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玄通
    左冷禅越想越是愤懑,甚至连在体内运行的真气都有了一些不稳。

    不好,这是要走火入魔的先兆。

    正在左冷禅慌乱之时,背后要穴上被人一指点中,一股磅礴大气的真气眨眼睛便行走诸脉,带动了他体内寒冰真气一一归诸各脉,成功地解除了这场危机。

    左冷禅这才恢复了往常的平静,站起身来,转身对身后那位救他性命的高手,深深地施了一礼。

    “多谢大师,救左某一命。”

    身后那人,体态肥胖,形容古怪。明明是一身富绅的打扮,却戴了顶古怪的大草帽,脸上更是刀伤纵横,一张脸根本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你这家伙,不好好修炼,心又乱了?”

    语气虽不友善,但却带着一份关切之情。

    左冷禅的脸色有些惶恐,他虽然曾经贵为五岳剑派的盟主,但实际上现在却只是一个孤家寡人。

    “多谢大师提点,只是左某一直没能想通,那华山两师徒,从何而来的神奇剑术。”

    被叫大师的那位富绅,嘻笑道:“你若知道了,便满意了?”

    “朝闻道,夕死可矣。左某不才,至少死前也要知道,我到底输给了谁,输给了何种剑法!”左冷禅依旧气息不平。

    “咄!”不知从何处拿来一根短棒,富绅一棒打在了左冷禅的头顶:“一切都是虚妄,输是虚,赢也是虚,剑法神通都是虚,生死更是虚!”

    左冷禅眼前一花,头顶传来的剧痛让他不得不清醒了。

    “多谢大师棒喝,左某,不…弟子领教了!”

    这便是佛家所谓的当头棒喝,没想到这富绅打扮的胖子,居然会是个禅宗高手。

    原来这位大师,便是少林派来帮左冷禅的高手。

    左冷禅在位时,方证大师虽然并不喜欢他的咄咄逼人,不过既然是互相利用,就不存在喜欢不喜欢这种说法了。

    左冷禅在嵩山被灭门那晚,果断敲响了少林寺的大门。

    他知道,当他的敌人是岳不群和徐阳,那当今世上便只有少林和魔教可以让他暂且安身。

    但和魔教斗了一辈子,他可不愿意最后去投那边。

    何况近年来魔教行事颇为颠三倒四,只怕自己没能见到东方不败,就被他手下人干掉了。

    至于少林派,左冷禅自然知道他们并非如平日里表现出来的那么清静无为,与世无争。

    相反,这些和尚心里的野心恐怕一点都不比他这个五岳盟主来得少了。

    果然,方证大师亲自出迎,给左冷禅的礼遇一点都不下于他全盛时的待遇。

    就这样,左冷禅在少林寺一待就待了足足半年。

    期间养伤修炼自然不提。

    前些日子,方证大师离开少林,前去华山恭贺岳不群的女儿嫁人。

    左冷禅这才有机会,混在了行脚僧人里一起下了少室山。

    当然,他并未有机会重新上玉女峰,只是被方证安排在了山下的农家小屋里暂住。

    方证下山回寺之时,给他留了十几名僧人,但这些人左冷禅一个都未曾见过。

    方证并没有留下半句命令,只是让这些僧人听从左冷禅的调遣。

    然而,左冷禅发现,这十几名僧人统统换上了平常百姓的衣物,有装作樵夫的,有装作钓叟的,自然也有冒充富绅的。

    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这些人以后随左冷禅调遣,一旦出了事,他们也和少林派无关。

    面前这个胖子,便是这些僧人的首领,法号叫做玄通。

    这绝对不是少林寺这几代人的法号排序。

    应该也是个假名。

    不过比起他的武功和佛法,左冷禅觉得其它一切都只是虚妄了。

    那十几名僧人,个个都是高手,高手中的高手。

    甚至左冷禅觉得其中最弱的一个,也不比他手下嵩山十三太保中最强的那几个差了。

    也就是说,往日里他最为得意的十三太保,少林派随随便便就派出来的高手,都能赢了他们。

    这就是真正的大门派的底蕴,平日里隐藏的实力,可说是深不可测。

    而左冷禅居然完全不知道。

    亏得往日里他还一门心思,想要取代少林派的地位。

    开什么玩笑,硬怼,估计都怼不过啊。

    所谓夜郎自大,就说得是自己这种人吧?

    左冷禅苦笑。

    方才若不是有玄通大师,自己也许就走火入魔,一命呜呼了。

    越是高深的内功,越是容易一念之差而走火入魔。

    自己方才居然在修炼的时候,想那些有的没的东西。

    真是作死。

    想到此处,左冷禅又深深地施了一礼,道:“多谢大师指点,待弟子完成了心愿,一定皈依我佛,投入大师座下做一名沙弥,到时候还请大师不吝收留!”

    但玄通却嘻嘻笑着说道:“施主与我佛无缘,贫僧其实也没多大缘分,估计等这次事情做完,又要面壁思过个二十年了。”

    左冷禅悚然一惊,少林的寺规还真是森严,居然因为这点小事,就要面壁二十年?

    何况这任务也是少林方丈安排的啊。

    玄通似乎看懂了左冷禅的想法,依旧嘻嘻笑着道:“面壁只是贫僧自己对自己的处罚,并非少林寺规。”

    左冷禅点了点头,或者这位高僧是担心杀戮太过吧。

    没办法,仇恨在他眼里比什么都大,即便是将来要下九幽地狱,也让左某一力承担吧。

    “大师这次,打探来了什么消息?令狐冲是否下山了?”左冷禅突然想起,今日一早玄通大师便已经出发,现在时值中午,不知道他打探到了什么消息。

    玄通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道:“山上并无什么动静,令狐冲也并未下山。左施主的计划,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啊。”

    先前方证大师下山时,左冷禅是故意露出身形,想要吸引令狐冲前来探查,想要一一击破。

    但没想到,对方居然没有上当,反而是带齐了人手再前来。

    当时那十几名僧人还未到齐,左冷禅便放弃了一举歼灭华山派弟子的打算。

    谁知事后他们居然便不再下山来探查了,这让左冷禅非常的懊恼。

    早知如此,当时哪怕是付出一定的代价,也要下手。

    不过这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因此每日里他只能反复不断地在四周显露行踪,期望玉女峰上再次犯错。

    今日玄通执意要一人前去打探消息,左冷禅当然也希望会有些好消息。

    却没想到,得来的依旧只有失望。

    “再等三日!”左冷禅咬了咬牙道:“三日之后,再没效果,我们便先退回去。”

    “恐怕是退不了啊。”一袭白衣,徐阳重又出现在左冷禅的面前,微笑道:“左盟主,好久不见?”

    “退!”

    左冷禅并没有同徐阳攀交情的想法。

    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退!

    这个杀神什么时候回华山了?

    那十多名被安排在各处要道的少林僧人,居然一个都没有察觉?

    此时左冷禅身边就只有他和玄通大师,两人联手,或者能挡住徐阳。

    但他绝不可能只身前来啊。

    必定还有后招,否则如何会这般心态平和,怡然自得,居然还同自己打招呼?

    只有跑!

    但玄通大师却完全没有这个打算。

    他是少林派派内百年难遇的天才,但他却不是嵩山少林寺的人。

    玄通出身于南少林,莆田少林寺。

    此刻,他的眼神中有一种神秘的意味,难以形容。

    对于一早便跑路的左冷禅,玄通很失望。

    若是一个人连失败都没有勇气面对,那他便会一直失败下去。

    这是他的师父教给他的第一件事。

    显然左冷禅已经失去了作为高手的荣誉感。

    那他就生不如死了。

    玄通并非一直便是胜利者,他曾经不止一次地输给给同门。

    每一次失败,都会让他变得更为强大,因为他会从失败中找到自己的缺点,找到敌人的优势所在。

    然后修正,学习,直到超越对方。

    所以十年之后,他已经是南少林的第一高手。

    他开始向北少林的诸位师叔师伯们发起了挑战。

    结果很惨痛,他一直在输。

    两者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南少林偏安一隅,自然无法同身处中原的北少林比底蕴比实力。

    但派内的比斗,往往都是点到为止,他虽然败了,却很难做到破而后立。

    当他发现仅凭这种无关痛痒的派内对决,已经完全无法提高自己的水平时,他毅然离寺而去。

    在江湖上,他自然有另一个身份,那个身份如流星般一闪而过。

    谁都知道,曾经有个锦衣金刀的短发少年,曾经在一年不到时间内击败过无数威名赫赫的高手。

    关键是,他从未表明过自己的身份,而且只求胜败,并不杀戮。

    非但是各路高手,就连五岳剑派和魔教的高手,他都从未放过。

    大家叫他“锦衣公子”,一时间他的威名传遍了整个武林。

    最后一次,他被人围攻,重伤而逃,江湖上从此便没有这个人的声音。

    谁都不知道,这名“锦衣公子”最后逃回了南少林,面壁二十年后才破关而出。

    脸上的伤疤不曾更改,但他整个人都变了。

    变成了一个成天乐呵呵的胖和尚。

    但这个胖和尚,再次登上嵩山少林寺的大门后,已经没人能敌得过他了。

    就连方证大师,也只是勉强和他打了个平手,事后更是吐出数口鲜血。

    方证大师只说了一句话。

    “或许,南少林的崛起,就要靠此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