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徐羽怒心动杀手【三更】
    “古云堂一干长老、精英弟子到齐!”古云子硬着头皮,冲黄龙掌教恭敬回答。

    “夏云堂一干长老、精英弟子全部到齐!”夏云子也连忙上前一步,跟着道。

    “碧竹堂……”

    “百花堂……”

    “自然堂……”

    五大堂开始依次向黄龙掌教恭谨汇报。

    黄龙掌教点了点头,突然沉声道:“金鹏、青鹏,把那孽障给本座带出来!”

    空地上的太初教众人又是一惊,除了古云堂的几个人,其他人对黄龙掌教的话都不明所以。

    这时候,只听高天之上,不约而同响起了两声“是”。

    众人顿时抬头,目光纷纷向高天望去,风声呼啸中,只见一男一女两个老者,扑扇着巨大的羽翼从天空降落。

    他们手上提着一串灵力枷锁,当中有一个面貌瘦削猥琐的青年人,面色惶恐。

    “张扬?”

    在场的许多人马上认出了这个被灵力枷锁禁锢的人身份,不禁惊疑出声。

    张扬是灰种弟子,颇受太初教一些人的注意。加上这人性格跳脱,不甘寂寞,经常会惹出一些是非,还十分受古云子的宠溺。

    太初教很少有人不认识张扬的。

    一些人心中已经明白,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着架势,有八成掌教震怒就跟这张扬有关了。

    古云子脸色愈发难看了,其他几个堂主询问的目光望向他,古云子也是假装没有看见,嘴里却有一丝苦涩,心情很是复杂。

    “张扬,五大堂的长老、精英弟子今天都在这里。把你做的好事,好好向众人说一说吧。”黄龙掌教脸色沉郁,冲张扬缓缓的道。

    张扬本来就十分心虚,现在一听到黄龙掌教的话,脸色顿时煞白。

    再看到秦浩轩好整以暇的站在黄龙掌教身边,不禁暗自握紧了拳头,心头惶恐的厉害。

    “难道掌教已经知道那事了?不会啊,我做得那么隐秘……”张扬心中不禁愈发的慌乱。

    “掌教,你……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我根本就不知道掌教你为什么把我抓起来……还望掌教明言……”张扬心乱如麻,却依旧硬着头皮道。

    同一时间,张扬一边用求救的眼神看向不远处的古云子,他心知肚明,如果真的东窗事发,恐怕只有古云子能够帮他说些话了。

    “嗯?”

    黄龙掌教听了张扬的话,凝望了张扬半晌,“你真不肯自己交待?”声音里,有一股冷冽的寒意。

    古云子心里面顿时咯噔一声,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黄龙掌教用这样的口吻说话了。

    张扬暗自吞了一口唾沫,心中暗忖:“不可能的,那巫毒之术是我偶尔一个机会碰到的机缘……这些时日,我做的时候也都是一个人在古云堂的个人净室里,没人会发现的……”

    他心中仔细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事情,越觉得不可能有人发现自己的秘密,心中慢慢的镇定下来。

    “弟子!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掌教大人。或许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张扬将心一横,飞速跟黄龙掌教对了一眼,目光一闪,继续装傻。

    黄龙掌教眼神越来越冰冷,瞳孔微眯,盯着张扬半晌,一言不发,那目光,好像是想要将张扬看个通透似的。

    虽然被那刀子般的目光盯着,张扬全身都毛毛的,但是他也是滚刀肉的性格,依旧按捺住内心的恐惧,竭力做出镇定的表情,一言不发。

    “那,你给本座解释解释,此乃何物。”

    黄龙掌教看了张扬半晌,啪嗒一声响,一个东西掉落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张扬微微一愣,向地上那东西看去。仔细瞧清楚了之后,虽然他想要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表情不要有什么变化,但这事情太过巨大,脸上的神色还是出现了明显改变。

    “那什么东西?怎么是个木头娃娃?”

    “好奇怪,娃娃头上还有个秦字……”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木偶……好像那自然堂的瘟神……”

    黄龙掌教丢出来的东西,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当看清楚地上的巫毒娃娃之后,不少人从那娃娃的长相,还有娃娃额头的秦字,一下将目光转移到了秦浩轩身上。

    这娃娃,太像这位自然堂的年轻堂主了!

    “巫毒之物已然在你眼前,还要继续抵赖吗?”黄龙掌教目光冰寒,看着张扬,指着地上的巫毒娃娃缓缓道:“你真是我太初弟子?内心歹毒到了如此地步!秦堂主哪里对不起你?令你这般阴狠的对他?”

    “掌……掌教真人……此乃何物?”张扬知道,这时间打死都不能认,唯有一条道走到黑的死咬不知何物,来求得一线生机!

    同一时间,张扬脑子也在飞速旋转,怎么会被发现?我明明做的很是隐秘!这娃娃是如何到了掌教手中?

    此物此时应该放在那百年毒蛙的体内,孕育着夺命巫术,怎会出现在此地?

    秦浩轩暗中观察着张扬的一切反应,心中对刑又多了几分感激,这种引蛇出洞的方法实在太及时了!若不是刑这般手段,还不知道这张扬会想出怎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怎么?你自己炼制的巫毒娃娃,已经不认识了吗?这东西你不是每天都要拜祭它的吗?增加诅咒之力,将你想要诅咒死的人咒死。”黄龙真人目光如刀的盯着张扬,眉宇间除了杀意之外还有着更多的厌恶跟瞧不起。

    太初弟子,不是没有心狠手辣之辈,但!敢作敢当,哪怕是做恶了!也好歹还被人看得起!

    临阵推诿辩驳?黄龙真人越发的不喜张扬,同时越发的觉得对不起当年刚刚入门时的秦浩轩,居然被这样的恶人针对了那么久。

    ‘掌教……掌教对巫毒之术这么了解?’张扬心中慌张,这等近乎绝迹了的巫咒之术掌教都了解,恐怕这次巫毒咒谁,掌教恐怕也是心知肚明了吧。

    “掌教!”张扬突然间声音提高八度:“弟子冤枉!此物确实非弟子所有!这巫毒之术,弟子更是闻所未闻!还请掌教明察!定是有人想要诬陷弟子!栽赃弟子!不少人知道我同秦浩轩有些过节,才将这娃娃做的像他来陷害弟子!还请掌教明察!”

    张扬叫起撞天屈来。

    黄龙掌教看着张扬在那声嘶力竭的叫冤,脸色厌恶之色更浓,他看了身边的秦浩轩一眼。

    秦浩轩哪里不知道黄龙掌教的想法,关键时刻,黄龙掌教从来都不是个犹豫的人。

    秦浩轩将地上的巫毒娃娃捞起,身上灵力如潮,轰隆撞入了巫毒娃娃的背后,那处被刑做了手段的地方,顿时巫毒娃娃全身绽放出一的黑光,黑光在虚空中犹如平滑的镜面,上面出现了一个房间——

    众人都能看到,阴暗的房间中,张扬将掌心划破,一滴滴晶莹剔透,蒙出一光华的本命精血,被涂抹在了巫毒娃娃的额头上。

    在那里,烙印下了一个“秦”字。

    “……巫神在上,弟子张扬以本命精血贡献你。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巫神务必要帮我向那秦浩轩复仇……我要他血脉崩裂,筋骨寸断,生机断绝……”

    各种阴险恶毒的话,带着张扬一股怨毒无比的话音,清晰的从传入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

    那恐怖的诅咒,以及阴森的画面,让太初教众人不由为之侧目。

    铁证如山的画面!刺痛着古云子的眼睛跟心,告知着所有人真相到底如何,将之前张扬那叫屈的画面衬托的是那般的可笑。

    “真是恶毒啊!好歹大家都是太初教的人,何必做出这般恶毒的诅咒?”

    “……连巫毒之术都学,这张扬的心是真的坏了……这东西,据说在很久以前就搞得天怨人怒过,是禁术哩。”

    “哎,古云子怎么就教出了这样的弟子?”

    那巫毒娃娃头顶上呈现出的森然画面,以及张扬那恶毒之极的诅咒声,顿时在所有到场的人当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张扬!你找死!”徐羽如亭亭碧竹站在人群里,此刻哪里还有半分清冷的气质,脸色涨得通红,周身气流沸腾,那四十九叶的仙苗全力绽放,背后仙树宛若实质一般,标志着如今的她已经不是半步仙树,距离仙树仅仅只有一线之隔!

    一线仙树!

    “今日我便掌毙了你!免得你再去害人!”徐羽说话间掌心灵法符文依然爆出刺目的光芒。

    苏百花见到这情况哪里敢让她继续施展,一道仙树直冲云霄,伸手将徐羽的手掌死死压住说道:“冷静!掌教在此,安能有你造次的份?还不收手?”

    徐羽爆发的那一刻,她的身边周围在顷刻间都退到一旁,给这位紫种让出足够的打杀空间。

    徐羽感受到师傅的压制,体内力量骤然被压的一顿,爆发的气息在这刹那勉强被压制下来,掌教这二字依然有着足够的威力,她打算看掌教如何做,若掌教出事不公,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