怕是言语冲撞了秦浩轩,只是没想到这秦浩轩如此有力,把他给打趴下了。

    “掌教,弟子无能。”吕施连忙跪在地上磕头说道:“弟子心性不稳,言语冲撞了秦堂主,幸得秦师叔指点,方知自己坐在井中望天是多么可笑跟无知。”

    惠阳真人看到吕施的反应,心中对秦浩轩升起几分好感,虽然弟子被揍了,这本是折了大元教面子的事情,又让黄龙老道这老杂毛涨了面子,可若是因此吕施大大长进了心性,倒是也不亏也不亏。

    “惠阳道兄,抱歉抱歉,是我家浩轩出手不知道轻重。”黄龙真人连忙伸手将吕施从地上拉扯起来,又拿出丹药,一脸笑容的说道:“看把这孩子给伤的!浩轩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下手不知道轻重,我回头定重重责罚他。”

    惠阳真人看着黄龙那一脸得意的样子,心中暗说:黄龙老道,你快拉倒吧!你看你那笑容,嘴角都快裂到耳朵的根部了!你现在心里得意坏了吧?是不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大笑三声?我还不知道你?

    “黄龙道友,无妨无妨。”惠阳真人心中暗怼,嘴上却说道:“浩轩这孩子好啊!可惜,我大元教弟子虽多,却没有一个像浩轩这么杰出的孩子。吕施这次若是得了教训,对他日后修炼还是有帮助的,浩轩作为小吕的长辈,指点指点也是应该的。我说小吕,你这几日有时间要多找浩轩指点修炼上的事情,可知道?”

    吕施愣了一下,仔细分析掌教的意思,是说再跟秦浩轩打一场,还是……

    很快,吕施便明白了惠阳真人的意思,掌教这是真的让他好好跟着秦浩轩学一下,一个弱种十叶修为打二十五叶修为跟打孩子一样,确实值得学习,值得请教。

    “谨遵掌教令。”吕施又一次跪在了地上连忙磕头。

    黄龙真人再次得意的搀扶起吕施,正看到惠阳真人投来的眼光,顿时明白了这位大元教掌教的意思:‘差不多得了,你有个秦浩轩这样的宝贝,看把你给显摆的!’

    黄龙真人面容挂笑,回应了惠阳真人一个眼神,这大元教的掌教也顿时明白了太初掌教的意思:‘咋地?你有个褐种的孙女,平日里少给我来信显摆了吗?我出个秦浩轩这种怪胎,还不让我显摆显摆了?’

    一旁看懂这事情的古云子暗暗扶着额头,两位高高在上的掌教,加起来岁数都几百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还好没什么人看出来……不然这事情传出去……恩……掌教真人恐怕要找个借口闭关个两三年再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