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 教劫落雷四十八【四更】
    易华真人之以前还觉得自己拿下秦浩轩易如反掌,现在看来……不禁很是疑惑……如果真的打了起来,怕师兄赶来出手之前,想要将其拿下并非易事。除非不顾面皮,真的全力出手……将其禁锢在空间之中……

    看着秦浩轩因为担忧太初教弟子而露出的一脸焦急,骄傲了一辈子的副掌教,不禁在心中问自己,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吗?

    可是,这完全不合常理啊。

    紫种自古以来是天道宠儿,只有紫种能够将一个教派成就为无上大教,只有紫种才有可能有机会成就仙王,才有机会带着整座教派飞仙,这是修仙界亘古不变的道理啊!

    副掌教看着秦浩轩深深感到疑惑了,传说流传下来的就是真的吗?难道数万万年来,就没有一个弱种飞仙吗?弱种就真的只能处于修仙界的最底层吗?

    怪不得师兄会这么看好秦浩轩,这小子的确有让人看好的资格!

    天火刚刚降落完毕,天空中突然光芒大盛。

    紫色的闪电彼此交织,霹雳作响,那凌厉的光芒彷彿要将天空斩裂;暗红如浓稠血水般的劫云逐层翻滚,透出无尽骇人气势限骇人的气势;雷声轰鸣,似古战场上万千异兽的吼叫,四周狂风大起,像要将天地绞碎。

    危险!

    这是所有太初教弟子在这一瞬间所能有的全部意识唯一念头。

    霹雳闪电夹杂着狂暴的罡风从天而降,更伴随着有成人脑袋般大小的冰雹围裹着一层血红色的火焰像骤雨般密集的落下。

    无数的天灾交杂在一起,一同疯狂地落了下来。

    天劫从来都不是单单一种天灾,也不仅只是从九天之上落下的天灾。;太初教很多濒临天人五衰之人,在这浓重的天威下都能明显感觉到生机的流逝。

    对死亡的惊惧,对天威的惊骇,令太初教弟子心如擂击鼓、,面色惨白,眼中甚至带有着一种惶恐无依的惊慌。

    整座太初教在漫天劫云之下,犹如在浪海狂涛中起起伏伏浮沉不定的一叶扁舟。

    “就位!”

    黄龙高站在黄帝峰的峰顶,一声沉稳的呼喝如同定海神针般稳住了在狂风中如坠深渊的众人。

    所有人全都就位到自己该站的位置,迎接太初教第一次真正的天劫。

    一瞬间,太初教庆云迭起,霞光四射,祥云缭绕中瀰漫着无数高不见顶的仙树,道果颗颗,仙婴绕转,天地灵气骤然浓郁,圣洁的光辉从整座太初教四溢散去,天地间一片朦胧。

    无数颜色各异的灵法如小河般汇聚到守山大阵当中,一声轰鸣巨响震慑天空,彷彿能够披覆青天的金色巨网拔地而起,每一道金色的网丝都有五人合抱的参天古木粗大。

    黄龙站在整座护山大阵的主阵眼中,周身金光大盛,九百九十九丈高的仙树在他身后犹如顶天而立的巨柱,为太初教撑起了一片天空。

    他的体表绽放出点点光华,金色的宝剑利刃出鞘,汹涌而来的灵气淬满剑锋后大阵即出,灵力汇聚。

    他当空一剑,搅动天地,浓郁的灵气似海啸狂涌、骇浪滔天,如同奔腾的千军万马朝自九天而落的天灾撞裂而去。

    “轰隆”、”嗤啦”之声不绝于耳,绝大多数的天灾在这一剑中化作了虚无。

    剑气与天灾的撞击声音似有实质,四射而出,向太初教周边的山脉迸射而去。

    一座不起眼的山脉上闪过一阵微弱的光芒。西极教的掌教带着几位长老立在山头,眺望着天劫中仙树瀰漫的太初教。

    良久,西极教的掌教太学真人才开口:”太初教的底蕴还是挺不错的。没想到教派大劫竟然如此惊骇庞大,绝非寻常人力可挡。”

    他身边一个发须皆白,身穿绣着八卦阵图衣袍的老者微微摇头道:”这不过是刚刚开始。按照太初教峰顶劫云的厚度可以粗略知晓,他们的这场浩劫可能会持续一年以之上之久,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也可能会长达三年。”

    太初教所有的守阵弟子刚刚舒了一口气,开始打坐吃药恢复灵力,他们还未完全恢复,第二波天劫却瞬间而至到来。

    无数的闪电雷鸣、天火流云、冰雹雪粒争先恐后,如有骤雨狂风一般从天而降。

    黄龙站在黄帝峰峰顶,周身衣袍在狂乱的罡风中猎猎作响,漆黑的长发与他身后无边的黑寂融为一体。守山大阵轰然而出,霞光再次将太初教笼罩,黄龙立在最高峰,周身金光尽现,如同上古战神。

    他稳立阵眼,单手持剑,锋芒的剑气流转而出,彷彿带着碎天裂地无上的的无上力量碎天裂地,无可阻挡所向披靡。他横剑劈出,无边剑气喷涌而出,每一条剑气都如同滔滔大河汹涌澎湃,带着毁天灭地的冲击之力,狠狠撞上了铺散而下的漫天天灾。

    天灾威势无穷,遇到如涛似浪的剑气后却纷纷演灭在其中,只有少数天灾被震成零星的碎块,继续冲落而下。

    秦浩轩应时而动,快如闪电,整个人如同幽灵般穿梭于太初教每一处天灾降落之地。

    灭火劈霹雷,融冰化雪,秦浩轩、太初教六大护法与副掌教来回奔波,终于将所有天灾消毙灭。

    秦浩轩的灵力几近枯竭涸,却依旧死死坚持,等灭完最后一处天灾,他在原地停留了三息时间,便再次催动自由之翼,如疾风般回到了补天阁。

    天灾威势如斯,几个道果境的长老都有天人五衰将要发作的感应,刑的身体能承受得住吗……

    进入补天阁,秦浩轩就立刻感应到刑难受的呼吸声。

    “怎么了?”秦浩轩心头一紧,两步来到药池边。

    刑艰难地抬了抬眼皮,看了他一眼。

    秦浩轩紧张又担忧地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刑有气无力,艰难地说一个字都要停顿一下的说道:”何必浪费呢你?”

    秦浩轩一顿,明显不想跟它说这个。

    刑却很想吐一吐心头的苦水,它带着十足的抱怨朝秦浩轩道:”你说……以前我想吃点人,你都不让吃,现在,连紫种都拿给我吃了……你要是早点把紫种给我吃,我……我一个天才魔……至于这样吗?”

    听着刑勉力往外蹦出的这些话,秦浩轩心中酸涩的同时也感到有点无语。

    刑眼睛从那支狻猊兽后代的异兽身上转了转,想要皱眉,却发现根本没力气去做这个动作而只得作罢,继续朝秦浩轩说:”别说这狻猊不是纯种……”

    刑每说一个字都非常费力,说完那半句,彷彿全身的力气都没了,它也不再抱怨了。;它声音很轻,似乎带着一点点的自嘲。

    “哥现在是真的不行了……真没救了,我……我也怕死啊,我要是不怕死的话,也不至于跑到人间界来啊。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救了,你跟我一样修练道心种魔,你难道不知道天魔解体的厉害吗?更何况,哥还祭献了大魔神……”别他妈浪费药了……吊着这半条命没什么用啊……

    说完这通话,刑好像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它浮在药池上,无数的灵药精气围着它打转,却丝毫滋养不进入它过度消耗的身体。

    秦浩轩站得笔直但有些僵硬地站着,心中像是有锥子在搅动,痛得他想要弯腰,秦浩轩张了张嘴,还没说什么,外面轰隆声瞬间响起。

    他脸色一沉,知道天劫又来了。

    “等我回来再跟你说。”

    秦浩轩留下这句话,便窜了出去。

    当第四十八道天劫落下的时候,其威势达到了一整天内所落下的天劫的顶峰。每一颗火球好像都能炸裂一座山峰,每一个雷电都能劈裂大地,无数的天灾似狂怒的异兽汹涌而下。

    黄龙依旧稳健,持剑之手没有一丝颤抖,他所劈出的第四十八道剑气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最后这道天劫来势实在迅猛,与守山大阵接触的一瞬,便有数十个弟子在这撞击下口吐鲜血。

    好在他们硬生生挺过去了,第四十八道天劫他们接住了,而且没有一人死亡!

    有个弟子抹着自己嘴角的鲜血大喘着气,重重叹息一口:”这才第一天,也不知道这教派大劫还会持续多久……”

    “唉,天劫实在是太可怕了,这一道竟然厉害到这种地步,不知道今天还会不会再……”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愁绪,太初教瞬间被一片愁云笼罩。

    夏云子飞速来到黄帝峰,对黄龙道:”掌教,按照记载接下来的十二个时辰中,应该不会有天劫降临了……但也难说……大家随时准备……”

    黄龙微微点了点头。

    所有弟子听了这句话后连连点头,随即迅速忙碌活了起来。有的就地盘膝打坐修复伤势,有的匆匆赶去了自己的灵田查看,他们必须要确保太初教的根基没有被动摇,不然……就算是挺过了天劫,没有了赖以生存的灵田灵药也是莫大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