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八章 血疑重现多古怪【二更】
    四堂的精英弟子居然同一时间纷纷送上了灵丹妙药、制作精美的符兽等宝贝,通通都是平日很难看到的好东西,惹得自然堂众弟子心中暗暗冷笑,这四大堂为了自家精英弟子还真是够大出血的啊!只是不知道……堂主会如何应对呢?

    秦浩轩手托下巴认真思考着,来了这么久也不提被扣押弟子的事情,看来应该是为了水府名单数量来的吧?那要好好掌握好这个度,毕竟为了日后……血衣队转堂的事情,也不能把这几家逼的太急了,但也不能就这么简单的同意,需让他们知道今日自然堂,已非昨日自然堂了。

    度!秦浩轩忽然发现这还真的不是很好把握,能进入水府当中历练,对于太初教仙苗境二十叶以下的弟子来说,算得上是一桩大机缘。

    而且,水府传闻乃是真仙所留,而且现在开启的地方,不过是水府地宫的小小一角,不知道还有多少延寿灵液、多少宝贝留在水府当中,只要能得到一些便是偌大的功劳,若是得到宝贝或者真仙留下来的灵法,更是受用无穷了。

    四堂的人将宝贝都放在大殿里,一时间药香阵阵、灵力衝天。除了古云堂的人之外,其馀三堂弟子脸上都有得意之色,他们带来的东西都是只有本堂才能制作得如此精良的宝贝,皆自认比其他堂送的东西更珍贵。

    秦浩轩心中暗暗感激掌教,若非掌教对外放风,水府令牌乃是自己贡献,所以人数名额也让自己来定,这四大堂恐怕也不会这么积极的上门吧?

    虽然送的东西不如其他三大堂,古云堂的人脸皮却比他们厚。

    “堂主,听说最近要开启水府了?真是我太初教的福气啊……我们古云堂倒是有很多资质不错的仙苗境二十叶以下的弟子,很得我们古云子堂主的器重。不知道分给我们古云堂的名额有多少?”古云堂领头的精英弟子望向端坐高位的秦浩轩,直截了当地问道。

    其他三堂一听,心里暗骂了一声无耻,立刻抛去了三大堂的矜持而争先恐后地抢着说话:“秦堂主,百花堂最近想要培养几个女弟子,这些女弟子对于太初教日后必大有助益……”

    “秦堂主,夏云堂已久无新人出头,我们堂主万分焦急,入水府的名额是不是能多分一点给我们?夏云堂必定记住秦堂主的恩情……”

    这些人说到后面越说越裸,连最后的遮羞布都抛却了,差一点就要明码标价,向秦浩轩买入水府的名额。

    秦浩轩端坐在堂主之位上很是无奈,这四大堂上来便抢这个……看来不得不提醒一下他们被扣押着的精英弟子了,不能让这些弟子一直在自然堂呆着,继续待着的话……恐怕日后大家也会因此交恶。

    渐渐的,几个刀刀絮絮的四大堂弟子也察觉到气氛的诡异,停止说话,眼神直直看向了秦浩轩。

    秦浩轩干咳了一声,脸上也带着几分尴尬说道:“进水府的事情,本座还是需要同掌教真人在商量一下,只是……在这之前……本座想问问……你们没发现……自己的堂中都少了些弟子吗?”

    秦浩轩把话说出来有些尴尬,四大堂的弟子又何尝不尴尬呢?这事情大家也多少都知道一些,跑自然堂抢血衣队,结果肉包子打狗了……没有一个回去的。

    最初,秦浩轩派人前去时,四大堂主又想歪了,拿了一把架子!搞什么闭关做借口来躲人。

    再后来……四大堂主也不是傻子,还是知道了发生了什么。

    只是……知道是知道啊!跑来主动道歉?这也不是很合适啊!等自然堂再派人来?问题自然堂此后便当此事没发生过,再也没派人出现过,四大堂主也很郁闷啊,私下里也探过掌教的口风,结果得到的口风不是很理想,貌似不可能白放回来,血衣队的事情最好也能趁此机会解决解决。

    血衣队!那本来是一块大肥肉!

    四大堂主本打算在血衣队上跟秦浩轩好好聊聊,如今……

    各堂弟子在来之前,都能感觉到堂主们对血衣队的兴趣缺缺,纷纷叮嘱趁着此次水府的事情,跟自然堂修好一番,然后找时间把人再给要回来。

    现在听到秦浩轩暗示四大堂精英弟子被扣的事,夏云堂孙明、碧竹堂黎光等众弟子一个个讪讪的,有些不自然。

    “堂……堂主!”突然有一名当值弟子急匆匆地闯入大殿里。

    “堂主,又死人了!”

    当值弟子跪在地上,满头大汗,满脸惊惶地看着秦浩轩,整座大殿顿时陷入了死寂,所有人全看向前来报信的这位自然堂弟子。

    秦浩轩一向平静的表情微微一变,一愣之后,眉头紧锁,跃身而起。“你说什么?『又死人』是什么意思?”他心里隐隐有股不祥的预感。

    大殿里的其他人面面相觑,脸上都有某种奇异的惧色,只有秦浩轩和几名灰袍弟子神情疑惑。

    “咳——”

    这时候,站在秦浩轩下首的叶一鸣轻轻咳嗽一声,凑到秦浩轩的耳边,低声细语了一番。秦浩轩很认真地倾听着,听到越后面,眉头皱得越深,听到最后他微微握紧了拳头,神情凝重。

    原来在秦浩轩回到太初教之前,太初教发生了几起血腥而诡异的事情。好几个夜晚,各大堂有几个半夜外出的弟子没有回来,第二天被人发现躺在地上,全身血液一空,都被吸成了干尸!

    掌教震怒,五大堂都是人心惶惶,成立巡逻队四处巡查,执法堂的除妖处也积极行动,封锁了山头仔细盘查。结果什么东西都没有查到。

    等到秦浩轩回来之后,人血被吸食的事件却突然寂然无声了。直到今天,才传出又有人被吸血的消息。

    “这种事,手法很像是当年我遭遇的血妖?”秦浩轩马上就联想到了血妖,觉得有些奇怪,难道叶一鸣等人都忘了血妖一事?

    在秦浩轩刚刚加入太初教不久,从水府回来之后,太初教发生类似的血腥事件,几个弟子的血液都被吸食干淨了。后来太初教如临大敌,日夜查找,才发现血妖的踪迹,他也因此立了一功。现在一听到跟昔日血妖事件如出一辙的奇诡事情,秦浩轩立刻想到了血妖。

    “门派已经查找了数月,根本找不到血妖。”叶一鸣面色凝重的摇头道:“向来脾气不错的黄龙掌教,都因为找不到血妖而发了几次脾气。哎,那东西跟前几年不大一样,每一次只要吸了人血,当巡逻队赶到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彷彿人间蒸发了一样。”

    秦浩轩听完狐疑地问道:“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叶一鸣老老实实地摇头:“一点线索都没有。”

    秦浩轩眉头皱得更深了,心想不可能啊,怎么会一点线索都没有?像几年前那次的血妖事件,那血妖何等精明,最后还不是被教派上层精心设下了圈套活捉了吗?

    “事情也太过怪异,怎么会一点线索都没有?”

    太初教的长老乃至掌教,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说他们智慧超绝一点都不为过,没可能会在吸人血的妖魔如此猖獗之情况下找不到一丁点线索啊。

    秦浩轩把视线转向了不远处的刑,化身花劳的刑立刻瞪了秦浩轩一眼,那眼神便是再说‘看老子干什么?老子吃人的话,还能给你留下骨头?少开玩笑了!’

    秦浩轩苦笑,自己本来是想询问对方有什么看法,没想到这刑如此敏感,第一时间还以为自己怀疑他。

    秦浩轩皱眉沉思的时候,旁边的一位自然堂弟子目光闪烁,欲言又止。他陡然注意到这位弟子的神色,觉得奇怪:“怎么了?你有话要说吗?”

    这位弟子这才看着秦浩轩,惴惴地说道:“堂主,其实……其实除了血妖之外,还有一种东西也会吸血,而且也能吸成这样。”

    “什么东西?”

    那位弟子目光闪烁不敢看秦浩轩,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聂嚅道:“……其实……妖怪也是会……会这样的……”

    秦浩轩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为何弟子这般吞吞吐吐的,妖怪?那不是在暗指小金跟它带领的那群猴子吗?

    如今小金是妖怪的这个事情,其实在太初也是公开的秘密了。

    但,小金一来没犯过错,二来……太初谁不靠小金的那群手下来干活?三……自然堂也不是以前的自然堂了。

    四……掌教曾经有天不知道为什么,给过小金一颗桃子吃。

    那虽然是最普通的桃子,但那毕竟是掌教给的东西!

    掌教都给小金桃子吃,谁敢说小金是妖怪?

    时间久了,大家早已经习惯了小金它们的存在,可如今……当真的出现这诡异的事情之时,自然有人便想了起来。

    大殿里,其他四大堂前来送礼的一干弟子们看向秦浩轩的眼神变得有些暧昧。这些弟子心想,灵猴小金和一帮大力猿猴都是秦浩轩的好帮手,现在小金和大力猿猴是吸血怪物的嫌疑重大,嘿嘿,最近气焰嚣张的自然堂堂主要头痛了吧。

    敏锐察觉到这帮送礼弟子瞅着自己的眼神不对劲,再看了看其他自然堂弟子不自然的神情,秦浩轩暗叹一声,心知这下子真的有嫌疑了。难怪刚才那位弟子支支吾吾的,这帮自然堂的弟子们也都怀疑小金和那帮大力猿猴了啊。

    “不可能,小金跟那帮大力猿猴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秦浩轩沉思片刻,坐上大殿的檀木椅上,一边摇头一边十分笃定地否定。

    秦浩轩一口否定是小金干的,自然堂的弟子们互相看了几眼,低头沉默。其他四大堂的人面面相觑,更是不好说什么。他们来这里有求于人,哪敢胡乱得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