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50章 劝慰
    陆涛见杜小雨好像对昨晚的事情一清二楚,有点奇怪地问:“小雨,你是怎么知道我被梁胖子他们陷害的?”

    杜小雨微微一笑说:“今天上午十点半,雅琴演艺吧一个女演员打电话给我,用很八卦的语气说你和素素姐在宾馆开房,被芙蓉区公安分局的民警以涉嫌嫖娼抓住了。当时我就感到很奇怪:素素姐一直是非常洁身自好的,你也不像个放荡不羁的浪子,而且你们认识也只有几天时间,怎么会突然去宾馆开房?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就在半个小时前,你那个老乡林华突然打电话给我,说素素姐上午跳楼自杀未遂,目前正在芙蓉区妇幼保健院抢救。我问他素素姐自杀的原因,他便把梁胖子等人设圈套陷害你和素素姐的事情,详详细细地讲述了一遍,并猜测说素素姐是因为内心极度的羞愧和自责,才产生了极端的想法。素素姐是我在省城最知心、最亲密的朋友,她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决定来探望一下她,并劝劝她不要再想不开干傻事了。”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片刻,定睛盯着陆涛,脸上泛出一抹红晕,有点忸怩地低声问:“听林华说,你昨晚被那些坏蛋下了催情药,素素姐又心甘情愿把身子给你,但你却凭借强大的意志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欲念,没有跟素素姐发生那种关系,这是真的吗?”

    陆涛很坦然地点点头说:“当然是真的。素素小姐上午来妇幼保健院,就是来做检查的,医生检查后给她开出了证明,证实她还是黄花闺女,也证明了我的清白。”

    杜小雨目光里流露出一丝钦佩的神色,竖起大拇指夸赞说:“不错,你这是现实版的坐怀不乱故事,堪比柳下惠了。素素姐那么漂亮,又是你很崇拜、很敬仰的京剧新星,在她主动投怀送抱、你又被人下了药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够控制住自己,这份毅力和自控能力令人叹服!老子有一句话叫‘胜人者力,自胜者强’,你是一个能够战胜自我的人,将来肯定前程无量!”

    陆涛被她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便转移话题问:“你准备怎么劝慰素素小姐?她现在心里很烦很绝望,又感到很羞愧,所以一个熟人都不想见。刚刚我去病房里探望她,被她赶出来了。”

    杜小雨也料到了这一点,有点着急地问:“那怎么办?”

    陆涛笑了笑说:“有句话叫‘心病还须心药医’。据我所知,素素小姐之所以要跳楼自杀,除了对昨晚发生的事感到羞愧之外,还有两个重要的因素,也可以说是她的心结:一是她母亲准备明天动心脏搭桥手术,但她没有办法筹措到五万元住院押金;二是她的父亲涉嫌非法集资被关押在清溪县看守所,她本来委托梁胖子想办法把她父亲捞出来的,没想到梁胖子却利用她急于救父的心理,把她当做陷害我的棋子。这三个因素加在一起,令她异常绝望,所以才产生了自杀的念头。”

    杜小雨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没有再问什么,跟随陆涛走进电梯,一起上到五楼的外科病室,经得守在门口的民警同意后,进入到病房里面。

    此时,林素素仍像刚刚那样闭着眼侧脸躺着,并用被子遮住了半边脸颊。杜小雨一进去就想跟她打招呼,却被陆涛使眼色制止了。

    随后,陆涛走到床边,先从钱包里拿出那张手术押金,然后俯下身子低声说:“素素小姐,你妈妈的手术押金已经交了,医生说明天会按照计划给她做心脏搭桥手术。你看看,这是省人民医院开具的押金收据。”

    林素素听陆涛说已经为她母亲交了手术押金,身子忍不住剧烈地抖动了一下,霍然张开双目,用讶异的目光看了看陆涛,又仔细看了看他举在手里的那张押金收据,心里不由一阵激荡,忽然间泪如泉涌……

    杜小雨也没有料到陆涛会主动给林素素母亲交手术押金,脸上再次露出赞许和钦佩的神色,见林素素哭得稀里哗啦的,忙走上前伸手揽住她抽动的肩膀,低声劝道:“素素姐,你要想开点。昨晚的事情全都怪梁胖子等人,你不仅没有害陆先生的想法,事实上也是一个受害者。现在事实已经澄清,梁胖子等人已经被公安机关抓住了,陆先生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还有,你即使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患心脏病的母亲想一想对不对?她现在暂时还不知道你出了事,万一你真有个三长两短,她一个心脏病患者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吗?我知道你是个很孝顺的人,也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你父亲身陷囹圄,你母亲又重病缠身,如果你也出了意外,你一家人该怎么办?所以你一定要坚强起来,千万不要再干傻事了,好吗?”

    林素素没有答话,只是抖动着双肩不住地抽泣。

    陆涛知道她还有一个心结没有打开,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再次俯下身子,低声对林素素说:“素素小姐,你爸爸的事情我可以给你想办法,别的不敢保证,但给他办理一个取保候审手续,让他暂时出来照顾你母亲,我应该可以给你办到。”

    林素素听到这几句话,猛然抬起头,用红肿的泪眼看着陆涛,目光里满是疑问,显然有点不相信陆涛的话。

    陆涛见守在病房的那个女警察已经出去了,病房里只有他和林素素、杜小雨三人,便拿出手机拨打了魏刚强的电话,接通后,直截了当地问:“魏叔叔,您跟怀沙市或者清溪县公安局的领导熟悉吗?我有件事想要请您帮个忙。”

    魏刚强哈哈一笑说:“大侄子,这个还要问?怀沙市公安局的领导我肯定熟悉啊!他们市局一把手廖武义原来就是我的部下,不过清溪县局的人我就不大熟悉了。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我找一下廖武义就是,只要不是特别违反原则的事情,跟他打个招呼就可以了。”

    “好,我先问清楚情况,等下再打电话给您。”

    随后,他挂断电话,问林素素道:“素素小姐,你爸爸叫什么名字?现在是不是关押在清溪县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