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丢人丢脸丢不起【三更】
    不止侍奉在侧的自然堂弟子面色瞬间变得难看,就连四大堂的堂主身子都僵硬了!

    “什么……万载大教霄云阁……”古云堂堂主吴越声音中带着明显的紧张。

    罗金花脸色也变得苍白,眉头紧紧皱起:“怎么会突然……”

    碧竹堂堂主郑清明与夏云堂堂主卫尧都没有说话,但是从他们两个的脸色也能够看出,他们心中所受的震撼一点都不小。

    霄云阁,那可是万载大教,统领这一片教派的盟主!纵然之前黄龙、秦浩轩等曾经秘密的让霄云阁的人吃了大亏,但却是没有公之于众的。

    在一些千年教派,就算是太初教弟子的眼中,万载大教霄云阁,依旧是一个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

    现在,就是这么一个万载大教,要来讨伐自己的教派,在座的堂主与其他弟子说不紧张是假的。

    罗金花等人全都没了主意,纷纷看向秦浩轩。

    秦浩轩单手从身前一划,那行飘荡在虚空中的字迹便消失了。

    一直跟在秦浩轩身后的小刺猬,见其他四大堂的堂主那副神色,暗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们都紧张什么啊?这有什么好紧张的?他们要是敢来,把他们通通砍死就是了。”

    吴越等人听了,面上更是惊诧,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在他们看来,千年教派,与万载大教差距如同天堑鸿沟,更何况信上说霄云阁是联合了一众教派来的,如果真的开打,没人觉得自己门派占据优势。

    “现如今的太初,不再如同当年的太初了,霄云阁也不是当年的霄云阁了。”秦浩轩眼睛看着霄云阁的方向,面上带出了几分豪情:“此消彼长,若真的动手。我太初又有守山大阵优势,倒真也不需要太过于怕他。”

    “这倒是!”罗金花也经历过上次大教之战,面上带着同样的自信:“不知道掌教真人知道会是什么想法。”

    “百花堂主说得对。”秦浩轩淡淡一笑,丝毫不受这封信的影响,他站起身,“此事确实也应该告之掌教一声。”

    “秦师弟,我们与你同去。”罗金花等人也随着站了起来。

    众人来到太初教主殿,秦浩轩将刚刚得到的纸鹤交到黄龙手中。

    黄龙将纸鹤打开,金色的字迹一经浮现,黄龙就愣住了,面上现出复杂的神色,轻声道:“这小子居然还记得太初……”

    秦浩轩心中一动,看着黄龙的神色,暗道,原来掌教认识写信之人。

    黄龙也不过是愣神一瞬,很快就恢复常色,他左手一挥,一道凌厉的劲气凭空射出,猛然撞上主殿外的警钟!

    咚!

    骤然而响的钟声荡开一层层的音波,太初教内无数飞鸟惊起,钟声连绵不绝,音波荡开数百里!

    这是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会敲响的警钟,警钟一响,门内弟子除非在闭关的紧要时刻,否则都必须尽快赶回门派。

    上一次警钟响起,还是在太初教渡五千年教劫的时候!

    主殿内,很多人的面色都微微变了,整个教派因为这突然炸响的钟声,气氛都变得紧张了起来。

    “怎么回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警钟怎么响了?”

    “不知道啊,我们堂主好像已经去了主殿。”

    ……

    很快的,几大护法、长老都出现在了主殿中。

    “将门内弟子都召集起来。”看着几位护法与长老,黄龙开口吩咐。

    “是。”

    警钟之声覆盖的范围很广,但是却无法传入每一个出门历练弟子的耳中。

    各大堂主以及护法长老深知事情重大,纷纷发出纸鹤传音,命在外的弟子速速赶回。

    远在别院的慕容超听到警钟之声,心头不由得咯噔一声,他面色阴晴不变,细想自己之前的做法,确认没有任何纰漏之处,这才吩咐了身边人几句,然后不敢停留的朝太初教赶了回去。

    黄龙从高坐上走下,他面上带着对往昔事情的怀念,终于叹息一声,对秦浩轩道:“你先跟我来,其他人呆在这,等太初教弟子全都回来。”

    黄龙留下话,率先走了出去,秦浩轩虽然满脑袋疑问,却也没耽搁,跟着黄龙一起走了出去。

    黄龙没有腾空飞行,徒步上前,一路无话,好像陷在沉思中。

    秦浩轩几次看黄龙脸色也没看出什么,只是觉得这路,倒是越走越偏。

    转过山脚,穿过了一处山间狭缝,来到山腹深处,秦浩轩越看越觉得眼熟,知道来到一处石狱前,看到石狱上以暗红字体写的“伦理狱”三个大字,秦浩轩才恍然想起,这不就是门派中关押与自己灵兽相恋的女前辈的地方吗?

    难道,刚刚给我纸鹤的人就是那一只灵兽清和?秦浩轩暗暗思索,如果是的话,就怪不得掌教露出那副神情了。

    事实证明,秦浩轩的猜测是正确的。

    以大块山石构建的伦理狱内,阴森寒冷,昏暗无比,只有一截豆大的烛火,照亮其中一角,那个女人,头发长至脚踝,本应该清亮明艳的容貌,因为长久的不见阳光,显得无比苍白,她神色淡漠,眼眸微合,若非能够感受到她身上的气息,秦浩轩都怀疑此人是不是已经坐化。

    已经不止一次的见到这位女前辈,秦浩轩心头的震撼却从未减少。

    上百年的时光,上百年枯坐监狱,完全断送了自己修仙之道,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情,让这样一个看起来瘦弱到甚至有些可怜的女子坚持到今天,甚至面对日日质问的弟子,从未说过一个悔字。

    秦浩轩不懂,他只能作为一个旁观人,旁观女前辈这惨烈却令人肃然起敬的感情。

    “小安啊……。”黄龙来到铁门前。

    整座石狱都被禁制覆盖,却不影响狱内狱外之人的对话。

    安和桥睁开眼睛,平淡的看向黄龙。她目光中无悲无喜,好像百年的时光已经耗尽了她的情绪变化,但是眸子深处却并非死水,还存着一股信念。

    黄龙沉默了一瞬,道:“他,来信了。”

    秦浩轩看见,安和桥眼中有光彩簇然而现,这一抹神彩,令她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

    秦浩轩此时也完全确信,那封信,的确是清和寄来的。

    安和桥没有说话,但是她眸中却带着期待。

    黄龙手指一番,一只纸鹤没入禁制,飞入了伦理狱内。

    道法绽开,那行金色的字迹缓缓绽开眼前。

    安和桥眨了眨眼睛,一字一字的读过,将每一个字都印入了心中,良久,才闭上眼睛,缓缓的叹了一口气。

    黄龙收回纸鹤,静静地看着安和桥。

    “不愧是我男人,心中还有这太初,只是……太初倒是不如我男人的气魄了。”安和桥声音低哑,带着久不开口的生涩,以及深藏在声音中的自豪。

    黄龙面色没有一丝变化,他身姿挺拔,双目清明,直直的看向安和桥:“就我自己而言,深知你所受的委屈。但是,就教规没有错。”

    安和桥嘴角勾起一抹嘲讽:“教规没有错,我们就有错吗?我们自从相恋,从未逾矩一分半毫,可是教派还是容不下我们。”

    黄龙听完,摇了摇头:“孩子,你有没有想过,你们相恋本身就是错的?”

    “就没可能是教规错了吗?”安和桥声音不高,像是在询问,可其中透着更多的是自信。

    “不,你们错了。”黄龙声音响起,“如果人兽可以相恋,那么天地伦常便会受到崩坏,人伦不再,天地安宁何处安放?如果对你们网开一面,那以后呢?以后人兽再恋,教派也放之不管吗?那么太初教到底是个道修教派还是妖修教派?外面的人,其他的教派又会如何看我们太初教?这些你都想过吗?”

    “人兽之恋,不容于天地,是自古立下的教派铁规,不仅太初教,就是无上大教也有这一条铁规。”黄龙直视安和桥,一字一句的说道,“小安你又是否知道,人妖相恋生下的孩子,性情残暴嗜血,却又会比大多数人族更有修道的天赋,一旦成长一起,又是一场祸端。”

    “各大教派,无一不明令禁止人兽相恋,是有他的道理的。”

    安和桥眼皮深深垂下,昏暗的灯光让她面上一片模糊,她不想再继续争执了,因为每次争执到此处都是这般的对话!没意思!若是他人这般说话,也就罢了!可师傅黄龙真人,那可是骨子里的狂傲之辈,在此事上也这般守旧,真是无趣的很。

    黄龙顿了顿,道:“小安,百年苦狱的生活还没让你清醒吗?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安和桥伸了个懒腰,用行动代替了回答。

    “现在,既然他有心提醒,我也不愿小安再受苦难,你可以给他写信一封,让他日后不再踏足太初教半步,而小安你终生不出教门,立誓两人永不相见,我可以,放你出来,让你重掌太初教护法之位,这已经是我能够做到的极限。”

    秦浩轩听了黄龙的话,心头猛跳,抬眼看向关在狱中的前辈。

    “呵。”安和桥轻笑一声,眼皮抬起,看向黄龙。

    只一眼,黄龙的心就沉了下去,自己这个弟子……自己最是了解了。

    安和桥眸中带笑,秦浩轩甚至从中看出了一份挑衅,她轻柔的说:“师尊,我答应你这样的条件,便是给你丢人。我丢的起人,您丢不起!以后这话休要再提了……”

    沉默在这片伦理狱中蔓延开来,黄龙闭了闭眼睛,没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