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04章 念去去,千里烟波
    村民热热闹闹的散去了,打谷场变得空旷起来了。

    夜空也很干净,月明星稀,村子再次安静下来,一片祥和

    在小溪的房间里,气氛却是很凝重的。

    “婆婆,怕是魂伤的事情,终于开始发作了”

    孟凡眉头紧锁,和张婆子坐在小溪的床前,都是一脸愁容。

    小溪时而会醒来一下,嘴里喊着:“孟凡啊、奶奶啊小溪好怕啊”

    声音很凄楚,让人听闻之后,心如刀割。

    “哎”

    魂伤的事,两个人都没了办法,若是得个感冒、发烧甚或是肿瘤、白血病以当今医学,治疗起来,怕也是没有问题的,偏偏是魂出了问题

    “孟凡”张婆子神色肃然的说,“这件事你我都解决不了,我们都呆在村子里不是办法,我们两人最好有一个要出去了三山五岳,奇人异士天下之大,也未必找不到办法”

    “嗯!”孟凡沉沉的点了点头,“明天,明天就走去找找办法”

    说着便将视线放到了柳小溪精美的容颜上,久久不语

    “老身去给你准备些东西。”

    言罢,张婆子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小溪,推门出去了。

    快天亮的时候,张婆子才再度回来,抱着一摞子书,有些已经破破烂烂的:“孟凡,这是老身数十年来,珍藏的所有关于修炼的书籍你出去之后,有空就看看,或许对你有帮助”

    “谢谢婆婆了。”

    孟凡此刻来不及细看,将书都收进了乾坤坠空间内了。

    “另外,还有这个”

    说着,张婆子又拿出一个布包来打开后里面是厚厚一沓子钱。

    “这是老身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里面还有你给我的二百五十块钱除了我和小溪日常花销,这是仅剩的一些了,你都带上”

    张婆子也钱放到了孟凡面前,神色是毫不犹豫的,一改往日抠门的样子。

    “不用了。”孟凡望了一眼张婆子,笑了笑,“男人闯四方,空手套白狼”

    “傻小子!”张婆子摇了摇头,“你一直上学,社会上的事情,你又了解多少在外面生存起来,怕是比修炼都难拿着吧,以备不时之需。”

    “真不用了。”孟凡将钱推了回去,“你比我还需要钱万一我拿了钱,没有了上进心怎么办?”

    “这些钱也不足以让你失去上进心。”

    张婆子轻叹一声,见孟凡执意不要,便只好作罢了。

    时间流逝着,一晚很快过去,孟凡和张婆子在小溪的呓语中,艰难熬过了一整夜。

    令人开心的是,第二天柳小溪终于幽幽转醒,只是气色非常不好但总算是醒了,这让孟凡和张婆子长长松了一口气。

    “你们早啊”

    “我昨晚没有喝酒啊!”

    “怎么忘了怎么回来了?”

    柳小溪看到孟凡和奶奶见她醒来,都是一副很奇怪的样子,不由得疑惑起来。

    “醒了好,醒了好”

    张婆子爱怜的抚摸着孙女的头,几欲流出泪来。

    “嘿瞧你睡得死的,差点错过了和你说再见了。”孟凡故作开心的咧嘴一笑,语气轻缓的说,“今天我正说要出去办事呢本来、本来早就要去了,可村子里的事情走不开一直等到了今天。”

    “孟凡”柳小溪听了孟凡的话,俏脸上顿时流露出一抹焦急之色来,挣扎着就要坐起来,“你要走了?不回来了?”

    “当然回来了!”看到小溪的样子,孟凡心里一疼,“虎阳观的弟子不是死这边了嘛,想要去解决一下,太被动了不太好”

    “喔”柳小溪松了一口气,继而想起什么来,眉目中露出一抹喜色,“虎阳观不是离虎阳市很近么,那可是城市啊我跟你一起去吧,咱们在市里面玩玩我腿好了之后,早就想去了,嗯想买几件衣服,我好久没买衣服了以前买了也不知道穿给谁看对对,听说市里面还有一个很大的动物园,里面有火烈鸟,还有、还有大熊猫我还没见过呢呐还有,市里面是不是都可以上网,孟凡啊你给我的随身听能不能多放几首歌,我都听腻了呢,要不我唱给你听听”

    柳小溪说着,真的就唱了起来

    你是我最苦涩的等待,

    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

    你最爱说你是一颗尘埃,

    偶而会恶作剧地飘进我眼里。

    宁愿我哭泣,不让我爱你,

    你就真的像尘埃消失在风里

    清晨的秋风微凉,一片枯黄的叶子,终于在枝头弥留不住,飘落在了风里归了根

    小溪的歌声轻柔,婉转,如泣如诉让人听了揪心的痛!

    孟凡和张婆子听着小溪的歌声,心痛得都要裂开了,谁也说不出半句拒绝的话来

    “婆婆”歌声停了良久,孟凡才抬起头,望着张婆子,声音略带沙哑的说道,“让小溪跟我一起出去玩两天吧!”

    “这个”

    张婆子怔了怔,思虑良久。

    见奶奶不回答,小溪便将手放到奶奶的腿上,美眸眨啊眨的,充满了乞求,小嘴一张,说道:“奶奶啊就出去玩两天好不好我给你带好吃的回来就两天两天”

    张婆子咬了咬牙,又是一阵深思,最后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似的,艰难的点了点头,却没说出一句话来。

    随后,她又将孟凡拉到了屋外,皱纹丛生的脸上挂了泪,说道:“孟凡,小溪很可能坚持不了几天你带着她,怎么开心怎么玩,好好的玩,给老身痛痛快快的玩再睡着了你就送她回来直到你找到了救治她的办法!”

    孟凡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苦笑一声:“婆婆,钱我还是拿上吧,赚了钱再还给你还有,我也再给家里要点钱这次一定要好好玩一场!”

    “对了!”张婆子想起来什么似的,掏出一张纸递给了孟凡,“你还记得不记得,此前老身给你说过,我有个师弟在市里扎纸人,住豪宅开豪车的那个你去找他,让他也帮忙想想办法!”

    “行!”

    孟凡结果那张纸,上面写的是地址和电话号码,便小心翼翼的放进了乾坤坠的空间里。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孟凡离开的时候,和父母说了说情况,只是说玩几天就回来,拿了些钱,简单的道了别又找了一下孙村长,托他办了一件事,孙村长当然欣然答应然后,孟凡才让刘二邪开着小货车,拉着他和柳小溪,离开了村子

    当然,车上还拉着年启凡的尸体和巨大鬼物的残肢虎阳观遗留下来的麻烦,是一定要解决的!

    因为小溪的原因,这件事并没有放到第一位但还是要办的。

    他们一行,是悄悄离开村子的,可是还是有人发现了,站在村口目送着

    “秀香,昨天夜里,孟凡兄弟烧了那鬼东西的尸身,给咱爹报了仇,咱俩是要谢谢他的”

    “嗯,都听你的,春耕。”

    男人拉着女人的手,望着渐行渐远的小货车,在村口跪了下来:“孟凡兄弟,您帮俺报了杀父之仇,春根和秀香,感谢您的大恩大德给兄弟磕头了”