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98章 百花葬
    那巨大的鬼物仿佛一座小山一样,跺一下脚便地动山摇,震撼人心!

    孟凡冲到他身边,简直像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手中的桃木剑更像是孩子的玩具,虽然剑芒刺眼,犀利非常,但是那鬼物并不太放在心上。

    “呵,有炸药就好了”

    孟凡身形跃起,挥出几剑,将那鬼物身上的鬼脸划破了几张,凄厉的鬼哭之声传出,一缕缕黑烟飘散可也就仅此而已了。

    对巨大的鬼物来说,这点皮外伤,就像此时的蒙蒙细雨有些轻淡缥缈了。

    “老大加油哇!”

    刘二邪自然没走,站在远处紧张的观望着,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捡起刚才掉落在地的砍刀,来回焦躁的踱着步,几次想冲上去,却又停了下来那巨大的鬼物随随便便一脚,便会将他踩成肉饼,上去也是送死!

    不过,虽然鬼物肉身强悍,可毕竟是刚刚凝聚不久,反应比较迟钝,孟凡身影闪动间,倒也不嫌得过于吃力。

    只是得随时提防鬼物不停挥动的手臂,被抓住吸了魂,可就不妙了。

    再者,对鬼物来说,是没有视觉盲区的头颅太多了,感觉到处都是眼珠子。

    “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

    时间一点点流逝,感觉自己体内的真气在持续的消耗,孟凡不由的揪起了心,随即一挥手,将三个纸人全部唤了出来

    三个纸人一出现,便凶猛的挥舞着手中奇葩的、残缺的武器,对鬼物展开了攻势!

    “无聊”

    那鬼物冰冷的吼了一句,身上摇曳的手臂猛然一挥,抓住了一个靠的最近的纸人,随即一撕之下,那纸人便支离破碎了,洒了一地碎屑残骸剩余的两个纸人在孟凡的授意下,急忙躲闪,险象环生,已经无暇出手攻击了!

    “纸人不管用”

    刘二邪一脸焦急的观望着,手心里全是汗,砍刀差点从手中滑落

    “这真的是不好打的。”

    孟凡苦笑着,让纸人后退到远处,沉喝一声:“天元飞霞术!”

    声音未落,纸人目中已有灼热的火焰燃起,顷刻间飞出,轰在了鬼物的身上!

    两个纸人,一共四道不灭地火,燃起的火势也不算小最为关键的是,这种不灭地火并不会轻易熄灭,燃烧起来非常凶狠,转眼间,已覆盖了鬼物的半个身子!

    “吼!”

    在不灭地火的攻击下,鬼物终于感受到了灼热带来的疼痛,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动作也紧跟着变得狂暴起来!

    “老大加油!”

    见纸人的攻击凑效,刘二邪激动的助起威来他感觉若是这种火焰继续燃烧下去,便胜利在望了!

    “既然你怕火那就多来一些!”

    孟凡掐诀之后,手掌倏地一张,便有一团炽热的蓝色火焰在掌心燃起,随着真气的凝聚,那道蓝色火焰弥散出来的气息越来越恐怖!

    但是,这种程度的地火,跟纸人的相比,也厉害不了多少,很难做到一击必杀,只不过会让鬼物更加狂暴而已

    “继续凝聚需要一些时间!”

    孟凡一边消耗大量真气凝聚地火,一边绕着鬼物不停的闪躲不再追求无用的攻击了!

    同时,纸人又配合着孟凡,释放了眉心的血芒杀,四道利芒,瞬间刺入了鬼物的身体可鬼物身子摇晃了一下,便又恢复了!

    孟凡见状,不敢再让纸人释放血芒杀了,因为血芒杀是要消耗眉心血的,眉心血用尽,纸人便会失去操控在没有对敌人造成可观伤害的情况下,有些得不偿失了。

    “好了!”

    在真气有些无以为继的时候,孟凡掌心的地火也凝聚到了他所能掌控的极限此时的地火散发着刺眼的蓝色光芒,迸射出一丝丝恐怖的气息,以摧枯拉朽之势,被孟凡丢向了鬼物!

    “吼!”

    鬼物似乎是察觉到了这团火焰的危险,吼叫一声,硕大的眼球倏地瞪圆,继而一拍胸口,咔咔之声响起,身体竟然裂出无数道裂纹旋即又从裂纹内释放出铺天盖地的黑烟,仿佛一片汪洋一样,声势浩大的卷向了孟凡凝聚出来的地火!

    “轰!”

    巨大的爆裂声传出,掀起了一道炽热的气浪,倒卷风云似的,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咚!”

    刘二邪无法躲避,被气浪掀飞,重重摔在了地上,痛得呲牙咧嘴,却强忍着没叫出一声,目光担忧的看向了孟凡

    孟凡离鬼物最近,受到的波及很大,只见他的身体像风雨中的一颗野草一样,摇晃了几下,便被气浪卷飞了出去,身体撞在了一块巨石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噗!”

    孟凡喷出了一口血,用刀支撑起身体,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一抹惨笑

    “老大鬼东西厉害,咱们快跑吧!”

    刘二邪喊着,便一瘸一拐的往这边跑了过来!

    “别过来!”

    孟凡擦了一下嘴角残留的血迹,一张俊美的脸变得有些黯淡,星眸血红,望向了村子的方向

    村子笼罩在夜色里,上空弥漫着淡淡的烟雨,静悄悄的村民或许已经入睡了,抱着自己的家人,沉浸在一场幸福的美梦里

    也或许有个女孩正坐在炉灶前,看着炉灶里的火光,怔怔的出着神在静静的等待着某个人的归来炉灶里有饺子的香味飘散出来

    想着想着,孟凡脸上露出一抹安然的笑容旋即,脸色一厉,冲着刘二邪沉声喊道:“我还有压箱子的绝招没有用,你跑远一些这招从来没用过,还不知道威力如何!”

    “啊”

    刘二邪一愣,随即马上点了点头,又一瘸一拐的向远处跑去

    这个时候,鬼物身上的地火已经被黑烟熄灭,正咚咚的迈着大步,向孟凡走来不过也可以明显的看出,它还是受到不轻的创伤,再加上刚才逼出那些黑烟,脚步已然有些不稳了

    “一指扣玄门,虽然厉害,但攻击面太怕是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还有一招从灭神天罡道经上领悟而来,还从未用过,威力应该很大,但反噬肯定也会很大”

    孟凡眉头紧锁,心思转的飞快若是他今夜灭杀不了这尊巨大的鬼物,怕是整个村子要遭灭顶之灾了,一切美好便会魂飞湮灭!

    道士年启凡的尸体还凄惨的躺在地上,就是明证!

    “罢了,不胜则亡!”

    孟凡咬了咬牙,面目罕见的扭曲起来,手指掐了一个玄妙的道印,一字一顿的说了一句话

    “前有林黛玉葬花,今有我孟凡百花葬!”

    当最后的“葬”字从孟凡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远处的两个纸人突然身体绷直,眉心之间血光大盛,附着在它们身体上的真气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流转着,顷刻间爆发出一股让人心惊肉跳的死亡气息,周遭的空气似乎凝固了似的,变得极其压抑!

    “上吧!”

    孟凡对着纸人一挥手,那两个纸人便身影一晃,冲到鬼物身前,伸出双臂,死死抱住了鬼物!

    “蠢货!”

    鬼物的声音听起来极其轻蔑,随后数条胳膊伸出,一把将两个纸人抓到了半空,正要将纸人撕裂,突然,让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

    一道淡淡的光晕从两个纸人身上扩散了出来,继而光晕陡然一盛,变得极其刺眼随后,两个纸人竟然在鬼物手中自爆了!

    “轰隆隆!”

    惊人心魄的声音骤然响起,气浪翻滚,那鬼物竟连一声哀嚎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在纸人的自爆声中,被炸翻在地,更有不少残肢和碎肉飞扬了起来,落到到处都是!

    场面前所未有的惨烈!

    也幸好孟凡刚才被气浪掀飞,距离较远,才得以勉强避过了这次危机要不然,恐怕会落得和鬼物一样的下场!

    但是,纸人自爆引发了不可想象的反噬,不仅瞬间抽光了他全身的真气,还给他身体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更让他的心神灵魂萎靡了下来气息一下子弱了下去!

    “果然玩大了!”

    他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意识模糊了起来随后昏厥了过去,不省人事!

    “我擦,老大太牛叉了,这威力堪比几颗手雷哇!”

    刘二邪见识到纸人自爆的威力,心中无比骇然,从远处怔怔的走了过来,视线扫了过去

    那鬼物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头颅所剩无几,硕大的眼球黯淡无光,胸口还被炸开了一个大洞,正冒着丝丝黑烟满地都是碎肉残肢,内脏断肠

    此外,空中还飘着无数的细碎纸屑,飘飘扬扬的,宛若洒下了漫天的花瓣似的,落英缤纷,煞是好看!

    “这就是百花葬么”

    刘二邪喃喃说着,忍不住将手伸向了那些飘舞的“花瓣”中,像是真的触摸到了漫天花雨,一时间竟有些陶醉了

    须臾清醒之后,他又是满心的担忧,急忙跑过去将昏迷的孟凡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