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一章 赤炼春心暗荡漾【二更】
    始终没有太多动作的太上长老这一刻动了!

    平日里!太上长老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元,尽量保持着像乌龟一样的状态,能不动便不动!一边修炼一边感悟天道以求突破!

    如今!这一刻!太上长老动了!掌心一道灵法飘出,这道灵法轻柔的根本不像太上长老这样的强者会使用的!

    那道灵光,轻缓的围绕着冰封上任掌教的冰雕转了一圈,然后消散于无形。

    太上长老的身躯猛地一震,面上有一丝恍惚,他喃喃道:“还活着,竟然真的还活着……”

    秦浩轩心中微动,看着太上长老这样的表情,竟然令他也觉得眼眶发酸。

    苏百花狂喜,她已经高兴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所有人听了太上长老的话,都感觉十分的不真实!消失了多日的掌教回来了,更重要的是他还活着!

    幸哉我太初教!天佑我太初!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赤炼子抓着秦浩轩的肩膀来回摇动:“你在哪里找到的老祖?”

    秦浩轩被赤炼子摇晃的头昏眼花的说道:“我进了一趟西极教境内的坠仙谷,然后无意中发现了掌教,便将老祖带出来了。”

    所有人都已经忽略了坠仙谷的危险,以及千百年来多少大能进入都没有出来过的恐怖,尽是沉浸在上任掌教还活着,被带回太初教了这个巨大的喜悦中。

    古云子搓着手说道:“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一定要立刻把掌教唤回来才行啊!”

    碧竹子摇了摇头,说:“掌教现在恐怕暂时回不来,前两日才传讯回来,说他在幽泉魔渊发现了一条巨大的灵脉,要将那条灵脉收了。现在肯定已经进入深处征战了。”

    太上长老道:“既然掌教不在,那么就由老夫亲自将华一解封吧。”

    碧竹堂的堂主碧竹子说道:“太上长老说的是,但……解封这件事也得从长计议,毕竟老祖在这寒冰中已经冰封了这么多年,寒气肯定早就进入了他的每一条经脉,而且,老祖进入坠仙谷之时就已经面临天人五衰的危险境地……”

    太上长老轻轻地叹了口气道:“这些老夫知道,也不会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为他解封。”

    解封老祖定然异常艰难,首先便需要无数的天材地宝在旁边候着,用这些东西来滋养老祖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还要刻画一个无比庞大的巨阵,来遮掩天机,汇聚灵气,还必须万分谨慎,不能有丝毫微小的失误!

    需要准备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这些所有人都知道!但!所有人更知道,哪怕是要花费更多的天材地宝,也要将老祖解封!

    夏云子对秦浩轩道:“这样的话,解封老祖还需要大量的钟乳灵液,就烦请秦堂主再开一次水府,让弟子们去寻一些出来。”

    秦浩轩点头应道:“我回来前掌教就嘱咐过开一次水府,下水府的弟子准备好后,随时可以开。”

    苏百花想了想对秦浩轩道:“这次解封老祖,肯定需要很多的灵宝,自然堂一向势微,而且底子也薄,就不必出这些了。”

    古云子立刻道:“对!秦堂主你都已经将老祖带出来了,这已然是天大的功劳,这些东西就不必操心了。”

    太上长老也不停的点头,脸上早已经没有最初被喊出来的不爽表情,一脸欣慰的说道:“切记!便是出去收材料,也不要大张旗鼓,要低调,不要被其他教派发现什么异样。”

    众人一起点头,大家都是老江湖,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关键。别人平日里可能不会害你,但这个节骨眼上,听到你家老祖还活着,而且随时可能死……随便用点绊子……这种事情还是做得出来的。

    夏云子看着秦浩轩笑道:“秦堂主这可是立了一个大功啊。”

    众人一脸茫然,这自然是大功一件,只是没必要不停的提吧?这种事情大家都会记在心中,岂会忘记?

    夏云子见众人茫然,不得不解释道:“诸位,我太初很快便要渡立教五千年的大劫了,有了华一掌教在,我们的渡劫的可能便增大许多,浩轩这不是立下大功是什么?”

    “对啊!秦堂主这次绝对是立大功一件啊!”

    赤炼子一旁满脸的骄傲,那表情在告诉着所有人,这可是老夫看上的人,自然不会差到那里去。

    张狂整个人如一柄出鞘的利剑般站着,面上是满满的倨傲,也淡淡的说了一句:“恩,没有白救你。”

    秦浩轩笑了笑,说道:“对,你成熟了。”

    张狂听到秦浩轩的回应,额头青筋顿时暴跳,大家都是大田镇出来的孩子,什么时间轮到你来评价本座了?而且还是用长辈的语气?

    周围几个人看着张狂的脸色,纷纷流露出愕然。

    这几年下来,张狂在修仙路上越走越远,更难得的是他褪去了初入教派之时的狂气,整个人越发的喜怒不形于色,内敛而又沉稳,那些谣传,说他会接替下一任掌教之位的话也不仅仅是谣言。

    可是今天……这位天骄紫种……居然被秦浩轩轻轻的一句话,就给激出了情绪,这实在是难得一见啊!

    太上长老又吩咐了几句,带走了被冰封的老祖,便让大家散了。

    秦浩轩与赤炼子并肩往外走,一人却从他们身后跟了过来。

    二人回头,见是古云子也是意外。

    赤炼子为难的站在二人之间,他知道自己这位堂主,一直因为弟子张扬的死,对秦浩轩十分仇恨,如果这两人真打起来,那到时候……

    秦浩轩看着眼前的古云子,几乎要记不得,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古云堂堂主是怎么一番风采了。

    如今的他面容憔悴,身体也瘦去半个体重,半点也看不出之前那种圆润的富态。

    古云子的发间,也是能隐隐看出灰白色。

    更令秦浩轩心惊的,在古云子的眼中丝毫看不到豆子,尽是死气沉沉,好像没有什么能够再引起他的关心。

    明明正是年富力强的阶段,却如同暮年的老人一般,浑身散发着疲倦。

    古云子站在秦浩轩面前,他看着他,他看着他。

    两人四目相对,都在打量着对方。

    半响,古云子叹了口气说道:“我不再恨你了。”

    秦浩轩听这话,心头升起一股说不出的疼惜,眼前这个老人只不过太疼爱自己的弟子,反而把张扬给送上了绝路,若是能够当日多多修剪他的性子……或许不会白发人送黑发人吧?

    古云子继续道:“便是张扬活到了今日,怕是也不会比你做的更好。现在回曾经的那些事,张扬的确该死。只是……我这个师父也有错,没有交好他。我对你的心结解开了,不会再针对你,或者针对自然堂,相反,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尽可以朝我开口,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的。”

    古云子一番交心的话说出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赤炼子看着他的师兄萧瑟的背影,叹气道:“可惜……别的堂都有能够继承衣钵的好弟子,古云堂却没有了,如果古云堂在他手中没落,以他的心性,一定痛苦万分,觉得无脸见古云堂的列祖列宗。”

    秦浩轩收回看向古云子离开的目光,对赤炼子说道:“世上毕竟还有很多好弟子,一定能够再找到一个。如果找到的话,古堂主定要好好教导,不要在没有原则的袒护跟溺爱了。”

    赤炼子听了秦浩轩的话,无力的点了点头。

    秦浩轩转身看着赤炼子说道:“我也要回自然堂了,回头找个时间聊聊。这些日子又有不少见闻增长,到时候你也看看。或许能让你这个祸害再活个千年?”

    “论祸害,谁能比你还祸害?”赤炼子给了秦浩轩一个白眼,语气突然变得关心起来:“我观你印堂泛黑,真的没有问题吗?”

    秦浩轩噘嘴回道:“你还没死,我怎么可能死你前面?有时间关心关心你自己吧!听说这么老了,连个道侣都没有……还不如我……”

    “滚!”赤炼子一脚踹在秦浩轩的屁股上,把这位平日里别人用剑都难以伤到的秦堂主踹的踉跄着向前跑了几步,他老脸一红的挥动着手:“滚滚滚滚滚滚……”

    秦浩轩左右打量着赤炼子,狐疑的说道:“咦?你脸怎么红了?你脸皮那么厚,怎么会脸红?难道看上哪家的姑娘了?不好意思开口的话,本堂主可以帮你登门说媒……”

    “滚!”赤炼子又是一个飞脚,秦浩轩这次没有被其踢中,一路小跑的躲向一旁说道:“我滚,我这就滚……不过话说……你若是真看上哪家姑娘了……”

    “滚……”

    “我滚……我滚……”

    秦浩轩屁颠屁颠的朝着自然堂跑去,心中暗暗好奇赤炼子这老不死的到底是不是真看上哪位仙家了?算了!还是先搞定体内的三灾六难好了!

    秦浩轩暗暗揣测,如今有三个办法可以解开这三灾六难,一个是按照筛选出的周坚的记忆,去寻找那些天材地宝,然后按照一个复杂非常的法子,将诅咒去掉。

    第二种方法比较简单,那就是自己修炼这“三灾六难咒”,修会了这道诅咒,他身上的诅咒就能自动解开了。

    第三种呢……便是他自杀。使用青玉替身术,将诅咒转移到青玉替身术上去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