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章 仙苗黑叶显奇威【四更】
    这些森然漆黑的灵力,犹如铁炼般猛地扎进了黄泉大河当中。一条条铁炼般的黑色灵力上,浮现出了一枚枚古朴、深幽的符文,每一枚符文都在闪烁黑光,如同一个个巨大的漩涡,开始猛烈抽吸起黄泉大河。

    不过几个呼吸间,整条黄泉大河居然水位下降,出现了干涸的迹象。这时候,秦浩轩感觉到一股恐惧的情绪从黄泉大河里散发出来。这是残存的荒魂在恐惧着。

    毕竟这条黄泉大河,是它真正的本命神识所化,被围困了这么多年,也只剩下这一些神识力量,若是被人吸干,它也就完了。

    刚刚闯入秦浩轩神识里的黄泉大河,瞬间连同白骨莲台,都猛地向外面飞逃。

    方才秦浩轩的神识被压制得很惨,这会儿他体内的黑色仙叶一下子吸收了那么庞大的荒魂神识,迅速转化,整个神识像是吃了一剂大补之药,猛地膨胀起来,哪会轻易放过荒魂。

    意识海里彷彿掉落下了重重闸门,“砰”的一声,将准备要逃出意识海的荒魂神识猛地又切下了一段。秦浩轩可以听到一声惨叫,随后一股流光气急败坏地冲出了他的本体,向荒物里的血云钻去。

    这种时候,秦浩轩哪会轻易放它离去?如果让它重新遁入血云里,得了那古怪的血云污秽力量补充,想要找出它来杀掉肯定又将如大海捞针。

    秦浩轩心念一动,背后自由之翼大道铭文闪动,身影瞬息间消失在原地。

    “不可能,怎么可能!”荒物残魂神识受损严重,奔逃时一路尖叫:“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竟不怕死气,也不怕我神识的冲击……还有好可怕的大道气息存在……我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荒物残魂无比怨恨。它被困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能出来,没想到还没有吃多少血肉活物,竟碰到了这等实力强悍的怪物。

    就在心中愤然之时,突然间那残魂吓得说不出话来了,一隻大手,居然出现在面前,劈头盖脸地向它抓过去。

    “怎么可能!他怎么能比我还快?”残魂陡然发现,站在前面不远处,向它抓过来的人,正是秦浩轩。

    它哪里知道,若是比速度,自由之翼可以说是世间上罕有的速度型大道,起落只在瞬间,可以与光媲美。

    荒魂不假思索,第一反应便是化为鬼气,向四方散逸。可惜它打错了主意,秦浩轩早就掌握了鬼神法则,心念一动,鬼甲里自动蒸腾出阵阵鬼气,形成了巨大的网,将面前的所有鬼气全部笼罩。

    顿时,荒物残魂便在鬼甲凝成的网状力量之中,不停地腾挪、冲击,试图冲出鬼甲的包围网。

    “正是杀它的好机会!”秦浩轩大喜过望,可是这时候,他丹田里竟传来一股饥渴贪婪的气息,这气息竟是自丹田仙种上的那一片黑色仙叶传来。

    此刻的黑色仙叶,在吞噬了荒魂方才释放出的黄泉大道气息后,居然大补特补,仙叶肥厚得将近手指长,上面还流淌着微弱的黄泉大道气息,像是仙叶周围多出了一条漆黑的小溪流,煞是奇异。

    “对了,我这黑叶十分奇特,只有一片,能吸收死气、毒气和阴气,以及一切污秽气息。自从出了绝阵之后,一直得不到什么滋养,不如现在就将这残魂所拥有的神识全部吸收。残魂里的黄泉大道气息,倒是有几分神妙……”

    秦浩轩心念一动,丹田处的仙种上面端坐的大毒仙大道气息的小人,再次凝出了漆黑蔓藤似的东西,向鬼甲凝的网状物体里插去。一会儿,里面便传来了一声声的惨叫。

    漆黑蔓藤就像是附骨之疽,拼命吞噬荒魂体内奇异的黄泉大道。这种吞噬,直接要了荒魂的命。

    “涡——涡——涡——”

    一股股的黄泉大道,不断涌入秦浩轩体内漆黑的仙叶当中。那奇异的黄泉大道,便是荒魂的死穴。

    万古时代,妖王就是以这一抹黄泉大道的烙印融入荒物的核心里,来吞噬、凝出死物。被封印多年,大道烙印早就流散,只剩下了一缕大道气息,在支撑着荒物残魂一抹性灵之气。

    现在这股大道气息被抽离,荒魂凝聚的死气精元便再也收拢不住,纷纷散逸开,又被秦浩轩的鬼甲吞噬得捐滴不剩。

    在荒物体外,周天生和赤炼子等人正皱着眉头,盯着一动也不动的荒物。

    对周天生来说,这荒物丝毫不动正是他的大好机会,旁边却有个紧盯着他的赤炼子,几次他都想要出手斩杀荒物,却都被赤炼子看似不经意的咳嗽给打消了念头。

    “怎么还不出来?再等下去,那小子恐怕真的要死在其中了。”周天生有些不自然地说道:“不如现在出手解决荒物,现在应该有机会……”

    以周天生道果境的实力,换作从前,当然没有人会质疑他的话,但刚才却久战荒物不下,众人也都知道一点;而如果周天生没能一下斩杀荒物,恐怕里面的秦浩轩也会跟着一起被斩杀掉,毕竟周天生的一击,能劈斩出数万剑。

    赤炼子眉头紧锁,目光却看向了从方才就都一言不发的夏明长老。夏明长老一直老神在在,坐观赤炼子和周天生之间的微妙气氛,此时被赤炼子看了一眼,老脸一红,不得不站出来。毕竟他的命,就是赤炼子救出来的,而且对于秦浩轩,他印象也很不错。

    “护法,方才秦堂主也提过,希望我们不要随便出手。还是再等等吧,或许再等一主香时间,我们再作决定。”夏明长老缓缓道。

    既然赤炼子长老阴沉着脸,夏明长老又摆明不同意,周天生长叹口气,自己并非是想要杀秦浩轩,只是怕这孩子真的成了荒的养分,那边麻烦了!

    “那便等一主香时间吧……这秦小子一定要撑住……”

    他絮絮刀刀的话尚未说完,突然间,面前跟小山似的荒物竟迅速萎缩,最后轰隆一声,剧烈的冲击波扩散开来。

    “噗噗噗!”荒物的本体竟被轰出了一个个足足有两、三人高的孔洞;由荒魂凝聚的血云和尸魂,也同一时间四分五裂。那爆炸的核心里面,赫然可以看到端坐了一位少年——秦浩轩。

    看到这一幕,周天生张了张嘴,愣着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不过脸色明显充满尴尬,还带了一丝高兴。

    在荒物残魂彻底裂开的瞬间,千里之外的一个幽深地穴里。一方完全是灵石构成的血红色祭坛,一的血红色灵力散逸,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如同千里外河滩上荒物模样的血红色怪云。

    在祭坛旁边,还竖立了一面古拙、玉白的石镜,镜面完全是黑色,周围镶嵌了密密麻麻的血色符文,散发出一阴寒的气息。

    一个面容妖异,双眼斜吊的青年,目光里散发出一的神识力量,不断注入古镜当中。古镜上面的亿万符文闪烁不定,在空中形成了水波样的画面,如水的镜面上,正显示着千里之外荒物体内的战斗情形。

    当看到荒物体内的残魂被一名少年用奇异的黑气吞噬、碎裂,空中降下一道血色闪电,“轰隆”一声脆响,整座祭坛瞬间爆炸开来,地面上顿时裂开了深不见底的幽深巨坑,古镜“啪嚓”一声裂开。

    妖异青年喉咙里冒出一声低低的惊呼,白皙修长的五指摀住了眉心,他赫然是散修联盟通天观的那位年轻盟主。只见他的眉心处裂开了一道缝隙,丝丝鲜血顺着脸庞流下,整张脸狰狞血腥,目光里神光闪烁。

    “我原本打算利用七丈渊战场上的荒物残魂,用尸魂傀儡血祭出荒物,将太初教和西元散修一併铲除;如此一来,太初教这千名精英尽丧在七丈渊战场,必定大怒,肯定会跨国征伐西元玄教的残馀力量。西元玄教虽然被打残,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依旧有一战之力,只要太初教陷入战争泥潭,我便能做我想要做的事……”

    “只可惜天算不如人算,居然会蹦出一个秦浩轩,破坏了我的大计!”

    “秦浩轩啊秦浩轩……”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散修盟主的嘴角牵动出一丝残酷笑意。

    ……

    “死了?那怪物真的死了!”太初教弟子不禁欢呼起来。

    当荒物爆炸,高空上的血色云气顿时风流云散,朗朗阳光再次照耀下来,整个世界重新沐浴在白晃晃的阳光里。

    众人心底都产生一种劫后馀生的幸福感。只有地上到处散落的尸块,以及仍在四方狂奔逃亡的散修,提醒着众人,刚才这里确实是发生了一场异常激烈的生死搏杀。

    周天生和赤炼子、夏明三人,都蹲伏在荒物方才爆炸的地方仔细查看。真的死了吗?他们三人都有种不敢置信的感觉。

    周天生既惊喜又有些尴尬:“嗯,将这小子送到荒物体内,将残魂干掉,真是极好的主意。”他一边点头一边说道,那口吻,彷彿将人送到荒物体内的主意是他出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