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八十九章 魔王相邀心难测【三更】
    秦浩轩眉头微皱,手中陡然间电光萦绕,打出了一道雷法。

    雷法,在灵法当中都是高级货,十分罕见,威力绝强,太初教根本就没有什么传承。

    这雷法是他从绝仙毒谷里面搜刮出来的灵法之一,最近才修炼得娴熟。

    粗如水桶的雷霆,陡然间在虚空中炸响。

    那魔将刚刚猝不及防之下,背脊被炸得血肉模糊,惨叫一声。

    不过他肉身确实强悍,竟比那战力堪比仙树境的水猿魔物都强悍不少,居然身体只是晃了晃,受了点伤,并没有后退。

    正要继续扑击过来,只见面前人影一闪,秦浩轩全身气血滔天,浑身都形成了血雾般的奇景。

    拳头如山岳崩落,轰,直接在那魔将头顶当头砸下。

    这战力比足足比得过两三只水猿的魔将,居然直接被锤到了土石当中,轰出了漆黑、巨大的地洞。

    刷,秦浩轩闪身入洞穴当中。

    轰轰轰。

    洞穴之中爆炸声响不绝于耳,冲天的气浪涌出,惨叫连连。

    一会儿,那地动山摇的洞穴当中,秦浩轩人影闪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已被打得面目全非的魔将。

    那魔将全身看起来没有一处好骨头,伤痕累累,跟烂泥似的被秦浩轩丢在了岸上,居然是昏迷了过去。

    刚才发生的偌大动静,早就惊动了漆黑战船上的那些魔将,包括那王座上的神秘老者。

    如电的双目,向秦浩轩望去,里面爆闪出一抹异芒。

    嗷嗷——

    又是几个魔将,从黑色战船爆射而起,沉重的脚步踏得空气都水波一样震颤,如漆黑闪电,冲向秦浩轩。

    “敢伤我魔将,罪无可恕。”其中一个魔将大吼。

    秦浩轩没有退避,手中绽放出耀眼的剑光,足足有五张多长,横贯虚空。

    向那几个魔将迎去,来展现自己的战力!

    因为刚刚……秦浩轩见到对方最强的魔,眼睛里闪烁的是一丝欣赏的味道。

    又是一番恶战,秦浩轩身负自由之翼,是天地间一等一的速度型灵法,快若电光。

    这几个魔将虽然强悍,但是身法不如秦浩轩,肉身居然也不能压制秦浩轩。更别说秦浩轩在绝仙毒谷搜刮了那么多的灵法。

    这些时日抽空修行,许多灵法已了然在心。他身上又有纯阳仙王的精神烙印,日夜冲刷熏陶,眼界、心性都超出普通修仙者不少。

    许多灵法跟他从纯阳仙王意志里领悟出来的一些东西,一一映照,虽然时间短暂,但许多灵法的精髓都被他大致掌握。

    秦浩轩灵法层出不穷,光华慑人,在子母河上硬悍一群魔将,身法也运用到了极致。

    咻咻咻,秦浩轩就像是一只人间凶兽,身体日夜经过道心种魔淬炼,走的是道心种魔的路子。天生对魔又有克制!

    诸多机缘,道心如磐石,底蕴深厚,灵法奥妙,令秦浩轩放手一战时,绽放出极其惊人的战力。

    这一群魔将能够在子母河上,将那些仙苗境巅峰甚至是仙树境的强者都玩弄于鼓掌,可碰到秦浩轩,却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一炷香时间过后,子母河上冲天的光华慢慢消散。

    一群魔将,身上鳞甲碎裂,血肉模糊的倒在了秦浩轩脚下。

    远远的子母河那边,青虹仙子迎风而立,如瀑的黑发随风起舞。

    她清澈的目光,一直紧随着几百丈远外的那个身影。

    虽然这里一切都被冥冥中的大力量蒙蔽了天机,但是隐隐约约的,她依旧能够看到那个灵法滔天,全身闪耀光华的身影。

    仿佛看到了秦浩轩大杀四方的模样。

    等那灵法光华渐渐平息,青虹仙子陡然间察觉到从前方的河流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目光。

    青虹仙子猛然回过了头,不再去看那个方向,想来坚定如磐石的道心,居然有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悸动……

    漆黑战船上,那浑身魔气笼罩的老者,一直都在上面平静观战。深邃的瞳孔里,谁都看不穿他在想些什么。

    等到秦浩轩将最后一位魔将打垮,那老者瞳孔里闪过一抹异芒。

    “年轻人,上前一叙吧。”

    声音如隆隆的闷雷,在子母河上空回响,带着一种莫可抵御的庞大气势。

    令人心里无故产生一种想要听从他号令的奇异感觉。

    那魔王老者并没有指名道姓具体说谁,但秦浩轩知道,这是在邀请他。

    秦浩轩知自己若是这时间撤走,怕是青虹仙子等人要折损在此地了,想要前行必须过着老魔一关,无论如何都要前去看看。

    黑色战船上的老魔看着悬浮在高空的秦浩轩说道:“年轻人,你很自信。你自信,在此地可来去自如是吧?”

    “可……我身后那群人难以离开啊……”秦浩轩叹了口气很是无奈,换来的是老魔的点头微笑。

    “有点意思……你比本座见到的之前那些人都有意思。”老魔打量着秦浩轩说道:“若本座全盛时期,留你却也不难。”

    秦浩轩想要回应,却背后有簌簌的破空声响,声音不大,速度很是极快。

    几个人悄然来到了秦浩轩身后。

    秦浩轩没有回头,便能察觉到背后都是谁来了。能够做到这般悄无声息,又速度极快,只有青虹仙子、洪钟和廖超凡三人。

    “不要跟他去。这魔王深不可测,很凶险。”青虹仙子跟秦浩轩并肩而立,站得很近,一阵阵若有若无的香风飘荡进秦浩轩鼻翼里。

    “对。秦堂主不要冲动,这魔王了不得……我们现在走还来得及。”洪钟很焦急,独眼里闪烁着一丝畏惧的光芒。他不敢去看那黑船,以他的修为,分明能够感觉到那深不可测的目光正盯着他。

    仿佛要将他吞噬一般,令他毛骨悚然。

    最重要的是,秦浩轩如果回不来了,那解药怎么办?所以洪钟当然很担心秦浩轩的安危。

    廖超凡在一旁没有多说什么,其实他根本就不敢靠近这凶船。只是青虹仙子,还有那后面才入伙的洪钟都来了,他走位奔雷居的代表,自然也得跟着。

    来了只是也一个劲的劝:“秦堂主三思,这黑船凶险……”这番话,多少有些敷衍,说到后面,连他都有些虚了。

    “我过去看看,总不能这般停滞不前吧?”秦浩轩叹了口气,自己或许可以带走青虹怜突围,但……这没什么价值啊!来此地,不是为了展现自己逃跑的能耐的!而是探宝才是正事。

    青虹仙子不再言语,虽然同秦浩轩真正的相交不多,却也知道这个男人做了决定很少会改变,而且这个男人摆明是一个很有主心骨的男人,一般有主心骨的男人,并不喜欢别人在一旁指手画脚。

    廖超凡在旁边却愈发惊讶,他见识过秦浩轩的身手,知道这青年人不凡。只是没想到,面前这样的凶境,秦浩轩依然有如此勇气和信心。

    秦浩轩脚步在虚空一点,人如大鸟般飞扑上了那黑船。

    刚才在虚空中,居高临下,秦浩轩看得并不真切。

    脚踏实地的站在黑船上,秦浩轩就有了最为直接的感觉。

    他心头愈发震惊。

    这黑船依旧是大得没边际,甲班、船舷什么的看上去都跟人族制造出来的船只无异。

    但是踏足船上,他才赫然发现,刚才看到的一切,不过是假象。

    这黑船,绝对是活的!

    庞大的黑船,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物。

    坚硬的甲板更像是龟壳一类的东西,明显能够感觉到生命热力的涌动。

    一的符文力量,随处可以感觉。

    只是这些符文在大手段的衍化下,成了蒙蔽世人眼睛的东西,将这黑船的真面目掩盖了。

    秦浩轩一上船,黑船上那些正在折磨修仙者的魔将,脸色就变了。

    看着秦浩轩就一阵阵发憷。

    他们明显感觉到了这个修仙者身上腾腾的杀意,而且这股杀气是秦浩轩杀掉了太多魔物。

    那些魔物临时的怨气凝集。

    原本在子母河上的魔物,对于这种死气就很敏感,现在感觉到秦浩轩杀了那么多的魔物,无疑很是畏惧。

    而且,就在刚才这人类足足打垮了六个魔将,实力非凡,绝对不是好欺负的。

    “本座魔道里,能跟小兄弟在这里碰到,也是缘分。”端坐在王座上的那老者,自称魔道里,望向秦浩轩的神情里有一丝笑容。

    笑容里,并没有恶意,也没有其他的意思。

    “前辈唤我前来,定不是做什么自我介绍的吧?”秦浩轩抱拳行礼,保持着自己一贯有的态度。

    魔道里缓缓点头,算是回应了秦浩轩的猜测,他目光落在了滚滚滔滔的河流水上,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这子母河昔年,出了一只大魔物。那魔物肆虐生灵无数,后来被大能者镇压在了子母河下。历经岁月沧海,最终天人五衰衰亡。他死之后,魔气一只笼罩在子母河里。那天人五衰的气息也不散去。后来子母河当中被魔气滋养,诞生了无数的魔物,也不惧怕这天人五衰的气息……”

    “……老夫也是魔物一缕不干净的魔气中诞生。虽然老夫看似强大,但是老夫毕竟是从魔物尸骸里诞生,跟那被镇压的魔物尸骸休戚相关,越发强大,愈发逃脱不得此地。漫长岁月过去,老夫一直苦苦思索离开的法门,却苦于无人相帮……老夫空有一身本事,却要被困在此地,光阴流转,终究会有死的一天……”那老魔王说到这里,声音有了一丝萧索。

    旋即,他瞳孔里又爆闪出一抹亮光,凝在秦浩轩身上:“能来到老夫面前的,皆是有能耐之人。本座放你过去等过去,你们取得这一方仙魔遗迹的机缘之后,再回头帮我。若我离开之后,只要你们修仙者不杀我,我绝对不会对你们动手……这个买卖你可愿意做?”

    “……本座虽然只是一缕魔气所化,但是在子母河漫长岁月,感悟出了自己的东西,修出了自己的道,我应该有自己的路……”最后一句话,里面有着莫名的沧桑,和浓浓的不甘。

    “自己的道?”秦浩轩微微一震,在修仙界,修仙者莫不是获得大道传承,才有通往那条路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