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02章 表彰大会
    “这就是那道伤痕?”

    张婆子听孟凡说过裂缝内发生的事,此刻看到那伤痕竟然变成这个样子,犹自震惊着。

    “婆婆,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子吗?”

    孟凡也很是纳闷伤痕会发光,的确超出了他的认知。

    “老身也不太懂。”张婆子皱眉思索片刻,摇了摇头,“你这是被鬼刀斩的,算是鬼斩之伤,换做平常人早就神魂俱灭了而你却还活着,委实有些匪夷所思了!”

    孟凡瞥了一眼奇琳儿的棺椁,沉默了片刻若不是奇琳儿滴血相救,他恐怕已经死了问题可能出在奇琳儿的血液上。

    “说起无面将军的那把鬼刀来,的确是很神奇”孟凡顿了片刻,便笑了起来,“那把鬼刀很像是无面将军养的宠物,跟阿福一样,好像是有灵性的”

    “出来!”说着,孟凡便将无面将军的鬼刀从乾坤坠中取了出来当时在洞他收获了两把兵器,一把是老神仙的银色长剑,一把便是无面将军的大刀。

    “嗡!”

    那鬼刀起初被孟凡抓在手里,一动不动,孟凡灌注真气之后,陡然嗡鸣了一声,继而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像是要挣脱出孟凡的手掌,逃走一样。

    “还想跑?”

    孟凡此刻已是凝灵第四道关,修为强悍了很多,运转心法强行压制着鬼刀片刻之后,孟凡胸口的鬼斩之痕竟越来越明亮,可那鬼刀却还是拼命挣扎着,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张婆子在旁边肃然观望,神色凝重。

    “修为还是压制不住么?”

    孟凡尝试了片刻,便一扬手,无奈的将鬼刀收尽了乾坤坠空间内他已然知道,他此时的修为比起无面将军来,差了十万八千里是无法降服鬼刀的,自然也无法使用。

    想要驱使鬼刀,仍需不停的修炼突破。

    若是到了能驱使鬼刀的那一天,他的战力将会有恐怖的提升!

    尽管此时无法驱使鬼刀,但好事还是有的,那就是,这鬼刀终于有了反应此前,因无面将军死去,这把鬼刀也跟着死寂了,孟凡获得之后,还以为这鬼刀报废了呢!

    当时还觉得有点可惜。

    “婆婆”

    孟凡柔和的看了张婆子一眼,暖暖一笑,将老神仙的那把银剑取了出来:“这把剑是被老神仙贴身嗯贴身保管的,现在送给你”

    想起老神仙取出银剑的那一幕,孟凡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告诉张婆子为好。

    “这把剑”

    张婆子身躯一颤,目光中露出无尽的回忆来她仿佛是穿越了时光的长河,回到了最美的青春年华,看到那个仗剑而立、卓尔不凡的柳指玄在她面前轻尘一笑

    “是指玄的剑是指玄的剑”

    张婆子喃喃说着,双手捧过长剑,紧紧贴到了自己的脸上,两行浊泪流到了剑身上,身子微微颤抖着一缕柔和的阳光终于从东方照了过来,照在银色的剑身上,照在了张婆子的泪珠上,散发着点点光芒如梦似幻一般。

    “奶奶啊”这时候小溪走了过来,“你怎么哭了”

    “睁眼说瞎话呃阳光太刺眼了你们聊、你们聊”

    张婆子一手环抱着心上人的银剑,一手拄着拐,慌忙的转过身回到了屋中,将银剑放到了柳指玄的肉身旁,泪眼婆娑的坐在床边,伸手抚摸着老神仙苍老的脸,指尖划过他的每一道皱纹:“指玄啊莺莺一直等着你呐你睁开眼看看莺莺啊快回来和莺莺说说话啊”

    说着说着,就耗尽了所有力气似的,咬着干裂的唇,无声的哭泣了起来

    “孟凡,你”

    当柳小溪看到孟凡的样子后,美眸里浮现出一抹惊奇的色彩来,顾盼神飞,继而甜笑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将柔若无骨的小手,放到了孟凡的脸上:“嘻嘻比我的皮肤都好,晶莹剔透的,真嫉妒你”

    “哈”

    难得柳小溪主动“调戏”他,孟凡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皓齿来,然后,刻意收敛了因境界提升而引发的改变轻轻抓住她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星眸清澈的望着她,她也眨着眼睛望着他

    许是昨日下雨的原因,今日里碧空如洗,阳光越发的明媚起来两个人沐浴在阳光里,勾画出一抹浪漫美妙的画面来金童玉女似的

    刘二邪从小货车里钻了出来,看着艳阳初升,金光普照,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说了一句:“妈蛋的好晃眼!”

    装着年启凡尸体和鬼煞残肢的小货车,最后停放在了张婆子家,反正张婆也不避讳这个本来院子里已经停放了一具漆黑的棺椁了,再多个装死人的货车什么的,也不妨事。

    中午时候,消停下来的孟凡终于在家中吃了一顿饭孟母给他夹了一只饺子,是昨夜剩下来的,说着:“儿子啊,你这饺子可是小溪特意捏的,肉馅都比别的多”

    孟凡一脸得瑟的吃着,满嘴流油,嘴角亮晶晶的。

    父母在旁边怜爱的看着,彼此对视一眼,眼神里大有深意的样子。

    下午时分,孟凡又独自去山里转悠了一圈,发现整个猪蹄山,包括孟家庄,果真没有一丝煞气了,看来双煞勾魂的危机已然全部解除但是,毕竟风水上的双煞布局仍旧存在,煞气还是会一点一点的积累起来不过,这倒不是问题了,那煞心天生就是吸收煞气的至宝,到时候拿着煞心转悠一圈,便可无虞。

    此行,他又顺便将巨大鬼煞的尸体收进了乾坤坠打算让村民们也瞅一眼,再当着他们的面烧掉了解他们的一桩恐怖心事。顺便又将年启凡他们从裂缝内倒腾出来的腐尸,用不灭地火尽数烧毁了,烧得干干净净的。

    回到村子的时候,他又在村子里溜达了一圈,欣喜的发现村子里气象也有些不同了,以前总觉得笼罩着一丝阴气的村庄,现在变得清新祥和,鸡鸣狗吠给人一种桃花源的安然感觉。

    而且,村子里的村民们也笑嘻嘻的忙活着,在打谷场上建了一个台子,台子前面还摆着好多桌椅板凳之物,弄得跟结婚办喜事似的他们看到孟凡走过来了,都神秘兮兮的,闭口不说他们正在做什么,弄得孟凡一头雾水

    “难道春耕和秀香这么快就要结婚了么?”孟凡想着。

    到了傍晚时分,孙村长才走到他家,说了一句话:“孟凡啊张婆子说你帮村子里消除了煞气,以后不会再有红绿灯乱七八糟的怪事了特意给你办了一场表彰宴席今晚打谷场不见不散啊”

    “喔还有,晚饭在宴席上吃家里就别做饭了”他补充道,“晚上还有好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