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三章 上代掌教解封现【三更】
    周天生狂怒道:“今天只要我在,我儿子就在!”

    孙薇等护法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周天生要做什么?!

    “去!”

    一声暴喝如雷,黑云中翻滚的蛟龙长啸一声,巍峨高山一般的身躯朝四大堂主结成的阵法狠狠的砸去!

    “噗!”

    四个堂主在这一机会下,全都吐血飞了出去!

    一个个面如金纸,唇色呈死人一般的紫色,他们魂魄都受到大震!瘫软在地面上,呼吸微弱,却没有如周天生所说的死去。

    周天生愣了一下,然后诧异的说道:“哼,没想到四大堂主比我想的要强一些,你们能活下来,就是你们的运道”

    秦浩轩看着倒地的四个堂主,眼角落下一滴泪珠,悄然落尽地面,消失不见。

    他周身灵气暴涨,道心种魔被他催动!

    刑躲在远处看到秦浩轩的动作,心头巨骇,他疯了!

    刑不顾一切的就要跑上来阻止秦浩轩,周天生则在大笑,他手一挥,一道白色光就将他,他儿子与秦浩轩包裹在内,任何人都已经进不来这个阵法了!

    所有人都被周天生打倒在地,已经没有人能来阻止他杀秦浩轩了!

    “哈哈哈!”周天生疯狂的笑声荡在众人耳边,“秦浩轩!你是太初教几百年来的罪人!你诬陷我的儿子,是为人不端!你亲传弟子变身血妖危害教派,是为师不正!你纵容自己弟子,迟迟不将他惩处,是执法不严!你身为堂主,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今天我就要为太初教除害!”

    狂暴的蛟龙再次从黑云翻滚的乌浪中出现!

    秦浩轩周身灵气暴涨,仙树在一片黑暗中散发着莹莹的白光,犹如世界的最后一抹希望!

    当他开始催动天魔解体之时,他的速度会飙升到极致,当周天生催动他的道果之时,就是他自身的防护罩最弱之际!

    那么他就有机会瞬间来到周天生面前,借助天魔分解的威力,冲破他的防护,将龙鳞剑送入他的心脏,只要能杀死他,就能保自然堂!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秦浩轩知道……双方只有一方死亡,这事情才能停止下来。

    就在秦浩轩要开始运功之时,云雾峰上突然仙光大盛!

    神霞冲破天际,冲散了黄帝峰的乌云翻滚,直接将还在翻腾的巨型蛟龙绞碎!

    绚烂的光霞如同实质的狂风一般从云雾峰朝太初教四周散去!天上乌云尽褪,却依旧看不到天空,因为一整片天空都被迸射而出的仙光遮掩!

    悠悠仙乐从云雾峰中飘荡而来,令人闻之欣喜,通体舒畅,仙乐中又蕴含着玄奥的道法,铺洒而来,人人心生向往!

    一道全部由金色的道花铺成的神桥,从云雾峰直接连通到黄帝峰,祥云缭绕,彩凤清鸣,白鹤在桥下翩飞。

    华一真人!太初上代掌教!解封出关!

    华一真人踏桥而来,他周身都笼罩在一团柔和的白光中,令人看不清神色。

    数道金光从神桥之上铺洒下来,落在所有动手之人的身上。

    众人大惊,低头一看,金灿灿的铁链直接将他们的仙种锁住,数十道金色锁链从神桥之上落下,令他们僵在原地,半点都动弹不得!

    “你们在干什么?太初教这是要内乱吗?本座离开太初,你们便这般守护太初?”

    “弃同门尸体不顾,却彼此相残?!护法不去守山却来与内堂相斗?!仗着自己有点道行,就要斩尽杀绝?!视教规如无物,残杀同门!这等大逆不道之事你们竟然也做得出来?!黄龙呢?这便是他掌管之下的太初教?”

    苍老的声音从那团白光中传出,如同九天之上的擂鼓轰鸣,天地都为之震颤,每一个字都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压,震得黄帝峰上的人耳膜发痛,好像是将话语直接敲进了你的脑海!

    一道道一句句的质问,就好像最巍峨的高山一座座砸在了众人的心上!

    没人敢说话,也没人知道该怎么回答老祖的质问,所有人都深深垂着脑袋,以最谦卑的姿态跪在地上!

    “谁是秦浩轩?”华一真人也没想谁能给他答案,再次问话。

    周天生听到这句话,绝望与颓败从他的眼中一下子散发出来,他的心都凉了。

    几个堂主都看了看秦浩轩,秦浩轩对花衣真人深深低下头,道:“弟子,自然堂堂主,秦浩轩。”

    老祖的声音如同从九天之上传出,带着不可违抗的威严:“那就由你来说好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周天生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秦浩轩深吸一口气,语带悲怆的说道:“太初近几年来一直有血妖作祟,弟子施法将血妖逼出,却发现是周天生周护法的儿子,那血妖已经有仙树境修为,甚至祸害自然堂,将自然堂的一个弟子也转变成血妖!”

    周天生听到这话,嘴角流下了一道艳红的血,他脸上阴云密布,风雨欲来!

    “弟子想要教规处置周护法的儿子,可是周护法拼死相互,甚至扬言,即使毁了太初教,也要讲他的儿子带走,甚至要在走之前灭掉自然堂与弟子!弟子以及众堂主修为不及周护法,才造成这个局面,请老祖责罚!”

    周天生发狂!

    他想要用自己的九个道果挣脱这一条金色的锁链,却发现他拼尽全力都无法撼动分毫!

    他惊骇的抬头望去,老祖所在的那团柔和的白光之后隐隐有一座光影的道宫浮现!

    老祖历劫归来,冰封数百年,竟然在解封之后修为再次向前踏了一步,已经半只脚买入了道宫境!

    达到了仙婴道果境巅峰中的巅峰!

    他区区一个挂有九个道果的道果境如何能够撼动!

    其他人也发现了那座光影筑成的道宫,但是他们所有人心绪翻滚,惊喜滔天!这是太初教的福气啊!

    老祖听完秦浩轩所说的话,用他沉郁苍老的声音道:“好!好!很好!很好!”

    华一真人看向了周孝木,跪在地上的周孝木同华一对视。

    双方沉默半响,华一丢出一句话:“孩子……你有什么想法?”

    周孝木踉跄起身朝着被锁住的周天生磕了三个头,又对秦浩轩郑重的磕了三个头,最后跪向华一真人,眼中含泪的问道:“祖师……孝木来生可否再入太初……”

    华一缓缓的把头点动。

    “弟子……今生可否死后入英灵山……”

    华一真人缓缓摇头。

    “哈哈……哈哈……”周孝木仰天大哭:“弟子……罪有应得!还望诸位前辈放过我父亲……所有事情,孝木一人承担!父亲,孝木来生不再给你丢人!”

    话毕!周孝木抬手一掌印在脑门,全身经脉尽断……化为一具尸体。

    “儿啊!”

    周护法发出一声令人不忍闻之的哀嚎。

    他悲痛的吼叫,如同绝望的困兽,发出生命中最后一声狂啸,撕心裂肺,泣血而哭!

    他双目赤红,流着血泪!嚎啕大哭!

    他眼眶都瞪裂了,直直看着自己儿子四散碎裂的尸体,好像天地间只剩下了这滚落一地的血肉!

    他扭曲着面孔,拼命地想要凑上前,可是因为身体被禁锢,却半分都动弹不得!

    原本光滑的面孔一下子生出无数的皱纹,如同枯槁的老人,血泪在满脸的皱纹上横流,满头黑发瞬间变成灰白!

    这样一个狠辣刚果,活过数百年的男人,其道心之坚固,在六大护法中当属第一,可是……现在的他,在灿灿白光中,朝着自己儿子的方向,哭的像个孩子!

    孙薇等人不忍再看,皆低头叹气……

    老祖整个人笼罩在白光中,没人知道他看到这一幕是什么表情,所有的金色铁链在瞬间都被收回,只有周天生身上依旧是金锁缠身,将他牢牢定在原地。

    那苍老的声音从神桥之上传出:“将他丢入桀狱,面壁百年,非教派大劫不能出!”

    处理完这事,老祖又对秦浩轩说道:“本座刚刚解封,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所有的事情,孩子……你自己看着办吧。”

    话音未落,神桥消失,白光骤退。

    澄澈的蓝天重新映在众人头顶,秦浩轩的阵法失效,冰龙消散,温度也在逐渐回升。

    所有人都看着秦浩轩,等着他做决定。

    罗茂勋不再哭泣,也擦干了眼泪,他终于把困在心头几年的心结说出,虽死无憾。

    他跪在秦浩轩面前,缓缓闭上了眼睛,在心里对自己说:“就当是赎罪吧。”

    刑猛地冲了出来,挡在罗茂勋的前面,又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气氛!

    罗茂勋对刑淡淡的说道:“师叔,别挡了,我自己做的孽自己来赎。”

    刑头也不回的回答他,一双眼睛却是狠狠盯着秦浩轩道:“你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你的命就是我的,我不准你死,就没人可以拿走你的命,你自己都不行!”

    罗茂勋朝刑重重磕了三个头,眼中是浓的化不开的悲哀:“师叔,我一直听你的话,可是这一次,就让弟子做一次主吧!”

    他的话音很轻,甚至有些飘,带着将死之时的颓气与万念俱灰。

    刑闭着眼睛,一行清泪留下,将头撇开。

    自然堂的汉子们全都哭红了眼,哽咽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