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撬开嘴巴给我灌【三更】
    赤炼子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脸上的痛苦让他显得格外狰狞:“当年我杀了你,你师父了不得伤心几天,但我现在杀了你,你那寿元也不多的师父只怕伤心至死!璇玑子一个人支撑自然堂多年,也很不容易,我又岂能因为一己之私,断了他的希望。”

    秦浩轩听完赤炼子的话,心中很是动荡,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想的,不禁感慨:“这个寿元将尽的老头,当年处心积虑要杀死自己,夺得钟乳灵液,在自己成长起来后,他的心中竟然存着如此念想,在门派未来和自己寿元的选择上,门派在他心中是最重要的。”

    秦浩轩神情复杂,忽然想起水府中被赤炼子操控的那名弟子,不禁问道:“当年在水府中的那名弟子也很出色,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你懂个屁!赶紧给老子滚出去,否则谁也救不了你!滚!赶快滚!”

    赤炼子嘶吼时,他头顶上天人五衰的气息,凝聚成一柄灰色的气矛,直接扎到赤炼子的脑袋上,赤炼子原本就干枯分叉的灰白长发一下子散开,根根倒竖,脸色变得更加灰黑,脸色痛楚狰狞可怖。

    “嘶。”

    赤炼子鼻孔喷出一口长长灰白色死气,那干枯消瘦的身形忽然暴起,整个人疯了似的,人如一头暴龙跨到秦浩轩面前,伸手扼住他的脖子,直接摁在山洞石壁上,他巨大的手劲将秦浩轩扼得面色发紫。

    随着秦浩轩一起进山洞的刑,此时大声喊道:“他已经疯了,快用无形剑杀了他。”

    赤炼子眼中凶光毕露,狠狠瞪着秦浩轩:“我真的已经疯了,你快滚!快滚!”

    秦浩轩哀怜地看着赤炼子,天人五衰……又是生命即将走向尽头……当日师兄身体不好,最后走到生命尽头……修仙又有几人可以得偿飞升之愿?他虽然屡次要杀我,却又多次救我挺我,我们之间的恩怨也很难分清了……只是救他之后,跟他说好,不准再杀门下年轻人便是了。

    正在秦浩轩沉思间,外面响起了一个急促的声音:“三师兄,您不能进去,师尊正在闭关!”

    “滚开!”一个粗暴又急促的声音响起,随后山洞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器宇轩昂,神色沉重的中年男子,他远远看到披头散发,面容狰狞的赤炼子,远远跪下,哀呼一声:“师尊。”

    “赤三,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正扼着秦浩轩脖子的赤炼子,声嘶力竭的怒吼,被天人五衰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赤炼子,几近疯狂。

    赤三跪在地上,咚咚咚磕了三个头,道:“师尊,弟子不敢打扰您清修,可是弟子得知您的遗言,您若不幸仙去,要将所有资源留给一个叫秦浩轩的人,而不是我们这些弟子,是真的么?”

    “是!”赤炼子冷冷回答,他用自己仅剩的理智,压抑着天人五衰带来的巨大痛楚,紧紧咬着下唇,可即便是下唇被咬破,也只是渗出淡淡血丝。

    他的寿元将尽,身体也虚弱到极点,体内精血在天人五衰的死气折腾下,几乎耗尽了。

    此时的赤炼子,只剩一个随时会夭折的灵魂,枯涸干瘪的皮囊。

    他要忍受的痛楚,比濒死的普通老人更惨千倍万倍。

    “赤炼子竟然早就留下遗言,将他的所有修仙资源和财产都留给我,而不是他的弟子。”秦浩轩心中震惊,同时也无比感慨:“修仙路漫漫,若不能勘破仙道,得道飞升,最终也会化作一具骷髅,还要忍受天道无情而疯狂的报复。”

    赤三磕头:“师父,大师兄天资绝佳,是我们这些师兄弟中最有希望的,求您改变主意,将您的全部资源留给大师兄吧。您从小将他视为己出,倾尽全部的资源和心血,可为什么连最后的遗产都不给他么?”

    赤炼子声音虚弱无力,无悲无喜:“你们的大师兄,天资非常好,修炼也很刻苦!没错,我也将他视为己出,不将我的东西留给他,那是为他好。即便他得到我的所有传承,最终不过修成我这样,虽然可以活很多年,但最终结果无非是我这样,有意思么?”

    “师尊,即便大师兄有足够的资源和天赋,可我们没有啊,您为什么不将那些修仙资源留给我们,而要给一个外人。您难道不知道,修仙修的就是资源么?”赤三说着,声音渐渐大了起来,语气中也夹杂着埋怨。

    赤炼子悲戚冷笑,冷冷注视这名弟子:“我当年修仙的时候有这些资源么?你们是我的弟子,难道你们就没能力去争这些修仙资源?你还不给我滚出去!”

    赤三面对师父的斥责,硬着脖子跪在地上,倔强地说道:“师父,即便您不能将您的资源给我,那也要给其他师兄弟,弟子们修炼不易,一旦您仙去,我们在太初教修炼得将更加艰难。”

    “你不懂,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用意!”

    “如果您执意要将所有的资源留给这个秦浩轩,那么我哪怕拼着被您逐出师门,我也要将他杀掉,只要其他师兄弟能得到资源,修仙路上走得更稳更好,您就算将我斩了,我也值了!”

    赤三说罢,真的从地上腾地一下站起,酝酿灵力便要攻击秦浩轩。

    赤炼子大怒,原本虚弱得开始颤抖的他,原本苍白的脸色因为愤怒反而变得通红,他搜肠刮肚,将体内仅存的灵力聚集,扬起枯瘦如柴的手掌,隔空拍向自己这名心爱的弟子。

    被赤炼子全力一击打中,还没靠近秦浩轩的赤三噗地吐了一口鲜血,身形横飞出去。

    打出这一掌,原本就比死人还难看的赤炼子,此刻萎靡地坐在地上,老泪悲呛横流,填满了那张干枯橘皮般的皱纹老脸,眼神更是灰暗得分不清白眼球和黑眼珠,嘴角不住哆嗦着,嘴里还在喃喃念着:“你们不懂,你们不懂……滚,给我滚……”

    刚才将全部的灵力打出,赤炼子已经没力气站立了,他的意识处于半昏迷状态。

    秦浩轩朝刑使了个眼色,道:“快去看看他,救下他,别让他真的死了。”

    刑跑过去看那名生机渐弱的赤三,从身上摸出一些丹药,往他嘴里塞,好不容易才巩固了他的生机。

    秦浩轩则蹲在赤炼子身前,打开龙鳞仙剑的储物空间,拿出半碗钟乳灵液,递到赤炼子嘴唇边,说道:“喝下去。”

    钟乳灵液药气清新,让原本昏昏迷迷的赤炼子精神一震,他看向秦浩轩,问道:“你不是想要我死么,怎么现在舍得拿出这么珍贵的钟乳灵液救我。”

    赤炼子并不去喝,反而说道:“这些钟乳灵液可能延我几十年寿元,可它的珍贵你应该也知道,再想得到这么多钟乳灵液,无异于痴人说梦。”

    秦浩轩笑着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水府为什么杀那个人,但是现在我救你,并不是因为你,因为这几天是掌教大寿,如果你在这个时候死去,太不吉利了。”

    赤炼子悲戚一笑,道:“嘴硬的小子。”

    秦浩轩看得出来,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前所未有的欣慰。

    “喝了吧!”秦浩轩如一个孝顺的后辈,将钟乳灵液的碗更凑近赤炼子嘴唇一些。

    赤炼子还是不愿意张开嘴唇喝,强忍着天人五衰对身体和精神双重折磨的他,紧紧咬着嘴唇,左手指甲已经深深陷入右臂的皮肉中,秦浩轩甚至能听清楚他因为太过用力,而将右臂捏得骨折的清脆声响。

    “我不能喝!你拿它去给更需要的人吧,比如咱们太初教的太上长老,以及掌教真人,他们才是咱们太初教的顶梁柱,万应战场一时半会不会打完,七丈渊战场也延续了数年之久,前去支援的散修源源不绝,一个比一个厉害,肯定有诡异。在这个关键时刻,如果掌教或太上长老,抑或长老院的长老们出什么意外,那是整个宗门无法承受的损失。再说我已经看开了,即便是延寿数十年又如何,无法突破到仙轮境,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我已经被天人五衰折磨得精血精元将尽,少量钟乳灵液根本救不了我的命,别浪费了。”赤炼子试图说服秦浩轩。

    秦浩轩满不在乎的说道:“那就全部喝下去!”

    赤炼子更是咬紧牙关:“不行!给宗门的太上长老、掌教以及长老院长老,他们比我更需要,他们活着比我更有价值。”

    他紧紧闭着眼睛,闻着钟乳灵液散发出来的清新药香,明知道只要喝下这半碗钟乳灵液,立刻可以脱离痛苦,获得几十年的寿元。

    在这种时候,他还站在宗门的立场上,拒绝喝这碗灵药,秦浩轩对他的敬佩更上一层。

    此时的赤炼子,比饿了半个月的饿鬼拒绝放在嘴边的美食,饥渴了半辈子的色鬼拒绝脱光了的,所需要的意志更要坚定千倍万倍。

    他所经历和挣扎的,是生与死、个人与门派的抉择。

    “你这老东西!都什么时候了?还硬气!”秦浩轩见赤炼子是铁了心,便招呼刑和山洞外面的弟子,道:“你们都进来,把这老东西给我摁住,嘴巴撬开!我来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