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一十九章 恶意一剑触逆鳞【四更】
    天魔之脸周围魔气沸腾得愈加剧烈,黑玉色的光芒将其完全笼罩,血红色的眼睛矇矇矓不清矓,但周围瞬间沉重到无法呼吸的空气却意味着天魔的怒火!

    天劫一道接着一道地的朝天魔落下。

    天魔四周黑雾沸腾,血红色的眼睛淡淡地望了天劫一眼。它是从仙界跨越界限来到人间界,即使如此,它也有足够的实力与天劫一战!

    不过,下一刻天魔却汇拢了所有的魔气,撤退身离去。

    秦浩轩心中明白,天魔不过是不想做无谓的战斗罢了,一旦天劫过去,它肯定会再次降临人间界带走刑。他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就算是与仙齐名的天魔也不行!

    秦浩轩力竭而的半跪在地上,喘息了一会,才将遮天翼收了起来。

    徐羽也是满头大汗地的收回仙树,跌坐在地上;。只不过消灭了两道如蚕丝一般的魔气,就耗费了她近乎全身的力气!

    看着秦浩轩与徐羽力竭的样子,刑很想咧嘴笑一笑,可是它根本做不到。

    秦浩轩眼中迸发出光芒满是关切,直直看着睁开眼睛的刑。

    刑眼睛微垂着,轻飘飘地的浮在乳白色的药池之上,它好像一个迟暮的老人终于蓄攒足了力气般开口说话。

    它的声音嘶哑到极点,如同从胸腔中发出,极其微弱,像是蚊子在哼唧恍若蚊蚋,秦浩轩则凝聚全身的灵气至耳边聆听着。

    “算了……不要浪费了……哥哥我这次是真的不行了。”

    刑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费力至极,每一个字出口都带起全身难以忍受的剧痛,但它就是要说。

    秦浩轩身体微微颤抖,脸上泪水肆意流出,他狠狠地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音,低头就又狠狠地打了自己的手臂一下让它不再颤抖,然后将龙鳞剑中所有的稀世灵药取出。

    秦浩轩没有跟刑说话,他现在根本说不出话,他害怕自己一开口就是哭音。

    他将三株血红色的万年灵芝祭到半空,灵芝周围似燃烧着火焰焰燃,浓郁的生机与药力随即喷涌而出。秦浩轩一掌将这三株万年灵芝击成粉末,用柔和无害的天地灵气将这些灵芝打入刑的体内。

    按理,三株万年火灵芝一入体,就算是垂死之人吸收之后都能立刻恢复源源不断的生机,;可是刑的身体因为动用了天魔解体,已经溃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所有的生机早已流失殆而尽,这三株万年火灵芝也如泥牛入海,瞬间没了踪影没有一点转机。

    刑若是还能够做表情,现在肯定紧皱着眉头夸张地的大叫:”秦浩轩你太浪费了!”

    但现在的刑只能在心中默默叹一声息,却没有说什么,因为它知道,秦浩轩心中肯定痛苦万分,如果不让他这么浪费一下,刑也害怕自己死后秦浩轩会疯。

    刑又费攒了一些力气以稍稍动一下面部表情,它朝秦浩轩唤了一声,秦浩轩满脸泪痕的看着他。

    “哥哥我刚才是不是很?”

    秦浩轩本来稍略略止住的泪水又一下子如决堤的洪水涌了出来,他用力狠狠点了点头,双手狠狠地拂过脸庞,硬咽的声音像是从他喉咙中挤出来的一样:”你闭嘴吧!”

    刑想要朝他翻白眼,却发现,这个动作对于现在的它而言实在太费力困难,只得放弃。

    “现在不说,什么时候说?你说本大爷死了的话,能进你们太初英灵山不?”

    秦浩轩的心脏好像被人用千万把钝器狠狠地剜着肉,疼得他脸都扭曲了,眉毛纠结在一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徐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秦浩轩,她泪水满面,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什么忙也帮不上无法为他做到,只能陪着他一起心痛。

    刑的眼睛不知道落在了哪裡看向别处,它不想看着秦浩轩痛苦的脸,它身体的每一寸都如同业火在烧而极度疼痛到不行,它不想让心也那么痛。

    “应该能吧……毕竟大爷在太初教呆了这么多年,当了这么多年的弟子,最重要的是啊,你没事还能时时去看看我,跟我说说话,说说自然堂……”

    秦浩轩咬得自己嘴唇鲜血直流,他摇了摇头,断断续续地说道:”别说了,你……你不会……不会死的,我会救你的……”

    刑好像没有听到秦浩轩的话,继续虚弱地说道:”你要照顾好蓝烟啊。这个姑娘挺好的,你不在的时候,我都认她当妹妹了。你把我妹子照顾好,她是异种,你一定别让她死了。要是我死了,她要是也死了,我们兄妹不能这么就太惨了啊……”

    这番话好像耗去了刑全部的生机,它再也说不出话来,双眼迷离惘的不知瞪着何处,丝丝缕缕的魔气像是断绝了。

    秦浩轩狂吼一声,祭出了自己的仙树,本命阵法的轮回之力一下子打到了刑的身体上──

    一团浓厚的仙王大道气息充斥着整座补天阁,团团闪耀着纯金色的符文熨贴在刑的身上,时间倒退百年,强行将即刻就要断气的它拉了回来。

    但是刑的身体消耗得实在太多,就算秦浩轩祭出了轮回之力,也只是令它稍稍恢复了一丝生机。

    秦浩轩竭力想要将轮回之力维持得更久一些,最后全身的灵力都被掏空,一下子跌落了下来。

    徐羽飞速上前,用暗含天地之力的紫色灵气将秦浩轩团团围住,将自己的本命灵法源源不断地打进秦浩轩的体内。她的面色不断变白。

    秦浩轩身体一震,看了徐羽一眼,而后深深喘了一口气,不停息的将数百种灵药一下子祭到了空中。;不知道他从哪裡汇聚而成的力量,一下子将所有的灵药打碎,闪着白光的灵药粉末如小河一般源源汩汩不绝地流入了刑的身体。

    刑的身体依旧如同干瘪的藁枯木,却比刚刚那一瞬的生机断绝强了很多,呼吸虽然微弱,幸而还是存在。

    秦浩轩觉得自己一下子从地狱中回到了人间。

    但刑依旧在生死之间一线徘徊,甚至可能在下一瞬就会死去。秦浩轩将自己所有的灵药都泡进了药池,只希望能够维持刑这虚弱的生机。

    “掌教。”门口守阁老者的声音传来。

    黄龙带着众人来到了补天阁。

    黄龙沉稳的声音传来:”它怎么样了?”

    秦浩轩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的看着浸泡在药池中的刑,声音嘶哑得像是被火烤过一般:”我在尽力,掌教,我一定不会让它死的,一定不会!”

    黄龙深深看了秦浩轩一眼,然后略略稍微走近了药池,想要查看一下刑的伤势。

    一看之下,黄龙也是面上一惊,刑全身没有一丝血肉,生机几近断绝,只靠着秦浩轩灵药的滋养吊着一口气,一旦灵药用完,那……

    突然一道笔直如同疾光闪电般迅速的剑气极光闪电般地,突然笔直地朝刑的心脏刺去!

    “噹!”

    秦浩轩心惊胆颤满心惊骇,吓得指尖都在发抖!他浑身发抖、脚步踉跄地仓促间使出一道灵法,堪堪将那道剑气击偏了一点。

    那道剑气虽然偏离了原来的轨迹,却也在刹那之间击穿了刑的小腹。刑的腹部出现瞬间留下了一个有食指大小的透明窟窿,却没有一丝血气流出……

    所有人脸面上布满是惊骇,刑的身体已经损坏到现在这个地步,如果不是因为秦浩轩的这些灵药,它的那口气早就绝了!

    众人都完全不敢相信有人竟敢在此这时候出手杀刑!

    徐羽吓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一双大眼睛充满了无可法置信地的看着药池中的刑。随后她像想起了什么般,惊慌地看向秦浩轩。

    秦浩轩单膝跪在药池边,面容被四散的乱髮遮掩,完全看不清表情,整个人沉寂了下去,一动也不动。

    徐羽的心头泛起滔天的惧意,她双手发抖,动也不动一瞬不瞬地看着秦浩轩,她怕……

    黄龙立刻回头,带着凌厉的杀意,煞气四溢,怒容满面,道袍无风而动,猎猎作响。

    黄龙一双如同来自九渊之下的眼睛射出无比森冷的寒意,他朝李靖身后的齐风怒喝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声音之大犹如神魔战场之上的雷鸣战鼓,轰得令人耳膜发痛,心神大震。

    齐长老被吓骇得不禁下意识后退两步,满头的白髮都颤了颤,他嚥了嚥口水道:”掌教,老夫在斩魔,除魔卫道佑我太初!我太初教绝对不能让这等肮葬的魔物侵染半分!今天,老夫定要将这隻魔物斩杀在此地,还我太初教圣洁祥……”

    一道凌厉无比的黄金剑气瞬发间而至,带着怒海狂涛般的气势,似万山压顶,似万鬼齐出,恨意滔天,森冷又狠辣。

    齐长老满眼惊惧,好似看到了死神一般。他立刻祭出了自己炼化多年的符剑和,祭出了仙树上的本命阵法来护体,却仍然无法阻挡一丝一毫那带着滔天杀意的剑气!

    “噗!”

    齐长老的一条肩膀被直接斩断,大口鲜血吐出,整个人如同破碎的风筝一般重重朝后倒去,狠狠地摔在了牆壁上,全身骨头都被这一撞而碎裂开来,不禁软软地的滑落到了地上。

    震惊!难以想像无以复加的震惊!

    谁都没有想到秦浩轩会突下杀手。那森然的杀机,光是在旁边感受到剑风呼啸而过就足以令人惊得肝胆俱裂。

    徐羽起身,周身灵法疾速旋转,护在秦浩轩身边。她知道今天的事情可能无法善了,她要与秦浩轩共进退!

    秦浩轩提剑而起,如万鬼附身,似战神降临。狂风在补天阁外呼啸,就连九天之上的劫云都一阵不安。

    敢伤刑,罪不可恕!

    李靖浑身一震,使出一道气流挡在秦浩轩身前,可是秦浩轩如同开刃的宝剑,浑身都是锋锐的光芒,神佛不惧,杀意沸腾,无可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