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九十六章 重逢
    “只是,你能保证当上这个五岳盟主吗?”岳不群又问。

    “任何事情,若是等到有百分百把握才去做,那就没意思了。”徐阳笑道:“再说了,要是有些意外,岂不是更好?”

    岳不群似乎有些明白了徐阳的意思,便问道:“你是说,与其强行整合,留下那些隐忧,还不如索性来他个引蛇出洞?”

    徐阳点点头道:“让华山派一名二代弟子出任盟主,各派中必定会有人胸臆难平。弟子看那几位掌门也有此意,正好借机清理一下门户。”

    此言一出,两人彼此相对大笑,只不过徐阳是真的在笑,而岳不群阴恻的笑声里,多少会有些虚假。

    毕竟,如今他的情况并不适合当盟主,严格意义上,若是他现在的情况暴露出去,连一派之主都没有资格去做了。

    最多,也只能是在背后掌控一切。

    但岳不群的心中,有极为强烈的不甘。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华山派的存续,都是为了光大祖师爷们的基业,为何他最终却被排除出了门派最高决策层之外?

    就让这一切,慢慢的发展下去吧。

    岳不群的眼中,偶露狰狞之光。

    …………

    令狐冲最近的心情,好的不得了。

    小师妹终于答应了自己的求婚,而师父师母两人也很支持,更是广发英雄帖,邀请天下武林各大门派中的英雄前来参加自己的婚宴。

    这是何等的荣耀?

    人逢喜事精神爽,心情大好之下,他的剑法又有精进,简直是双喜临门。

    即便是先前恩师在少林派和武当派都吃了闭门羹,令狐冲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只觉得是偶然。

    毕竟华山派一直以来同这两大正道门派都是互有来往,关系良好的。

    更别说,方证大师闭关,冲虚道长偶感风寒,这都是常见之事。

    先前在思过崖,自己也曾患病不起,而师尊最近不也一样在闭关吗?

    若是此时有别派掌门前来拜访,不是一样见不到师尊。

    难道会因此说明华山派不待见那些门派吗?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还有一点,小师弟林平之先前避婚而走,留下来那封书信令狐冲也曾见过。

    自己喜结良缘之日,也就是小师弟回归华山派之时。

    论起武林人物,除了师尊岳掌门之外,小师弟就是令狐冲最为钦佩的人了。

    莫说什么东方不败,左冷禅,即便他们在小师弟这个年纪,又能如何比得上小师弟半点威风?

    更何况,江湖传闻,左冷禅曾经败于小师弟之手。

    有道是空穴来风,未必无音,想来也是有些道理的。

    即便传闻有误,小师弟武功上未必赶得上左冷禅这等人物,但他机谋多变,想来必定还有隐藏的手段未曾施展。

    一旦他全力尽出,想必强如左冷禅,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等到小师弟归来,师尊出关,加上自己和师娘,四个人便足以撑起整个华山派,到时候华山派崛起,五岳剑派中还有谁会不服?

    只是可惜,一直针对华山派的左冷禅,却被灭了满门,人也不知所踪。

    不然,亲手从他手中抢来五岳剑派盟主之位,想必更加有成就感。

    越想越是开心,令狐冲居然忘了自己手中还拎着不少婚宴用品,手舞足蹈中差点没抓牢。

    岳灵珊在后笑道:“大师哥,你最近是越来越皮了,颇有返老还童的样子。六师哥反而是成熟稳重了许多,你们俩倒像是互换了身子一般。以后是不是得叫你令狐猴儿?”

    英白罗也笑道:“小师妹说得挺对啊,大师哥这几日确实是像小孩一般,特别调皮。”

    令狐冲笑道:“你们两个,就笑我好了。小师弟即将归来,我也只是为此而开心罢了。”

    说道小师弟,岳灵珊和英白罗顿时哑口不语。

    岳灵珊在想,小师弟是为了成全她和大师哥两人的姻缘,这才甘愿背负骂名,故意躲开跑到了外面。

    当时不明白,还以为他为了继承华山派掌门之位,有意插足。因此还曾怪责于他。

    如今再见面,自己该如何面对?

    若是他回来了,也不知爹娘会不会重新考虑这桩婚事。

    而英白罗想的则是,也不知小师弟这次江湖行,武功上会不会有长进。

    自己这个师哥,天资不够,怕是要被他拉得越来越远了。

    两人各怀心事,竟然没人接口令狐冲的话了。

    令狐冲见二人不搭话,也知道自己说错了,心下颇有些尴尬。

    还好此时,三人已经走到了玉女峰下,负责守卫的几名华山弟子,见大师哥和小师妹来了,都笑道:“大师哥,好消息啊!林平之这小子,回山了!”

    令狐冲闻言,大喜过望,赶紧急急地赶上了玉女峰去。

    英白罗和岳灵珊互视一眼,两人皆是苦笑。

    怕什么,来什么。

    …………

    徐阳独自回到了院内,不管他如何劝说,岳不群始终不愿意下来和师娘见面。

    或者是因为心虚吧。

    总之岳不群表示还需要平缓一下心情,待女儿大婚之日,自然会下山峰,去0招呼来自各大门派的贵宾。

    徐阳也没有什么法子,只得由着岳不群去。

    刚回到院内,迎面就被赶回来的令狐冲一个熊抱。

    “好久不见,小师弟你瘦了!”令狐冲笑着说道。

    徐阳倒是有些意外,他和令狐冲是战斗中的友情,却也从未想过对方会如此热情。

    “大师哥,你倒是健壮了许多!”徐阳也忍不住抱住了令狐冲,重重地在他后辈锤了两下。

    不管如何,华山派都是他出身之处,无论将来他的选择如何,华山派都会在他身上打下深深的烙印。

    何况,除了岳不群有些贪心,整个华山派可说都对他有恩。

    “这次大师哥的婚宴,一定要办得风风光光的,让天下所有人都羡慕!”徐阳大声说道。

    令狐冲大笑:“只要有你在,这婚宴必定热闹,你在外做的那些大事,江湖中都在传颂!”

    徐阳明白令狐冲所说的,都是他拯救了三大门派的事情,至于说营救任我行这桩真正的大事,反而少有人知。

    想来有了这些功劳,华山派的威名会更上层楼。

    “小师弟……,回来啦?”此时岳灵珊也上了玉女峰,带着些羞涩招呼道。

    “小师姐……,不,现在应该叫大嫂了,久疏问候,师哥师姐还请见谅。”徐阳说笑间,还是向两人行了个礼。

    “说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好小子,这次你一定要在华山派呆下去,可不敢再跑了!”令狐冲可不管徐阳在江湖上如今已经是声名煊赫的人物,还只当他是当年那个刚进门的小师弟。

    徐阳笑道:“不走了,华山派才是小弟的家啊。”

    令狐冲拉着徐阳往后院便走,一边走一边招呼岳灵珊道:“小师妹,快去准备些酒菜,今夜我要和小师弟把酒共醉!”

    岳灵珊看着眼前亲如兄弟的两人,方才那些担心,此刻已然烟消云散了。

    …………

    八月初一,秋风送爽,桂子飘香。

    整个华山派上下喜气洋洋,就算平日里只知道招人讨厌的六个桃花精,也忙进忙出地帮忙,人人脸上都挂着笑。

    令狐冲更是身着喜服,早早便等候在山脚下,准备迎接来自各大门派的贵宾们。

    而岳灵珊则一反常态,躲在闺房里等着拜堂那一刻的到来。

    岳不群昨夜已经回到了门派内,同先前徐阳的一番对话,让他下定了决心。

    毕竟是唯一一个女儿一辈子的大事,他不出面根本就说不过去。

    只是宁中则还是老样子,不冷不热,好像下山来的根本不是她的丈夫,而只是一个路人。

    好在今天一早,两夫妇都穿上了新做的正装,陪着令狐冲一起在华山脚下迎客。

    婚礼虽然是定在傍晚,然而这么多客人,可不会到时候才一股脑的到来。

    这不是,五岳剑派另外三派的掌门人,一大早就到了。

    泰山派的天门道长,带来了可说是非常丰厚的贺礼,对于岳不群也是恭贺有加。

    同样,衡山派的莫大先生,除了正常的贺礼之外,还说要在婚礼上拉一段曲子,岳不群笑着拜谢了。

    恒山三定今日都来了,恒山派都是女尼,平日里生活极为清苦,因此贺礼算不上多好。

    不过其中有一瓶“白云熊胆丸”和一瓶“天香断续胶”,却是极为显眼。

    岳不群和令狐冲都识得,这是极为珍贵的疗伤圣药,尤其是令狐冲,曾经身负重伤,被恒山派小尼姑仪琳所救,当时就是用得这两味圣药。

    想到此处,令狐冲不由得望向恒山三定的身后,却不见仪琳的踪迹。

    定逸和定静师太两人互望一眼,不由得同时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她们是知道仪琳对于令狐冲的感情的,只是听闻令狐冲即将成婚,仪琳一病不起,因此这次没法带她过来。

    “岳师兄,这次我等上华山派,除了恭贺女公子和令狐师侄的大婚之喜,还另有要事相商,你看……”定闲师太一副雍然的态度,低声同岳不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