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八章 今生无悔入太初 【三更】
    刑咬牙指着秦浩轩,眼眶崩裂,泪水混合着血水一下子流了出来,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你在外面那么多年!那么多年!这个孩子是我!是我!是我手把手教导出来的!是我教出来的!是我!他就跟跟我儿子没差多少!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马定山大气不敢喘,他从来都没有见花劳哭过,花劳从来都是嘻嘻哈哈没有个正行的。

    可是!今天,他看着花劳脸上的血泪,真想痛问苍天,为什么会这样?!

    刑说完那话,整个人挡在秦浩轩前面,恐怖的气势蔓延全身,手指的指甲在没人看见的地方爆长,指甲尖泛着浓黑的魔气,他扭曲的面孔,肆意流下来的眼泪,都明明白白的告诉所有人,若秦浩轩真敢动手,那他真的会拼命!

    刑眼中偶尔有一闪而过的红光,很显然,他在努力抑制自己的魔气,他用一双眼角崩裂的眼睛直直盯着秦浩轩,语气中带了他都没有察觉的祈求,他抑制不住的颤抖着说:“我知道他犯错了,你可以先把他关进地窖,我来想办法……我来想办法!你给我点时间……你给我点时间好吗?我会想出办法让他将功折罪的。”

    摇头!秦浩轩努力的去转动自己的脖子,他才完成了这个平时可以随意完成的摇头。

    他重新将目光锁定在罗茂勋身上,纵然心中翻起巨浪,面上却依旧是僵硬的,不为所动的,整个人看上去,冰冷,毫无感情。

    他整个人僵住太久,面部肌肉都好像不听他的使唤了。

    刑看着衣服冷冰冰的的秦浩轩,怒火从心底窜入眼睛,眼角的裂口越大,血吓人的从他脸颊落下,他揪起秦浩轩的衣领,指着还在磕头已经哭成泪人的罗茂勋,怒吼道:“你是自然堂的堂主啊!自然堂的弟子出事了你不护着他还指望谁来护啊?!啊!”

    他的声音太大,好像是轰鸣的闷雷,震得周围的人心头巨颤!

    说完之后他猛地一甩秦浩轩的衣领,竟然将身形不稳的秦浩轩甩退三步!

    自然堂所有的弟子全都呆住了,虽然他们想让花劳去求情,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一向和气到不行的花劳竟然会直接动手!

    赤炼子这时候站了出来,也挡在了罗茂勋的身前,单手握剑,冷冷看着众人,是一副守护的姿态。这个弟子!他也有份教!他也有份!

    秦浩轩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胸口有种巨大的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整个人都僵住了,知道罗茂勋是血妖,这里没有人会比他更痛苦!!!

    刑的手还是紧紧抓着他提着龙鳞剑的手腕,用的力气很大,好像恨他到不行,想要把他的手腕直接捏碎。

    秦浩轩眼睛动了动,他对刑说,说的非常缓慢,像一个老人在用全身的力气说话:“如果我真的按照你说的去做,被他杀死的太初教弟子就枉死了……”

    刑的眼眶中出现过一抹妖异的红,久久不散,他用仿佛来自寒冰地狱的声音,低哑的说道:“秦浩轩,我们认识多久了?我还从没有见你自私成这样过,你以为自己在守护太初教的规矩?”

    突然,刑毫无预兆的咆哮,眼泪刷的一下子流满了整张脸!

    “去他娘的狗屁规矩!你他妈不过是为了你自己的名声罢了!为了你的名声,你竟然要杀死你你的道传弟子!真是自私到极点!”

    秦浩轩听着刑的这话,看着刑狂怒到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样子,看着他妖异的红眸,不禁在心里反驳道:“我自私?我若是自私就直接放掉他了!我在他身上投放的心血希望,不比你们少!”

    他的双手紧握,指甲深深的陷入血肉中,血……滴答一下落了下来。

    秦浩轩强行压制了身体里汹涌倒流的血脉,对刑道:“我不是为了自己,名声算什么呢?”

    “我不知道你在他身上投放了多少精力吗?我不知道他对自然堂有多么重要吗?这些我都知道!如果放了他,以后再出现这样的事情怎么办?放还是不放?!如果不放,他们会问为什么我自然堂的弟子能放,他们就不能放!”

    “如果教规不在,太初会亡教啊!”

    秦浩轩以更高的声音吼出这些话,听起来如同困兽最后的吼叫,悲怆凄凉,字字珠心!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我一个人的名声算什么?我无所谓。你们说我自私,那我就自私吧,这个人,我杀定了!”

    秦浩轩说完这话,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站立在那里,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了,更别提杀人。

    刑先是一愣,然后疯了一样,紧紧握着秦浩轩的手,像是要把他捏碎了一样,大吼道:“你敢动他试试!老子跟你拼了!”

    站在远处的古云子听到秦浩轩的话,身形一震,他突然想到了张扬,以往每一次想到他,都是悔恨到无以复加!

    恨不能时间倒流!恨不能提刀杀了秦浩轩!

    他也知道张扬性子偏激,也知道张扬做错了很多事,他也想过责罚他,可是,哪一次不都是高高抬起,然后叹息一声就算了?

    他舍不得啊!

    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好弟子,他倾尽所有的去爱护他帮助他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舍得去骂他罚他?!

    舍不得啊!

    就是这个舍不得令张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就是这个舍不得最终葬送了他的性命啊!

    但是,现在,秦浩轩的一番话,如黄钟大吕一般响荡在他的心中,看着现在的秦浩轩,古云子才知道秦浩轩对了,而自己是真错了。

    如果不杀张扬,太初教的规矩何在?!太初教的未来何在?!

    如果不杀张扬,太初教就要亡教了啊!

    古云子从未觉得自己整个人有过这么的颓废,腿有这么沉重过!

    他一步步的朝秦浩轩走去,走得很慢,步履蹒跚,每一步都显得那么吃力,像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他的身上,他们都知道,古云子最心爱的徒弟就是被秦浩轩揭发从而被掌教拿掉性命的。

    古云子要做什么?要嘲讽秦浩轩嘛?

    为什么古云子的身影这么萧条?为什么感觉,他整个人好像一下子苍老了数百岁?

    古云子没有看任何人,甚至没有看秦浩轩,他就那么一步步的走着,像是在走他的人生。

    他终于走到秦浩轩身边。

    古云子对秦浩轩低低的说,声音中充满了疲惫与无奈:“我知道你下不了手,他毕竟,毕竟是你的亲传弟子,是自然堂定下的接班人。我来吧,我动手,我又不是你们堂的,我杀他,自然堂的弟子只是记恨我罢了,反正他们本来就看我不顺眼。我杀!”

    古云子说完之后,立刻转身,提剑转身。

    刑一手紧紧抓着秦浩轩,另一手想要去抓古云子,却被他挣脱了,刑的骨骼都在“咯咯”作响,有一丝魔气都泄了出来!

    他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抓着秦浩轩的手在不住的发抖,他在害怕!他害怕自己的弟子,就这样死掉!

    刑朝天大吼道:“拦住他!”

    马定山带着跟秦浩轩在仙王墓中呆过的弟子们一下子涌了上来,挡在古云子面前!

    他们中有几人的修为早就冲破仙树境,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大有古云子再上前一步,他们就动手的气势。

    秦浩轩怒火攻心,艰难的喝道:“要造反吗?!”

    “哼!”

    一声冷笑,在众人面前响起。

    周天生往前走了一步,冷冷的看着秦浩轩,恶毒的说道:“这个自然堂的罪人,必须要秦堂主亲自动手杀掉!不仅要杀这个血妖,你这个教出血妖的堂主也要受罚!受教导不严之罚!”

    秦浩轩看到了古云子眼中裸的同情,他现在的心痛就是当日张扬死时古云子的心痛,恨不得毁天灭地,恨不得整个修仙界在这一刻殒落!

    夏云子,碧竹子与苏百花他们三个站在一处,看着僵持住的场面,彼此对视一眼,脸上都是同样的为难。

    “这个孩子是秦浩轩好不容易挑出来的,是要继承自然堂的啊。”夏云子皱着眉说道。

    “是啊,据说是璇玑子都承认的。”苏百花愤愤道,“早知道还不如不搞的这么大张旗鼓,这该怎么收场啊?咱们要是悄悄的弄,没准,那个孩子还有一线生机。”

    碧竹子一直沉默,他能懂秦浩轩的那种痛,这时候,他保持沉默,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毕竟,他有一个心爱的弟子丧命于血妖之手。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秦浩轩做决定时候,刑站在秦浩轩面前,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你要是敢杀他,那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秦浩轩目光沉郁的看了看刑,心中的悲愤无以倾诉!

    “堂主……花劳师兄……”罗茂勋抬头满眼血泪:“别争了……弟子该死……若有来生……弟子还入太初……来生……弟子……弟子……”

    罗茂勋泣不成声:“弟子定不会再犯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