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一拳一人一根筋【一更】
    道侣大典?洞府之内很多人都善意的笑了。

    一直都落落大方的徐羽,脸上也飞满红霞,但是她双目明亮,没有丝毫忸怩之色。

    上官凌风也打趣道:“看秦长老如此人才,若非有徐仙子在,老夫都想把小女许配过去了。”

    “哈哈,上官师叔说笑了,浩轩一直将上官紫当妹妹看待的。”秦浩轩赶忙解释,这样一来,众人再次哄笑。

    上官紫看着齐乐乐融融的一群人,面上也带着笑意,只是双眸深处的悲伤却出卖了她,她对秦浩轩早已芳心暗许,可……如今看来,两人终究是无缘了,能做的只剩下了祝福。

    一想到这里,上官紫便有落泪的冲动,然后她扑向自己母亲的怀里,在别人看来,她也只是因为母亲活了下来感动的哭了罢了。

    慕容超看着这一切,神色复杂,心中的愤怒、嫉妒与不甘快要将他戳破!

    为什么秦浩轩每次都能这么出风头?慕容超双眼中泛出几丝血色,他猛地低下头,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狰狞的样子。

    “他?呵呵,让秦浩轩继承太初教?!凭什么凭什么?!”慕容超在心中狂吼,“徐羽,我那么喜欢你,凭什么最后得到你的却是秦浩轩?!我也曾对你那么好!”

    双拳紧紧攥起,指甲都戳进皮肉之中,但是慕容超却毫不在意,他需要这些疼痛来保持自己为数不多的理智,否则他害怕自己会当场失控,将满腔对秦浩轩的怨恨通通吼出!

    “不行,我要冷静,我也要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无比痛心的接受自己不可能成为太初教掌教的事实,慕容超将目光移向上官凌风一家人。

    慕容超的眼中泛起思虑:“上官凌风只有上官紫一个女儿,如果我与上官紫成为道侣,那我岂不是可以继承擎山派?”

    越想越觉得可行,慕容超眸中精光一闪:“对,我既然在太初教没有出头之日,何不换个地方?”

    慕容超只是觉得可行,具体怎么做,他却没时间去想了,因为一月之期的太初擂台比赛来临了。

    准备了一个月之久,八大护法率领门下弟子,在主峰前的广场之上,建造出了一个漂亮又宏大的比赛场。

    整个广场上,有十二个小擂台,环绕中间一个打擂台,每个擂台都被秦浩轩用空间道法,开辟出一个小空间,虽然小,却也可以盛纳近一百人观看。

    十二个小擂台,适合各个修行阶段的人参加,只要符合标准,就可以上擂台挑战。

    连同秦浩轩在内的五个评选人高坐在广场之上,他们的视角能够遍览整个广场,将各个擂台收入眼底。

    整个比赛场被阵法笼罩,可以防止门内弟子的恶意伤害,随着三声钟声敲响,筹划一个月之久的擂台比赛正式开始。

    虽然十二个擂台之上的比赛各有千秋,非常精彩,但是,最引人瞩目的却还是被环绕在正中间的擂台,这个擂台是专为新入门弟子准备的。

    慕容超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意站在擂台前,他的身后正是西极教别院的弟子,一个个精神抖擞的样子,让人还真以为他们要上战场。

    钟声还未完全落地,一道身影从慕容超身后骤然而起,如同一道疾风,瞬间落在擂台之上。

    此人肩宽膀圆,生的很是凶猛,一双眉毛又黑又粗,眼睛闪烁着凶光与斗意,不是别人,正是被慕容超秘密教导一个月之久的李山康!

    李山康出现的瞬间,秦浩轩眉头轻轻一皱,他能够感觉到李山康经过一个月训练之后实力的增长,但是,现在的李山康总给他一种不是很好的感觉。

    李山康站在擂台之上,下巴高高抬起,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他全身力量都想找一个发泄口,一个月内,果然如慕容超说过的那样,他修为暴涨,现在已经是仙叶境四十叶了!

    如此速度,就算是放在整个修仙界都快的令人惊诧!

    “李山康的进步速度也太快了吧?”

    “听说他一直被慕容院主单独教导,一定是得到了大机遇啊!”

    “看他现在的样子,好像是仙叶境四十叶境了吧?!”

    “怪不得敢第一个上这擂台,看来胜算很大啊!”

    ……

    周围议论声传出,李山康听在耳中非常得意!他一向喜欢成为众人的焦点,这一次大出风头,自然更是高兴非常。

    刷!

    有一道身影窜上擂台!

    周围观看之人顿时发出一阵惊呼之声!

    “是陆靖!是夏云堂的灰种陆靖!天啊,他出关了?!”

    “听说这个灰种已经闭关一年之久,看他通身气势,这是突破四十叶境界了!”

    “不对,看他散发出来的气势,竟然是四十一叶境了!天啊!他现在是不是新入门弟子的灰种中第一人了!”

    ……

    被众**赞的陆靖,继承了他们堂堂主卫尧的狐狸性子,一直笑眯眯的。

    陆靖身量很高,却不显单薄,总有一种书生气质,上场之后听到众人的称赞也没露出什么志得意满的样子,只是淡淡的笑着。

    李山康听到周围人的声音,一双圆滚滚的眼睛中露出一抹狂暴之意,一种想要撕裂什么的感觉在他的双手上蔓延!

    敢说我不如他?!他算什么东西?!

    李山康根本没有理会陆靖的拱手行礼,而是直接上前一步,怒喝一声,身边狂风倒卷,无数灵气汇聚在他的双拳之上,他双拳紧握,猛然朝陆靖锤出!

    轰!

    陆靖本是灵活之人,但是李山康这拳头出的迅疾而出乎他意料,其中携带的威势更是冰冷刺骨,甚至有一种想要灭杀他的意志在里面!

    一惊之下,陆靖只能祭起灵法与护体符文在身前,但是这些,在李山康诡异的狂怒的拳头之下脆如薄纸,顷刻间化成碎片!

    砰!

    只一拳,陆靖整个人就被李山康挥舞出的拳头撞飞!

    这一切都太快了,从李山康出拳,到陆靖被打飞,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秦浩轩眉头猛然皱起,伸手一挥,一股霸道的力量阻隔了李山康后来的拳风,将陆靖接住!

    可是此刻的陆靖,胸膛被打的凹陷,连连吐血,整个人甚至都有些昏迷!

    擂台周围的人全都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不是因为四十一叶境的陆靖被四十叶境的李山康打飞,而是因为李山康出手之时的暴戾之气太重,让他们全都震撼心惊!

    李山康高台着下巴,如同看蝼蚁一样的看着被他打下擂台的陆靖,眸中没有一丝悲怜愧疚之意,这些日子因为秦浩轩的收拾,让自己名声在太初降低不少,如今这一次出击,他坚信可以让自己的声名再次崛起。

    秦浩轩心中不喜,暗自皱眉道:“慕容超教的些什么!为何这孩子一出手便充满了戾气?同门教技何需如此暴力?”

    陆靖被李山康打飞的瞬间,慕容超眼睛都亮了,但这在他意料之中,他看了看台上秦浩轩那阴沉的面色,顿时知道这时间还不是嚣张的时间,第一时间大声对李山康道:“山康!不过是小小的比试,你出手太重了知道吗?下次万不可把人打伤这么严重。”

    李山康高高挑眉,一边享受着周围人震惊眼神带给他的满足感,一边在脸上堆起笑,对慕容超道:“师叔教训的是,这一次是弟子下手重了。”

    说完,李山康还跳下擂台,将怀中一个瓶子扔给了被夏云堂弟子搀扶的陆靖,毫无诚意的道歉说道:“陆师弟见谅,这一次是为兄出手重了,这药不错,你拿着养伤吧。”

    说话间,李山康的眼眸中却没有半分抱歉的意思,话还没说完,便直接迈步朝慕容超所在的方向走去,连看都不看陆靖一眼,就如同施舍给陆靖的药一般。

    夏云堂弟子被气得全身发抖,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快速带着陆靖去台下治疗。

    秦浩轩看着李山康的行为,心中愈发不喜:“傲慢无礼,满身戾气,比之一个月前更甚!这一个月,慕容到底是怎么教导的?竟然让这李山康除了修为其他地方没有一丝长进!这般下去怎么可以!等擂台赛比完之后,我一定要亲手教育他一下。”

    就在秦浩轩暗自打算的时候,中间的擂台上,再次跃上一人!

    此人一身劲装,黑发高高挽起,利落的飘荡在身后,眉如远岱肤如凝脂,双目清亮而有神,正是被张狂教导一个月的祁玥!

    与李山康明显暴戾的战意相比,祁玥整个人透露出的气势更加逼人,却毫无戾气,反而一股我欲与天斗的霸气,显露无疑!

    祁玥一上擂台,就引得好多人为她叫好!可是祁玥浑不在意,好像世间一切别人的评价都进不去她的心里,她一双眼睛轻轻的落在身前的弟子身上。

    早祁玥一步上台的,是古云堂弟子杜广阳,他看到祁玥的瞬间心中就咯噔一声,有一种猎物被盯上的感觉,祁玥看他一眼,就能让他脊背生寒。

    张狂的野蛮式教育方式,在这一刻第一次出现真正的味道!移植紫种的弟子性格始终谦和,张狂虽然教导认真,却并不是很喜欢对方,因为太不像自己了。

    而……祁玥不同!这孩子有点一根筋!

    张狂也是一根筋!两人程度上很是契合!

    祁玥收回停留在杜广阳身上一瞬的眼神,然后猛然抬手,一道雷霆之术从她手中猛然劈出,直奔九霄,然后在天际炸裂,天边飘荡的云彩都在顷刻间碎裂,虚空甚至都微微晃动!

    这雷霆之术本是太初教祭出灵法之一,在祁玥施展之前,也不过是能够劈裂一棵小树的威力!

    可是现在,祁玥刚刚施展的那一招,别说小树,就算是一座小山都能够被劈成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