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托孤
    “叮!”好久没声音的系统终于又发声了:“恭喜宿主,由于宿主得到秘传酿酒之法,得到一星美食《五花酿》的制作方法,获得系统积分10分,D级系统抽奖机会一次,希望宿主再接再厉,探索更多系统隐藏奖励。”

    ……发达了有木有?

    这还是美食系统第二次出现,之前徐阳也曾到处品尝各个地方的代表美食,但却没有一次成功激发美食系统的,没想到在这个小小的酒店里获得了第二种系统美食。

    再查看了一下系统,之前掌柜的所言,已经被提炼成为《五花酿酿造秘传》的方法,只需要一些普通材料和上等米酒,就能在一个月内,酿造出这种美酒了,每瓶五花酿都能提高普通人1点体力和1点内力的最高值,同时还有养护身体的妙用。

    也就是说,自己可以依靠这种酒,提高不少数值了,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也可以用它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但是考虑到,在小世界内提高的身体素质,回到主世界会被减半,徐阳决定不是必要的时候,他不会在小世界内去尝试这种美酒。

    当然,之前已经喝了的就没办法了,徐阳之前豪饮美酒时,已经提高了一点体力和一点内力了,所以他才会发现这美酒的特异之处。

    徐阳又掏出一些银子,收购了这家酒店内储藏的30坛陈年美酒,刚开始掌柜还不答应,但是徐阳出了五倍的高价,掌柜的看着面前摆放地整整齐齐的200多两纹银,眼睛都直了。

    不等掌柜的犹豫,徐阳就硬把那封银子塞到了掌柜的怀里,交易就算达成了。

    当然,这些酒暂时还是寄存在了老板的酒窖里,徐阳也不怕掌柜携款逃跑,毕竟为了几十坛美酒就跑路,这老板也不是傻子。

    别人才不会出那么多高价收购这些酒呢,要不是系统提示,徐阳都不知道这些美酒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好处。

    徐阳回到酒店大堂上,于万亭也是奇怪为何他会对五花酿如此在意,兴趣满满,不过想来,习武之人好酒也是常态,也就见怪不怪了。

    两人继续对饮,徐阳很快就推托不胜酒力,于万亭无奈,只要自己一人独饮,一边还和徐阳说些江湖趣闻。

    饮了半晌,于万亭停下了酒杯,叹了口气。

    徐阳明白,戏肉来了。

    只是此地人多嘴杂,并不方便密谈。

    四下扫了一眼,还是那些人在饮酒,不过大部分人都喝得七七八八了。

    问了下小二,这个酒店后面还兼营客栈,有十几间客房出租,不过最近留宿的客人有些多,大房只剩下一间了。

    江湖儿女,当然不会太顾忌这个。

    两人结算了酒钱,进了客房,小二打点好一切后便退出大门。

    在屋内,于万亭沉吟片刻,终于开口:“阎老弟,不是老哥自夸,如今江湖上那些帮派势力,红花会若是称第二,别的门派也不敢称第一。”

    徐阳点头称是,确实如此。

    少林派蛰伏已久,加上本就是禅寺,不便过多牵涉江湖之事。

    武当派人才凋零,掌门马真为人过于迂腐,武功也并非一流,不然也不会让一个张召重成为武当第一高手了。

    张召重投靠清廷,自然不算在武当一脉的势力范围内,同理,隐居已久的陆菲青也是如此。

    少林、武当都不若红花会那般汇集英才,其它门派可想而知,无论说顶尖实力,还是综合势力,红花会都可算如今天下第一大帮会了。

    于万亭继续说道:“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老哥近来颇感身体不佳,这个总舵主的位置,怕是不能占很久了,我有意让我的义子陈家洛来继承此位,这绝不是因为他和我的关系,实是有内情不便多言。”

    内情?就算于万亭没说,徐阳也知道,陈家洛是乾隆的亲弟弟嘛。

    这也是于万亭考虑得最多的一条,他是想要让陈家洛当上这红花会的总舵主之后,乾隆即使不肯反清,相比也会投鼠忌器,不至于对红花会赶尽杀绝。

    这还是于万亭过于理想化了,江湖人物谈政治,却不知乾隆将来把他们卖得一干二净,他们还帮着乾隆数钱呢。

    徐阳一笑,他也知道于万亭为什么跟他说这些。

    “于老哥,你还是珍重身体,扶助你义子走一段,等他显示了手段,必然人人敬服,不必担心太多。”

    于万亭仍然是郁郁寡欢的模样:“我的身体我知道,即使强撑,也不过就这一两年间的事了,早年争勇斗狠,伤了内腑,加之平日里思虑过多,现在再谈什么养身,用处也不大。”

    徐阳也不语,这是事实,硬要劝说,徒然无益。

    “老哥这一生识人无数,自认从未看错过,阎老弟武功过人也就罢了,才智却是一等一的高明,若是我死后,有阎老弟这样的人才,襄助家洛,反清复明的大业可成,我死也瞑目了。”说罢站起身来就要拜倒。

    徐阳忙扶住于万亭,这等大礼他可不敢受。

    “老哥万万不可行此大礼,陈家侄儿的事,非是我不愿帮忙,实在胡恩公的大仇未报,不敢随意应允。”徐阳略一犹豫,然后说道:“这样,若是我能得报大仇,事后必定前来相助老哥,只是这事具体如何运作,还要慢慢商议,切不可操之过急。”

    一年之后自己就回主世界了,于万亭也早就去世,相信今天的承诺,到时候也没人知道。

    不过徐阳还是补了一句:“于老哥,这事我从长计议,但是有一点,胡恩公的大仇未报之前,我不想别人知道我的身份和承诺,请老哥务必严守机密,不要让第三人知晓。”

    于万亭见他答应,自然也就起身应诺,面上的忧郁之色尽褪。

    同时也承诺愿意帮他报仇。

    徐阳推托了,即使红花会势力再强,这任务还是得自己一人去完成。

    不过徐阳也摆脱于万亭帮忙自己查找那些仇家的下落和武功情况。

    在这点上,有红花会的帮忙,绝对比他一个人单干好太多了。

    大事既成,两人秉烛夜话,徐阳不停地请教于万亭,关于江湖的经验和武学的道理,于万亭自然也知无不言,一直到外边敲了三更的锣,两人这才休息。

    月光照耀着这片大地,时而有阴云掠过,遮挡一下月色,但是,终究还是会云开见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