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英灵山上素心肠【四更】
    几瞬之后,秦浩轩出现在了英灵山上。

    月华时隐时现,清风缓缓拂过,世界一片寂静,秦浩轩甚至能够听到风吹过大地的声音。

    纵然数十年没踏足此处,秦浩轩还是准确的找到了他的师父璇玑子以及师兄蒲汉忠的坟墓。

    弟子们肯定时时打扫,虽然两座坟墓已经存在多年,却没有一丝杂草。

    “师父,师兄,浩轩来看你们了。”才说着一句话,那种入骨的思念,却要喷薄而出。

    “浩轩,浩轩想你们了……”秦浩轩坐在蒲汉忠的墓前,长叹一口气,望着那干净的墓碑,“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这些年,弟子不是故意不来,弟子去了万教仙遗,在里面历练了一番,也是得到了很多机缘……”

    “师父,弟子成家了,还有了一个孩子,名字叫做忆蓝,他很聪明,天资比弟子好多了……”说起忆蓝,秦浩轩的话也多了起来,将忆蓝每一件小事都唠叨的说了出来。

    “还有,我步入修仙之道后的第一心愿也算是实现了,我的父母都进入了仙界,想必,他们应该能够得到仙人的永生,所以,弟子要努力啊,要努力的修炼,要踏破虚空,要飞霞成仙……”

    秦浩轩盘坐在璇玑子的墓碑前,前无未有的放松,絮絮叨叨的说着,想到哪说到哪,太初是他的家,人人都是家人,可有些话……他还是只想跟自己的入道师兄,自己的师傅聊一聊,讲一讲。

    在自己的喃喃话语中,秦浩轩轻轻闭上了眼睛,他背后的仙树悄然而现,秦浩轩又一次听到了自己仙树之中那颗鲜活的心脏的跳动声,他仿佛看到英灵山上,飘起无数白色的光点,如同飘絮般,闪烁着柔和的光芒,紧接着,太初教一整片连绵的山脉,也飘起了白色的光点,这些光点渐渐汇拢起来,全都没入了自己的仙树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浩轩的仙树之中,真的诞生了一个小生命,从茂密的树叶之中,探头探脑的出现了一个小娃娃。

    这一切发生的又模糊又飘渺,但是秦浩轩却深深地觉得,好像是整个太初教,倾全教之力,助他破入仙婴境,结出了自己仙婴。

    我的仙婴……

    “叽叽……喳喳……”数声鸟啼音传入秦浩轩的耳中,秦浩轩才从那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中走了出来。

    仙婴!秦浩轩从未想过,自己的仙婴境是这般达成的!没有去闭关冲击,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水到渠成!秦浩轩第一次真正理解了这四个字的意思!

    睁开眼睛,望着高天之上一片澄澈的蓝色,秦浩轩笑了笑,站起身子。

    “师父,弟子现在有事情要去办,等过了这段时间,弟子再来看你跟蒲汉忠师兄。”

    ……

    秦浩轩顺着山道,自己一步步走了下来。

    “秦长老。”看守山门的弟子朝秦浩轩躬身行礼。

    秦浩轩点了点头,继续往外走。

    弟子略微迟疑一下,还是拦在了秦浩轩身前“秦长老,因为大战在即,掌教已经命令弟子封锁了山门,您这是……”

    秦浩轩朝他笑笑“我要出门。”

    看守山门的弟子相互对视一眼,还是说道“掌教说了,封锁山门期间,除非有掌教的令牌,不然不能……”

    “是我忘了。”秦浩轩将一块非金非玉,遍体乌黑的令牌取出。

    “弟子这就为您开启山门。”

    有了令牌一切都好办了。

    山门开启,看守山门的弟子看着秦浩轩往外走的背影,忍不住问道“秦长老,您出去是要做什么啊?”

    “找个人。”

    话音还未落地,秦浩轩整个人就已经消失在天地间。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秦浩轩来到太初教以北近千里的一处山谷。

    此时正值草长莺飞的时候,绿树丛丛,流水汩汩,阳光遍洒这片山谷,暖意洋洋,端的是一副人间美景。

    秦浩轩来到山谷后,继续朝北飞行了数里,然后来到一半山腰的一处洞府前。

    还没进入那处洞府,秦浩轩的眉头就轻轻皱了起来,因为他没有感受到一丝禁制。

    一个散修修士的洞府,不应该是没有任何禁制的。

    没有迟疑,秦浩轩直接飞身进入了洞府,才发现,洞府的主人已经离开多时了。

    洞府之内一应从简,除了一口几近枯涸的灵泉之眼,就只有一张石床,一个团蒲,以及正位上供奉的一个长生牌位。

    秦浩轩走到牌位前,上面写的正是自己的名字。

    看着自己的长生牌位,秦浩轩轻轻笑了笑“这孩子,还是这么有孝心。”

    环顾四周,到处都显露着主人已经离开多时的痕迹,石桌上的灰尘已经铺洒的很厚,洞府的角落里,甚至还结出了层层叠叠的蜘蛛网。

    去哪了呢?

    当年再遇曹清华,秦浩轩不仅送了他修行的功法,更是为他开辟了这处府地。

    散修修道不易,毕竟是自己认可的弟子,秦浩轩不忍心他就这么断了修仙之路。

    这次来寻他,也是为了日后,以防万一。

    两教交战,而且敌我之间,实力还是有些差距,没有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结果到底如何。

    虽然秦浩轩本着与教派共存亡的决心,也做好了教派不敌的准备,来找曹清华,是想要为太初教留下一丝根基,一旦教派出现了什么意外,最起码,有曹清华在,这几千年的传承不会断。

    可是,曹清华去哪儿了呢?

    秦浩轩走出洞府,飞上虚空,俯视这片山谷,良久,轻轻叹息一声“凡事不能强求,只希望清华能够一心向道,在这修仙之路上走的更远。”

    不再留念,秦浩轩转身离开了这里。

    有些漫无目的在空中飞行,秦浩轩侧头一瞬间,看到一个小小村落中,小孩子们嬉笑戏耍的身影。

    停住身形,秦浩轩立在空中看了一会,心头有什么被微微触动。

    自己小时候的记忆,原来已经那么远了。

    秦浩轩眸中现出回忆的神色,已经很久没有想起的家乡,又浮现在脑中。

    “这么久了,我也该回去看看了,而且世事无常,不知道以后还能回去看多少次。”

    祭起自由之翼,秦浩轩如同一道流光滑过天际。

    在夕阳即将落山的时候,背靠小屿山的大田镇,迎面走来了一个离家多时的人影。

    这个人高大挺拔,不过二十来岁的模样,但是他五官刚毅,神色沉稳,带着经受过岁月洗练的气度。

    那么长一段路,他两三步竟然走到了头,如果被镇上的人看到这一幕,定然会跪下高呼仙人。

    秦浩轩看着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大田镇,无声的叹息一声。

    自从被太初教的师兄选拔上山,已经过去近二百年的时间,二百年,在修士的生涯中可能不长,但是在凡间,却足够几代人繁衍生息,虽然不能移山填海,却足够让一些熟悉的东西变得陌生。

    就如同秦浩轩眼前的这个小镇子一样。

    秦浩轩缓步走了进去,一步一步走的极为仔细,想要在这新修的道路上,寻找一下自己记忆中的模样。

    “这位后生,看着眼生啊,你是来探亲还是寻人啊?”几个头发斑驳老者正靠在墙边说话,他们打量着这个陌生人,很友好的问。

    不过是普通的一个问话,秦浩轩却顿住了。

    一个老人和善的看着秦浩轩,带着笑意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想要来找谁呢?”

    “我叫秦浩轩。”秦浩轩朝他们点点头。

    “秦浩轩?”几个老人疑惑的说道,“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我好想听我老爷爷说过,说咱们大田镇,几百年前也是出过仙人的,其中一个就是……”

    几个老人激动的站起来,想要靠近却又不敢,只能略带卑微的问道“莫非,莫非你就是我们大田镇的仙人?”

    秦浩轩笑了笑,心下却在感叹,想来,我进入太初教的时候,这些老人都没有出生。

    “仙人,仙人!”

    看到秦浩轩的神色,老人们顿时确定这就是自己大田镇快要成为传说的那个仙人。

    “仙人!我家小虎子现在已经十三岁了,长得很是机灵,仙人你也带着他走吧。”

    “仙人,我家的小孙子也是个好苗子啊,狩猎很是出色。”

    ……

    几个老人跪在秦浩轩面前,深深匍匐下去,嘴中却不断的说着自己家中适龄的孩子。

    秦浩轩看向他们,轻轻摇了摇头“太初教收徒这件事,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老人们还想说什么,抬头间,却发现仙人不见了。

    夜幕降临,不大的大田镇上燃起了灯火,尤其以其中一家为盛,那家的门口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张府”二字。

    秦浩轩整个人隐藏在夜色中,看着张府那灯火辉煌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张狂家跟他本人一样,而且经历几代不熄。日后定然能够放发展的更好吧。”

    秦浩轩回到自己家中,随手一挥,将曾经设下的禁止去掉,然后走了进去。

    满室的陈杂透露着长久无人居住的荒凉。

    秦浩轩捏起一个灵法,将院子打扫了出来,然后自己直接随意的坐到了台阶上,背靠屋柱,昂首打量天上闪烁的繁星。

    想起不久前遇到的那些老人,仙凡区别愈发深刻,睡了一天的小刺猬从他怀中跑了出来,好奇的打量了一下整间房子,然后蹦跶回秦浩轩身边,陪他一起发呆。

    “你在想什么?”实在受不了这么安静的气氛,小刺猬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戳了戳秦浩轩。

    “我在想看见的那些老人,我走的时候他们祖辈可能还没出生,可惜现在,这些人都这么老了。”秦浩轩随意的说着。

    “凡人寿命就那么几十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小刺猬看了看天上,又道,“这些凡人知道你是谁的时候,那个激动的样子,我都怕他们出什么意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