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 仙王石台至宝座【五更】
    秦浩轩身影如电,欺身而上,手中龙鳞仙剑嗡嗡鸣动,在空中划出了耀眼凄厉的剑光。

    仙树境修仙者修练出来的飞剑都是经过精元气血培育,跟持剑者息息相关;一感觉到危险,飞剑护主,自动迎上了龙鳞仙剑。

    “啪!”

    一声脆响,彷彿木枝被折断,飞剑竟被龙鳞仙剑斩断,随后森寒剑光从春离公脖子上划过。

    “啊!”春离公惨叫一声,睚眦欲裂。直到头颅离体坠地,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被一个仙苗境四十六叶的不知名修仙者给斩了!

    春离公后悔啊!当日来到此地,为了保住孙子,便将那守护神识的灵符放在了孙子的身上,如今自己空有力量却未有防御神识之法宝,变成了挨宰的羔羊。

    “砰!”

    春离公的尸体重重跌落在地,鲜血喷溅,每一滴血都散发出浓郁的药香味道,莹莹如玉,诡异无比。他的头颅咕噜咕噜地在阴冷潮溼的山林腐土里滚了几圈。

    “臭小子,你敢杀我?你绝对完了,你等着承受须弥圣殿的怒火吧!不单单是你,你们门派所有人通通都要死,鸡犬不留……”

    春离公修为深厚,虽然身躯生机断绝,头颅却依旧有怨魂存在,朝着秦浩轩破口大骂,一边兀自滚离原地。

    幽暗的密林深处,春离公的头颅眼神愤恨,嘴里尚在怒骂,脖子仍有鲜血横流,有奇异的神魂光芒在伤口处闪烁,里面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小人盘踞其中。

    骂完这些话后,春离公又吐了一口血沫,再也支撑不住。

    春离公的脑袋”轰”的一声巨响,头颅炸裂开来,其中那混合着灵力的强大怨魂飞出来急速遁逃。同一时间,几根断裂的牙齿里爆射出了几支符兽,每一支符兽的实力都极接近仙树境修仙者,想要阻住秦浩轩。

    秦浩轩背后涌出濛濛的白色灵光,巨大的光翼从他背脊里钻了出来。那光翼散发出神祕莫测的大道气息。

    “嗯?”一种莫名的危险笼罩上心头,春离公的元神只看到人影一闪,秦浩轩居然从千丈外瞬间来到了他面前。

    春离公怨魂揪揪怪叫,一扭三寸来长的身躯,就要向其他地方跑去。突然间一股黑色雾气从秦浩轩的手臂涌出,在空中凝成一支青面僚牙的恶鬼。恶鬼足有三丈,笼罩着黑色雾气,看起来十分诡异,每一个毛孔都有一个鬼影飘浮,像是有无穷的鬼影在惨痛嚎哭,十分慑人。周围的幽暗密林,温度骤然下降许多。

    恶鬼一把将春离公的怨魂抓住,张开了大口,不由分说就向嘴里送去。生死关头,春离公真正感觉到怕了。修仙者,能够窥到长生之祕,对于性命之珍惜比凡人更甚。

    “别……别杀我,秦……秦大人……我有宝物,我有宝贝进献……”小人声音颤抖地急遽说道,可惜没人理会他的话。

    恶鬼正是秦浩轩用鬼神法则驱使的,一直凝在肩上的恶鬼刺青,实力已徘徊在鬼将的边缘。像春离公这样的仙树境修仙者怨魂对它来说,乃是大补之物。

    “瓜唧、瓜唧——”难听的咀嚼声中,春离公的怨魂惨叫连连,在恶鬼的利齿间被无情地撕裂,凝练如实质的灵光连同神魂崩散,被恶鬼完全吞噬。

    旋即,恶鬼全身的漆黑鬼雾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股股灵力闪烁不定。整片鬼雾越来越浓密,飘浮在其中的一颗颗鬼头发出凄厉的哭喊。其中一颗鬼头十分巨大,赫然正是春离公的模样,只是春离公的魂魄此刻已成为伥鬼,浑浑噩噩,再也没有半分往昔风采。

    膨胀……膨胀……鬼雾不断扩大,到了一定的地步之后,整头恶鬼变得足足有六丈多高,犹如移动的小山般全身蒸腾着腾腾鬼气,一枚枚神祕幽暗的鬼神法则符文在恶鬼皮肤上显现,如同一颗颗的黑暗星辰。

    恶鬼的双瞳里有大漩涡般的黑暗,里面迸射腥红光芒,身上散发出一股股森然的强大气势。在它额头上,赫然钻出了一根闪烁黑光的角,身上还有一层由无数攒动的鬼头形成的漆黑铠甲,散发出犹如金属般的冰冷光泽,看起来颇为慑人。

    “长出了一支角?还有鬼铠?”仔细打量恶鬼,秦浩轩微微一震,发现了不寻常。恶鬼刺青原本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是他昔日修练鬼神降临,用特殊方法喂养出来的鬼兵。

    而现在长出了角的恶鬼,秦浩轩明显可以感觉到它的阴力已达到了无比浑厚的境地,此等战力已经可以称之为鬼王了,战力堪比仙树境。

    “春离公修为果然深厚,我的小黑吃了他的元神居然瞬间突破!”秦浩轩笑着连连摇头叹气,难道坏人的养分特别多吗?。

    小黑的突破无疑让秦浩轩如虎添翼,在这步步杀机的堕仙岛闯荡也多出了一样保命的手段。

    秦浩轩心念一动,鬼王化为一丝黑气钻入了秦浩轩的左臂,化为鬼王刺青。不过这刺青也跟从前有所不同,灵动异常,彷彿鬼王随时都会从刺青里蹦出来一样,光看就令人感到威怖。

    平复心情,秦浩轩小心翼翼地一路继续前行。堕仙岛上有大机缘,这是谁都知道的事,但是里面也不知道有多少豪杰丧命。虽然艺高人胆大,秦浩轩依旧保持了一贯的小心谨慎。

    一路上,秦浩轩又碰到了几个过来搜寻的须弥圣殿弟子,通通都被他俐落地收拾掉;其中有一位更是仙树境修仙者,元神同样被鬼王刺青吞噬,鬼王刺青更显得栩栩如生,双瞳彷彿有黑光闪烁,鬼力更盛。

    跨越了不知道多少座山峰,秦浩轩陡然间停了步。他此刻站在一处光线黯淡的沼泽地上,目光所及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三座奇诡的山峰,这三座山峰呈品字形,高耸入云。中间的山峰隐没在云间,秦浩轩瞳孔放出的神识连连闪烁,想要看透那些云雾迷障,看穿山峰的真容,却只是察觉到里面隐约有宝光在闪烁。他的神识一侵入云雾里犹如泥牛入水,被吞噬得乾乾淨淨。

    在黯淡的光线中,三座高山呈现奇异的天地大势,彷彿是一个王座,隐约间有种吞噬天地的大气魄。

    秦浩轩跟着刑那么长时间,又在纯阳仙王古墓的绝阵中待了几年,对于风水大势眼界已不同凡响,一眼就看出了这王座般的山峰非比寻常,里面一定有机缘存在。他神情一敛,轻轻几步已是在千丈开外,身体破开空气,发出高速的物体破空声响,迅速向王座般的山峰逼近。

    不过十息的工夫,秦浩轩陡然停住了步伐。此时距离那山峰尚有千丈。”嗯?”他猛然感觉到一股十分熟悉而又有些恐怖的气息。这股气息给他的感觉就彷彿是整个天地都在俯瞰着他,让他有种无处遁形、十分渺小的感觉,连他的神识都被冥冥中的莫名气息搅得有些动摇。而这种气息,他曾经在纯阳仙王古墓里面体验过一次,这是至强者——仙王的气息。

    秦浩轩心脏忍不住剧烈跳动,他在纯阳仙王古墓里面得到了大机缘,体内的仙叶上盘踞的纯阳仙王气息日夜冲刷、熏陶,让他随时处于一种玄之又玄的感悟当中。许多事情他几乎都能够一眼看破,这都跟仙王气息有关,对于他修为的突飞猛进更有极强的帮助。

    再次感应到仙王气息,秦浩轩忍不住心神激荡,背后自由之翼冒出风云气息,”刷——”的一声,飞进气息来源的地方。

    这是个四面都有洞口,耀眼如白昼的洞窟。洞穴宏大无比,上方居然像是濛濛的星河,一股股混吨气息瀰漫了整座洞穴。在洞穴中央,有一方莹莹如玉、通体晶莹的石台,不停散发出祥和的气息。

    石台上有细密且宛若恒河流沙的符文在闪烁,每一枚符文都在飘浮,彷彿一条条的星云萦绕,散发出奇异的气息。

    只是看石台一眼,秦浩轩的神识就忍不住一阵悸动。刹那间,他赫然看到了无尽的远处有朦胧的身影在一道光芒当中,散发出大日般光芒的强者在石台上打坐修行,周围有真正的星辰在沉浮……

    秦浩轩想要看清那个人,结果那人的身躯绽放出无量光,每一缕光芒彷彿穿过空间,如同利刃将他的神识硬生生割开。

    秦浩轩的脑袋一阵剧痛,心想好强,这东西是无上的至宝,有灵性,不容亵渎。秦浩轩不敢再对石台有任何不轨的念头。

    这样的宝物,供仙王修行的石台……绝对是无上至宝!而且石台的材质一定也是不得了的天灵地宝,上面隐约有渺渺的大道真音不停涌动,令人心旷神怡,彷彿遁入了玄之又玄的无上境界,让秦浩轩心里面涌起了大欢喜。

    “了不起的……好宝贝。”秦浩轩在内心赞叹,眼神狂热。

    显然这个洞穴里的石台就是真正的王座,是仙王修行的宝物。如果能够在这上面修行,体悟到一些仙王奥祕,绝对终身受益无穷,不亚于在他丹田仙叶里扎根下来的纯阳仙王气息。

    就在秦浩轩想要靠近石台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外面如闪电般冲了过来。这人是个童颜鹤髮、红光满面的老者,浑身肌肉结实,眼睛里精光四射,根本没有一丝老态。他一身大红袍服,身上血色红云涌动,奔行间带着一股滔滔血气,显然杀人无数,实力绝对是仙树境。

    红袍老者的目光一下黏在了仙王石台上,眼睛眨也不眨。

    “哈哈哈,终于让我找到了宝物……仙王打坐修行的石台!无上的宝物神性无穷,利用悟道修练。拥有此物,我的修为必定能够突飞猛进,勇冠整个幽泉魔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