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九十九章 仙王虚影欲做动【三更】
    秦浩轩在人群里,眉头微皱——这就是所谓的万载大教,生杀予夺,视众生为刍狗。

    他不由自主就想到了太初教的那帮兄弟和自然堂的那些弟子们,如果是这等事情降临到太初教头上,面对无上大教欺凌,他又当如何?

    强大的紧迫感令秦浩轩暗自握紧了拳头,掌教……或许掌教便是看多了这般的事情,才会更愿意将资源加到有色仙种身上,他仅仅只是想要让太初强大到足够自保罢了。

    一帮万载大教中的弟子,心思各异。

    其中几个弟子眼睛滴溜溜乱转,暗自观察须弥圣殿众人的举动,突然间,就在须弥圣殿众人目光里离开那些万载大教弟子的瞬间。

    其中一个万载大教弟子,丢出一道奇异灵符,双足陡然间符文闪烁,长出了一对足足三丈多长的羽翼,冲天而起,向九霄云外飞遁而去。

    还有个弟子丢出一道符箓,陡然间一股兽魂出现,包裹全身,向地下猛钻,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想跑?”须弥圣殿众人看到这一幕,有人阴测测笑道。

    一把飞剑突然间射入了万丈高空,没入了云端。

    一会儿云端里闪耀出大日般的光芒,响起了一声惨叫。

    砰,一具尸体从天而降,正是刚才逃亡的那弟子,双足被斩,摔得面目全非。

    须弥圣殿里又有人影一闪,闪电飞出,落到了百丈远的地面,一记灵法轰向地下深处。

    整个大地跟水波样剧烈颤抖了一下,一股血流如瀑布般激射出来。

    同时激射出来的还有许多碎肉、碎骨。

    那轰击地面的须弥圣殿弟子,抬头冲万载大教的人群低沉一笑,露出雪白森然的白牙,面目有一丝狰狞。

    刚才还有心思,想要逃跑的那些万载大教中人,不禁缩了缩脖子,吓得小心肝乱颤。

    一些念头顿时熄灭。

    那些被抓来的各大万载大教阵营里,一片死寂。

    不过大家都同时知道了一件事情——逃亡的话,必死无疑。

    “怎么,还没有人想要进去吗?那我只能用手中的剑,让你们进去了。”须弥圣殿里,一个胖乎乎的中年胖子,手中飞剑在万载大教众人头顶上盘旋,散发出森然寒气。

    “我……我进去!”

    过了一会儿,终于有离凰派里的精英弟子忍受不住这死亡的威胁,壮着胆子,颤声道。反正逃也逃不掉,如果真正能够闯入了这杀阵里,或许还有一线生路。

    “你小子还算识相。”须弥圣殿众人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那中年人胖子也将手中飞剑收回,径直走到那站出来,要闯杀阵的万载大教弟子面前,“跟我来。”

    一直将那弟子引到了杀阵面前,这才停了步。

    涡涡涡——

    那杀阵凶险煞气,居然有种无比古拙的感觉。仿佛天地初开就屹立在这里一样,幽深奥秘,像是远古凶兽蛰伏。

    一股股的血腥光华冲天而起,就像是一堵堵血色的山岳,将大阵里面的一切都遮蔽,看不分明。

    秦浩轩站在人群里,瞳孔里金芒连连闪烁,想要将那凶阵看透。结果神识仿佛如泥牛入海,居然完全被那凶阵所吞没,没有探测到任何东西。

    他心里面不禁咯噔一下,这阵法果然诡异,只是……神识真的无法探测出吗?秦浩轩心有不甘,神识再次爆闪,虚空中趁那凶阵其中一处闪烁的当头,轰了进去。

    “嗯?”

    这一次,他神识再次被凶阵吞噬,但是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体内的仙叶上,那纯阳仙王残留气息凝练的小人,有了一丝动静。

    “什么意思?”秦浩轩对纯阳仙王留下的气息小人有动静很是不解。

    须弥圣殿那中年胖子,已经将那万载大教弟子引入了血阵当中。

    当那弟子身影被血阵淹没,其中一个须弥圣殿的老者拿出了一方古镜。

    古镜闪烁秘力,如水波一样荡漾,顿时影影绰绰的显露出了刚刚没入阵法里的万载大教弟子身影。

    轰!

    凶阵当中,灵力狂潮汹涌,各种凄厉的咆哮声鬼哭狼嚎一般。

    万载大教弟子一进入其中,身体都被狂暴的灵力推动,举步维艰,几乎每走一步,都要耗费庞大灵力。

    他一口气打出了几张符箓,同样祭出奇异狂风周身涌动,才将那凶阵里的煞风抵挡住。

    “……坤、水、奎、木……”

    一个个符文在闪烁,荡漾阵阵秘力。

    那弟子心惊胆战,竭力躲避那些看起来凶险无比的阵法线。

    在阵法外面,这万载大教弟子每走一步,只要是安全的,都被那些须弥圣殿的人牢牢记在了心里。

    突然间,那弟子向左边一个符文走去。

    嗡——

    凶阵当中,顿时一道如山的阵法线,迸射出奇异符文,幻化成刀剑,如狂风骤雨向那万载大教弟子轰去。

    那弟子心头大惊,猝不及防之下,匆忙抵抗,一口气祭出数道符箓,虚空中形成了一方方的木盾。

    夺夺夺,沉闷的声响如梨花暴雨不绝于耳。

    最后一面木盾被那刀剑轰碎,那离凰派弟子也堪堪抵挡住所有攻击,不由暗自倒吸一口凉气。

    刚刚心头石头落地,左脚向前面迈进,凶阵空间里忽然窜出了一根根粗如蟒蛇的蔓藤,刷刷刷,将他全身缠绕,狠狠撕扯。

    瞬息间,那弟子甚至来不及惨叫一声,直接在外界古镜里显化的影像之中,爆成了无数碎肉。

    “嗯,葵位是凶地,不能走……”在外面旁观的一干须弥圣殿弟子暗自点头,将那阵法里的死地牢牢记在心里。

    阵法外面,那些各大派的人却是毛骨悚然。要知道那弟子进去,尚不到五十息的时间,就这么死了。可见那阵法何其凶煞。

    不管各大派中人心里面如何畏惧,须弥圣殿哪里会管他们死活。这堕仙岛上的凶阵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什么人所留下,太过于玄奥。

    他们来的人,根本无人能够破解。现在只能够用最简单的方法——用人命来堆出一条安全路径!

    用一个个的人,去试验出哪里是凶阵里的生位。

    “你,进去。”

    须弥圣殿里的那中年胖子,手中飞剑闪烁寒芒,对准了另外一个被抓来的离凰派精英弟子。

    那离凰派精英弟子,顿时如丧考妣,心里面虽然害怕,但是在死亡威胁之下,不得不硬着头皮向那凶阵里闯去。

    这一次,这离凰派精英弟子留了个心眼,一口气就数只符兽都召唤出来,左右守护。

    一部分符兽四方探路。

    他这一招用出来,果然比先前那丧命的万载大教弟子,多行进了一些路程。

    可不一会儿,凶阵里连连闪烁符光,迸射秘力,几只符兽接二连三被斩杀。

    最后,那弟子心惊胆战中,也跟着被一道冲起的石墙硬生生碾为一堆模糊血肉。

    面对那离凰派弟子的死亡,须弥圣殿的人眼皮都不眨一下,接二连三都硬逼着一个个大派弟子冲入阵法当中,继续闯阵。

    这些大派弟子里,有的弟子精通占卜、龟甲卦术,侥幸能够走得远一点,但是也行进不了多久,就会被诡谲的凶阵灭杀。

    一个个大派精英弟子,接二连三的都陨落在了凶阵当中。

    这些人,大多数都跟那些尚幸存的万载大教精英弟子是师兄弟,或者是好友。

    许多大派精英弟子,看着一个个好友或者师兄弟就这样毫无价值的死去,一个个对于威逼他们的须弥圣殿众人愈发愤恨,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

    须弥圣殿的人也很无奈,刚才送进去闯阵的那几个人,走进凶阵的路途尚不及阵法的十分之一。

    如果照这样下去,就算这些被抓来的人死光了,或许都闯不完这个凶阵。

    须弥圣殿里的人商量了一番,那中年胖子这才又站出来。

    他目光在众人脸上逡巡,随后,倏尔目光凝聚在了秦浩轩的脸上。

    “你进去。”

    秦浩轩骂人的心都有了,刚刚那批进入其中的大派精英弟子,都是按照先后循序点的。自己明明排在众人很后面,怎么会轮到他?

    “愣着干什么?区区仙苗境四十六叶,实力最为低微。当然是先派你进去了。”那中年胖子显然心情恶劣,冲秦浩轩冷声道。

    刚才须弥圣殿众人商量了半天,就商量出了一个结论。这帮大派弟子要物尽其用,先将一些实力地位的弟子派上场做炮灰,后面才派一些实力强劲的。

    而秦浩轩虽然是站在人群的最后面,但是他仙苗境四十六叶,几乎是众人当中修为境界最弱的一个,当然一下子就被看上。

    前行?几乎必死!不前行?必死!

    无力!秦浩轩深吸了口气,往日在太初事情发生争执也知道力量的重要,可……这次……此地比太初险恶太多倍了!力量!自己的力量太弱了!若早知今日如此,他日在太初便该更加努力的修行!

    “你是要反抗吗?”

    浩轩把头轻轻摇晃,反抗?自从再次回到此处,仙叶上的仙王虚影便蠢蠢欲动,始终散发着一股特殊的牵引力量,那是想要进入这绝阵之中的力量。

    “我去便是……”秦浩轩放下一句话,开始迈步朝着前方走去,当日在纯阳仙墓绝阵之中的危机感,这一刻又回到了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