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五章 关注
    次日清晨,某处早餐摊子上,帝都清晨的阳光照映下,徐阳正在喝着豆浆。

    老板也是个能说的,口中就没停过。

    “要说啊,您这位爷也是识货的,跑我这儿来喝豆浆。”老板长得颇为喜庆,一口一个爷,倒是把周边的顾客都逗乐了:“那些新进帝都的主儿,都喜欢跑去喝豆汁儿。按我说的,那有啥好喝的?一股臭馊水味儿,好多帝都原住民都不喝。那些豆汁儿铺子,就靠着你们外地进京的游客赚钱呢,还卖的死贵死贵的。哪儿像我这儿,平民价格,至高享受!”

    徐阳一口豆浆,一口油条,吃得极为惬意。

    “老板说的没错,晚上熬夜了,一大早就是得喝点豆浆白粥,清清肠胃,再来根油条,美!”

    “那可不,您这位爷真会享受。”老板一副喜滋滋的样子,招呼别的客户去了。

    “刘爷,今儿怎么这么早啊?”

    “别说了老王,昨天晚上,出大事了!”

    “哪家的孩子飙车了?还是谁老婆跟人跑了?”

    “你知道狄家吗?”

    “那谁不知道啊?满四九城打听去,谁敢不知道狄家啊?平时个个人五人六的,拽得不得了。怎么,他家出啥事了?”

    “全家四五百口,一晚上下来,就剩几个还说不清话的小孩子,其他的都给人灭了。”

    “这不可能吧??那可是狄家!”

    “谁说不是呢?我看啊,这是要乱啊……”

    “…………”

    听着老板和新来的食客聊天,居然还跟自己有关,徐阳侧耳听了一下。

    不过没什么重要的情报,显然那位也不是太清楚内情,估计是相关部门的办事员吧。

    听了几句,徐阳也就没心思再理会了。

    一旁的陆夜也是不管不顾,吃得不亦乐乎,只有风凌似乎胃口不佳。

    徐阳也不用劝他,无论是谁,几十年的大仇一晚上就报了,总会有段时间不太适应的。

    狄家其实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家族,内门确实有几个好手,不过最高也仅仅是四阶,大部分都只是五阶、六阶而已。

    他们当年之所以可以一夜之间灭了风家,还是主要靠着外援,有另一个大家族当时在背后支持他们。

    徐阳他们三人,在被伏击的当天晚上就冲进了狄家、

    谁都不曾料到过,狄家都来不及将所有力量都调回来,因此很快整个家族就陷落了。

    在风凌逼问出另一家大家族的名字后,亲手干掉了狄家的现任家主,整个狄家都被覆灭了。

    当然,那些年纪还很小的孩子,徐阳没有下死手,风凌想到自己当年,也没有斩草除根的打算。

    狄家剩下的那些资产,自会有别人来接手,整个帝都的生态圈,同魔都也没太大差别。

    平日里你好我好大家好,一旦某个家族衰弱了,其他人才不会念及当年的交情,能来瓜分的绝不会少一个。

    这些残余份子,就交给他们吧。

    做人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可以了,徐阳才不会伪道学,做什么圣母。

    一夜杀戮下来,三人都很疲惫了。

    身体上的疲劳其实还好,大部分都是心绪上的厌倦。

    人杀多了,其实并不痛快,相反的从灵魂上额外生出一种疲累感。

    徐阳其实还好,他在小世界里杀过的人,远比昨夜要多的多。

    但陆夜和风凌就不一定了,所以徐阳觉得应该带他们出来走走,调节一下心情。

    找了家酒店,清洗了一番,换上新衣服,三人就出来吃早餐了。

    风凌大仇已报,得给他找点事做,不然整个人很可能就没奔头了。

    “风凌啊,你不会觉得所有仇都报了吧?”徐阳问道。

    风凌苦笑道:“在我眼里是这样的。老板你知道吗?其实我并不恨童家,他和我们风家其实是死对头,当年只是风家同他们争斗失败了,清洗是必然的。”

    童家,就是狄家家主在最后才供认出来的幕后主使。

    同时,也是帝都第一流的大家族之一,实力极其雄厚,远非狄家可比。

    喝了一口豆浆,徐阳又问道:“你真的是连一点复仇的心思都没有?”

    “真的没了。老板,真的谢谢你,从今以后我风凌这条命就是你的。”风凌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其实最恨的就是狄家。他们本来是风家的盟友,但一看风头不对就直接调转枪头来对付我们。当时要是他们能遵守约定,风家未必就会覆灭。昨天晚上老板你帮我报了仇,我突然觉得没什么追求了,童家我真的惹不起,而且我也不觉得当年他们做错了。要是风家赢了,可能……不,是肯定也会趁机消灭童家的,这不稀奇。”

    见风凌心志如此坚定,徐阳也就不打算再劝下去了。

    倒是陆夜插嘴道:“老风啊,别说的这么肯定。要是在新人赛你碰上童家的天才少年,你能忍住不下手?”

    对啊,新人赛的赛制,导致任何人都有可能对上。

    而童家作为帝都首屈一指的大家族,肯定也会安排不少新人去参加比赛。

    到时候,岂不是?

    风凌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并不是对童家一点都不记恨,只是比起对于狄家,这种程度的仇恨是可以放在心底的。

    那晚上狄家阵营里多出来的那些高手,极有可能就是童家派来的。

    说到底,他是怕牵连到了徐阳和陆夜。

    不过新人赛,生死各安天命,无论童家有多霸道,也没办法派人干涉新人赛吧。

    徐阳对陆夜翘了翘拇指,还是你行!

    短短一句话,就重新挑起了风凌的战心,这点恐怕就连徐阳都没办法做到。

    陆夜笑了笑,又埋头苦干起来,似乎是对豆浆更有兴趣一些。

    三个人吃完了早餐,就直奔帝都武道总局而去。

    作为新人赛的参赛者,他们得先去报道,然后才有资格领到参赛证。

    这都是徐阳事先咨询过的。

    好在帝都武道局办事极有效率,半个小时,所有的证件都已经弄妥了。

    三天后,帝都西郊外,演武场等候。

    简简单单的通知,却总给人带来一种难以形容的压力。

    徐阳笑笑道:“我们还有三天时间准备,先去武道局的物资部看一下吧。”

    有了证件,就可以合法地拥有一件武器。

    武器的来源,自然是武道局。

    武道局是不可能容忍在帝都,有未经约束的武者持械横行的。

    他们三人都各自挑了一把算得上趁手的兵器。

    徐阳挑的,自然是一把剑。

    他随身空间里,武器大把,不过没必要拿出来用,这柄剑将就着用吧。

    而陆夜和风凌,则是各自挑了一副精钢的拳套。

    兵器都是纯钢的,材质不错,把手上都刻好了特殊的编号。

    这样一来,即便是有人发生殴斗,通过武器上的编号,也能迅速锁定凶手。

    徐阳觉得武道局的组织架构确实挺好的,各安其职,各司其命,不愧是拥有几十年历史的尖端暴力组织。

    登记完毕之后,三人迅速地离开了武道局。

    武道局二楼有一间小房间,窗户边有个男人,一直在用监控看着徐阳他们三人的一举一动。

    直到徐阳离开了武道局,他依然站在窗边,目送三人离开。

    “你对他们怎么看?”一旁的阴暗处,一个声音突然发出询问。

    “精锐。”那个负责监视的男人头也不回地说道。

    “说说看,怎么精锐了?”

    “从他们进武道局的第一步开始,三个人的站位就极其古怪。两个人一前一后护着中间那个领头人,但领头人同时也在观察每一个角落。这种配合极其熟练,绝不是一两天就能养成的配合。”男人极其清晰地表述着自己的观点,不加任何的感彩:“不管是登记,还是去挑选武器,他们三人从未放弃过对彼此的看护。也就是说,无论是谁遭到了袭击,他就会面对三个人的反击。能在武道局内都保持这样的谨慎,可见他们绝不是普普通通的武者。即便是除了武道局,他们三人之间依然有着极为默契的配合。这种程度的谨慎,我从未见过。”

    男人回头,望着黑暗中的人:“他们到底是谁?局长为什么这么关注他们?”

    黑暗中的人并没有答话,而是伸了个懒腰,一副倦懒的样子却散发出别样的魅力。

    身材的曲线极为诱人,此人居然是一个年轻的女子?

    她站了起来,笑着点了点男人的胸口:“该你问的,你才能问。”

    走到门口,女子突然回头嫣然一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一切都是上头的安排。你只是技术分析员,我何尝不只是个外勤而已?”

    说罢,推门而出。

    男子半天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上一根烟,忽明忽暗的火光在暗室里亮起。

    是啊,他只是个技术分析员,管那么多干嘛呢?

    不过,他却不信那个女子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外勤。

    他是做微表情和身体语言分析的专家,是武道局特聘的专家。

    他能轻易看出来,刚刚那个女子表明身份时,明显是说谎了。

    不过,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