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九十二章 修仙无情皆可抛【五更】
    黎朔道人眉头微微一皱,但还是令战车停了下来,朗声道:“在下金旭殿黎朔。”

    “哦哦,是黎朔道人,晚辈失礼,晚辈是西极教弟子钱明,奉掌教之命来特来询问,黎朔道人是为何事而来。”

    金旭殿等人飞来太初教,气势汹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绝不是来太初教喝茶论道的。

    黎朔道人虽然不会将前来的真正原因说出,却也没有遮掩自己的情绪,冷声道:“太初教行事过分,太不讲理,我们金旭殿是来讨个公道的。”

    钱明一听黎朔道人的话,眼中就露出了喜色,其实他冒着生命危险离开教派出来也是无奈之举,天劫都已经持续了这么长的时间,可是原先与他们商定好的盟主霄云阁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们也曾传信给霄云阁,可也如同石牛入海,得不到半点回信,事已至此,西极教也都明白了,霄云阁这应该是已经被太初教拉拢了,没准也已经与太初教商量好如何对付他们西极教自己了。

    西极教掌教一边要竭力对抗天劫,一边还要分心去考虑劫后之事,这些日子过得很是狼狈,但也正是因为西极教掌教一直关注着太初教的动静,才让他们观察到金旭殿的举动。

    现在,黎朔道人毫不保留的在钱明面前表达了对太初教的不满,怎么能不让钱明欣喜?如果谈拢的好,没准金旭殿就是西极教逃脱被灭门这一难的转机。

    当下,钱明立刻站到了黎朔道人的立场,大骂太初教的人都不是东西。

    “不瞒黎朔道人,太初教的恶劣,我们西极教也深有感触,他们掌教黄龙还曾在我们天劫来临之际,嚣张的放话,等我们天劫过后,就来将我们灭教!”

    “什么?他们竟然敢这样?”黎朔道人是真的不知道这些事情,听了这话,也是假装惊讶,心中暗暗计算着如何借西极教来跟太初好好算算总账。

    钱明满脸疲惫,又刻意的装出一副痛心的样子说道:“晚辈怎么敢欺瞒前辈,西极教处境危矣,若非太初教欺人太甚,晚辈也不会冒死出门求救。”

    秦浩轩扶着青虹怜隐藏在黎安道人的影子中,将钱明的惺惺作态尽收眼底,嘴角泛出冷笑。

    “前辈,求前辈救救西极教吧!”钱明突然跪在了黎朔道人面前,一行热泪唰的一声就流了出来,配上他狼狈的模样,倒是真的非常可怜。

    黎朔道人静静看着他,并没有立即答话。

    钱明一抹眼泪,跪在地上,痛声道:“如果前辈能够帮助西极教击退太初教的进攻,西极教愿意将天劫过后的七成福缘献给金旭殿!”

    七成?!

    黎朔道人脸上闪过一丝波动,七成的劫后福缘,对金旭殿而言,诱惑还是非常大的,黎朔略微思考一瞬,便回答道:“好,太初教欺人太甚,我们金旭殿就算不为自己为西极教的众位道友考虑,为了修仙者之间的道义,也该出手帮一帮你们。”

    钱明心中掠出嘲讽,想如果没有那七成的福缘,金旭殿可能会出手吗?

    虽然心中不舒服,但是钱明面上一片恭谨的说道:“晚辈代西极教众人,些金旭殿大恩!”

    黎朔道人十分大度的摆了摆手,说道:“这样,我先回教派召集一些散修,然后我们门派中再出高手,就在你们门派周围设下伏击,当你们天劫渡过,太初教率人攻来之时,我们里外夹击,将他们一个个全都灭掉!”

    好毒辣的计策!

    秦浩轩面带寒霜,一双眼睛冷冷的扫过带着阴险笑容正在密谋的黎朔道人与钱明,心中杀意弥漫。

    黎朔道人与钱明商量好之后,就再次启程,回到了金旭殿。秦浩轩与青虹怜将他们的计划听了一个清楚,并跟随着他们回到了金旭殿。

    夜幕四垂,与黎朔道人就如何将青虹怜骗回门派与如何安排人手帮助西极教灭掉太初教这两件事商量了一整天的黎安道人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终于等到了黎安道人独自一人之时,秦浩轩便任由已经哭了一整天的青虹怜冲了出去,他知道……再继续这么拦着也不是一个事。

    “青虹?你怎么出现的?”黎安道人诧异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青虹怜,心中隐隐生出不安的预感。

    青虹怜双目赤红,脸上尤带着未干的泪滴,声音嘶哑,字字泣血的问道:“二十年前,你们告诉我我的家人被散修灭族,师父,这是真的吗?”

    听着青虹怜的话,黎安道人的心沉了下去,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青虹怜,未发一言!这事情……可是绝密!只有当她能继位做掌教之时,才能知道的秘密!如今这般早的知道……并非好事!

    青虹怜看着黎安道人的神情,脸上渐渐露出痛苦的表情,她轻轻的开口,好像在说给自己听,又好像在质问黎安道人:“他们是我的家人啊,死去的人里,有我的父母,有我头发花白的祖母,还有我不到一岁的弟弟!你们怎么可以……你们还有人性吗?杀一群毫无还手之力的凡人与魔修有何区别!”

    问到最后,青虹怜的声音好像直接从胸腔中喷出,带着满腔的恨,满腔的怒,满身心的痛苦绝望!

    还在影子中的秦浩轩,听着青虹怜嘶哑的质问,心头蓦然一痛。

    黎安道人努力让自己保持的淡定,看起来就好像一尊冰块雕出的人型,尽量表现出根本没有因为青虹怜巨大的痛苦而有分毫的波动,他开口说话,声音中带了一丝冷漠:“师父是为你好,那叫断尘缘。”

    青虹怜神色痛苦的看着黎安道人,泪水如同决堤一样的落下,她好像陷入茫茫大雾中的小孩,迷茫的重复着黎安道人的话:“断尘缘?”

    “是,断尘缘是我们金旭殿数万年来的规矩,这也是我们金旭殿能够成为万载大教的原因之一。很多的万载大教也有这样的规矩,很多教派无法成为万载大教,其中之一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样的规矩。”黎安道人像是在给弟子讲道法一般的说着这些残忍的话。

    “规矩?”青虹怜轻笑了一声,被尘封的记忆中,关于父母亲人的画面纷纷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本来以为忘记的面孔再次出现竟然是如此的鲜活。

    青虹怜记得他的父亲曾将她扛过肩头,带着她在地上飞快的跑,不知疲惫的跑,只为了自己女儿快乐的笑容;她还记得母亲新年前连夜为她缝制美美的衣服,她记得自己弟弟小小的手,记得她祖母在床头为她讲述那些模糊的传说……

    二十多年没有记起的画面啊,今天,这一刻,当这些被她强行封存的记忆重新浮现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她都记得,她记得所有的一切。

    可是记忆中的亲人,却因为她,因为她的天赋而被灭族……

    黎安道人怎么可能知道青虹怜的想法?他看着沉静了下来的青虹怜,继续说道:“就是规矩,青虹,你想一想,如果你的父母族人还在,那么你就永远无法斩断这些牵挂,有了凡尘俗世的纷扰,你怎么可能静得下心专心修仙?怎么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所以,你必须得断尘缘,才有可能走的更远。等你日后有了更高的成就,你会明白师父对你的用心了!”

    隐在黎安道人影子中的秦浩轩攥紧了拳头,为黎安道人无耻的强盗逻辑而愤怒。

    “修仙就必须斩断世俗亲人的牵挂?甚至族人被灭还是为了她好?如果修仙真的是这样冷漠,我宁愿不去修仙,我宁愿陪父母白首!”秦浩轩看着一脸“我是为你好”黎安道人,只觉得心头的怒火都上来了。

    虽然诧异青虹怜竟然会躲在影子中的秘法,但是黎安道人也没多问,只是对青虹怜道:“青虹,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就不要乱走了,安心留在门派中,等着与柳乘风结成双修道侣,至于那个秦浩轩,他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是看中了你的天赋跟我们金旭殿万载大教的名声势力罢了,听师父的话,跟他那种弱种来往,你是不会有好处的!你难道不想在修仙界得到更高的位置吗?”

    青虹怜看着黎安道人,只觉得教育自己二十多年的师父竟然如此的陌生,她摇着头,后退了一步。

    黎安道人见青虹怜这个样子,面上一冷,伸手就要抓她,就在黎安道人刚要动手的瞬间,一股极其寒冷的气息突然出现,就如同千年寒冰一般,瞬间将黎安道人的半边身子给冻住了。

    黎安道人心中大惊,他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个房间还有第三人,更令他惊恐的是,这突如其来如同深渊一般的寒冷令他想起了几日前在金旭殿施展出九龙封天的秦浩轩!

    当秦浩轩露面的一刹那,黎安道人面上燃起怒火,果然是这个小子,真是阴魂不散!

    黎安道人体内的灵气如同翻腾的汪洋一般,气势雄浑,似能推山倒海,他体表的寒冰随着体内灵气的翻涌,开始寸寸碎裂,眼看着黎安道人就要破冰而出,一股仿佛能够毁灭天地的力量轰然而出!

    ps:黎安道人这个角色,在我看来……最初我把他当做一个反面角色来写,可是我回头看……他不该是这样的……我想写的他像他一点……还有五更……晚上八点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