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六章 天劫刚过人祸至【二更】
    黄龙的话如碎金裂玉,一句句轰然吼出,似能击山裂地,震得整个太初教都在微微颤抖。

    “收起你们的眼泪!收起你们的哭号!太初的先烈们还在看着我们!在看着我们!挺过最后两击,你们才有资格哭!不然,就算是死,也没脸见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还有最后两击,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誓与太初共存亡!”

    “誓与太初教共存亡!”

    吼声震天,将悲号的狂风都震碎了。

    太初教的所有弟子全都擦干眼泪,回到自己的位置,神情面上一片坚毅,每个人都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纵然知道前方是一个几乎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也毫无畏惧。

    夏云子站在落到原地的黄龙身边,微微垂首,眉头紧锁,嘶哑着声音对黄龙道:”掌教,我们的弟子们还都没有恢复到能够一战的地步,这第二击的天劫,恐怕、恐怕也抗不过去……”

    黄龙负手而立,听到了夏云子的话却一言未发,他身上有一股如大海般深沉的气息,站在黄帝峰顶,如同一根顶天柱,永不会倒。

    在此时,一股紫金色的龙气从太初教的东方骤然升起。

    紫金色的龙气化身为一道巨大的紫金龙,摇头摆尾,咆哮而动,侵染了东边大半的天空,与太初教头顶血红如海的劫云遥遥相望。

    翔龙国!

    翔龙国建国五千年,太初教就守了他们五千年,可以说没有太初教,翔龙国早就没了!

    翔龙国的每一次天灾,都是由太初教派弟子为他们解决,干旱之时行云布雨,水涝之时引河入海,当强敌进犯不敌之时,也是太初教派出弟子为他们拼杀。

    翔龙国能够保有五千年的风调雨顺,繁荣昌盛,是因为太初教一直在他们身后,鼎力支持。

    翔龙国的现任的皇帝高立于祭坛之上,双手持传国宝剑,面朝太初教的方向,庄严又虔诚的跪倒在地,他身后的文武百官同样跪倒。

    “朕,率翔龙国所有子民,祈求上天体恤国人,庇佑太初!”

    “求上天体恤国人,庇佑太初!”

    吼声震天,从四面八方响起。

    如果此时有人站在翔龙国的上空,就会震撼地发现,整片翔龙国的国土上,每一个翔龙国的子民全都面朝太初教的方向虔诚地跪拜在地。

    圣洁的光影从这些凡人的身上丝丝绕绕而出,汇聚成一片祥云之状,凝聚在半空。精纯的龙气从翔龙国皇宫凝聚而成,咆哮而出,震动劫云。

    这是真真正正的万众一心!

    太初教峰顶的劫云轰然作响,血红如海,却狂热似火炉一般罩在众人头顶。

    天火之劫!

    天火的炙热达到达了颠顶峰,所有人立在自己的位置死死抵抗这那难以忍受的灼热,严阵以待。

    轰隆隆的声音从所有人的头顶响起,似滚烫的岩浆在翻涌。

    不,火焰之气比万年岩浆更盛,丝丝火焰好像能够将那头顶的天空给烧燬!

    “轰!”

    浓浓的天火终于达到了极致,轰然落下。

    天火刚刚露头,太初教两条流淌数千年之久的山涧瞬间被蒸发干淨,灼热的气息烧得众人面色发红,皮肤剧痛,整个身体像是要烧起来一般,完全无法忍受。

    十数个弟子身上的衣物顷刻间被点燃绕,哀嚎着在地上打滚,在饱受炙热火焰焚烧的痛苦中死去。

    秦浩轩睚眦欲裂,狂啸一声,将寒冰仙树祭出,同时疯狂运转起体内的九龙冰天,丝丝寒气冲天而上,瀰漫整个太初教。

    但是,不到一息之间,所有的寒气全都被蒸发干淨──秦浩轩身受重创,脸色似白金纸一般。

    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了无尽的灼热,整座太初教如同深陷岩浆地狱般惨烈。

    云雾峰上霞光蓦地大盛,老祖冲天而起!

    一道好似要冲裂天空的灵法瞬间而出,远方那条紫金巨龙咆哮而至,万民身上的祈愿灵气已在前方。

    碧海涛天!

    华一道人没有用任何阵法,仅仅只是借助翔龙国皇族的龙气与万民请愿至精至诚的灵气,再附上自己一身的修为打出了太初教一道根本性的灵法,碧海涛天!

    偌大的道宫虚影闪着熠熠之光,老祖鹤发飞舞,全身精光大盛。

    汹涌的灵法似汪洋无边的碧海,狂风卷起巨浪,将兜头而下的天火团团包围,瞬间熄灭。茫茫雾气冲天而起,整片天地那难以承受的热浪缓缓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如同海水般的清凉。

    老祖被灵法与天火相撞时的冲击震开,身如坠空的鸿雁,疾速落下。

    “老祖!”

    “师伯!”

    数十道人影飞空而起,试图去接下老祖,但那相继震开的能量实在剧烈,秦浩轩还未接近老祖,就被那能量波动反冲了下来,在地上倒退三丈远才堪堪稳住身形。

    最终是黄龙破空而上将老祖接住,然后稳稳落地。

    “师伯!”

    老祖嘴角流血,眼神有些混乱,他身后那座巨大的道宫虚影都变得模糊了。

    秦浩轩深深皱着眉头,道宫境实在太难逾越了。

    这一年里,太初教每一个弟子的修为都是爆发式的增加,大跨步的前进,老祖与所有弟子一样为抗天劫做了无数贡献,如此骇人的大劫,经历了一年之久,老祖却仍旧没有走完那半步,依然停留在道宫境的入口处……

    天劫第二击,他们接下来了!

    此时,所有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到了上空,心中惴惴不安。

    第一击,雷霆之劫,是一百五十七位长老以命相搏扛下来的。

    第二击,天火之劫,是半入道宫境的老祖与翔龙国皇族的龙气,再加上翔龙国所有人民的至诚之意扛下来的。

    第三击呢?第三击会是什么?

    “难道是罡风?”

    “或者是冰雹?”

    “也可能是所有天灾掺在一起……”

    很多人都在揣测,都在心中快速地想像,若是这些东西,那么他们应该如何应对?

    “快看!劫云散了!”

    什么?

    果然!天上如同十万大山压境的劫云正在逐渐消散,整整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到过的悠悠蓝天露出了一角。

    “难道天劫过去了?没有第三道天劫?”

    太初教很多弟子的脸上都带着不可置信的喜悦。

    不对!

    秦浩轩眉头紧锁,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猛然转头去看黄龙,黄龙也是一脸阴沉,如临大敌的模样。

    天上的劫云依旧在飘散,丝丝缕缕往两旁边散开,有微风拂过,那劫云在微风吹果之后就好像普通的云彩般消散了。眼见天上露出的晴空越来越大,可是,一股无法承受的恐怖压力骤然而来!

    秦浩轩只觉得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似有什么毁天灭地的庞然大物正在靠近。

    “淮备!”

    那股极其恐怖的力量刚刚出现,黄龙便飞身至半空,如同不败的战神,吼出的两个字似能劈天裂地,震到每个人的心口。

    才刚涌上心头那些初初露头的喜悦完全被如山一般的沉重代替,没有一个人懈怠,全都在一瞬间回到自己的位置。

    玄龟阵为第一层,护山大阵为第二层,源源不断的灵气如同奔涌的大河涌入这些阵法当中。

    黄龙站在黄帝峰顶的主阵眼,老祖强撑着身体站到第二个阵眼,所有人就位。

    劫云散得越来越快,原本只是微微移动,现在却像溃逃一般,狂风卷着劫云瞬间消散,彷彿在为一个连它都无法招架的东西让路!

    秦浩轩浑身发凉,身体紧绷,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苍穹之上。

    很快,一个黑点疾速下落,相隔百万里远都能感受到那股铺天盖地的力量。

    “那是什么!”

    “什么东西?”

    无法预知的恐惧实在太折磨人了,纵使太初教所有弟子都经过了一年的天劫磨练,在这一刻却还是忍不住毛骨悚然,心惊胆颤战。

    黑点越来越大,降落的速度越来越快,还远在九重天之上就已经将整个太初教覆盖了下来,白昼变黑夜只是一瞬间!

    那不是什么黑点,是一颗星辰!

    急剧的速度带起一阵阵灼热的火花,星星火雨落下,就能将太初教一座山峰削平。

    “那是一颗星辰……”

    巨大的星辰表面是一层浓厚的黑气,旋转缭绕,似魔鬼般带着浓浓的死气。

    最后一击,竟然是从苍穹之上落下的一颗星辰!那恐怖的力量令人胆颤,似乎完全无法阻挡,比之前任何一道天劫都要强大。

    太初教所有人的心在这一瞬间都沉了下去。

    “阵起!”

    黄龙的声音依旧沉稳有力,如同一面旗帜,明确地告诉众人:不论太初教遭遇的是什么,都要永不退缩,奋力迎战!

    罡风从黄龙身边四射而出,已经变得花白的头发随风舞动,他如同远古的战神高立在空中,周身灵气四溢,高不见顶的仙树在他身后熠熠生辉,气势凛然,一座光影状态的道宫光影若隐若现。

    黄龙单手持剑,剑身流光溢彩,有一层繁奥难懂的符文流转其上,剑锋锐利无匹敌,能轻易劈金断玉的光芒从剑锋之上吞吐不定丝丝溢出,紫色的闪电缭绕其上,劈啪作响。

    一股恐怖的力量从他身上四散开来,带着无限的战意。

    “拼了!”

    吼叫声从太初教的四面八方响起,无数灵法疯狂地涌入玄龟阵,苍绿色的玄龟在完全的黑暗中散发着莹莹的光芒,恍若背负青天而起,沉凝而稳健。

    从巨龟身中伸展出来的龙头昂然挺起,伸至半空,直直地朝那巨大的星辰砸了过去,龙头如同最坚硬的精铁般将那颗无边无际的星辰撞碎!

    四散的碎片个个似小山般高大,带着破空声轰然落了下来。

    黄龙面色沉稳,无以畏惧,手中宝剑光芒大盛,如同烈日般耀眼的小太阳,他双手持剑,猛然朝那漫天的巨大碎块劈了过去。

    剑气呼啸而出,无与伦比,无坚不摧,发出一股如同汪洋般恐怖的能量波动,锋锐之气带着劈啪作响的紫色电光瞬间铺满整个太初教的上空,将如山一般大小的石块敲得只剩一人大小。

    黄龙劈出那一剑之后,在猛烈的撞击中蓦地从半空中坠下,却死死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轰!”

    如同成人般大小的石块冲天而下,尽管已经经过了黄龙的劈斩,却依旧威力无穷,竟然仍将整座玄龟阵瞬间砸碎!

    玄龟阵上的星星光点随着碎裂的阵法四散而出,顷刻间熄灭。

    巨大的压力终于来到众人头顶!

    太初教光彩骤盛,无数的仙树冲天而去,莹莹的光辉交替闪耀着。无数符文从所有人的仙树上飞速凝聚至护山大阵中,他们将全身的灵气凝聚其中,死死抵抗那毁天灭地的压力。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浓厚的血腥味瞬间瀰漫。

    数十个弟子被恐怖的威压当场震碎而化成一片片血雾,随四窜的狂风飘散,消失在天地间。

    太初教的弟子们全都红了眼却仍咬牙坚持!

    “轰!”

    巨大的星辰在经过玄龟阵后力量已经被削弱了很多,却依旧如同苍天坠落般恐怖,将守山大阵震得摇晃不止。

    求生的意志,令整个太初倾尽全力的灵法汇聚成一道宏大的法术流,流光溢彩,所向无敌,以开天裂地之势劈向了那无比庞大的星辰。

    “轰!”

    巨大的冲击力将所有人都震得五脏移位、心神不稳,大口地吐着鲜血。;十多个长老的仙树当场裂开,虽然没有破碎,却也动摇了他们修行的根本。

    嗤啦破碎声从头顶传来,萦绕着团团黑气的星辰被他们这最后一击击碎了,化作漫天的光点,消弭于天地。

    守山大阵遭受此这一重创,几欲破碎。

    “小金!”

    秦浩轩单膝跪地,身体上多处皮肤在那股撞击的大力下裂开,鲜血汩汩流出,而吼出的这两个字硬是将他喉咙里的鲜血都震了出来,他的话竟是随着鲜血的喷发而出。

    小金比任何时候都伶俐,双手比划了几下,数千支猴子速度快得像是一阵风,瞬间遍布整座太初教,一部分猴子将重伤的人背进了补天阁,剩余的猴子则疯狂修补起破裂的阵法。

    天劫渡完,众人却没有一丝喜悦,太初教瀰漫着一层壮烈的悲怆,没有人说话,全都已经开始忙碌着疗伤救人、修补阵法,没有丝毫的懈怠。

    因为……将至!

    太初教十几里外,早已等待多时的三方势力。

    第三道天劫落完,轰然间喊杀声震天,倾巢而动,如同漫天的飞蝗一般涌向了太初教。

    “兄弟们冲啊!将太初教一举给灭了!”

    “杀光他们!”

    “把宝贝都抢了!”

    ……

    三方势力,散修、残教、西极教,各占一边,人数多到数不过来,每个人眼中都冒着贪婪之色,彼此相互提防着,像疯狗一般冲向了太初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