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 抬腕摘首捏豆腐【四更】
    这时间,一些太初教弟子瞧瞧拿出了一些能够增强视野的符文。虽然没有秦浩轩神识看的那么清楚,但也能够依稀辨别出那怪物的巨大轮廓来了。

    众人一时间脸色煞白,惶恐不已。

    “大家往东边,那条溪流的方向走。”刑这话时候出声了,一指跟那魔物所在山峰相反的一条溪流奔流的方向。

    经过了方才卜算事件之后,众人对于刑已经十分信服。

    他一开口,太初教众人顿时争先恐后的向那溪流奔跑去,唯恐落于人后。

    毕竟有前车之鉴在,上次碰到那吃人的蜥蜴怪兽,就是因为他们跑的足够快,才能够侥幸得了一条性命。

    众人一窝蜂的夺路狂奔,跑着跑着,跑出了大概有百里之遥,一个个气喘吁吁。

    突然间,面前出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漆黑深渊。

    深渊里一刻不停的在喷着各种冰冷死气。

    无数足足有婴孩手臂粗的冰凌,一排排的悬在悬崖巨石之下。

    “此路不通。”

    看着面前足足有万丈之遥的深渊,刑无奈的摇了摇头。

    秦浩轩一屁股坐在悬崖上,四周已经没有任何道路。到处都是嶙峋的怪石、崎岖断崖,此外就是眼前茫茫无边际的漆黑深渊。

    他神识探测过去,倏尔一惊,深渊里仿佛有什么魔物一样,一种类似于漩涡似的强大力量,将他神识吞噬得干干净净。

    “嗯?什么气息?”秦浩轩眉头一凝,讶然的盯着前方茫茫然,似乎空无一物的深渊。

    刚才神识力量被吞噬的瞬间,他陡然感觉到了一股刀枪剑戟的森然锋芒,仿佛被人恶狠狠的用利器割了一下。

    “那里面有兵气!”

    刑站在秦浩轩身边,突兀的一指向茫茫黑渊的前方。

    “你也感觉到了?”秦浩轩微微讶异的望向刑。

    刑点点头,瞳孔里神光闪烁,一直盯着前面的漆黑深渊,若有所思。

    太初教众人,对于秦浩轩和刑的对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兵器?什么兵器?这时候还讨论什么兵器,逃命最要紧吧。

    秦浩轩这时候,恰巧看到刑似笑非笑的望向自己。

    他心中一动,这家伙这种笑容,没什么好事情。

    “你找得到出路在哪里吗?”刑眉宇间的惆怅少了很多,几分轻松在他的眼中跳跃。

    秦浩轩的心也放了下去,这种情况下,刑居然来考自己……显然是他找到了安全离开的方法。

    秦浩轩观察着周围的山水地势,加上最近从蓝烟和刑等精通卜算之道的强者身上学到的一些风水奇术,于自然堂中师兄们也精心教授他“修仙六艺”,对卜算、风水也有所涉猎。

    最后将注意力放在了那漆黑的深渊之中,如此境地为何有兵气存再?

    这里乃是一处破碎的独立空间,仙王擅长运用山水大势颠倒阴阳……

    他脑海里电光闪过,眼睛爆射出一道精芒,嘴角逸出笑容。

    突然伸出一只脚,小心的向面前茫茫虚无的黑色深渊踩踏过去。

    啊——

    背后的太初教众弟子不由纷纷惊呼出声,一些人甚至伸出手赶紧去拉住秦浩轩。

    结果等他们抓住秦浩轩的时候,赫然看到秦浩轩居然稳稳当当的站立在了那看似空无一物的漆黑深渊上。

    这……这怎么可能。

    除了仙婴道果境修仙者,全身犹如羽化般,骨血轻盈如天地灵气,尚能在虚空中停留片刻,太初教众人还真没有看到过仙苗境修仙者能脚踏虚空的。

    “大家都跟我一起来。”

    将众人吃惊的神情看在眼里,秦浩轩一振精神,朝着众人连连招手,大步向前走去,一会的功夫,空间仿佛是水面一样,直接将他吞没。

    刑在后面摇摇头笑道:“行!这小子鼻子也太灵了吧,这样都能被他猜到。”

    刑一边说,一边也跟着秦浩轩的背影踏步深渊,很快……也跟着消失了。

    有这两人作为打头先锋,后面的太初教弟子虽然不明缘由,但却知道,这看上去漆黑无比的深渊,肯定是通途。

    众人纷纷小心翼翼的踏足虚空,结果赫然发现那看似空无一物的虚空,居然是坚实无比。

    一些人震惊了起来,这才发现脚下的虚空虽然漆黑如墨,但却凝固无比。

    “这……这是魔灵石啊!”其中一个见多识广的太初教弟子,惊呼出声。

    相传魔灵石是幽泉魔界一种十分罕见的灵石。

    这种石头虽然罕见,但是蕴藏的灵气却十分稀薄。只是它有一个特性,能够吸收其他的灵力储存其中。

    会以一种漆黑如墨的气态出现,偶尔在一定情况下,也会凝固成石。

    这仙王墓穴里构造奇异,灵气一直十分充足,魔灵石居然常年都是呈现固态。

    故而秦浩轩和刑踩踏在上面,一点事情都没有。

    被虚空吞噬的一瞬间,秦浩轩只感觉到有一股奇异的空间力量包裹住了自己。

    这力量仿佛有无数只大手,在身上凶狠的蹂躏、撕扯,又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随着浪尖升高、又重重跌到谷底。

    提心吊胆的忍耐了一会儿后,终于他被一股力量狠狠推了一下。

    头重脚轻的感觉立马消失,周围混乱的力量也不见了,脚已踏上实地。

    这时候,他赫然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居然是一处足足有百亩的平坦空地。

    “这奇异的空间力量,简直太强大了……不愧是纯阳仙王的古墓,风水大势、奇门遁甲和天地灵力三者合一,竟有空间陷阱,被转移到了这里……”秦浩轩仔细观察周围情形,心头暗忖。

    空地上的虚空中,充斥着一股股凌厉之极的兵气。

    每一道兵气,变化瑰丽光泽,仿佛都能撕裂虚空,嗖嗖嗖的斩击出柳絮一样的空气通道。

    整个空间都极其不稳定,四面八方投射到这里的光线,如水波一样在扭曲甚至是被斩断,留下大团大团的阴影。

    这力量仿佛有无数只大手,在身上凶狠的蹂躏、撕扯,又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随着浪尖升高、又重重跌到谷底。

    提心吊胆的忍耐了一会儿后,终于他被一股力量狠狠推了一下。

    头重脚轻的感觉立马消失,周围混乱的力量也不见了,脚已踏上实地。

    这时候,他赫然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居然是一处足足有百亩的平坦空地。

    “这奇异的空间力量,简直太强大了……不愧是纯阳仙王的古墓,风水大势、奇门遁甲和天地灵力三者合一,竟有空间陷阱,被转移到了这里……”秦浩轩仔细观察周围情形,心头暗忖。

    空地上的虚空中,充斥着一股股凌厉之极的兵气。

    每一道兵气,变化瑰丽光泽,仿佛都能撕裂虚空,嗖嗖嗖的斩击出柳絮一样的空气通道。

    整个空间都极其不稳定,四面八方投射到这里的光线,如水波一样在扭曲甚至是被斩断,留下大团大团的阴影。

    置身其中,秦浩轩仿佛置身仙古时代的血腥杀场。

    兵气!神兵残留的气息,真正顶级的神兵,仅仅只是残留的兵气,便所向无敌!

    秦浩轩心头惊疑不定,惊的是仙王残物便有如此威能,那全盛时期又该如何?这等威能却无法飞升,那自己真的可以飞升吗?

    疑!秦浩轩好奇,到底又是怎样的神兵,残留的兵气到达了如此地步?经历万载而不散!仅仅只是兵气,便凌驾在太初教镇教神兵龙鳞仙剑之上!

    “秦堂主……这是什么地方?”

    “秦堂主……此处兵气之威过强,我等是否还是另寻它路?”

    罗阳宗带着几名太初弟子的疑问,向秦浩轩提出建议。

    “不急……这不过是虚空中残留的神兵兵气而已,并非真正神兵。”秦浩轩抬手制止众人可能会带起的骚乱说道:“我等不要流露出敌意,兵气应当不会攻击我等才是。”

    “神兵?”

    “神兵?”

    “神兵?”

    太初弟子的眼睛尽皆放光,这些日子在古墓之中被杀的连连逃亡,以求生存,甚至忘记了当初前来是为了寻宝。

    如今此处有神兵?众人的心思再次活跃了起来,既然有神兵气息,那么神兵也理应在此附近才是。

    阴十三同赤九在发现秦浩轩并未阻止之后,也小心四处的寻找着。

    “小心点……”秦浩轩提醒声音未落,突然间空地远方的密林里,传来了不同寻常的窸窸窣窣声。

    “嗯?这细密而凌乱的声音……”

    秦浩轩心头不禁警惕起来,那匆匆的脚步声音,听上去竟十分像是人类急速移动的脚步声。

    太初教的弟子们也都很警惕,许多人都钻入了密林里寻找那上古神兵。听到对面传来的窸窸窣窣声响,顿时快速收拢,背靠背的组成应敌阵法。

    生死逃亡,虽然折损不少太初成员,却也让活下来的众人变成了从死亡中爬出来的人,精神上跟上都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淬炼。

    这批人……在不知不觉间得到了巨大的升华!

    哗——

    密林里陡然钻出了一群身材黝黑,高矮不一,结实魁梧,但却满身是血,衣衫褴褛的“人”。

    这些人当中有三个特别的高大,长着类似于大象的长长漆黑鼻子,每一寸肌肉都高高坟起,充斥了爆炸性的力量。

    幽泉魔族!

    看到密林对面钻出的一帮人,太初教弟子简直呆愣了数秒。谁又能想到,在这仙王大墓之中,九死一生之后,会遇到幽泉魔族?这批东西怎么还没死绝?

    众人发现,这密林里撞到的幽泉魔族,完全没有了昔日碰到过的那种嚣张跋扈,反而一个个脸色惊慌失措,遍体鳞伤。

    那凄凉的眼神,令人不由自主想起了逃难的羊羔一样。

    显然幽泉魔族也从未想过,险死还生之后……会遭遇到一群修仙者!

    密林里,双方人马大眼瞪小眼,竟诡异的沉默了数息时间。

    沉默……沉默……

    只是这种沉默,并不能保持太久。

    生死仇敌,不论是万应战场,还是魔渊!见面从来不会多说任何废话,大家拔刀子对砍便不会错,也是最有效的交流方式!

    幽泉魔族当中,众魔族簇拥着一顶漆黑的小轿。

    轿子里探出了一只呈现金黄色的手臂,向太初教众人一指。

    “杀光他们。”声音不大,但是带着上位者的威严,仿佛言谈间便能生杀予夺,掌控人的生死。

    众魔族轰然应诺,声音震天。

    罗阳宗本能的回到了总队长的职务位置,也对方下命令的同时喊道:“小天罗阵!三人一组!”

    关键时刻,罗阳宗一发话,太初教众弟子几乎是本能的,以三人为一组,丢出符文,体内仙种灵力涌动,在密林里凝结了一层闪耀的小小阵势。

    轰,双方人马都大吼起来,便犹如潮水般轰然冲击到了一起。

    秦浩轩还在最初的位置,距离战场几百米开外,感应到战斗的刹那,脚下灵法催动突击到达战场。

    刑紧跟秦浩轩身旁也来到战场,手托下巴连连咋舌:“有点意思!山岳魔族、擎空魔族、冥血魔族……还有三个镇狱象魔族的人……嗯,那是什么东西?”

    面对这些熟悉的,同样来自于幽泉魔族的对手,刑表现得兴致勃勃。

    不过他最终的目光,却是凝聚到那刚才指挥若定,坐在漆黑轿子里的人上面。

    那轿子,虽然看上去也是肮脏不堪,甚至还有一些鲜血沾染其上。

    但是却似乎有股奇异的魔力,深深吸引着刑的目光。

    那轿子,是属于魔族当中的王者——黄金魔族才能够坐的宝物。

    轿子皮是用幽泉魔界雷暴冥海里的九头蛇皮所做,不畏五行之力,坚韧无比。轿子的车架也是用各种幽泉魔界十分罕见的强大魔物骨骼做制作。

    这样的轿子,坐在里面,就算是仙婴道果境修仙强者都轰不碎,可现在,竟然碎裂了。

    扛着轿子的原本应该有冥宫的人蛇女奴,可现在身材婀娜的女奴只剩下了一名,而且明显光滑的背脊上,暴露出了一个血淋淋、拳头大小的伤口。

    另外三个抬着轿子的,是三个山岳魔族中人。

    “居然来了魔族王族里的人,有点意思……难怪连那‘碧落黑天旗’都带了几面过来……”刑的嘴角,逸出一丝莫名的笑容。

    “不过,似乎他的日子不好过啊。”

    ……

    在密林中跟魔族相遇,对于太初教弟子来说,战斗上极其不利。

    魔族肉身强悍,天生神通大多数也都能通过肉身领悟。

    而人族修仙者,对于丹法、阵法、符箓等外物极其擅长。

    在密林中碰到魔族,对于阵法展开极其不利。反而让魔族这等近身搏斗强悍的族群大占上风。

    战斗刚一打响,一个太初教弟子刚刚释放出一道灵符,化为一道火龙。周围几米内的树林全部变成了火海,席卷向一只矮胖矮胖,黑乎乎的魔族。

    那魔族面对火龙,竟不闪避,嘴角咧出一丝残酷笑容。

    迎着火龙,犹如炮弹般向那太初教弟子高速撞去。

    “找死!”太初教弟子脸色淡然,他这火龙温度极高,能融金断铁,是足足有仙苗境二十五叶实力,乃是一位长老所炼。

    他有自信,绝对能够将这矮胖魔族活生生烧死。

    不过等那火龙和那矮胖魔族撞到一起的时候,他脸色大变,只见那魔族被火龙包围的瞬间,头颅居然如气球一样膨胀起来,呼的吐出一口漆黑冰冷的水柱。

    每一滴水柱上,都蕴含着极其阴冷的气息,原本无物不融的火龙,竟硬生生被那冰冷的水柱轰熄。

    旋即,矮胖魔族去势不减,整个肥胖的身躯一下撞入了那太初教弟子怀中,手心里出现了一团冰冷寒气。

    太初教弟子随后就全身凝出了一层细密的冰霜,喉咙刚刚张开,要发出惨叫,整个人就被冻结成了冰柱。

    “凶姬,你领十名魔蛇战士,从东南方向绕行,偷袭他们背后!”

    “南风,你带领十个山岳族战士,直接插向腹地。”

    ……

    黑轿里的人,一道道命令有条不紊的不断传出去。

    随着他的布局,魔族一凶厉的攻势,如同一的潮水,攻击凶悍而充满了节奏。

    仅仅几个照面,便有十来个太初教弟子在那黑轿中人的布置下,被魔族斩杀。

    其余一些机灵的太初教弟子,早就三人为一组,在狭窄的密林里布置了一个小小防御阵势。

    关键时刻,罗阳宗倒也卖力。在人群里声嘶力竭,四处指挥布局。

    凭借着阵法以及精妙配合,太初教众人抵挡住了不少波魔族的进攻。

    ……

    “羟猪族的战士,瞄准那个人,他是那群人族当中的头,射死他!”

    这时候,黑轿里最后一个命令,赫然是冲那刚才发号施令的罗阳宗。

    蓬——

    只见数名长着猪脸,背后插满了密密麻麻箭矢般骨刺的魔族,匍匐在地。

    一枚枚骨刺上了闪烁黑光,全部对准了人群的罗阳宗。

    嗖嗖嗖,铺天盖地的骨刺,如剑雨般向罗阳宗当头扎去。

    人群里的罗阳宗,满腹心事挂记在周围太初教弟子的布阵上。

    等听到高天传来的凄厉呼啸声时,抬头一看,便看到了那漫天骨刺,脸色大变。

    他整个人纵深一掠,如虚影飞掠过去。刚想闪避过那些骨刺,却不料想,那漫天骨刺在虚空中居然转向,如同有无形大手在虚空中操纵一样。

    追魂骨刺!乃是这魔族的天赋神通之一。每一枚骨刺都跟那猪脸魔族众人心念相通。

    漫天骨刺,如附骨之疽,对罗阳宗穷追不舍,转瞬间贴到了他身边。

    感觉到那骨刺闪烁的森然杀气,仿佛就紧贴皮肤上,一股寒气从罗阳宗尾椎直窜头顶,吓得他魂飞魄散。

    死亡的阴影将罗阳宗完全笼罩,生死一刻他唯有往秦浩轩的方向逃窜……

    “鬼神……降临!”

    秦浩轩右拳猛握,猛鬼化为黑色巨盾,迎着漫天骨刺发动了最野蛮也是最简单直接的直线冲击!

    砰砰砰砰。

    无数的撞击声响起,所有的骨刺都轰入了一面鬼气森森的大盾牌上,眨眼间漆黑的盾牌之上扎了几十根森白的骨刺,这骨刺扎入到盾牌之上,依然没有停止……正缓缓的向盾牌深处扎入!

    誓要刺破盾牌,直扎人体方能停止!

    鬼神降临所化的盾牌发出凄厉的惨叫,被骨刺之力连连刺化,转眼间力量便跌落了一成,不需几个呼吸的时间便能化为一团黑气彻底消散。

    “鬼神之力!仙叶之能!大道凝书的黑叶,给我开开开!”秦浩轩连连催动体内灵力,那黑色的叶子再次绽放出夺目的“黑光”,这黑光一出……那鬼神降临的盾牌之上立刻画出几十张鬼面,这鬼面一个个青面獠牙,它们张开嘴……疯狂的吞咬着骨刺!

    咔嚓……咔嚓……咔嚓……

    刺耳的骨头被啃食声传出秦浩轩的耳中,那一根根骨子快速的消瘪了下去,再下一刻……骨刺化为了骨粉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古怪的仙叶,未知的潜力!秦浩轩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道心种魔每次运转,不知为何……都会同这仙苗有着异样的共鸣,仿佛每一片仙叶都在进化……进化……再进化!

    骨刺精元气血消散的瞬间,那匍匐在黑轿附近的猪脸魔族众人,一个个狂喷鲜血,精神萎顿下去。

    “多谢秦堂主……”

    “休说感谢!继续指挥!”秦浩轩丢下句话,纵身跃入人群之中!

    ……

    蓬——

    法阵终于裂开,一个三人小组的太初教子弟,在经过了五六名魔族狂轰滥炸的围攻之后,法阵轰然碎裂。

    首当其中主持阵法的弟子,在法阵被碎的一瞬间,只觉得胸膛被人用巨石狠狠击打,喉咙一甜,一口鲜血猛的涌出。

    几个冥土魔族一见那讨厌的法阵碎裂开来,桀桀怪笑,杀气腾腾的冲过去。

    蒲扇般的大手,在虚空中暴涨三、四米长,笼罩着一层冥土天赋神通力量,向那主持大阵的太初教弟子劈头盖脸的捞去。

    那太初教弟子惨叫一声,脸色苍白。他此刻灵力衰竭,一股绝望的情绪笼罩了他。

    “想杀我太初子弟?问过我没有?”

    刑的声音永远是那么吊儿郎当,但这种吊儿郎当在这一刻听到太初弟子的耳中,却是那么的可靠,安心。

    刑的手很漂亮,漂亮的像是女人的手,白嫩修长,仿佛被一捏都能捏出水来一般的嫩手,这一刻正轻轻的搭落在那魔族的脑袋上,五根手指也轻轻的扣住了对方的脑壳。

    “哎呀……”

    刑的声音带着几分轻柔,他的手就那么很随意的一提,那脑袋便被他给“摘”了下来,随即……那在他掌心的那颗脑袋,如豆腐一般被“吧唧”一下捏的红白液体乱飞乱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