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敌八百三十二章 天魔意志再降临【三更】
    听着众人纷纷道贺,黄龙脸上始终带着满满的笑意。

    “报!”一道带着明显哭音的报信声传来。

    众人听到后皆是一顿。

    “禀报掌教,在……在这一波的天劫中,有一道闪电从大阵中落下,冯源师兄为了救他的师弟,身、身陨了……”

    这个弟子满身狼狈,诉说这个消息时几度硬咽。

    “冯源?莫非是碧竹堂的冯源?我记得他是仙树境七十丈啊……”

    “禀报长老,正是这个冯源师兄。”报信的弟子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回答道。

    “这……”

    刚刚浮现在他们脸上的喜悦瞬间被沉重所代替,一个仙树境七十丈的弟子死了,这是太初教很难以承受的重创!

    黄龙脸上是一片暗沉沉的颜色,心头中不禁酸泛起涩意。

    这么快,这么快天劫就要带上血腥了吗?今天是一个仙树境七十丈的弟子死了,那么明天呢?

    天劫向来如此,一旦开始出现伤亡,便说明其威势已经不再仅是最初的那样,它将会更加威猛恐怖,更加防不胜防!

    降落的天灾越来越严重,不论是天火还是雷霆,不论是冰雹还是罡风,所有的一切,已经无法以一剑之威将之粉碎,从守山大阵中没能拦截到的天劫掉落下来的也将更加难以抵挡大块,其蕴含的能量也更危险。

    除此之外,秦浩轩还想到,笼罩着太初教的威压变得更愈发强盛,甚至其中几位那些濒临天人五衰的长老们,有几个甚至,也只能进入遮天翼来暂时抵挡。

    “唉……”

    黄帝峰的大殿中,无形中笼上了一层厚厚沉重的愁云垄罩了压在每个人的心中,他们强迫自己不去想下一场天劫会发生什么,可是血淋淋的事实就摆在他们面前,令他们不得不思索。

    在一片沉重的气氛中,一个头发花白的长老艰难地开口道:”掌教,我们存粮阁中剩馀的灵谷不多了,若是这样下去的话,恐怕、恐怕撑不到最后……”

    黄龙眉头皱得很深,自从他听到有弟子死亡的那一刻,他的眉头就没有伸展开来。

    “掌教。”碧竹子面上也是一片满脸为难的开口道:”不仅仅是灵田,因为最近几次,弟子们受伤的人数比较多也比较严重,我们碧竹堂中丹药也不多了,而且相应的灵药都还没有到成熟期……药阁中的丹药恐怕只能够再撑一个月。”

    原本就沉重的气氛陡然变得更加压抑。

    秦浩轩也皱起了眉头,心想:”天劫至此,已经十分可怕而来,如果灵谷丹药供给不足的话,太初教的弟子们一定会受到重创的。”

    “这应该怎么办?我身上的灵药也不多了,就算是现在去绝仙毒谷取也不够,而且大多灵药在更深处,我如今也依然无法达到……”

    黄龙立在殿前缓缓闭了闭眼睛,他心思数转,心中思绪纷飞:”灵田灵药是太初教所有弟子抵抗天劫的保证,如果没有灵谷,他们哪里来的力气去抗天劫?受了伤如果不及时救治,岂不是贻误了他们的性命?”

    “报!”

    一个弟子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面上带着满满的喜悦。

    “禀报掌教,我们太初教的灵田开始大规模地大片的成成熟了,一级的玉米几乎全都熟了,而且二级稻子也成熟了大半!”

    “什么?玉米不是还有三个月才会成熟吗?”

    “以往稻子也不是这时收成啊!”

    所有人听到这个报信后神色皆是一震,面上满满的不可置信脸上充满着惊喜交加的神色。

    报信弟子的脸上也很振奋,他口齿伶俐地说道:”掌管那边灵田的长老说,这是因为天劫威压甚重,使得灵气全都聚拢,灵田中灵气四溢,所以才会提前成熟!”

    “好!好!天不亡我太初教!”

    黄龙连声道好,有了这些灵谷,太初教弟子的饭食才能有保证!

    “但是,由于灵田中的玉米稻穀成熟的太多,灵田那边的人手不足够,一时间无法完全收成收不过来。”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秦浩轩。

    秦浩轩一笑,传音给小金,令小金即刻带着它的猴子大军去採收灵田。

    “哈哈,幸好有秦长老的那群猴子啊!不然还真的耽误大事呢!”

    “是啊是啊,秦长老实在是我太初教一大幸啊!”

    黄龙也笑呵呵地看着秦浩轩,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不错!”

    秦浩轩被众人夸奖,挠了挠头,还没说什么,就见在补天阁照顾刑的弟子蒋照匆匆跑来,当即脸色一变。

    蒋照跑得气喘吁吁,却还是一口气把话说完了:”秦长老,刑堂主的状态不好,弟子不敢大意,特意来报!”

    什么!

    秦浩轩身形一动,便如闪电般朝补天阁而去。

    “怎么了?”

    秦浩轩匆匆赶到药池边,看刑面色更加虚弱,原本还能外溢的几缕机率魔气都已经要断绝了。

    他心头一痛,如果可以取代刑替它受这些痛苦,让我付出什么代价都行!

    刑周身好似热火在烧,每一寸都疼得不能自已,体表又如陷在万丈寒冰当中,寒意刺得皮肤生疼。经历着如此冰火两重天的痛苦,它想大叫却又没有一丝力气。

    太痛苦了……

    刑看见了秦浩轩脸上惊慌之色,稍稍略略扯了扯动了动嘴角,气若游丝地的说道:”行了,你……你就让我解脱吧。”

    秦浩轩止不住的摇头,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秦浩轩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慌慌张张从龙鳞剑中取出所有的灵药。但是他手中所有的灵药,也不过剩下数十株了。

    太少了,要去绝仙毒谷再取点才行!

    秦浩轩将一株通体闪着白色光芒的聚灵果震成粉末,缓缓送入刑的身体。

    刑在这一株灵药的滋补下,周身如火烧冰冻的疼痛稍稍一减,气息也趋于平稳。

    秦浩轩吓得快要跳出来的心,才又重新回到了它的位子平静下来。

    还好,还好。

    他动作不停减,将十株灵药全部震碎,将那精纯的药气悉数送入了刑的身体。

    刑扯了扯嘴角,道:“你这样真没意思……真的很浪费啊。”

    秦浩轩做完这些,见刑彻底稳定下来,便半蹲在池边勉强对刑笑了笑,反问它:”什么才叫有意思?如果今天身受重伤而躺在药池中的人是我,你会怎么做?”

    刑沉默了一瞬,然后才虚弱地说道:”我会吃了你,反正都要死了,你又那么强,给我吃了还能补补身体,也不亏……”说完这些话,好像用光了刑所有的力气,它慢慢闭上眼睛,静静浮在药池上。

    秦浩轩笑了,眼中却带着涩意:”还能跟我斗嘴贫嘴,说明你一时半刻会死不了的。我再说一遍,我会救你的,你,绝对不会死的!”

    十多种灵药缓慢又有序的地为刑传递着生机,刑的呼吸逐渐趋于平缓,整个身体也稳定了下来。

    就在这时,补天阁的半空中突然蓦地出现一片魔气!

    这些翻滚着黑浪的魔气如同有生命般在补天阁中探寻,最终寻找到了刑,一涌而下。

    天魔!

    秦浩轩大急。

    他本能地的想要祭出遮天翼,才发现遮天翼还在那群长老那里的身上,连忙狂啸一声,寒冰四散而出,稳稳地罩在了刑的上方。

    同时,秦浩轩疯狂的运转起道心种魔,滔天诀也在一瞬间也运转了起来,但是他强行停止了滔天诀,只留魔族功法在他体内运转。

    淡淡的魔气溢出他的体表,他与刑相交那么多年,是最熟悉刑身上魔气之人,此时他身体上溢出的魔气与刑相差无几。秦浩轩在赌,赌此时降临的那一抹魔气根本辨别不出谁是刑!

    果然,那一抹魔气在稍微的停顿之后,就直奔秦浩轩而来。

    哪怕是天魔的一丝神识落下,秦浩轩都不可能如此轻易就将它骗过,但是,因为天魔不愿做无谓的牺牲与天劫对抗,仅仅是降临下一丝意志而已。而这一抹意志,明显没有多高的智慧。

    秦浩轩背生自由之翼,运转灵法,飞速夺门而出。

    纵然只是一抹没有太高智慧的意志,秦浩轩也不敢小觑,那毕竟是大魔神降临下来的意志,自己的本事再逆天,凭现在的实力也无法与之抗衡。

    飞速离开补天阁的秦浩轩抬眼望去,天劫刚过,所有的弟子全都在忙着打理大战过后的太初教,无论去哪个方向对他们都十分危险,绝不能将这么巨大的危险带给太初教!

    去哪儿好呢……

    秦浩轩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白光,对了,还有这个地方──绝仙毒谷!

    那里浓郁的毒气瀰漫,即使道宫境的强者也不敢进入,想来,必就算是天魔的一丝魔气,应该也抵挡不住里面瀰漫千万年之久的毒气。

    选定了方向,秦浩轩调动全身灵力,脚踩疾风般全速朝绝仙毒谷而去。

    逃窜的过程中,他几次都差点被身后快如闪电的魔气抓住。那股阴森寒冷始终缭绕在他的身后缭绕,令秦浩轩脊背发寒,汗毛倒立,仅仅是被这丝魔气逼近,他向来强悍的身体都感觉到火辣辣的疼。

    这天魔的力量竟然是如此强大?不行,我一定要守护好刑,绝不能让天魔靠近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