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 自作孽来不可活【一更】
    黑船上的法阵闪烁,劈开滚滚波涛,向远方疾驰而起,飞溅起大股、大股的白沫。

    秦浩轩静静立在船头,看着青虹仙子站在那黑船上的颀长身影,心情有种莫名的滋味。

    “我一定会回来。”心里面默默的念了一声。

    腥湿的河风当中,黑船氤氲光芒,一路前行。

    空空儿舒服的伸展了一个懒腰,一屁股坐在黑船中央的兽皮靠背椅上。

    “你、你,过来,给大爷我揉揉肩膀,锤锤腿。”他毫不客气的向两个刚刚脱得劫难,主动请缨跟随秦浩轩的修仙者道。

    那两个修仙者微微一怔,脸色涨得通红。他们刚刚从这群魔物手中逃生不久,还心有余悸,对于空空儿这等魔将仍有畏惧。

    想要上前,却又向秦浩轩看去。

    “还愣着干什么?第三魔王派本座来指点你们,是你们的福气。怎么,给我揉揉腿就委屈了你们不成?”空空儿见那两个修仙者犹豫,声音大了几分。

    秦浩轩在旁边眉头微皱,这空空儿的做派,除了没有刑长得好看之外,做派倒是跟刑有不少的相似啊!若是刑在此地,怕是少不了上前将其一顿胖揍,让它知道知道谁才是老大吧?

    秦浩轩也没多说什么,继续拿出那有纯阳仙王气息的丹典,静下心来,仔细观看。

    “那个谁,去底舱给驱动阵弄一些了灵石。快没有灵石烧了。”

    “你们几个别愣着,观察四周情形。这里面虽然是我家魔王的地盘,还是有其他势力的宵小会潜入,都小心点。”

    “都在干嘛?勤快点,把甲板擦干净。这我家魔王大人赐予的战船,你们这帮蠢货,怎么不小心珍惜?弄脏了小心你的狗腿。”

    空空儿在船上吆五喝六,颇为神气的指挥着。

    一时间鸡飞狗跳,众人不得安宁。

    “嗯?”

    陡然间,空空儿赫然就看到黑船上众人都在忙碌,唯有一人在悠闲的看书。

    那人正是老魔王交待过,赐予了戒指和令牌的人,身份颇为特殊。

    “这家伙,似乎很讨大魔王欣赏……”

    看着秦浩轩若无其事的模样,空空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隐约有些不悦。

    他是老魔王派来的,心里面自然觉得自己便是这黑船之主。

    一定要维护自己的威信,也要让面前这小子知道,这黑船上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当家人。

    “那个谁。”虽然知道秦浩轩的名字,空空儿假意不知,冲秦浩轩曼声道:“别看你那劳什子狗屁书了。赶紧起来,你好像身法还不错吧?下船,去前方打探打探情况。”

    随意的向秦浩轩呵斥,就像是在指挥阿狗阿猫一样。

    秦浩轩端坐不动,没有听到空空儿的话,目光依旧凝聚在手中的古籍上。

    空空儿怒了——这还了得了?老子的话你敢不听?今天要让你知道知道,谁是老大!

    “别以为老魔王对你好颜相待,你就能放肆了。老子今天要给你点颜色瞧瞧……”空空儿冲秦浩轩大步走去,鼠须一抖一抖。

    尚未走到秦浩轩面前,那地上的黑发青年陡然不见了。下一刻,他感觉到背后升起一股凛然如刀剑的气息,森寒锐利。

    空空儿不由吓了一跳。

    无比迅速的跳出几步,向身后望去。就看到秦浩轩脸色沉郁的站在他身后,抬起了手掌。

    他心中发寒,又是向身后跃了十来丈远。但是那秦浩轩却如跗骨之蛆,根本甩脱不掉,依旧是紧紧跟在他身后。

    啪的一声脆响,凌厉响亮的耳光在黑船上空回荡。

    空空儿虽然皮糙肉厚,挨了这一巴掌却像是被千斤巨锤砸中,脑子一阵嗡嗡作响,飞出了十几丈外。

    砰砰,打了个两个滚,才狼狈止住去势。

    空空儿打了个滚,爬了起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秦浩轩,心里面既惊又怒。

    他在黑船上,向来是视那些修仙者如蝼蚁,想要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这一次若不是大魔王下令,他根本就不会跟这群卑贱的人类上黑船。

    没成想,居然挨打了!

    可刚才他根本连秦浩轩是如何出手的都没有看清楚,这黑发青年的耳光力量之大,也令他惊惧。

    “你……你敢打我?翻天了你?你难道不知我是老魔王派来的吗?”

    话音刚落,面前人影一闪,呼啸声音再次响起。

    啪,一声脆响。

    这一巴掌比刚才那一巴掌还要沉重,呼啸如雷,空空儿一下子嘴角鲜血飞溅,愣在了原地。

    “你应该感觉自己运气好,若是‘刑’在此地,你这般吆五喝六,周身上下断然不可能有一根骨头还完整。”秦浩轩话语冰冷,整个人气势暴涨,那雄浑气势仿佛如山岳,一下压在空空儿心上。

    空空儿浑身一颤,不知道为什么内心里升起了莫名的畏惧。

    这一种恐惧,纯粹是肉身的直觉反应——这人类青年很强大,他身上的杀气,是真的。

    “他想杀我!”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空空儿只觉得菊花一紧。

    连滚带爬,一口气跑出了百丈开外。

    他战力堪比仙苗境四十九叶巅峰,气血雄旺,这一开跑,也算得上的是电光火石,迅捷异常。

    但是他很快就停住了脚步,面前一丈远出,那秦浩轩不知道什么时候,鬼魅般出现在了他面前。

    开天斩!

    耀眼的剑芒从血肉当中钻出,撕裂十方,散发出滚滚凶焰。

    太乙火道!

    火焰里面散逸出多多火莲般的奇景,追着空空儿一通乱烧,火力焚天。

    土牢笼、水月刀……

    各种雄浑灵法层出不穷,直接在空空儿身上炸开。

    原本空空儿自诩实力非凡,可面前的秦浩轩却身影闪烁,肉眼根本捕捉不到他的方向。

    如海如潮的灵法涌上,一瞬间,空空儿惨叫声音连绵不绝,根本没有任何一点还手之力。

    “这倒霉催的,居然敢去惹秦浩轩。”

    “自作孽不可活。”

    “果然是恶人还是要恶人磨。”

    看到这一幕,黑船上众修仙者都是精神为之一振。空空儿那哭爹叫娘的喊声,在一些修仙者耳朵里,无异于仙音,心情舒畅愉悦。

    一会儿,空空儿被打得满头是包,就像是头上长出了几个角。

    “没天理,他真的敢打我……”空空儿惊惧的看着面前的秦浩轩,脸上乌漆墨黑,跟烤鱼一样。

    刚才被太乙火道灵法烧出来的肉香味,依旧在身上缭绕。

    “老祖让你来,只是让你做个向导,做个苦力。如果你不自觉的话,我不介意把你大卸八块,丢去喂那些魔物。”秦浩轩声音淡然,手里依旧捧着那本古籍,正眼没有看空空儿一眼。

    空空儿脖子一缩,暗自打了个寒颤。面前的秦浩轩,杀了那么多的魔物,煞气十足,他当然相信面前这个家伙,绝对会说到做到。

    小命面前,空空儿脸上浮现谄媚笑容:“……嘿,秦老大您别太生气。小的刚才也是一时糊涂,现在被大哥打清醒了。小人懂得怎么做了。”

    空空儿瞬间展现出了极其优秀的大丈夫能屈能伸的能耐,马上换了个嘴脸。

    “妈的!这空空儿,真是贱骨头,不打不舒服。”不少修仙者看到这一幕,心头大呼痛快。

    被秦浩轩殴打外加威胁了一顿,空空儿的思想转变十分迅速,从享乐人生迅速变成了服务大众。

    对秦浩轩俯首帖耳,十分顺从。不时还会跳下黑船,探测前方的情况。

    一路上,有了空空儿这个子母河上的土著做向导,航程顺利了许多。

    纵然有一些不起眼的魔物跳出水面,空空儿一露面,那些魔物便吓得落荒而逃——他们可都是认识那魔王坐下的马屁精,空空儿。

    子母河的魔物,根本不敢招惹那老魔王的魔。

    行了大半天,子母河上依旧烟波浩渺。

    巨大的黑船上,一直都没有遇到险要状况,许多人浮躁的心思都安静了下来。

    打坐的打坐,修炼的修炼,清洗甲板的清洗甲板,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秦浩轩的身边开始有些热闹,那空空儿被暴打了一顿之后,彻底洗心革面,重新做怪。

    给秦浩轩端茶送水,嘘寒问暖,甚至杂耍逗乐,秦浩轩不胜其烦,又抓住其暴打了一顿。

    空空儿彻底安静了下来,乖乖的做自己应该做的分内事。

    “报,前方有情况!”

    子母河上,空空儿猛的跳了出来,激荡起阵阵水花,湿漉漉的跃上了黑船。

    “什么情况?”秦浩轩立刻站了起来,凝声问道。

    “前面有几艘大船。”空空儿郑重其事道。

    听了这话,黑船上的众修仙者,顿时如临大敌,纷纷戒备起来。

    蜈毒教的一些人,都掏出了各种腥臭魔虫,看上去十分悚然。

    在这条子母河上,只要进来的人,不是队友,便是敌人。

    毕竟都是奔那大机缘而去,只要上了岛屿,为了夺得那机缘,恐怕一场血腥厮杀是逃脱不了的。

    许多人都有了心理准备。

    “加大灵石投放,战船开足速度!”

    秦浩轩一声令下,黑船乘风破浪,隆隆的向前方驶去。

    渐渐的,一片雾霭当中,秦浩轩依稀看到了前方舰队的轮廓。

    足足有四艘如小山般的战船,洋溢着一的符文灵光,在河流上劈波斩浪。

    每一艘战舰的舰首上,都竖立了一面不同的旗帜。

    有青天旗,有玄月旗,还有一束凄艳如血的红色大旗,最后一艘战船上的战旗十分奇异,居然是一只森然的独眼,看上去颇为可怖。

    每一战舰上,都有数百精英弟子在运作。这些弟子动作整齐划一,掌舵的掌舵,布置灵阵的布置灵阵。

    虽然足足有几百人,但是一个个都沉默不言,像是山石一样,静默之中有种别样的力量感。

    不时有魔物跳出水面,试图冲上黑船。但都被那守在船舷上的精英弟子,结阵击落下去。

    轰隆的,流水飞溅的声音在河流上不绝于耳。

    这四艘战舰,彼此间配合默契、娴熟,动静如一,共同进退。已经是一个森然的舰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