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 底蕴不同神通显【六更】
    山峰上围观的一干赌徒们,不禁喜上眉梢。这样一来,嘿嘿,可是要发一笔了。

    “一帮跳梁小丑,也敢得意。若是在战场上相遇,可不会留你全尸。”擂台上,王寿阴鸷的脸上出现得色,冲太初教一干人阴测测的道。

    震岳派众人顿时一个个脸上浮现得意神色,看着对面的太初教众人大声起哄。

    “刚才不是叫得很大声吗?怎么现在不吭气了?”

    “太初教一帮人,中看不中用。”

    面对这些裸的嘲弄,太初教众人愤然。但是输了就是输了,愿赌服输,他们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秦浩轩就站在台下,目光深深凝在了王寿的脸上,瞳孔里罕有的露出了一丝杀机。

    “秦堂主,记住这张脸,等下有机会,给我狠狠打他!”小胖子葛杜灿凑到秦浩轩身边,低声恶狠狠道。

    秦浩轩淡淡一笑,望向那王寿,淡淡道:“待会我一定会狠狠揍他。”

    声音不大,却清楚的传入了震岳派众人耳朵里。

    那王寿正是得意的时候,听了这话,目光狠辣的望向那说话的黑发青年,旋即冷冷一笑。

    “小子,就凭你?如果你等下没有被我震岳派的人打残,我亲自收拾你。”

    “就凭你这句话,我要把擂台上所有震岳派对手打残。”秦浩轩咧嘴一笑。

    震岳派众人听了这话,顿时哄堂大笑起来,显然是将这黑发青年的话当成了笑话。

    “来啊,来打残我啊,我等着你。”

    “师兄,待会这小子,就留给我了……”代表震岳派出战的弟子当中,有一人曼声道。

    秦浩轩耸耸肩膀,面对震岳派众人的表现淡淡一笑,不再言语。眼睛却看向了旁边的黄龙掌教。

    在一旁的黄龙掌教,不知道为什么,罕有的失去了平常的淡然,脸色显得很难看。

    他这神情落入了对面青田子眼睛里,后者心中乐开了花,老脸上有不加掩饰的笑意。

    “呵呵,老黄,你们第二场派谁上来啊?”得意洋洋下,直接将“黄龙”二字简称成了“老黄。”。

    “我来!”青田子话音一落,一个太初教弟子按捺不住,一个纵身跃上了擂台。

    “是风师兄!”

    “希望风师兄能够获胜!”

    太初教众弟子看到擂台上的人,不由精神为之一振。毕竟上擂台的那风师兄,虽然实力比邢山差一点,但也是一把好手了。

    这时,只见震岳派里,一个人影闪电般跳上擂台。

    身上携带着隐约的风雷之声,气势凛然。

    这人身材魁梧,面容阴鸷,眼睛里闪烁着残忍而炙热的光芒。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浓烈的血腥气息。

    “嗯?”看到这人,秦浩轩眉头微皱,心中暗自叹息一声,恐怕太初教又要败一场了。

    因为来的人很强,就是刚才对他露出冰冷寒牙,残忍一笑的那震岳派灰种弟子。

    一看到这灰种弟子上台,震岳派的人大声喝彩,喜气洋洋。

    “赵师兄,赶紧将太初教的兔崽子们轰回家吃奶。”

    “赵玉龙师兄,估计一招就能够赢了。”

    “灰种弟子,岂是太初教一帮弱种弟子能够比的……”

    听到震岳派众人的话,太初教众人脸色顿时有些震动——赵玉龙?在幽泉魔渊里也是一号人物,据说斩杀魔族的记录已经达到了四百人,又是灰种弟子,英杰当中的英杰,是震岳派年轻一代里实力可以排进前三的人物。

    风师兄虽然强,但是比起赵玉龙……可就差了些……

    当然,这差了些只是太初教众人一厢情愿的想法。

    擂台上,赵云龙一出招便是一道狂暴的龙卷风灵法,呼啸着,以撕裂天地之势,直接将那太初教的风师兄匆忙祭出的盾牌轰碎,人也被直接打下擂台。

    居然是被人说中,一招就败了。

    风师兄一落下擂台,羞愧满面。

    “掌教,已经输两局了……”秦浩轩的声音,陡然在黄龙真人脑海里响起。

    “……不急的,让这些小子锻炼一下,看看天外有天也好。他们一直在幽泉魔渊里厮杀,很少受到今天这般挫折了……再说了,还有你这小子殿后……不急。”黄龙掌教的声音,悠然回应道。

    不过在外人看来,黄龙掌教的脸色却是愈发难看,一言不发。

    太初教也是人人沉默,连小胖子葛杜灿都有些郁闷了。

    “秦堂主,你记住这张脸,待会儿可要狠狠教训他。他叫赵云龙,是灰种弟子……”葛杜灿又凑到秦浩轩身边,咬牙切齿的叮嘱道——他现在已经彻底把秦浩轩当成了主心骨。

    秦浩轩依旧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点点头,瞥了那赵玉龙一眼。

    “嗯,待会也打残了他。”秦浩轩淡然道。

    这话又被震岳派的人听到了,众人这时候已经当秦浩轩是白痴,一起翻了白眼。

    “第二局了……嘿嘿……”乱星海周围的山峰上,那一帮压了震岳派的赌徒们,一个个喜笑颜开。他们太喜欢看到这样的局面了。

    “怎么可能?”也有人痛惜。

    那帮青虹仙子在赌场上压住的金旭殿弟子,也悄然过来观看。

    看到太初教连输两局,脸都有些绿了。他真是不明白,为什么青虹仙子一定要压太初教。

    就连比赛规则都对太初教不利,委实令人不爽。

    “……太初教,好歹也要赢两局吧,这样下去,师姐的那些灵石……”金旭殿弟子暗自握紧了手,手心里有汗水沁出。

    这时候,他目光不禁瞥向了太初教阵营里,那站在出战的八名弟子当中,最后一名的黑发青年——秦浩轩身上。

    虽然连输了两局,秦浩轩脸上神色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静静的站着。

    不知道为什么,这黑发青年给金旭殿弟子一种奇异的感觉,脑海里不禁闪出一个念头:“师姐很看好这小子,但万一太初教败了七人……他一人能力挽狂澜吗?绝对不可能的,震岳派可是还有个褐色仙种狄云龙……”

    不知道为什么,金旭殿弟子的心思反而沉静了下去。仿佛秦浩轩的镇定,给了他某种力量。

    第三局开始。

    太初教众人都有些忐忑了,因为对面上来的人,赫然是那震岳派的狄云龙。

    “哈哈,我震岳派仙苗境第一人出场,太初教谁人能挡?”

    “太初教,土鸡瓦狗尔。”

    狄云龙上台,太初教人人振奋。

    狄云龙端坐在擂台上,居然是闭目打坐,完全不将那太初教上来的弟子看在眼里。

    等灵宝真人宣布比赛一开始,太初教迎战的精英弟子暴喝一声跳上擂台,狄云龙的身影陡然间迎风暴涨,隐约间仿佛要于天齐。

    无数的符文缠绕在那身影后,居然完全是用灵法符箓凝聚成的虚影,灵力浓郁之极,就连一些围观的仙树境强者都吃了一惊。

    轰!

    手掌垂落,直接将那刚刚跳上擂台的太初教弟子,连祭出的灵法和人一起轰倒。

    那仙婴道果境修仙强者,用符器凝出的擂台,都被打得符文幻灭,久久才恢复。

    四座皆惊。

    不愧是震岳派仙苗境第一人,实在是有惊天之能。

    连输三局,黄龙掌教那张脸在外人看来,简直黑得快要淌下墨水了。

    后面两局还是被震岳派的人以碾压的姿态,一击轰下擂台,虽然说后面两局出来的是震岳派仙苗境最强两人,依旧让太初教的人觉得愧疚,士气降了许多。

    “秦堂主……”小胖子义愤填膺,凑到秦浩轩身边刚要开口,就被秦浩轩伸手拦住。

    “这个,也是可以打残的。”秦浩轩淡淡道。

    小胖子顿时用佩服的目光看着秦浩轩——秦堂主就是这么硬气。不知道为什么,他丝毫不怀疑秦浩轩的话。

    秦堂主既然说能打残那狄云龙,就一定能打残。

    他这话音一传入震岳派众人耳里,再也没有人理会秦浩轩了,反正太初教众人这时候都知道了,太初教有个嘴巴又臭又硬,又没有什么本事的白痴,待会儿打残了就是。

    第四局开始。

    太初教的士气已经低落,上台的精英弟子已经不复锐气,跟上台的那震岳派弟子如虹气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一次的大战,上场的太初教弟子依旧没有摆脱拘束——因为规则限制,不能近身厮杀,缩手缩脚的。

    好歹在拼了一炷香的时间后,才落败。

    第五场……第六场……

    太初教接连落败,这时候太初教的士气已经低落到了极点。

    黄龙掌教在擂台下已是怒气冲天,“怎么搞的?平时你们不是都很得意,觉得自己很强吗?怎么一不能近身厮杀了,就弱成这样?你们几个回去,老夫一定要让你们好好反省、反省。”

    他的暴怒,让太初教众人心头警醒、羞愧之余,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这还是平常的掌教吗?

    众人昔日高傲的头颅,一点点的低了下去,特别是输的那几个,平日都是太初教众人当中的主心骨。现在都羞臊得满脸通红,一个个心中暗自发狠,回去一定要十倍的刻苦修炼。

    秦浩轩在旁边嘴角逸出一个莫名的表情——掌教不去演戏,实在是可惜了。

    他也看出来了,黄龙掌教也是想靠着这一次的失利,好好挫一挫众精英弟子的骄气。

    只是这样的挫败,也太狠了,日后绝对会时时刻刻让人警醒——掌教好手段。

    “第七局比试,开始!”灵宝真人在擂台上淡然道。

    随后他目光瞥向正在被黄龙掌教训斥的太初教众人,眼睛里闪过一丝惋惜之色。

    “黄龙这一次,真是要彻底栽了……”心里面不知道怎么的,闪过那把赤炎剑的模样,又是一声叹息:“可惜了一把好剑。”就连他,也实在对太初教众人没有任何想法了。

    太初教已经足足输了六局,还有力回天不成?就算最后两局,侥幸赢了一局,那人能够在第二轮当中,面对震岳派七人的车轮挑战?

    灵宝真人不信,震岳派的人当然也不会信。

    乱星海附近,众山头上的那些围观者,一些赌徒已经开始兴奋得计算这趟压在震岳派身上的赌注,能够赚多少了。

    当然,也有些人在暗自咒骂。

    咒骂的对象当然也是太初教,其中就包括那几个修仙界地下赌场的老板,还有那帮着青虹仙子压住的,金旭殿的弟子。

    他们可是只有太初教赢,才能够赚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