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 你进我出杀人招【二更】
    否则的话,被他们所在宗派知道此事,须弥圣殿跟他们所在的宗派梁子就结大了。

    须弥圣殿的人,脸色愈发难看,这次冒险抓了各大派的精英弟子,本来就存了杀人灭口的心思,当然不会留任何一个活口。

    但是现在凶阵里面,多出了一个不可测的大派弟子,彻底一下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在没有抓住这弟子的时候,他们还确实不敢再继续让这些被抓来的大派弟子死了。

    凶阵没有闯入,现在反而多了个烫手的难题。

    须弥圣殿众人,一时间恨那阵中的秦浩轩恨得牙痒痒。

    “一定要将那小子抓出来,杀了。”须弥圣殿的一个弟子,咬牙道。

    旁边那仙树境的中年胖子翻了个白眼,这不废话吗?当然要杀了。不杀的话,绝对是个大祸患!

    “现在连这凶阵都进不去,怎么杀?”有须弥圣殿的女弟子颦眉。

    须弥圣殿当中,为首的一个老者身披金色袍服,袍服上有星星点点的符文如星雨零落,很是奇诡。

    这老者眉头微皱,深吸了口气,从神情上便看得出,再做艰难的决定。

    “春离公,恐怕要动用那个东西了。”那中年胖子想了想,走进那金色袍服老者身边,低声道。

    须弥圣殿的人听到中年胖子的话,都纷纷一惊。

    “申屠志,你说什么?那东西不到危难关头,不得动用,你没有听门里的长老嘱咐过吗?”有须弥圣殿的弟子大声反驳。

    “难道现在不是危急时刻?”中年胖子申屠志冷冷笑道,目光从一干被套上了符圈的大派弟子脸上扫过:“真让那阵法里的黑发青年走脱了的话,对于我们须弥圣殿可没有什么好处。”

    须弥圣殿的人当然知道申屠志为什么这么说,一时间都有些为难,目光刷刷刷的看向了那沉思中的春离公。

    “到了现在,只能试一下遮天翼了。”春离公缓缓道,声音郑重。

    一听这话,须弥圣殿的人都沉静了下来,脸色肃然。

    嗡——

    春离公手中灵光闪烁,陡然间多出了一张巴掌大小,闪烁着莹莹光泽的羽翼。

    这羽翼一出现,汹涌出大片大片的雾霭云气,开始疯狂吞噬周围的天地灵气。

    迎风暴涨!

    几息的时间,便暴涨到足足有千丈多长,连绵无际,几乎要将青天都要遮蔽住。

    整个大地光线都黯淡了下去。

    无数的符文灵光,在这巨大的羽翼周围闪烁,一的雄浑秘力涌动,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来。

    凶阵当中,秦浩轩也看到了虚空中出现的巨大羽翼,奇怪的羽翼出现,仿佛天机都被隔绝!

    “……须弥圣殿,这是何等法宝?”

    在须弥圣殿最外围,足足有四个仙树境的修仙者,还有八个仙苗境四十九叶的修仙者盘膝在地。

    巍巍的仙树从一个个仙树境修仙者身后暴涨,直上青天,散发出滚滚滔滔的灵力,都灌输入遮天翼当中。

    其他的仙苗境修仙者,同样丹田内仙叶摇曳,一灵力纷纷灌输入遮天翼当中。

    高天之上,遮天翼表面沉浮的符文,在滚滚滔滔的灵气灌输之下,愈发的亮,符文绵延成了银灰色的脉络。

    仿佛是遮天翼的血管一样,愈发的灵动浩瀚。

    哗哗。

    遮天翼开始鼓荡,虚空中千里内的空气都在它鼓荡中,被冲击得跟海浪似的沉浮,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滔天气浪。

    一道清晰可见的灵力阶梯,从遮天翼的腹部延伸出来,垂落到地面。

    “你们这些人,先上去。”

    不由分说的,须弥圣殿的人将目光看向了一些大派的弟子。

    那些大派弟子微微一怔,浑然不知道这须弥圣殿的人是要干嘛。不过不管怎么说,肯定是没有好事。

    在一把把飞剑的逼迫之下,纵然心里面一百个不情愿,一干大派弟子依旧只能乖乖就范。

    陆续登上了遮天翼。

    等这帮万载大教弟子上去上去之后,遮天翼鼓荡起来,直接向杀阵里冲过去——他们居然要凭借遮天翼的庇护,轻易的穿梭在凶阵之内。

    遮天翼!遮天翼!

    断开天意!自成一体!

    便会凶阵也难以察觉到遮天翼庇护的人!

    遮天翼腹部顿时一松,许多人大派的弟子纷纷跌落在阵法中央。

    站定之后,众人大喜,纷纷向阵法其他地方突进,因为他们清楚,如果待会儿须弥圣殿那些人一定会回来,到时候铁定会斩杀他们。

    在凶阵外面的须弥圣殿众人看到这一幕,有人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我等也都跟着上去。”须弥圣殿的人见遮天翼能够抗衡凶阵威势,放心了,纷纷跟了上去。

    仅仅只留下了十来人,既看守外面被抓来的其他教派的人,也有人留下来远程操纵遮天翼。

    “进来了?”

    凶阵当中,看到遮天翼放下了一批人之后,又而又返,秦浩轩心里面跟明镜似的,肯定是须弥圣殿那帮子人来了。

    那代表他们在外面的防守力量很弱了吧!秦浩轩体内仙叶上盘膝坐着的那些金色小人,一个个口诵古拙真言,继续跟凶阵里莫名力量感应。

    他遵循这些感应到的生门位置,向大阵外面走去——

    呼——

    沉重的风声,如同气墙在四处肆虐。

    遮天翼庞大的声音再次降临阵法当中,一的凶阵阵光,仿佛无数山岳般的利剑斩击在遮天翼上,不断的虚弱着这奇异东西。

    刚刚不久前被放到阵法里的其他门派弟子,在须弥圣殿的人从遮天翼上落下后,顿时惨了。

    刷刷刷,飞剑在虚空闪烁,剑芒森寒,射出匹练的光。

    一些躲闪不及的大派弟子,顿时被屠杀干净。

    毕竟这凶阵,已被须弥圣殿的人视为禁脔,岂能够让其他人染指?更不会让他们抢夺这里的机缘。

    “将刚才那闯入阵中,出言不逊的小子找出来,一定要杀了他。”

    “对,他是个大麻烦。如果给他活着出去,将我们抓了其他大派弟子的事情泄露出去,对我须弥圣殿不利。”

    须弥圣殿众人群情汹涌,一个个脸上满是狰狞杀意,哪里还有半分修仙者的模样,一心想要将秦浩轩找出来,斩杀。

    可他们在阵法中央找了大半天,却连秦浩轩一根毛都没有发现。

    “怎么还没有发现那个臭小子?”

    中年胖子申屠志也留在了凶阵外面,眼睛里死死盯着奇异古镜上显露出的凶阵里的情景,很是疑惑。

    “你可是在找我?”

    突然间,申屠志身后响起了淡然的声音。

    申屠志脸上的肥肉一抖,心头巨震,回过头就看见秦浩轩悠然站在了猩红凶阵的外围,充满杀意的冷峻目光正牢牢盯着他。

    其他须弥圣殿众人都以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秦浩轩,全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那凶阵如此凶煞且变化无穷,这小子怎么如此轻易就出来了?而且出来得神不知鬼不觉,那些刚进入凶阵里寻找其下落的师兄弟们,有几个都是仙树境修仙者,感知力惊人,却依旧没有发现这小子的下落,反而被他跑了出来!这人到底什么根基?

    金旭殿和奔雷居、蜈毒教,以及那些原本在老魔王的黑船上被秦浩轩解救的那批人再次看到秦浩轩,一个个眼睛发光,脸上露出喜色,心里更是陡然升起了无限的勇气。

    剩下的其他大派弟子看到金旭殿这帮人的激动神情,都感到很奇怪,金旭殿这些人是怎么了?不过就是从凶阵里面逃跑出来个奇怪的仙苗境弟子,马上就会被须弥圣殿的强者击杀,怎么这些人个个像是见到了希望似的?

    “秦堂主……”宗汉不禁一阵硬咽,再见秦浩轩虽然不过几柱香的时间,但他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蠢货,出来了还不知道逃跑,反而来送死!本座送你魂归星空!”申屠志的肥脸上闪过一抹阴鸷之色,倏地一把飞剑出现同时迸射出点点寒芒,映照得方圆百丈内一片森寒。

    旁边一些须弥圣殿的人都嘿嘿冷笑,看着秦浩轩的眼神彷彿是看着一个死物。

    秦浩轩却没有看那些人,兀自抬头悠然望向空中笼罩在凶阵上方,彷彿山岳般绵延,将这一方天地都遮住的遮天翼。只见宝光阵阵,光华冲天,无数细密的符文围绕着遮天翼闪烁,彷彿一条条瑰丽星云。

    “真是好东西。”秦浩轩赞了一声。

    申屠志听得很不是滋味,心想这小子的语气怎么像是将遮天翼当成了他自己的一样?

    “杀了他!”申屠志脸上的肉一颤,向身边数名须弥圣殿弟子道。

    “是!”一干须弥圣殿弟子齐声应诺,脸色狰狞,有的人背后光华漫溢,符箓如山,射向秦浩轩,有的人打出一把星砂,每一颗砂粒都涌出滚滚血水与诡异煞气,连空气也被侵染得凶煞无比。

    一时间灵法漫天,空气如沸,四面八方向秦浩轩轰杀。

    申屠志并没有看向战场,背后的仙树巍巍向天空伸展,继续喷吐出灵力涌入遮天翼当中,配合着进入凶阵里面的人,控制遮天翼的走向。

    遮天翼必须要有外人操纵,否则根本动不了,而且要随时输入庞大的灵力供应运转,要求颇高。在申屠志看来,一票须弥圣殿的弟子出手对付区区一个仙苗境四十六叶的外派弟子绰绰有馀,因此毫不分心去关注战场。

    下一刻,申屠志听到一声凄厉的嘶喊声响起,旋即又戛然而止,彷彿是被什么人掐住了脖子止住叫声。那凄厉嘶喊声,是从他熟悉的须弥圣殿弟子口中发出。

    申屠志心头微微一惊,回头望去,赫然就看到刚才冲过去的一帮须弥圣殿弟子居然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每一个人的尸体都是头颅被俐落地斩断,断口鲜血激射,满地血腥。

    旁边几个在一旁帮申屠志控制遮天翼掠阵的弟子还没有出手,一个个脸色苍白,看着秦浩轩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恶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