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 华一归来脱凡气【三更】
    直到这一刻,裴清真人才释放出自己真正的全部威能!

    黄龙真人眼角连连抽搐,这裴清真人居然藏得这么深!已然进入了道宫!却让人以为他只是仙婴巅峰!

    怕是无上大教都不知道,他裴清真人进入到了这道宫了吧?若是当日没有第一时间抓住齐峰真人,怕自己都不能够全身而退了吧?

    黄龙内心庆幸真的是运气!怪不得那裴清真人敢拘押秦浩轩!或许那小丫头能够放出消息引自己去霄云,都在这裴清真人的计算之内吧?只是,他没有想到齐峰出手……乱了他的计划!

    上官凌风看的面色阴沉,道宫!当世最强者地境界!虽然无上道宫有九层!眼前这人只有一座!可真的进入到了道宫,便是仙家老祖了!若是放在飞仙时代,这修为已然可以白日飞升了!

    道宫!活在人间的仙人!在飞仙时代已然属于真正的仙人!

    “吼!”

    随着裴清真人的施法,如同上古神兽的嘶吼从四面八方响起,狂风肆虐,乌云凝聚,天地变色!

    一股极其恐怖的能量瞬间席卷长空,太初教上空无数的异兽发狂一般的吼叫,那叫声中有着令人心惊的恐惧!

    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出来了!

    太初教众人面色沉凝的望着外面突然暗下来的天空,纵然是面对未知的可怕,他们也没有一丝的恐惧!

    裴清真人身后的道宫愈发清晰,汹涌的能量无止尽的从他周身流转而出,一个头顶苍穹,脚踏大地的庞然大物凭空出现,这是一只上古异兽犼!

    这只犼通身覆满黑色的鳞片,每一处肌肉都蕴含着能够毁天灭地的力量,巨大的牙齿如同世间最锋锐的匕首,闪烁着令人恐惧的寒光!

    守护神兽?

    霄云阁竟然将他们的守护神兽召唤出来了!

    所有人都处于极度的震惊中!

    看来,这一次,霄云阁是真的要将太初教覆灭!

    一种令身体发毛的危险直觉涌上太初教每一个弟子的心头!

    夏云子狠狠皱着眉毛:“如果我们的虚空之舟建成的话,这仗还能打,可是现在怎么办?裴清真人毕竟是道宫境的强者,现在又有了护教神兽的辅助,难!”

    赤练子双眼赤红,面上带着完全不惧死亡的坚定:“早知不该调动第一艘虚空之舟进行观摩!搞的那法宝至今无法使用……现在就算是殉教,我也要守住太初教!”

    浑天虚空舟连续战斗,大炮已然又有损伤,正在被抢修之中,暂时无法投入战斗……

    “对!宁死不退!就算是战到最后一人,我太初教一样是不容这群小人侵犯的!”苏百花手中持剑,面上一片决然!

    “与教派共存亡!”

    “与教派共存亡!”

    不需要任何人的引导,太初教每一个弟子骨子里的血性,男儿的豪气在这一刻完全被激发,他们的吼声,是从心底最深处喊出来的,是用自己的生命为承诺喊出来的,他们不惧死亡,更不惧怕为了教派而亡!

    黄龙面色深沉如海,他站在太初教最高的位置,看着乌云一般将太初教团团包围的敌人,听着自己门派弟子震慑苍穹的怒吼,一股无法阻挡的战意从他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中释放出来!

    在这一刻,他不再是掌教,他只是一个与普通弟子一样,能够为教派去死,愿意为守护教派而死的弟子!

    “很好!这才是我太初教弟子的骨气!”黄龙大笑三声,在一片狂风的怒吼声中,他的狂笑,带着无人能及的豪气!

    “孙薇护法,你带着紫种走!”黄龙说完这话,就开始准备战斗。

    “我不走!”

    徐羽俏生生的声音带着一股坚决,她毫不畏惧的看向黄龙!

    张狂衣袍飞舞,黑色的发丝随风而动,总是傲慢的神情在这一刻却是无比的肃然!

    “弟子也不走!”

    黄龙微微皱了皱眉,刚要说什么,却直接被张狂打断。

    “掌教,我知道自己是紫种,但是我是紫种就不能与太初教共存亡了吗?不要跟我说什么为了日后,比起那所谓的日后,弟子更愿意与教中弟子一起在太初教的土地上,为了保护太初教而流尽身体里的每一滴血!”

    铿锵有力的声音并不是多么高,却清清楚楚的传到了每一个太初教弟子的耳中,心中。

    徐羽双眼发红的看着黄龙:“为什么每一次门派战争,每一次需要我们为门派流血的时候都要把我们两个赶走?就因为我是紫种吗?我是紫种就不是太初教的一员了吗?我是紫种,但是,我也有太初教的风骨!我不怕死,更不怕为教派而死!”

    黄龙面上微微发紧,全身的热血仿佛都在徐羽与张狂的声音中沸腾了!

    不只是黄龙,太初教所有弟子,这一刻全都是激昂到无以复加!

    “掌教!不要以为我们是紫种就没有跟太初教共存亡的心!你知道我们怕什么吗?我们怕的是在太初教与敌人血战的时候,我们没出一分力,却还要看着自己的师兄弟们为了保护我们这两个所谓的紫种一个个倒下!那种感觉太痛苦了!”

    张狂向来没有多余表情的脸上,都露出了难以承受的神色!

    “掌教!我们谁也不走,活,就一起活,死,就一起死!”

    黄龙高立空中,在仿佛能够将天地吹翻的狂风中,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整个人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剑,锋锐而不可直视!

    “好!说得好!那用漫天,将两人地仙树颜色进行修改,今日就算是死,也是为教派战斗而死,我们也还是在一起!”

    “一起死,一起活!”

    在比雷鸣更响亮更震慑人心的嘶吼中,太初教所有弟子全都做好了为教派战斗,为教派流完自己身体里最后一滴血的准备!

    道宫!太初虽强,却也无法真正对抗道宫!

    黄龙后悔自己的急躁,若是早知对方有道宫,自己无论如何也要隐忍!自己不过是半步道宫,比起真正道宫差了太多太多。

    道宫!人间神仙!双方的差距……太大了!

    就在这时,一片丝毫不输给裴清真人,甚至隐隐更胜一层的道宫境威能从天边传来!

    一个完全被柔和的白光笼罩,丝毫看不出样貌的人影缓缓而来。他走的很慢,每迈出一步好像都需要一盏茶的时间,但是数万里的距离,却在他几步之间就被走完,眨眼间这个人影便来到了人前。

    祥云带着无尽的生机,片片汇拢聚集,瑞霞徇烂,散射出五光十色的神辉,朵朵道花从天际一直铺到太初教阵前,明明是祥瑞所化的道花,却吞吐着沁人心脾的芬芳,青龙鸣贺,彩凤飞舞,一股大道自然的神韵从这人身上缓缓散出。

    “这是谁?”

    围攻太初教的人眼中全都现出迷惘,不知道来者何人,更不知道是敌是友!

    来到太初教阵前,看清了局势,那人身后突然凭空出现一座道韵流转的道宫!

    “道宫境强者?!”

    裴清真人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释放出自己的威压之后,太初教众人全都兴奋了!

    老祖回来了!老祖成功迈入道宫境了!

    来人正是太初教前往虚空魔尊处寻找机缘,并顺利迈入道宫境的上任掌教,华一真人!

    “黄龙,这是怎么回事?”

    黄龙双眼也泛出惊喜,听闻华一真人的问话,立即恭敬的拱手将霄云阁所做的事情全部说出!

    听到黄龙喊那人师伯,裴清真人一颗心彻底沉了,来者竟然是太初教的上任掌教华一真人!

    “怎么可能?太初教怎么可能会有道宫境的强者?怎么可能!华一真人……他不是……他不是死了吗……”

    围攻太初教的这群教派也发生了一阵骚乱,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太初教,竟然会有一个道宫境的强者!还是太初教早就应该死去的上任掌教!

    “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殒命在坠仙谷吗?怎么可能又活过来了?”

    “不可能是道宫境啊,最近修仙界也没有进入道宫境该有的天劫啊?他怎么进入道宫境的?”

    太诡异了!所有人都想不明白,他们以为会很轻松就能灭掉的太初教,竟然给出了这么多的震惊!

    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华一道人淡淡的扫了围住太初教的众人一眼,所有人在那一刻,都有自己脖子被掐住的危险感。

    看着已经进入太初教,并将自己的灵力与四象阵完全融为一体的华一真人,裴清真人快要压抑不知心中的焦虑了:“这下麻烦了,还怎么打?既有四象阵,还有道宫境强者坐阵,虽然太初教这群人的攻击力不可能冲出来将我们打败,但是如果他们决心要守,也一定能守很久的,肯定是一场苦战,最后的结果如何,也无法预知了……”

    宣明殿掌教拂尘道人越想越不对,忍不住凑过来跟裴清真人嘀咕:“盟主,太初教怎么可能有这么雄厚的底蕴?就算是他们渡过天劫,得到天降福缘,也不能有这么多的资源?单论那四象阵都不是普通的万载大教建造的起的!我觉得很奇怪啊!十分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