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一章 岂能枉为他人父【一更】
    “蹬蹬蹬。”

    秦浩轩被那股力道击的退后三步,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面白如纸,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滑落,可是刚刚转动一下就被凝结成了寒冰。

    秦浩轩虽然提前布置了阵法,利用阵法同周天生对抗,奈何对方是道果境的存在,双方修为相差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刑在巨龙的保护下疾速撤退,同时嘴里大喊:“大家快看啊!他恼羞成怒了!要杀人灭口啊!对同教弟子出手,他这是蔑视教规!不将太初教放在眼中了啊!”

    “闭嘴!老夫乃太初弟子!”周天生怒吼,召回自己的道果全身蓄力,想要把秦浩轩给杀死!

    拼了!秦浩轩把牙猛咬,手一抬便要召唤出第六条冰龙!

    “秦堂主住手!”碧竹子大惊,五条冰龙所带来的寒冰已经令他们不得不运功提防着漫天的寒意了,若是再来一道,或者剩下的四条冰龙全部出现,那么太初教就完了啊!

    “秦堂主!不能再召唤冰龙了!不然太初教真的扛不住了!”

    秦浩轩听到碧竹子的声音,也突然想起再加上一条冰龙,太初教那么多的灵药怕是要百不存一了!那会害了太初教的底蕴啊!

    眼看着周天生的道果又要攻来,秦浩轩用刚刚凝化出来的冰龙又是一挡,冰龙堪堪挡住道果的攻击,就全部消失,根本没有向第一次一样瞬间出现,冰龙每遭受一次消散,下一次重新出现的时间就更久!

    但是,刚刚为秦浩轩争取的时间就够了!

    秦浩轩双手护在身前,心中默念“皮囊难”的咒语,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灾难种子出现在他的仙树前!

    三灾六难咒的施法就是用灵法凝聚一颗灾难种子,投入对方体内,引发他身体里的诅咒!修炼的级别越高,程度越深,凝结出来的种子就会越大!

    秦浩轩要做的就是将他凝结出的这颗种子送入周天生的体内。

    可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道果境的防护是这么强悍!

    周天生与他的儿子全都在他道果凝聚出来的屏障中,一层层的屏障好像铁水浇筑的精钢,种子根本穿不进去!就算以秦浩轩这么强健的体魄,全力一击,也不一定能够穿透!

    “秦浩轩,你这个太初教的败类!如果不是你这个废物,我儿子怎么会被人发现!他可是仙树境的长老!是太初教的支柱!老夫今天以护法的身份,为太初教出去你这个孽障!”

    周天生周身无风自动,完全散落的头发朝后狂乱的飘动着,身体上的袍子在他的气势引起的狂风中猎猎作响!

    数万道由疾风凝聚的飞剑在道果周围飞速的旋转,天上的阴云都在朝他所在的位置狂涌而来!

    周天生整个人都在狂风中,双眼通红的看着秦浩轩,他的声音丝毫不受爆裂的狂风的怒吼影响,清楚的从道果后面传到众人耳中。

    “今天,老夫不但要将儿子送出太初教,更要杀了秦浩轩,灭掉自然堂!这个废物堂本来就不该存在!至于惩罚,老夫认了,等本座做完这些事,要打要罚,悉听尊便!”

    话音刚落,数万道疾风构成的飞剑如同上古猛兽般发出嘶吼的狂啸,朝秦浩轩袭来。

    秦浩轩的身体早就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却凭借自己强大的意志,坚守在阵法中间,他面色苍白如纸,神情却坚韧如同巍峨高山!

    纵然死,不能退!

    在狂刃的大潮袭来瞬间,秦浩轩都想着动用自己的“天魔分解”,一道人影猛地从旁边窜出,周身绽放出熠熠光华,高不见顶的仙树蓦然出现,圈圈仙轮飞啸而出,在他周身围成一道道光轮墙!

    赤炼子出手了!一直在旁边观战的赤炼子,在最关键时刻出手了!

    可是这道光轮墙在面对汹涌如同上古猛兽的疾风剑刃之时,瞬间破裂,赤炼子被这道狂风的最后力道给甩飞出去,重重落下,发出砰然巨响,在地面砸出一个半米深的大坑!

    赤炼子口吐鲜血,挣扎了几下都没有从大坑中站起身。

    周天生这一手,将所有人都惊住了!

    “周护法!你可知道你自己越线了!?”苏百花长啸之声响彻整个太初!

    “周护法!”夏云子也是皱眉喝道:“你如今行为如同叛教!”

    “周护法你真当我们几个堂主是死的吗?”苏百花冷笑,虽然她也知道周天生强悍,但是如果真的眼睁睁的看着秦浩轩死在这里,真不知道徐羽会变成什么样!

    秦浩轩真的死在了太初教,还是被太初教的一个护法打死,那么以徐羽的性子……

    苏百花想着,自己都打了个寒颤!

    周天生听的心中苦极,身为太初人,岂能不知自己做的事情已然可以用大逆不道来形容了!如果不是教劫在眼前!众多将死前辈不好出手!若不是太上长老在解封上任掌教!自己怕是早已经被抓按在此地。

    可!周天生是也是父亲!自己的儿子当日即将死亡,转变血妖是唯一的机会!如今身份被识破!唯有送出太初!儿子方能够活下来!

    周天生一直想将儿子带出太初,可奈何!太初的守山大阵始终都在!便是护法下山容易,自己的儿子却难!

    毕竟,儿子这些年坐死关,所有人都以为他死去了!若是突然出现,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周天生一直在等,想要熬到教劫的那一日,自己的儿子若是可以在教劫中立功,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可现在……教劫未到……已然暴露!

    都是秦浩轩所谓!作为父亲!周天生将所有的怒火全部发泄在秦浩轩的身上。

    作为父亲!周天生便是拼了性命,也要让儿子活下去!

    “诸位同门!我周天生今日错事,定然会认!还请诸位给我一个机会……”

    周天生扬天长啸,他几乎是汇集了身前道果的灵法,引天地之力,将九天之上的阴云都拽了下来,一时间,黄帝峰狂风大作,风沙走石,浓郁的灵气被这股巨大的力量疯狂的吸收!

    一直注视着周天生的张狂,脸色阴沉,见他果真不顾他几次放话秦浩轩只能死在他手里,要出杀手,嘴中吐出两个字:“找死!”

    周天生汇聚了天地的灵法,狂风卷着被绞碎的石块,形成一条百米的巨蛟,呼啸着朝秦浩轩袭去!

    秦浩轩睚眦欲裂的看着周天生,他的道果实在强大,断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抗衡的!

    但是他想起道心种魔中的一门功法“天魔分解”!

    不过他还没有有所动作,一阵更加强悍的威势从右边袭来,一道黑色的人影直接窜到秦浩轩的身前,五百丈高,周身都流转着紫色光华的大树横贯在周天生与秦浩轩中间!

    “张狂!是张狂!张狂出手了!”

    “好大的气势啊!不过五百丈的仙树境,气势竟然能隐隐与道果境相抗衡!”

    “这就是紫种的威势吧!实在惊人!”

    秦浩轩诧异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张狂,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扯了扯嘴角。

    周天生在那棵紫色仙树被释放出来的瞬间,便硬生生收回了自己的灵法!他纵然发狂一样的想杀掉秦浩轩,但是却一点不想要伤到张狂。

    太初紫种!太初的未来!

    周天生自己可以去死!但绝不允许张狂去死!若是张狂伤或死在自己手中,来日有什么面目去见九泉下的师傅,跟历代先祖!

    他只是想杀了秦浩轩,灭了自然堂,再送自己儿子离开太初教罢了,他会为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承担后果,甚至会为自己的儿子赎罪!他送儿子离开后,就会回来请罪的!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叛教啊!他如果真的想要叛教的话,就不会只用一个道果在这里打了,他就会直接祭出九个道果!

    九个道果的威力,就算整个太初教都承受不住!太初也会受到不小的损失!为了不损伤太初教,他才只动用了一个道果。

    而且,如果现在真的动了张狂,别说杀他!就算是伤了他,张狂留在太上长老那里的本命灯都会晃动!

    现在太上长老全都在全力解封老祖,根本不会分心看太初教,这就是他想要抓住的漏洞!

    他要在这段时间里,在没人能够干预的时间里,把秦浩轩跟自然堂灭了,就算最后受罚,那他也认了!

    可是,若张狂的本命灯一晃,太上长老肯定会立刻出面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他真的动了张狂,别说送儿子离开太初教,就算他自己都要把命留下!

    所以,他顾忌张狂,就算自己受些伤,都要把施展出去的灵法给收回来!

    周天生强行收回自己的灵法,胸口蓦然一痛,受伤了!强行收回强横的灵法令他自己瞬间受伤!可他却还是站的笔直,他知道自己不能露出一点弱点,不然自己的儿子就真的危险了!

    张狂在他收回灵法的时候,冷冷的一笑,三道紫色的飞刃快如流星朝周天生射了过去!

    周天生面色不变,他甚至不敢袭击张狂,只能将他的灵法打碎!

    张狂朝他攻击的紫色飞刃越来越快越来越多,令周天生疲于应对,更不能腾出手杀秦浩轩了!

    虽然张狂对他根本构不成威胁,却实实在在的牵制住了他!他一边发狂的祭出道果,道果射出的金色光霞将张狂的紫色飞刃一一打碎。

    “父亲……别打了……是我的错!别打了……”周孝木跪在地面扬天大哭的说道:“父亲……别打了……孝木无能!累父亲犯错!孝木有罪!令太初受损!父亲……别打了……孝木愿意认罪伏法……别打了……”

    “说什么呢?为父若是连子都不能保住!枉为人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