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二章 胜利
    两名原本看上去体型瘦弱的武者,此时却打出了火气。yz5a.cOm

    这一场比赛,居然成了武道新人赛开赛以后,最为惨烈的一场对决。

    这是事先没有人能想到的。

    黄崇文固然是发动了秘技,将原本占据足够优势的攻击力再次拔伸。

    而陆夜也已经启动了拳罡,这攻出的每一拳都附着了足以摧枯拉朽的威势。

    两人的拳锋频频在空中对撞,鲜血与撞击演化成了一曲悲壮的战歌!

    每一次,陆夜都会被黄崇文的重拳击退,但对方也会付出足够惨烈的代价。

    黄崇文原本已变得极其粗壮的手臂,在一次次地撞击中,如同被抽去血肉骨髓一样,渐渐衰弱。

    擂台中央渐渐变得湿滑,地上一滩滩的暗红色,都是从黄崇文拳头上滴落、坠落、喷洒出去的鲜血。

    而陆夜拳上原本就薄薄的一层拳罡,也在每一次对撞中,变得愈发稀薄了起来。

    这时候,比的就不仅仅是武功同秘技了,更多的是双方各自的坚毅及忍耐力。

    “背水一战”,这项秘技固然能提高使用者的攻击以及速度,但同样也会大幅度削弱自身的防御力。

    在这种前提下,即便是达到了效果,但每一次遭到攻击,黄崇文所承受的痛苦,也更为明显。

    同样,拳罡固然威力无穷,不过对于内力的消耗也是惊人的。

    原本在刚刚得到拳罡的时候,陆夜曾经不止一次地试验过,若是自己火力全开,身体能支持这种程度的消耗到底多久。

    结果是一分钟。

    每次将要达到一分钟的时候,陆夜都会支持不住,感觉要昏昏欲倒。

    这是内力耗尽的必然结果。

    以至于他从未真正尝试着去超过这个界限。

    他怕会因此耽误了徐阳的正事。

    而这次,即便是身边没有时钟在计时,陆夜也很清楚,现在一定是超过了那一分钟的极限。

    若是有一个有心人替他统计的话,就会发现从拳罡出现到现在,已经足足一分零二十八秒了。

    也就是说,陆夜已经将自己的极限大大地突破了,将近百分之五十。

    最后那几拳,陆夜已经完全是凭借着下意识在挥舞着拳头,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对于身体的掌控。

    而黄崇文,则更惨。

    整个右拳都已经血肉模糊,伤势深可见骨。

    而左拳,早已耷拉在一边,失去了知觉。

    两人都在喘息着,拼命地吸入空气,仿佛最贪婪的幼儿在吮吸母乳一般。

    因为他们身体早已缺氧,非但内力几近枯竭,就连维持生存的必要条件都已不足。

    他们都知道,现在就是决胜的时刻了。

    两人已经听不到擂台旁朋友的鼓舞,也完全分辨不出。那些观众们的惊叫是到底因为什么了。

    他们只知道,现在要是想获胜,只有一次机会,最后的一次机会。

    这一拳过后,一切都将成为历史,不管他们愿意与否。

    陆夜其实并不想这么拼的,他的嘴角掠过一抹自嘲的笑容。

    早知道要这么玩命,还不如直接去继承万贯家产好了。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最后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试图将这空气中略显稀薄的氧,强行装入如同拉风箱一般渴望着生命气息的肺内。

    往日英俊无比的脸,早已经因为缺氧而扭曲至极。

    但他必须赢。

    为了徐阳,也为了自己。

    他是徐阳的朋友,他不想仅仅做对方一个无足轻重的手下。

    他可是陆夜。

    拳罡最后一次发动,但依然淡如薄雾一般。

    他向前冲去,

    他已经放开了一切防御的打算。

    他要,

    一击必胜!

    黄崇文的情况更糟,疼痛已经占据了他全部的身心,几乎要将他从“背水一战”这项秘技的效果中驱赶出来了。

    若不是他的信念一直维持着自身的骄傲,只怕他早就放弃了抵抗。

    明面上,是他一直在攻击着陆夜,但他清楚的很,他反而是被动的一方。

    只要陆夜不想停,他就完全无法放弃这攻击。

    他也从未想到,陆夜这样一个富二代,居然会有这么强烈的求胜欲。

    这大大地超出了黄崇文的估计。

    他知道自己错了,但已骑虎难下。

    若是他放弃,而陆夜选择追击的话,已经疲劳到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他,甚至连宣布投降的话都喊不出来了。

    何况,他为何要投降?

    黄崇文不相信他连一个公子哥都比不上,他还肩负这师父所有的期望。

    他曾发誓,一定要走出属于自己的武道之路。

    而这条路,才刚刚开始,他不甘心就此倒在这里。

    倒在这擂台上。

    他将残余的所有气力都灌注在右拳之上,甚至连再跑动一步的力量都没有留存。

    他甚至看不清陆夜飞奔而至的身影,他的双目已经模糊。

    拼尽全力的一拳,携带着所有的怒火与期望,就这么挥了出去。

    体育馆内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他们都清楚,这一拳,势必会是本场比赛的最后一击了。

    没有花俏的招式,没有无敌的威势。

    有的,只是两个纯粹的武者,用生命燃烧出来的一记重拳。

    无论是哪个,只要最后能站在擂台上,就是胜利者,成功者。

    但,倒下的那个,既是失败者,同时也是英雄。

    很多人的眼眶都已湿润,他们回想起自己当年的那种冲动的奋斗,仿佛有一种声音在告诉他们,这就是青春。

    陆夜刚刚收获的那些女性粉丝,大多都蒙住了眼睛,不忍再看着接下来的一幕。

    她们发誓,无论是否能走下擂台,陆夜都会是她们这一辈子最后一位偶像。

    这么男人,这么英俊,谁能比得上?

    就连徐阳,也已经无法改变这一战的结局。

    或者,改变也没有用了。

    …………

    沉寂仅仅持续了不到01秒,两人的拳头已经在空中交错而过,然后仿佛是划过了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击中了各自的对手。

    在最后的那一刻,两人凭着灵台中的最后一点清明,不约而同地改变了一点点拳击的角度同方向。

    仅仅是一点点,这已是极限,但已足够。

    只求胜负,不决生死。

    谁要是在这场属于纯粹武者的争斗中,击杀了对手,都会是他一辈子的梦魇,一辈子的污点。

    陆夜的拳头,划过黄崇文的面部,重重地落在他的右胸。

    黄崇文的一拳,则避开了陆夜的心脏部位,击中了他的肋下。

    两人的身体同时发生了剧烈的扭曲,早已没有气力去防御的他们,仅凭着身体自身的防御力,抵挡着这可怕的攻势。

    陆夜重重地倒下了,他孱弱的身体如何挡得住黄崇文的击打。

    黄崇文则向后退去,最后靠上了擂台的围绳,才勉强阻住了脚步。

    他,依然还站着。

    惊呼声又在周边响起。

    所有人都为黄崇文的胜利而欢呼,只有徐阳和风凌没有。

    风凌拼了命想要冲上擂台,去扶起陆夜,去替他疗伤。

    而徐阳则拦住了他。

    “你现在冲上去,陆夜就算输了。”徐阳大声地说道。

    “输就输,小陆他……”风凌突然中止了挣扎,回过头望向徐阳,用一种不太确定的口吻问道“你是说,小陆…小陆他没事?他要赢了?”

    徐阳抬了抬下巴,示意道“你不会自己看。”

    果然,体育馆内的欢呼声变成了一阵阵惊讶的吸气声,随即爆发出更为强烈的欢呼声。

    擂台上,陆夜双手撑地,口中不停地吐出鲜血,但他竟然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

    谁都没想到,在遭到如此重击之后,他居然还能重新站起来。

    站得,像是一尊神邸。

    光芒万丈,不可直视!

    他摇摇晃晃地走到黄崇文面前,嘴角的微笑再也遮掩不住。

    “别死撑了,差不多就得了。”

    而黄崇文听了这话,苦笑道“居然……,居然没能骗过你。”

    说罢,他整个人如同被抽去了所有的精气,软软地瘫下,就连抓住围绳维持身体的平衡,也再无法做到。

    当裁判确认了状况,最后宣布陆夜才是最终的胜者时,场内一片喧哗。

    这是武道的胜利,这也是精神的最终胜利。

    谁都没想到,这一场原本被认为最无聊的拳拳对决,居然能打到这种程度。

    这也让之后的华夏武林,重新掀起了一股拳掌热潮。

    无数踏上武道修行道路的年轻人,选择陆夜或是黄崇文作为自己的偶像,他们一步一个脚印,将“拳霸天下”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年轻是什么?

    就是热血,就是青春,就是单纯的追求。

    这一切,都是如今场内的任何人都未曾预料到的。

    就在裁判宣布结果的那一刻,徐阳和风凌都已经冲上了舞台。

    他们才不管别人的眼光,赢了就是牛逼!

    徐阳扶住了陆夜摇摇欲坠的身体,将一粒疗伤药丸塞入了他的口中。

    同时一个个治疗术不要钱一般地施展了起来。

    好在系统金手指,完全不是旁人能够看到的,然而陆夜却明显感到了身体状况的好转。

    指着依旧昏迷不醒的黄崇文,陆夜恳求道“徐阳,帮帮他。”

    徐阳点了点头,在确认陆夜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之后,他大步走向黄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