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道宫仙家踢山门【一更】
    占卜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可以说……那是涉及到了天道的事情,最差也是事关天机的事情。

    焚香沐浴更衣虽然只是一种仪式,但这种仪式可以让人静心,专心,从而在更衣时达到准确度最高的程度。

    秦浩轩很清楚,蓝烟如今的状态并不适合占卜,只是如果不让她去占卜,唯一能做的便是陪着她在此地瞎担心。

    毕竟,黄龙真人说过!这世上只要到了仙婴道果境之后,想要被人真正杀死也是很难的,到了净土道宫境……秦浩轩不相信如此的巨头能轻易陨落。

    净土道宫陨落,便是连一方天地都会变色,山崩海啸都是正常!

    便是在凡间,有大善人死亡或者有巨大冤情时,都会有天色异变,何况净土道宫经这等强者,那是同天地都有着密切联系的存在。

    秦浩轩这些日子并未听说过,哪里有什么天地大变的异色出现。

    蓝烟取出了一个龟壳……秦浩轩忍不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龟壳的身上,这龟壳……乃是当日在仙王大墓得到的陪葬品,只是后来实在研究不明白如何用,便将其送给了刑……没想到今日居然会出现在蓝烟的手中。

    龟壳的重量,秦浩轩还是记得很清楚的,当年!虽然是仙苗境,但毕竟有道心种魔护体,拿起那龟壳时都异常沉重,可如今蓝烟却能轻易摆弄……难不成她已经将这龟壳给炼化不成?

    “神龟有灵,洞察天地……”蓝烟摇晃着手中的龟壳,几枚铜钱在其中连连碰撞,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灵线从龟壳那古朴的纹路中飞出,缠绕在这破损的铃铛之上。

    秦浩轩看到铃铛中浮现出雾蒙蒙的灵气,有一绝美身姿在雾气中慢慢转动,即便无法看清真隆,也依然让人感觉到仙子下凡的味道。

    一声叹息由雾气中传出,那声音宛如天籁!

    秦浩轩一时间忘却了龟壳居然有此等神奇,只是专注的盯着那朦胧的影子,因为仅仅只是一个活的虚影,便能让其隐隐有着修为上的感悟!

    砰!

    雾化的仙子骤然消失,一道道灵气回归到龟壳之中,汇聚到了六爻卦之上,几枚铜钱由龟壳内跳动而出,在地面打着旋转,久久不能停歇。

    秦浩轩知道,这是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想要阻止推算,所以这铜钱才不能立刻落地,而是一直在旋转个不停。

    铛啷啷……

    几枚铜钱在旋转了许久之后,终于缓慢的倒在了地面之上。

    咔嚓……咔嚓……

    两枚落地的铜钱之上出现了数条不规则的纹路,蓝烟带着泪痕的面色越发凝重。

    秦浩轩杀敌还可以,修仙六艺中的卦艺便不是一般的差了,完全看不懂由蓝烟这种卦艺高手打出来的卦到底是何意,只能通过其看卦时的神情来判断,这一卦怕不是什么好事情。

    “蓝烟……可是有何不妥?”秦浩轩连忙安慰道:“推测天机这种事情难免出错……”

    “母亲大人还活着!还活着!”蓝烟转身双手紧紧抓着秦浩轩的胳膊,平日里柔弱的她,这一刻抓的秦浩轩胳膊生痛:“还活着……真的还活着……”

    秦浩轩悬着的心放下很多,仙王大墓中找出的龟壳配合蓝烟的卜算,相信应该还是有着很高的准度,既然还活着……那便是好事好事……

    咔嚓……

    又是一枚铜钱裂开!只是这次并非是裂痕!而是整枚铜钱裂成了三瓣!

    蓝烟抓着秦浩轩摇动的双臂骤然停止了摇晃,呆呆的望着那碎裂的铜钱,喃喃道:“母亲……现在有凶险……凶险极大……”

    离家多年,母亲突然又可能发生意外,蓝烟平日里那早已经看穿自己生死的豪迈之心,在这一刻崩塌了!

    秦浩轩明白,蓝烟虽然看淡了自己的生死,但是比起自己经历的生死却少了很多很多,此时的蓝烟可以慌乱,但自己绝对不能慌乱,慌乱是无法找到其母亲的。

    “蓝烟,给我一个你母亲的方向定位!我招鬼啸用道目一观,瞧下你母亲如今什么状况。”

    “东……”蓝烟有些泣不成声。

    “鬼啸,查!”

    鬼啸用自己的额头,触碰了一下那个破损的铃铛,然后它的的道目中一道强烈的金光闪现,一息之后,刺眼的光芒退去,一个光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入眼所见,是一座山门之前,一个长发高高盘起的女子,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色衣袍,半浮于空中,微风拂过,却没有吹动她半根散落在身后的青丝。

    那女子长得奇美,黛青的长眉,好似一弯月牙,一双浓墨重彩勾勒出来的眼睛,直直散发着凛冽的杀气,她鼻梁高挺,唇似含丹,皮肤白皙的宛如上好的羊脂玉。

    样貌气度都与蓝烟神似!

    蓝烟再这个景象出来的一瞬间,猛地一把抓住秦浩轩的胳膊,失声叫道:“母亲!”

    秦浩轩从这个女子的气度上也认定了正是蓝烟的母亲,正是因为这个,他的眉毛才慢慢皱了起来,因为他也看清了,山门上所写的两个大字,普光!

    普光!无上大教!寻常仙门想要找到其山门都难于上青天!

    如今,蓝烟的母亲,正站在这无上大教的山门面前!

    蓝烟的母亲立在无上大教普光山门的半空中,神色凛然,杀气四溢,远远望去,就上古的战神一般,带着无尽的战意与恨意。

    “把我女儿交出来!不然就踏平你们山门!”

    原本是温雅好听的声音,却带着一股癫狂之气,直冲入九霄!

    良久,都没人回应。

    秦浩轩不能明白这是普光怕了道宫登门寻仇?还是普光自恃无上大教的地位,连道宫境这般的存在都懒得搭理。

    蓝烟母亲神色不变,白皙修长的十指,在身前飞快的结出一个又一个复杂诡异的符文,随着符文在她身前的叠加,金光愈盛,一阵叮铃之声蓦然传来,紧接着五个颜色各异的铃铛出现在她的身前。

    五个铃铛出现之后,她手指动作更快,一道道符文快若闪电的打进铃铛之中,一只金色的铃铛竟然开始疯狂的掠夺天地间的灵气,几息之后,她一掌劈向铃铛!

    那一掌挟带着狂风,连她周边十人合抱的参天大树都被连根拔起!

    铃铛轰鸣,不再是悦耳的叮铃声,而是平地轰雷一般,那巨响好像要毁天灭地一般,实质化的音波,化作滔天的巨浪,直接掀翻了普光屹立十万年的山门之上。

    轰然巨响从山上传来,紧接着一道灰色的人影脚踏飞剑,从山上直冲了下来,他速度实在太快,在山上留下了一道道残影。

    好像只是一个呼吸之间,这个人就从万丈高的山上,来到了蓝烟母亲面前。

    这是一个老者,他有一双狭长的眼睛,里面精光四溢。

    见到来人,蓝烟的母亲立刻上前一步,怒声道:“把我女儿交出来!”

    老者来到山门,先是不动声色的瞥了眼被损坏的山门,然后对着蓝烟的母亲冷冷说道:“老夫不知道你找的是谁,只知道你无故毁我山门,辱我教派。”

    “不过,看你的道法路数,不是我们神州之人吧?”

    女人冷冷道:“本座来自天荒海。”

    普光老者面色阴沉:“我普光天荒海从来没有过半分接触,更谈不上什么仇怨,老夫念在你外来之人,不懂礼数的份上,可以饶过你这一次,速速离去,否则,就不要怪我普光手下不留情!”

    老者这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又大义凛然,他自己心中明白,普光山门有护山阵法加持,即使是仙婴道果境之人都不一定能毁坏,可是这个女人却轻易的将山门毁去,再加上天荒海一直是一个十分神秘的地方,令他也不由得生出几分忌惮,随意才想着咽下这口气,令这女人快快离开。

    殊不知,他这番话却听得他对面的女人眼中恨意更甚。

    “我女儿被你们普光的畜生偷来,你却同我说你们与天荒海没有恩怨?”蓝烟的母亲怒道,眼眶甚至微微发红,她猛地朝老者抛过去一道物件。

    “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是不是你们普光的物件”

    老者随手接过那个乾坤袋,神识一扫,脸色严肃化为愕然的尴尬,这乾坤袋确实是普光弟子所有。

    道宫境强者值得任何人忌惮,便是无上普光也一样会对其忌惮,而且修炼到净土道宫境的存在,几乎是不会有散修出身,背后必然会有着一个巨大的门派!

    天荒海!又被东土称之为无尽海!所有人皆知,那里充满了神秘!那里同样强者如云!无数年前的仙魔大战,天荒海曾经高手尽出,同东土修士一起联手,才打赢了那一次的仙魔之战。

    也是因为那一战,东土才知道,天荒修士神通异常,丝毫不逊色东土修士。

    普光老者并不想得罪天荒海的修士,能够横渡天荒海,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道友稍等,本座回山询问,定给道友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