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打扫卫生也认真【二更】
    一堆堆篝火旁,除了张扬这伙人最热闹嚣张之外,其余的篝火旁,大多数多比较安静。

    只有另外一处篝火旁很特别。

    这处篝火围拢的队伍,正是那一支破破烂烂,跟乞丐似的灰袍弟子,也正是秦浩轩坐镇的地方。

    经过跟周天生的一番冲突,秦浩轩强行按捺住了对师傅的想念,全力为明日大战做准备。

    幸而跟随了他两年,这群太初教灰袍弟子也乖觉。

    他们一个个都能感觉到其他篝火附近的太初教弟子诡异目光和议论声,倒是没有任何想法。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静修起来。

    这是他们在绝阵两年里,养成的好习惯。在那种步步杀机的环境下,只有拼命修炼,才能多一分保命的机会。

    出来后,他们也是争分夺秒的修炼,已经养成了习惯。

    秦浩轩眉头微皱,心里面思绪有些纷乱。虽然跟周天生一番交锋之后,因为师傅璇玑子的话,他暂时选择了继续跟随大部队,但心中对于师傅璇玑子的伤势,依旧有些牵挂。

    “不对,大战在即,可不能分神……若道心有紊乱,到时候一个疏忽,被强者偷袭,后果不堪设想……”秦浩轩陡然察觉到自己的道心,居然有了一丝丝的动摇。

    虽然这动摇几乎感觉不到,只是蛛丝般的缝隙,却依旧让他心里警惕。

    修仙者若是道心动摇,可是大忌讳,轻者数日修为停滞,重者道境倒退都有可能。

    他不敢有半分松懈,仙叶上盘膝坐着的纯阳仙王气息开始口诵一的大道真言。

    如同一的清泉,从秦浩轩道心上洗涤过去。

    一会儿,浩荡的大意志,大道境,终于将那一丝缝隙愈合完毕,那道心再次恢复到纯洁无暇,剔透晶莹的境地。

    嗡嗡嗡——

    秦浩轩继续沉浸在大道真言当中,皮肤里面的脏腑、肌肉都在散发出点点的金黄光芒,一点点洗涤着、冲刷着……

    “秦浩轩堂主。”

    突然间附近有三五个人急匆匆走了过来,在秦浩轩三丈远的地方站定,冲秦浩轩热切的呼唤道。

    毕竟秦浩轩早就被马定山等人的护卫队保护在核心位置,平常人根本不能靠近三丈内。

    尚未睁开眼睛,秦浩轩就通过神识力量在近距离内感应到了这五人的样貌。

    为首的一人,居然是他在七丈渊战场上,曾经从散修手中救下来的岳小龙,在岳小龙身后,还站在四个褐袍太初教弟子。

    这四人秦浩轩都认识,都是他们在前些日子从散修手中就出来的太初教弟子。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你们不是应该在夏明长老的右翼阵营里吗?”秦浩轩不由奇怪,一下睁开眼睛,里面爆射出点点慑人精芒。

    对面的岳小龙等人,跟他目光一碰触,只觉得整个心神仿佛都要被吞噬进去,不由心头一慌,忙不迭的挪移开眼神。

    “这……好慑人的眼神,这目光的威力竟比夏明长老都要慑人,仿佛整个灵魂都要迷失掉……”

    岳小龙不禁心中震惊,却更加坚定了自己前来的决心。

    其他几个太初教褐袍弟子,心思竟跟岳小龙差不多,震惊之后,脸上反而更加欢喜。

    “秦堂主,我们愿意加入自然堂,还请秦堂主多多担待,收留我们。”岳小龙等人突然间一齐跪下,向秦浩轩砰砰砰的一连磕了几个响头。

    “转堂不是儿戏……”秦浩轩眼皮不抬的说道:“尔等如此做法,闹不好便让我自然堂同其他堂有了嫌隙。太初内部……不能乱。”

    岳小龙愕然,自己好歹也是不错的修为,本以为会被欢迎,一时间他不知该如何接话,沉吟了半响才说道:“秦堂主,我有些羡慕张三……当年他修为还不如我,如今……败我只在眨眼间……”

    “转堂是大事,你们再想想。”秦浩轩淡淡说道:“若仅仅只是想要提升修为,何需转堂?想听讲道,尽管前来便是,大家都是太初人。转堂之事,日后再说吧。”

    岳小龙等人一见秦浩轩至少答应讲道,不由欢呼起来。哈哈哈,这下子以后的前程算是定下来。

    随后秦浩轩所在的阵营里,又鬼鬼祟祟的迎接来了一的太初教弟子。

    这些弟子有个共同特征,几乎都是被秦浩轩等人在七丈渊战场上散修手中救得。毕竟只有这些人,才真正的知道秦浩轩等人所在的队伍强大之处。

    对于这些投靠的人,秦浩轩都是讲的非常明白,转堂这事情就别提了,听讲道这种事情倒是可以。

    ……

    第二天,尚未天光,战斗就已经打响。

    落马川前,通天观的散修本阵似对太初教的援军有所准备。

    这次太初教的援军,足足有八百名,而且全部都是仙苗境三十三叶以上。

    加上以前就在七丈渊战场上试炼,存活下来的两百多名太初教弟子,足足有千人,实力可谓不菲。

    太初教弟子一靠近散修联盟本阵十里内,便遭到了血腥埋伏。竟然有百来名散修埋伏在了地底下,手中居然有昂贵的土系符箓,制造出了足足有十丈多高的沙暴陷阱。

    仿佛滔天巨口,向太初教众修仙者吞噬过去。

    可太初教有周天生护法以九曲雁形阵前进。这种阵法,每隔十个人,就会彼此以“雁衔符”连接。

    这雁衔符能支撑一炷香时间,相当于千名太初教弟子彼此灵力衔接在了一起,如海潮涌动,有极强的防御力。

    那些通天观散修的符箓创造出来的超强沙暴陷阱,一轰击到太初教弟子身上,雁行阵马上起了反应。

    看上去空空荡荡的虚空中,荡漾起惊涛骇浪般的巨大灵力浪潮,足足有几十丈高,直接将那沙暴陷阱轰碎。

    下面埋伏的散修都直接被那些灵力浪潮轰得口吐鲜血,屁滚尿流的飞奔回散修大营。

    紧接着,足足有千人的太初教九曲雁形阵,直接冲击进了通天观的大营之中。

    整个战斗,进行得异常顺利,顺利得都有点让秦浩轩感觉不可思议。

    其实不仅仅连秦浩轩,就连秦浩轩手下的一干灰袍弟子,都看出了一些不同。

    “队长,真是奇怪,明明周护法、赤炼子长老、夏明长老他们都在阵营里面,为什么这些仙树境、道果境的前辈不直接出手,将这帮散修彻底碾碎?根本不久不需要这么麻烦。”

    “对,这帮散修实力也太不行了吧。居然被张扬那帮子前锋营的人打得落花流水。以他们这种程度的实力,恐怕赤炼子长老一人出手,就能够将他们全部杀光。我就想不通,为什么那些长老们要藏身混天梭上。”

    一帮手下弟子在秦浩轩附近,议论纷纷。

    “刚出仙王墓就变傻了?还是你们再给我拍马屁呢?出来几天怎么好的不学点?”秦浩轩沉着脸说道:“马定山,你来解释!解释不好的话,你知道下场!”

    马定山狠狠的瞪了那几个拍马屁的血衣队员一眼,连忙说道:“堂主以前在仙王墓里面也讲过,战争……诡道也。散修本阵防守严密,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如何排兵布阵,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有什么底牌。毕竟我们前段时间,被他们偷袭得很惨。这一次,是想要将他们所有人一举歼灭。如果周护法和赤炼子长老他们直接出手,万一他们有什么后手,或者见势头不对直接逃跑,那就得不偿失了。”

    秦浩轩一旁干笑,自己这点货一是从读书里读的,二是那次入红尘的时候,在军队里面见多了,也便学到了些本事,没想到凡人的东西,自己如今还能用的上,太初的入红尘还真是厉害的很啊。

    秦浩轩一边干笑,一边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不管怎么说,这战斗也太顺利了吧……

    血衣队如今是负责打扫战场,看看是否有散修余孽存活,以及随时随地支援撑不住的队伍。

    这种活当然十分轻松,秦浩轩的一干灰袍弟子手下,可都是熟手。即便许多散修死后,身上的东西被前面的太初教弟子掠夺得七七八八,他们依旧凭借自己惊人的搜刮能力,找出不少好东西来。

    秦浩轩就没什么事情可干了,他像是散步一样,跟着大部队前进,将整个战斗尽收眼底。

    几乎是以一种抽离的姿态,观看面前这一面倒战斗。

    “这情况,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秦浩轩盯着面前的战斗,脑海里不禁有些狐疑起来。

    毕竟前些日子他跟这干散修也交过手,对于他们的实力有所了解。

    这些散修都是从翔龙国的各个地方召集过来,每个都是修炼了七八十年的老怪物。怎么可能居然一点像样的抵抗?

    而且冲击进去之后,大多数散修的实力跟他从前接触过的也有些不符合,居然有许多只是仙苗境三十多叶而已。

    而且请报上说得十分明白,通天观散修同盟的本阵里,散修应该有两千多人。

    可现在虽然人数看起来还不错,可绝对没有两千多人,充其量也就千来人左右。

    而且这千来人,也几乎抵抗力量比较小。

    丢下了百来具尸体后,大批散修匆匆忙忙向远方的山谷里逃去。

    “这血衣队到底怎么练出来的?你看看他们手段,明明散修尸体我们都检查过了,没有什么东西了,可你看看,他们居然能从那帮散修的牙齿里、里都找得出来好东西……啧啧,比土匪还土匪!”

    “就是一帮蝗虫!”

    战事一轻松,不免一些人就有所分神。

    不少队伍的人就注意到了血衣队,如今依然有不少人只是听过血衣队,却没见过血衣队出手,看到他们这般行径,多少都有些感到不齿。

    ……

    这一幕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大部队的前进。

    太初教援军一路上摧枯拉朽,将路上一切阻拦的散修势力完全以碾压的姿态捏碎。

    刷——

    黄金长刀在虚空中劈斩出真空气浪,以优美、锋锐的半圆弧度,将俯冲过来的一只轰雷牛符兽,连骑在牛背上的散修,都一起劈成两段。

    惨嚎和飞溅的鲜血中,张扬洒然的收起长刀,将那掉下的散修头颅发辫在虚空中一把抓住。

    手里涌出一股灵火,将头颅迅速烧成核桃大小,挂在了腰间。

    “好啊,张师兄!”

    背后响起了几个手下狼嚎似的叫喊声。

    张扬所在的前锋营,这一次出尽了风头。

    他所带的队伍里面,足足有八头双身黄金巨蟒符兽,八条符兽都是古云子耗费了九牛之力抓来,拥有一缕远古双身黄金巨蟒气息的符兽。

    每一只符兽战力都可以比得上仙苗境四十叶以上高手,而且皮糙肉厚,关键时刻能够合体成为复合型符兽,很是强悍。

    八头符兽就像是铁犁,在大地上蜿蜒过去,留下一道道的深深沟壑。直接将散修本阵营帐来了个对穿。

    踩在其中一头符兽头颅上,迎风而立,张扬全身浴血,腰间缠绕了一圈足足有七八十个用灵符烘干缩小的头颅,血腥而拉风。

    手中一丈多长的黄金长刀,闪烁的符文仿佛都携带了一丝刺鼻的血腥味道,更加将张扬衬托得勇猛非凡。

    这长刀是张扬在战前特意委托夏云堂的一位师兄赶制的符宝,里面加入了沉星砂、离地黄等材料,能够最大程度的承担施法者的灵力。

    这符宝,既拉风,又实用。刚才他就是用这长刀,劈斩了足足有六十个散修头颅,几乎全部是一击毙命。

    跟在他身后,骑在一只只符兽背脊上的散修,也大体如是,每个都有仙苗境四十叶以上。前面的散修狼奔豕突,一路狂跑,几乎没有人是张扬的一合之敌。

    跟在符兽后面的张扬派散修,一个个实力也都有仙苗境三十五叶以上。

    这样的一支前锋营,犹如铁犁般,将妄图抵抗的散修们犁得溃不成军。

    琉璃般的混天梭,阳光下夺目耀眼。

    混天梭内,周天生高居其上,将下方的战斗情景尽收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