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一章 那便依他杀掉吧【二更】
    虽未天魔解体!但之前的死战,反而也是令秦浩轩在死地中转了一圈,更加融会贯通了仙王大墓中的轮回大道,这种算是临阵突破得到的感悟的精华,尽皆聚集在了之前那一剑之上!

    那一剑,近乎是代仙王出手!虽然并非仙王巅峰,但也是代仙王在仙树境的出手一击!

    如今!若是让秦浩轩再斩一剑……怕是斩不出之前的神韵,也斩不出之前的威能!

    一剑败落!李靖也知自己心气出了问题,若继续打下去怕是要吃亏,趁着碧竹子拦截秦浩轩的这一瞬间捏碎了一枚土遁玉简,遁地而逃。

    秦浩轩如同从修罗战场中走出的死神,暴戾之气疯狂四溢,他身形一晃,绕过了碧竹子,只留下一道残影。

    “这些话,你去跟刑说!”话音还在,人却已如闪电般消失在原地。

    大殿中所有人面色惨白。

    徐羽率先追了出去,所有人紧跟其后。

    秦浩轩速度快到极致,世间无人能及。他只飞出三息不到的时间,就看到了身形踉跄、浑身是血的李靖。

    一剑如同啸海狂涛,带起天地之力直冲李靖而去,那威势扭曲了空间,破空之声刺人耳膜。

    就在那剑气马上就要将李靖劈成两半之时,一道恐怖的能量波动横空而来──

    一把周身流淌着碧玉色流光的宝剑,将秦浩轩劈出的剑气一举下子打散。那把碧玉剑打散秦浩轩的剑气后仍嗡嗡作响,良久才绝。

    秦浩轩猛然倏地抬头看向来人。

    一个发须皆白,面上却无一丝皱纹的老者立身于高空之上,彩色的霞光环绕在他的周身,将他朦朦胧胧遮住,如同降落人间的谪仙,一股慑人的威势如汪洋波动,四散而去。

    “副掌教竟然离开了阵眼……”

    “这是副掌教易华真人……”

    紧随秦浩轩身后之人也全都到了,徐羽不卑不亢地立在秦浩轩身边。

    副掌教的眼睛轻轻扫过徐羽,落在了秦浩轩的身上,双眸轻抬,语气寒冷至极:”秦长老,你该够了吧?掌教依然灭杀凶手,这紫种也已经被你击败,收手吧。不然……本座真要教训教训你了……”

    秦浩轩胸中怒火直拱脑门,副掌教平日里闭关不出,为了应付天劫坐阵大阵其中一个阵眼之中,如今为了李靖脱离阵眼!而且口出教训二字……那刑呢!刑被偷袭之时!你又在做什么?太初是我家,刑!是我兄弟!至于李靖……我不认他是我家人!

    “副掌教……今日之事乃我同李靖之事……我要杀他,谁拦我,我杀谁!”

    副掌教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以他为中心的地方,能力波动异常,似有填山倒海之力翻涌而出。

    黄龙上前一步,朝那人稍稍垂首,道:”师叔。”

    副掌教气势微微收敛,他转眸看向黄龙。

    黄龙昂首,长身玉立,声音沉稳却力道足够,响彻整个太初教:”师叔,今天之事,错不在浩轩。”

    黄龙的一句话,众人皆惊!

    这是一种战队!教劫将至!正是用人之际!

    在这个关键点上,理应和稀泥,做和事老……先渡过天劫才是第一要事为先的掌教真人!在这一刻,居然站在了秦浩轩的一边!

    众人皆知,若太初此刻,还有谁有可能安抚的住狂怒暴走的秦浩轩,怕是只有黄龙真人跟那个不知道去了哪里的外人异种了吧?

    异种不知何处……掌教又站在了秦浩轩的一边……这事情……麻烦了!

    李靖感觉到了一丝不详的气息,掌教的态度……很可怕!

    副掌教易华真人听了黄龙这句话,垂眸微思的开口道:”既然掌教说话了,那就给老夫一个面子,此事天劫之后再说。毕竟他是紫种,即便要废了他,也要将他体内的紫种取出。即使嫁接的成功机率不高也不能浪费,如果能够成功,也算太初教之幸。”

    李靖听到这话之后,顿时大惊。可是他全身都被一层柔和又霸道至极的白光笼罩,根本动弹不得,他逃不出去,任何攻击也攻不进来无法近身。

    秦浩轩抬头,声音冰冷又凛冽至极地的说道:“天劫过后?我怕是缓兵之计!我今日定要斩了他,绝不做半分拖延!副掌教若是觉得我做的过分,大可对我再次动刀动剑!掌教真人……若您也认为浩轩不对,浩轩只求您一件事情,这事情不要插手……事了之后……浩轩愿做补偿,同时救回那个快速的蠢货后!浩轩愿永封桀狱!非大事不出!要么坐关到死!要么坐关飞升!”

    易华真人听到这话,周身散发出恐怖的威势,就连古云子他们四大堂主都感觉到呼吸困难,秦浩轩却巍然不动、面不改色,他就是站在那里,凛然无惧平静又无惧地的看着副掌教。

    “他是紫种。”

    一句话如同重山压顶,所有人都皱起了眉毛。

    秦浩轩眼中释放出无尽的怒火,大道真法瞬间爆发,浑身沾血的衣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杀气瀰漫天地。

    若是换了平日,其他事情,秦浩轩或许会跟对方争论一下,刑一样给你带回了一个活的紫种!

    可现在……秦浩轩没那心情,面对这种回答,也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那是刑!”

    最简单的三个字,却最能表明秦浩轩的心意,股势必要击杀李靖的恨意似狂涛巨浪,汹涌而来。

    他眼含杀意,调动起全身的灵力,天魔解体早已烂熟于心,如果这个副掌教执意要保李靖,那么……来吧!天魔解体这玩意!不止刑会用!之前那个献祭的方式!我……也一样会!

    副掌教周身气压都瞬间而下降,阴云汇聚,狂风都不敢肆意吼动,他身居高位多年,几百年都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毕竟他的身分摆在那,秦浩轩一个小小的弟子见了他都该喊他一声师叔祖,且他又是副掌教,就算是黄龙都要给他面子!

    眼看着副掌教面上露出了杀机,徐羽”刷”的一声祭出自己的仙树,高逾大山的仙树遮天蔽日,有紫色的流光运转其上,闪着星星光点,天地灵气瞬间朝这一株紫色的仙树聚拢。

    高不见顶的仙树将秦浩轩完全笼罩。

    徐羽虽然是三大紫种的唯一一个女弟子,修为上却从未落其他二人之后,甚至隐隐有超越李靖、压他一头的气势。

    她俏生生的上前一步,与秦浩轩双手交握,十指紧扣,眼眸清澈而坚定:”副掌教!浩轩哥哥没有错,任何人做错事情都要受到惩罚,掌教尚且如此,更何况紫种?徐羽虽不才,今日却誓与浩轩哥哥同进退!”

    徐羽这番话似鸾凤清鸣,脆生生响彻整个太初教。

    见徐羽如此坚决,副掌教也是一阵头疼,虽然他早已动了杀秦浩轩之心,迟迟没有动手就也是因为秦浩轩的身后有徐羽这个紫种在。

    徐羽对秦浩轩情根深种,是太初教人人皆知之事,他如果真的取了秦浩轩的性命,相当于逼得徐羽这个紫种叛出教门。对太初教而言,这是一种无法承受的损失!

    所以,他纵然满心杀机欲将秦浩轩斩碎在此,他也不得不掂量一下徐羽的重要性。

    最终,副掌教长袖一甩,眼神微垂的看着秦浩轩道:”我早听说过对秦长老一些事情老夫早有耳闻,今日第一次见面,你就敢这样顶撞老夫副掌教,如非天劫在,我现在就可以治你犯上不敬的大罪!你不过是一个长老,李靖也同样是长老,况且还有掌教跟副掌教老夫在场,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长老说话!”

    随着愠怒的话语声说出,副掌教淡淡地看向黄龙:”掌教,李靖这件事,你怎么看?”

    黄龙负手而立,听到副掌教的问话微微一顿,轻描淡写的说道:“那便依他杀掉吧。”

    淡淡的一句话,却透着浓浓的杀意。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李靖的脸色瞬间刷的一声变得惨白,好像瞬间掉落九渊寒冰当中,刺骨的寒意令他浑身发抖,双嘴唇不断呢喃着,眼中是无限的绝望。

    他是天道宠儿紫种,是无上紫种,是教派未来的希望!是要带领太初教走向无上大教的接班人!

    可是现在,掌教却说,杀掉吧?

    李靖头痛欲裂、几近崩溃,完全无法接受现在的状况。

    碧竹子一僵,身形不稳地晃了晃,像是想要冲过去,可是他脚步踉跄险些跌倒,幸好被旁边的夏云子扶住。

    碧竹子一脸的不敢置信,失声叫道:”掌教……”

    就算是秦浩轩脸上都有些动容,除了徐羽,他没想到还有第二个人能够支持自己,掌教竟然……

    没有任何人会预料到,掌教给出的是这么一句话!

    当年掌教一剑砍死灰种张扬,可以说张扬是自作自受,除了古云子,其他人也能勉强接受,一举废掉李靖,也可以说为了磨练紫种,让他在日后能够走得更远,可是现在,掌教竟然真的要杀紫种?

    所有人都震惊不已了。

    紫种,万万修仙者中都不一定能够出一人!如今的无上大教之中,都不见得能有一个紫种!

    副掌教更是被黄龙的这句话震得无法出声。

    他开口问黄龙,便是希望让黄龙与他站在一条线上,放李靖这一次,天大的事,能比上紫种的性命大吗?拥有一个紫种,对门派而言是无上的荣光、无上的希望啊。

    副掌教深深地的看着黄龙,脸色极其难看,良久,他才开口道:”涉及到紫种之事,关系到了太初教之根基,这样的大事,即使身为你是掌教,也不能由你一人说了算。此事暂且搁置,请各位大太上长老商议之后再论!”

    黄龙还是那副不咸不淡风轻云淡的样子回应道:“不必了,本座说了便算。谁若不服,可拿剑来问本掌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