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星宿老仙
    夏日的烈阳下,之前徐阳一行人爬上小赭山,早已汗流浃背。wwW.yz5a.com

    而此时,在这树林中的树荫下,每个人却感觉浑身有些发冷。

    树林中风不大,但随着星宿老仙的到来,一股阴气侵袭着每一个人。

    星宿老仙身材极为高大,鹤发童颜,面目英俊。

    即便是放到后世,也绝对属于极品老帅哥的那种级别。

    如今他摇着羽扇慢慢踱步进入了小树林,素色的长袍一尘不染,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若是不知道他恶名的人,真会被他所骗。

    但他身后的弟子们,明明就是先前在小镜湖,被徐阳放走的那些人。

    却没想到没跑出去多远,就已经重归了星宿老怪门下。

    段誉看了看徐阳,又望向乔峰,脸上略显得意之色。

    意思是果然不出我之所料,二哥还想让他们去刺杀星宿老怪,这怎么可能办到?

    徐阳倒是一副淡然的模样,笑道:“教训可不敢当,既然这些没有眼力价的东西,惹到我大哥的头上,当兄弟的自然要替大哥打打下手,也免得别人欺负我们兄弟没担当。”

    星宿老仙见徐阳应对自若,倒是高看了他一眼,笑道:“我的这些门人,虽说没甚本事,不过倒也尊师重道。他们既然遵从我的指命来抓人,你们不让他们抓,那就是你们不对了。不过他们几个学艺不精,又没什么胆量,被一吓就投降,倒是丢了我星宿派的脸面,活着也是累赘。”

    说罢,随手又抓起两名弟子,手上发力,一抓一掷,便冲着徐阳和乔峰投来。

    这两个弟子在半空中,脸色已经透出了诡异的青绿之色,双目呆滞,显然是已经死了。

    乔峰没料到星宿老怪一言不合就动手,而且还是用活生生的弟子当武器,一时不查竟然想用双手去挡。

    好在徐阳早有防备,左手一把推开了乔峰,自己倒是抢前一步冲了上去,拔出腰间的长剑连连拍打,将两具尸体扫了回去。

    两具尸体上,星宿老怪早已布下了腐尸毒,这毒极其凶猛,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硬接,反倒是腾身跃起,让开道路,任由这毒尸落入背后弟子阵中。

    反应过来的众弟子四散奔逃,但始终还是慢了一步。

    有三名弟子被尸体带到,顿时脸上蒙上了一层黑气,栽倒在地到处翻滚。片刻之后,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没了气息不再动弹。

    这一下,就连乔峰也惊诧不已。

    先前那个凌空飞来的弟子,想来也是如此的一具尸体,好在一开始乔峰是用擒龙功,隔着老远便击飞了出去。

    而这次,一时不查,差点就中了星宿老怪的奸计,还好有二弟从旁相助,这才没有中了如此奇毒。

    想到此处,乔峰便对徐阳道:“多谢!”

    “自家兄弟,何必客气。”若是段誉,徐阳是根本不会出手相助的,因为他本身就百毒不侵,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乔峰内力虽强,毕竟没有强到那种可以驱除所有剧毒的化境,徐阳可不想见到任务对象在这种小场面上枉自送了性命。

    星宿老怪凌空飞了半天,这才敢落地,大怒道:“你这小子,好不识好歹。老仙赐你一死,是你毕生的幸运,如何敢反抗?”

    四散奔逃的星宿派弟子们,慑于老怪的淫威,此时又纷纷归拢来。

    “星宿老仙,德配天地,威震寰宇,古今无比!”

    “老仙驾临,幺魔避退,尔等小小萤火,也敢在老仙面前发光?”

    “老仙威武,震慑天下,星宿门人,不惧生死!”

    “…………”

    只是比起以往,这些马屁文章未免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段誉听到这些话,不由得在后大骂道:“你们这些败类,我二哥放你们走,你们不敢逃走也就罢了,还助纣为虐。星宿老怪是拿你们当活生生的器物,逃也是死,听话也是死,你们为何到了这种时候还不拼一把?”

    徐阳笑道:“三弟,你不明白。他们自小被星宿老怪洗脑,若是能逃他们或者会逃。但潜意识里,他们始终会有一种哪怕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星宿老仙手掌的感觉,因此即便他们离得再远,始终还会回归星宿派的。”

    阿紫点头道:“没错,若不是我进门时间短,又能看破这种洗脑的教训,能不被星宿老怪诱惑欺骗,恐怕我都不敢叛教出门的。”

    星宿老怪大笑道:“就算你说得天花乱坠,又能如何?还不是破解不了我的腐尸毒?来来来,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

    “慢!我有一个疑问,若是老仙能回答我,我便认输,将这神木王鼎完整无缺地交还于你,如何?”徐阳拱了拱手,郑重说道。

    星宿老怪见他说得认真,又唯恐他们会在情急时毁坏了神木王鼎,略一思索便应允道:“好,你但凡有何疑问,尽管问来。老仙我知无不答。”

    “我的疑问是,我之前如何毒倒追风子的事,老仙你知晓否?”

    既然这些弟子们都被放归星宿派,又明显不敢刺杀星宿老怪,那么之前在小镜湖的那些事,星宿老怪理应都从他们口中知晓了。

    果然,星宿老怪自信地点了点头道:“你这小子,在毒术一道上倒是有三分聪慧。若是你想拿这种施毒的手法来作为见面礼,投入我星宿派门下,我倒是可以让你做掌门大弟子,你看如何?”

    “哈哈。”徐阳笑了笑,又道:“既然老仙你对我的手段都了解了,那你怎么会毫无防备?”

    “如何没有防备?”星宿老仙大笑道:“你方才虽然是用宝剑将那两具腐尸拨回,但为了防你偷偷下毒,我就算闪开,避开,也绝对不会让那两具尸体沾我半点。难道你还能隔着那么远,对老仙我施毒不成?哈哈哈哈!”

    徐阳很遗憾地摇了摇头道:“谁说,只有我碰过的东西才能施毒的?”

    星宿老仙隐隐感觉有哪里不对了,但盘算了下,始终并没有结果,便笑道:“你莫非是在虚张声势,拖延时间?我就不信你能对老仙我下什么毒。”

    徐阳笑道:“对于追风子这种三四流的毒术,我自然不必费太多心思,直接接了暗器施毒即可。但对老仙你,出于尊重,我总也得费些心思。否则明知道你的那些墙头草弟子靠不住,我一个个杀了便算干净,何必放他们回去给你打下手?”

    “你是说?”星宿老仙大惊失色,举起手来将信将疑地端详,这才怒道:“你早就在他们身上施了毒?这怎么可能?!”

    “没错,他们身上确实有毒,但毒不在他们的衣物上,而是他们整个人便是半剂毒药。你有一句话没说错,方才我确实在拖延时间。等那毒和老仙你手上的腐尸毒结合,这才是真正的毒药。”徐阳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继续说道:“这种毒药,我称呼它为‘浮生九梦’。”

    “和追风子所中的那种毒完全不同,虽然也是多种毒素的结合,但它的效用却是截然不同的。”

    “毒发之后,老仙你会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周围的一切都很慢,但你偏偏无法解决这一切。在旁人的眼里里,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变得很快。同样,衰老会更快到来。”

    “常人也许每年都会衰老,而老仙你,每一刻都会衰老许多。”

    “这毒,一样是无解的。即便你现在跪下来求我,我一样没办法解除。因为这种毒药发明出来,便是用来对付你这种大恶人的,不需要什么解药。”

    “接下来,你每天都会觉得很累,想要休息,想要安眠。每天,你都会做三个美梦,直到三天之后,就便会在第九个梦中安然过世。”

    “这,是我对你表达的最后一份敬意。毕竟你也算是毒术一道历史上,难得的名人了,对于毒术一道发展也尽了力。”

    越听,星宿老仙脸上越是挂不住,但此刻他中毒已深,毒素早已侵入他全身上下每一寸血脉,他发现就连徐阳所说的话,也恍同隔世,很久以后才慢慢传到他的耳中。

    他想杀了徐阳,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控制不住全身的肌肉。

    他原想踏上数步,击杀徐阳,但全身一动,就已经冲过了头,直直地撞上了徐阳身边的一棵大树,头破血流,哼一声便晕了过去。

    倒下时,众人分明看得清楚,星宿老怪脸上已经褶皱密布,片刻内已经如同老了十岁一般。

    那些星宿派的门人,个个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从未想过自己的师尊,名扬天下的星宿老仙,居然会被一个年轻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除了一开始星宿老仙发了两招,扔出去三具腐尸毒之外,一旦徐阳展开反击,他便连一招都发不出来,就已经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他还能活三天,三天后必死。

    这两句话,徐阳只是随口说的,此刻却在星宿门人的脑海里不停地重复,激荡着他们的灵魂。

    若是星宿老仙活不过三天,谁还会为他卖命?

    脑子最活泛的就是摘星子了,虽然他的一身毒功早已被乔峰废掉,但思维却始终是众弟子中最灵活的。

    “星宿老怪罪有应得,今日已授首!游少侠心机过人,毒术独树一帜,当为星宿派新一任的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